文章索引

基督寶血第一講-基督的寶血

一九四七年八月講於香港循道會
陳崇桂牧師講

彼得前書一章十七至十九節

蒙主的恩惠,聖靈的光照,這次培靈會,和各位弟兄姊妹,默想基督寶血的能力,按次序研究。主耶穌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現在聖父聖子聖靈都不住的作工。神所作的工特別有兩件:一是創造的工作;二是救贖的工作。創造的工作易;救贖的工作難。神創造萬物,是用一句話,祂說有就有,命立就立。神救贖的工作是藉聖子道成肉身被釘流血,所以救贖的工作比創造難。創造的工作是快樂,救贖的工作是痛苦。神造天地用了六天,創造之後就說:「神看是好的。」心裏很快樂;但是救贖是要主耶穌流血,受鞭打,痛苦,羞辱,被釘十字架,所以救贖的工作是苦的。

主寶血的救贖包括六件事:

一、藉羔羊的血成為挽回祭 羅馬三章廿四、廿五節

二、藉寶血洗淨人的罪   約翰一書一章七至九節

三、藉著主的血而成聖   希伯來十三章十二節

四、藉主的血我們和神交通 以弗所二章十三節

五、藉主的血而生活    約翰六章五十三至五十六節

六、靠著主的血而得勝   啟示錄十二章十一節

神若許可,以後我們用六次時間研究這六個題目。今天總論寶血的能力,有三個問題:第一,為甚麼寶血有奇妙的能力?第二,寶血成就的是甚麼?第三,怎樣取用主寶血的能力?

一,為甚麼主的寶血有奇妙的能力?有兩個答覆:一是因血中有生命。利未記廿七章廿一至廿四節。注意生命是血。雀鳥的生命是雀鳥的血,羊的生命是羊的血,牛的生命是牛的血。羊的生命比雀鳥貴;牛的生命比羊貴;人的生命比牛羊貴;神的生命當然比人貴。人的血比牛羊的血貴;神的血比人的血貴。希奇!神有血的嗎?從二十章廿八節。「牧養神的教會,是祂用自己的血買來的。」上文說神的教會,下文說祂自己的血,這是指神的血。自古以來有人不相信主耶穌是神而說祂是人。讀這節聖經說神用自己的血買贖教會,那就很難解,有人因此繙譯把神字改為「主」字,說:「主的教會,是用主的血買來的。」那是擅改聖經,不合原文。古抄本是說神的教會,是神的血買來的。神用血救贖人,神必定要成為人而流血。寶血的奇能在乎流血的是神。腓立比二章說:主耶穌本是神,但是祂願意犧牲神的地位,權柄,榮耀,而成為人,並且取奴僕的樣式,順從神以致於死,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祂的血是神的生命,帶著奇妙的能力。

第二,寶血有奇妙的能力。平常人的死是病死,那不要流血,流血死是慘死暴死。主耶穌的死是釘死慘死,未到死期而死,人奪了祂的生命,祂被打的時候流血,但不是全身的血。祂被釘就流一切的血。祂沒有罪為甚麼這樣死?罪的工價是死,祂沒有罪而替我們死,祂死成為救贖。羅馬五章六至十節。有時間我們每人安靜讀這段聖經,把其中「我們」二字改為你自己的姓名。每人這樣讀,把基督寶血奇妙能力應用在自己身上。

現在研究第二問題。

主耶穌的寶血為我們所成就的是甚麼?

一,主耶穌的寶血打開墳墓。勝過罪和死亡。藉著主流了血,神叫祂復活,神憑著甚麼叫祂復活?是憑著祂流的血。所以寶血打開墳墓,罪的工價是死,祂復活是證明祂勝了罪和死亡。也勝過魔鬼,這是寶血成功的第一件事。

第二,寶血替我們開了天門。希伯來九章十二節。讀舊約知道神要和人同住,祂叫人造會幕,是和人相會。但是人有罪,聖潔的神不能與人相會,有一個辦法:造會幕外面是院子,裏面是聖所。人在外面,祭司在聖所。一個大祭司可以進至聖所,不是隨便進的,是一年進一次。一個不可少的條件:進去必須帶著羔羊的血,一切都是預表主耶穌,祂是神的羔羊,被釘死流血。他一次帶血到天上,以後凡信祂的人可以跟隨祂到至聖所。所以主的寶血,替我們打開了天門,這是寶血所成就的第二件事。

第三,寶血打開人的心門。彼得前書一章十八、十九節。

彼得寫這書是在羅馬。當時羅馬正如中國,充滿罪惡,污穢,黑暗,腐敗。人心剛硬,不信有神,或是理論有神,心靈上,生活上,沒有神。黑暗腐敗中有一小群他們敬神,生活清潔誠實,遠離罪惡虛偽,請問那等人是怎樣來的?是從黑暗腐敗中出來的。甚麼感動他出來的?是主的寶血。說別樣的事不能感動他們,寶血有奇妙的能力開人的心,感動人知罪,恨罪,自責,愛主,接主為救主,為君王,為朋友。主的血有奇妙能力。所以保羅稱主血為寶血。比世上任何東西也沒有這樣寶貴。各位,你們在這裏敬神作何感想?你不是寶血所感動的嗎?有一個監牢,裏面是土匪殺人兇犯,外面有一群人從奮興會回來,路上唱詩讚美主耶穌寶血的奇妙,寶血尋找罪人。一個囚犯聽見,他希奇說:耶穌寶血尋找我嗎?釋放罪人嗎?他大受感動!跪下禱告認罪,悔改信主。凡重生的人都像彼得說:「我們得贖是憑著基督的血。」主的寶血打開我們的心,這是寶血所成就的第三件事。

末了,我們講第三個問題:怎樣取用寶血的能力?

一,藉著信。羅馬三章廿五節。上文說憑著耶穌的血,下文說藉著人的信。主的血雖然有奇妙能力,但是還有一條件,是藉人的信心。第一信神的言語真實,祂不說謊。基督寶血奇能,在乎你肯不肯信靠,信任主的寶血,叫你與神和好。寶血洗乾淨一切的罪,使你成聖,得稱為義。

二,藉著靈。希伯來九章十四節。基督藉著永生的靈將自己獻上,祂的血洗淨我們的心。約翰一書五章八節說:作見證的原來有三:就是聖靈,水與血。這三樣也都歸於一。水是神的道。血是主耶穌所流的血,靈是聖靈,就是聖父聖子聖靈。人重生先有神的道,如同種子在心,藉著主的血潔淨,還要聖靈光照。五旬節彼得講神的道,聖靈感動人知罪,心如刀扎!各位,你的經驗怎樣?你讀經得神的道嗎?得了主耶穌的寶血嗎?受了聖靈知罪心如刀扎嗎?末後彼得說主血是寶血,是因經驗而知主血的奇妙。你是不是以主的血為寶,在乎你有沒有經驗。

舊約那古列王,一次打勝仗,把某國的國王,王后,並太子都擄了回來。古列王問那國王說:「假若我把你釋放回去你怎樣?」他回答說:「我要把我國的一半送給你。」古列王再問:「我若把你的兒子釋放,你怎樣?」他說:「我要把全國奉送給你。」古列王又再問若是我釋放你的王后你怎樣?」他說:「我要把我一切並自己的生命獻上給你。」古列王很喜歡他的答覆,於是無條件把他們釋放了。他們回到途中,王問王后有沒有看見古列王的態度,人格,丰彩多麼好啊。王后說:「我沒有看見別人;我只看見那為我犧牲他的一切和生命的國王。」

願意為我們犧牲自己生命和一切的,是主耶穌,祂是愛我,為我捨己。我的眼睛看不見別的,也看不見別人,只見那為我犧牲一切和自己性命的主耶穌。


基督寶血第二講-主耶穌作挽回祭

陳崇桂牧師

哥後五章十九至廿一節 羅馬三章廿四至廿五節 約翰一書二章一、二節

約翰說:「小子們哪,我寫這些話給你們,是要叫你們不犯罪。」罪是很嚴重可怕的!人犯罪影響兩方面:一方面影響人。平常人都知道犯罪令物質損失,家破國亡,甚至全世界都遭禍。犯罪又一方面影響神。這個影響更可怕!更嚴重!犯罪激動神的怒氣。雖然神對罪人的愛心不改;但是與人的關係就改變了,神不能不恨罪,神雖然願與人來往,但是犯罪把神人之間的交通隔絕了。所以罪影響人固然可怕;影響神更可怕!人犯罪良心不安,怕見神,亞當犯罪就隱藏,神照常和他來往。但是他用樹葉把自己遮蓋。那是象徵人犯罪對神那麼可怕,隱藏,逃避。甚至心裏與神為敵。歌羅西一章廿一節。罪最可怕的結果是與神隔絕!有甚麼辦法?必需要挽回祭。挽回祭原文是「遮蓋。」亞當犯罪也想遮蓋。希伯來書說:那樣的遮蓋是死行,沒有功效的。神的遮蓋才有效,挽回祭非但遮蓋而仍有罪在下面;乃是有除罪消罪,使罪失效的意思,所以人犯罪必要有挽回祭,主耶穌被釘流血作挽回祭,他的血能遮蓋罪能除滅罪。舊約用牛羊來獻贖罪祭贖愆祭。人犯罪就牽羊到聖殿門前。祭司問:「你牽羊來作甚麼?」他說:「昨天我說謊,罵人打人,心裏不安,犯罪影響對神的關係,所以牽羊作贖罪祭。」祭司說:「不錯,應當如此。」查那羊是沒有瑕疵的,祭司就叫那人按手在那羊頭上,承認一切的罪,把罪歸給那羊,祭司叫那人用刀砍羊,那人心很難過!看見那羊被殺心很可憐,羊鮮血流下!那人心裏說;「我該死的,無罪的羊替我死。」他的罪得赦,如同沒有犯過罪。謝謝那羊,良心平安了,那是挽回祭,預表象徵主耶穌釘十架。保羅說:「神叫那無罪的,代替我們死,人的罪得赦,而與神和好。」

第二,神的聖潔預備挽回祭。

聖潔的神不能與罪人交通,同居,約翰寫信叫人不要犯罪,因為犯罪是嚴重可怕。但若是犯了罪,也不要灰心,因為神預備了挽回祭。若是羔羊的血尚且可以赦人的罪,叫人心安;何況神兒子的血豈不更有功效,豈不更有赦罪的功效嗎?主耶穌釘十字架的苦,實在不可思議,應當常常默想;但又一方面,不可不注意天父的苦。主耶穌做嬰孩的時候,西面預言做母親的。心被刀刺透!主耶穌被釘的時候,一把無形的刀刺透馬利亞的心!她看見兒子手腳流血,心很難過;何況天父看見祂的愛子流血,何等傷心!我有一個小女害病,我看見她受苦,我恨不得我能代替她。亞伯拉罕把兒子以撒綑綁放在柴上,他心裏說:「以撒啊,你雖然絕對順服,肯被我綑綁放在柴上,我心很難過,我願替你捨命。」那是象徵主被釘十架,天父見愛子流血心很難受。神把獨生子賜給人,成為挽回祭,是因祂的愛,也是因祂的聖潔,先要赦人的罪,而後才可與人交通,同居。

第三,救主耶穌成為挽回祭。

請一同讀希伯來書九章二十二節:「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主耶穌若不流血,我們的罪就不得赦免,主流了血,人犯甚麼罪都可以赦免。人犯了罪,良心不安,臉色慚愧,心中害怕,想用各種方法賄賂良心,叫良心不責備,找理由饒恕自己,或是打牌醉酒,麻醉自己,使良心睡著,但一切都是死行。只有一個方法,使罪赦心安,就是主耶穌的寶血。約翰一書一章九節。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聖潔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潔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人犯罪如同欠債,禱告文說:「免我們的債。」一個僕人欠主人的債,心裏怎樣?欠幾百還容易,欠千千萬萬很難受。很怕見債主!犯罪的心也是這樣。自己不能還,苦也沒有辦法,感謝神,主釘在十字架上已經償還一切。我們已得收條在手中,何等快樂。

俄國有一個皇帝,常化裝到民間,一天晚上化裝到軍中,一個軍需長,他年輕愛賭博,把公款賭輸了。其後把一筆大款孤注一擲,又輸清光。那天他聽聞人說:「明天有人要來查賬。」他自己把賬查查,欠了一筆大債,無論如何也還不起,沒有辦法,只有自殺!前思後想,不覺睡著。皇帝到他面前,看見他睡著了。又看見他的賬部上寫著說:「這麼大一筆欠款,誰能還呢?」皇帝心裏思想要把捉拿,因他私吞公款。再又思想:「我愛這個青年人。他父親是我的朋友,我要救他。」於是拿起那賬部,在欠債的大字上簽自己的名就走了。那少年人半夜醒起來,快要拿槍自殺!忽然看見賬部上簽著皇帝的字,帝王來了嗎?文件上有他的名!真的嗎?他相信是皇帝所簽的。他寫了那些大字問誰能還這筆大款,皇帝簽字承認還,於是放下手槍,心很快樂,再睡。明天皇帝差人把款如數拿來,查賬的人來就交付了。心裏很快樂!主耶穌的寶血還我們的罪債。十字架最後一句話是:「成了。」主耶穌成了我們的挽回祭,代替償還了一切罪債。

第四,這挽回祭結果如何?

第一,罪得赦免。神願意赦免人的罪,神說:「我要赦免你們的罪,如同厚雲消散。」又說:「神叫我們的罪離開我們,如同東離西那麼遠。」東離西有多遠,天文家也算不出來,神赦免人罪也是這樣。是把人的罪放在背後,投在深淵,奇妙啊!赦罪的恩惠!我們聽了何等快樂。

第二,神白白稱人為義。犯罪的人應當槍斃,但是神的兒子代替人死。聖經說:「罪人白白稱義,如同沒有犯過罪。」奇妙,神看我們從來沒有犯過罪,並且神看我們如同主耶穌那樣的義。

第三,與神和好,罪使人與神隔絕。要除掉罪才可與神恢復交通。各位,你的罪赦了沒有?你稱義沒有?與神和好沒有?想起從前的罪良心還自責嗎?還是像保羅每想念從前的罪而感謝主?前天一個青年人來信說:「我在痛苦之中,如同下到深坑!陳牧師你能幫助我嗎?你若肯與我談話,請回信給我。」我立刻回信請他來。他來了,坐下,很憂愁嘆息,我讓他述說自己的苦衷。二年前他犯罪,心很不安,身體受苦,失眠生病,神經衰弱,他心裏難過,如同欠債,多次想自殺,苦得很!他說完了,我說:「這個問題很容易解決,用三節聖經就夠了。彼得前書二章廿四節「他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使我們在罪上死,就得以在義上活。因祂受鞭傷,你們便得了醫治。」你心有重罪,如同重擔,主耶穌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約翰一書一章九節:「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潔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現在你已經誠實承認你的罪,主耶穌已還了你一切罪債。希伯來書九章十四節說:「主耶穌的寶血洗淨人的良心,你犯罪良心自責,恨不得打自己,但是主的寶血洗淨你的心。」他快快把這三節聖經寫下,念了又念。啊!他快樂得很!他說:「這麼單簡容易嗎,神白白赦免我嗎,主的血能洗潔淨我嗎?」我說:「你信不信?」我和他一同跪下禱告之後,他說:「我兩年的痛苦,今天才得釋放!他起來臉上很快樂。我和他握手,他說:「謝謝主,我心平安了。」

各位,現在我再用約翰一書的話:「小子們哪,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叫你們不要犯罪」。犯罪嚴重可怕!犯罪能影響神,對不起神。你們當中有甚麼人犯罪,像那青年人日夜不安,甚至影響健康。約翰一書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裏我們有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他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為天下人的罪,香港人在內,你我在內,惟願神的靈光照我們,使我們知罪,認罪,接受主的赦免。


基督寶血第三講-寶血的能力

陳崇桂牧師

約翰一書七節

蒙神的恩惠今天默想主耶穌的寶血洗淨人一切的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前天我們研究主耶穌的寶血,是我們的贖罪祭,神赦免人的罪,使人白稱為義,與神和好,當然的結果是主耶穌的寶血,洗乾淨人一切的罪。

舊約有兩個大禮:一個是獻祭禮,一個是洗濯禮。挽回祭是用牛羊贖罪。「挽回」意思是遮蓋罪,除滅罪。人犯罪不止影響人,並且影響神。神雖然愛罪人,對罪人的態度不改,但是人犯罪改變了人對神關係。神是公義恨惡罪惡,不能不刑罰,於是預備獻祭的方法。牛羊流血預表新約的羔羊被釘死。聖經說:若不流血,罪就不能赦免。

人犯罪也影響自己。罪有兩樣:一是先天的遺傳,如同痲瘋由裏面顯出到外面,最污穢並且能傳染。利未記十三、十四章詳細講論大痲瘋。人先天的罪如同痲瘋先有病菌而發展至到全身腐敗。第二,罪是後天的習慣,是環境的罪染到人身上,民數記十九章論傳染的罪。摸了死屍就算七天不潔淨。不潔淨有甚麼辦法?要行洗濯禮,殺牛流血,把牛燒成灰,把清水調和,那稱為除污水。把牛膝草點水灑人身上,而後洗澡就算是潔淨,這是舊約頂要緊的禮。聖殿的禮有兩樣:一是獻祭,把牛羊的血灑在壇上。對神方面獻祭與神和好才有交通。一是洗濯禮,用除污水灑人身上,那是關於人方面。除污水也有血,灑在罪人身上把人洗淨。

人犯罪有兩種關係:一是對不起神,二是污穢自己。主耶穌的寶血,第一赦免人的罪;第二,洗淨人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一章九節。赦罪是神與人的關係,洗淨一切的不義是寶血在人身上所發生的功效。詩篇五十一篇七節說:「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十節說:「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人犯罪之後,先求神赦罪,恢復交通;第二求洗淨賜清潔的心,大衛知道洗淨的方法,他說:「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約翰一書一章七節說:「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這是說人罪得赦之後,與神同行在光明中,那時發現自身污穢,衣服不潔,那時要寶血洗淨。二人同穿污穢的衣服,那就不覺得自己的衣服污穢,假若一人穿白衣,和他同行,比較覺得自己的衣服污穢,那就更覺難堪!我們和聖潔的神交通,覺得自己污穢,求神潔淨。這裏有寶貴的應許人認罪,主耶穌的寶血洗淨一切的不義。以弗所四章廿二至廿四節。脫去舊人如脫下舊衣。心志更換一新,並穿上新人。人的人格行為品性生活是人的衣服。很多人的生活如同穿舊衣服,污穢衣服,死人衣服。罪得赦免成為新人,應當穿新衣,活人的衣。新人穿舊衣,活人穿死人衣很不相稱。聖潔人穿骯髒衣很不舒服。甚麼是污穢衣服?一是虛假謊言。二是一切污穢的思想,污穢的言語行為。三是仇恨,忿怒的言語,復仇的心思。這一切都是污穢的衣服。要主的寶血洗淨而成為聖潔的人。思想,言語,行為,都是清潔誠實仁愛。也可說三個字:清,真,思。這三件是新衣,不清,不真,不思,那是舊人衣服。啟示錄七章十三至十四節。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那裏來的?我說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

衣服還有一個意思是人的名聲。別人聽你為人如何。很多人壞了名聲,如同衣服污穢了。人重生悔改,但是名聲不容易恢復。葡萄亞國監牢裏有一個囚犯,他因造假鈔票發大財。鈔票假得很好,不容易認識。他被拿去受審不肯承認,到底他被定罪,全國都知道他是個大騙子。他的假鈔票等於全國銀行所有那麼多的錢,他在監牢中,看見一本聖經,拿來讀,他不相信,他以為聖經也是假造的,於是他把那本聖經從創世記念到啟示錄,要查出聖經的虛假,他想未死之前,作一件大事:發明聖經的虛偽。他懷著成見,吹毛求疵,但結果他受了感動,特別是看見主耶穌釘十字架,心很難過,因此悔改認罪重生。受審的時候他在眾人面前認罪,他趁機講道勸官員律師並眾人信主耶穌。那囚犯蒙主寶血洗淨,但名聲還是不容易改。人總說他是個大騙子。感謝主,一天,主寶血洗淨他的衣服,也洗淨他的名譽。

以上所講,是舊約潔淨的禮。現在研究新約馬太五章八節說:「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心中污穢不能見神。禱告也和神沒有交通。有罪阻隔,清心的人可以見神」。徒十五章九節。「藉著信潔淨了他們的心。並不分他們我們。」羔羊的血洗淨人的心,是藉著人的信。惟願各位發出信心接受寶血洗淨。

現在請聽一個好信息:主的寶血不但是赦免已往的罪,而且能洗淨人心。哥後六章十七節。「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既然有這應許,我們應當自潔,從罪中出來,不沾染污物。舊約時候,摸了污物或死人,那就不潔淨。現在我們和人來往當有分別,不要沾染污穢。要聖潔不容易,第一要有知識眼光,能分別污物。亮光不夠,要讓聖靈光照。第二,要羨慕追求聖潔。第三,願意出價值,犧牲一切,甚或至死不肯犯罪,為著聖潔受苦受死也願意。撒迦利亞十一章一節說:「那日必給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一個泉源,洗除罪惡與污穢。」泉源的水不像缸的水和桶的水,缸裏的水洗了東西就污穢;泉水不住流動,不住潔淨。約翰一書說:「人和神同行在光明中,發現自己的污穢,主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原文應當寫「主的血不住的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泉水不住的向外流,主的寶血也不停的洗人的罪。這是何等寶貝的應許。這不但是道理;也是經驗。

有些人缺少知識眼光,有時候把罪惡看為道德。以錯誤看為正義。我們應當有亮光,前十年以為不錯,現在知道是錯的。現在以為不錯,五年後才知有錯,基督徒靈性進步在乎知識亮光。詩篇一百十九篇說:「少年人用甚麼潔淨自己的行為呢?是要遵行你的話。」神的話如同鏡光照人,也如同水那樣洗淨人一切的污穢。

第二,火能潔淨人的污穢。馬拉基三章三節。「他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因為他如煉金之人的火。」以西結廿四章十一節。說以色列人如同鍋裏長銹要用火除淨那銹。火象徵苦難,這幾年抗戰,苦難如同火潔淨人。星加坡有一個少年人是個掛名的基督徒,他的生活如同污穢的衣服,他是一個空軍,戰事發生,日本人捉拿他,把他關禁,到時就要槍殺!那時他坐在監牢中等死,良心醒悟,自責,認罪,把罪一一想出來承認,求神赦免,苦心流淚悔改,過了一天還不見日人來拉他去殺。他再默想一些與人關係的罪,禱告求赦。第二天還不見日人來拿他去殺。第三天又再想出很多罪,他承認一切並信主的寶血赦免,洗淨,心裏平安了。一天日本官提他出去對他說:「你是我的仇敵,我應當殺你,但是不知道為甚麼我的良心不願意殺你。」日本人釋放他出牢,以後他大大改變。香港人也是這樣受過苦。以西結嘆息說:「以色列人雖經火,仍是污穢不潔。」我們也是這樣,受過苦還是不潔淨嗎?

第三,主的寶血洗罪。血是生命,主耶穌進人的心成為生命,能力,亮光,潔淨人的罪。各位:你滿意你現在的生活嗎?那法利賽人說:「感謝主我不像別人那樣不義,勒索……」你在甚麼時候自滿自足。就是甚麼時候止步,不前進。康健的人和病人有甚麼分別?病人常覺得飽,不覺得飢餓;康健的人常覺得飢餓要吃。為甚麼開培靈會?為的是培養那些飢渴追求的人,自以為飽足無病的人不要醫生。所以說基督徒靈性進步,是那些飢渴追求的人。

瑞士國風景很好,高山常有雪,誰登過那高山,人就說:「這是登過山的人。」一個少年人預備上山,帶了很多東西:煙,酒,衣服,書籍,毯子,照相機。人勸他不要帶這麼多東西上去。他說:「不行,煙酒是我的嗜好,少不得的。書籍我要用來讀寫以成名,不可少的。衣服,毯子,是護身的,非有不可。」那人說:「你要上山,這東西實在不可帶去。」他說:「山我是要上,東西我是要帶。」於是他背著一些東西而上去。一天也不能上前,因東西太重,他就把煙和幾瓶酒棄掉,還覺得不行。心裏想:「把一切東西丟掉而上山?還是不上山而把東西帶回?」他再上前,越上越難!又發生問題:「上前?還是退下?」他把書丟棄而上去,越上越難!於是把衣服棄掉。山下的人先都笑他,但是看見他勇往上前,又很佩服。雖然他起頭很糊塗,但是他到底丟棄一切而上到山頂。這是象徵基督徒的生活,你是不是願意登峰造極?或說:「馬馬虎虎混下去,名利罪惡,煙酒嗜好,捨不得丟棄。」在座之中有誰願意追求進步,認主為至寶,為主丟棄萬事,看為糞土,而願意得著基督?請站立禱告。


基督寶血第四講-寶血與神與人的交通

以弗所二章十三節 約翰一書一章三節

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在基督耶穌裏,靠著祂的血,已經得親近了。「我們將所看見所聽見的,傳給你們,使你們與我們相交,我們乃是與父並祂兒子耶穌基督相交的。」

甚麼是罪?一切破壞神與人交通,妨礙神與人交通的就是罪。我們都有這些痛苦經驗:犯一件罪,登時與神的交通發生阻礙。每逢與神交通破壞,人與人的交通也阻礙。夫妻犯罪交通妨礙,二人與神交通也阻礙,二人生氣吵鬧,不能禱告,影響與神的交通。教會中有兩個弟兄或是兩個姊妹發生誤會,仇恨,二人交通妨礙,與神交通更妨礙,甚至影響全教會。所以說:罪是破壞人與人並人與神的交通。

「你們從前遠離神,與神疏遠,隔絕,如今在耶穌基督裏靠祂的血已得親近了。」主血成就甚麼?成就神和人的交通。人與人的交通也恢復了。所以,以弗所三章十三節說:「主的血使人與神親近。下文接著說:主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猶太人和外邦人合而為一。因為與神的交通恢復,所以人與人也和好,主的寶血恢復神與人交通,也恢復人與人的交通。

各位,你信主是不是有名無實,在乎你與神的交通如何。你每天有讀經禱告嗎?與神有交通的人,與人也有交通,而且與萬物也相通。聽聞空中雀鳥唱得好聽,花草美麗好看,日月星辰風雨雲都是你的朋友。甚麼時候犯了罪,與神斷絕交通,就不讀聖經,讀也沒有味,而且很討厭,這時候與人也不對,容易恨人,而且看見萬物都不好,雀鳥花草日月風雲都不好。為甚麼?因為與神與人的交通有阻礙,與萬物也有妨礙。主的血洗人的罪,恢復人與神的交通,心裏快樂,禱告上帝,神的聲音常在耳中,這樣看人人都可愛,貓狗都是朋友。有人說:「人悔改重生,家中的貓狗也知道。」

詩篇六十五篇四節說:「住在你院中的,這人便為有福。」這是說人與神交通有福。原文說:「住在你院中的,這人是快樂人。」這人在神面前和神同居,心滿意足。享過這樣福氣的人,一旦有事和神斷絕交通,心很難受。信徒偶然犯罪跌倒,最大的痛苦是因與神交通發生阻礙。舊約詩篇常說這些苦,很羨慕再回到神面前。在座之中有這樣的人嗎?從前親近神如同父親,如同朋友:現在疏遠,怕禱告,怕讀聖經,不喜歡上禮拜堂,因你與神交通有阻礙。現在報個好消息:主的寶血恢復你與神的交通,你來告訴神,甚麼事使你與神的交通隔絕,主的血洗你罪,恢復你與神的交通。

與神有交通的人,不但是快樂;而且有保險。世上戰場常常有危險,常與神交通的人,主的寶血保護他。與神交通的人他的品格,不知不覺改變。保羅與神面對面,不知不覺像神。摩西在山上四十晝夜,面上發光,與神交通的人,臉上有榮光。人看得出他是常與人來往的。這樣的人何等有福,有權利,很可惜多人不知享受。

第二,人與神交通有職守,有本份。古時各國只是以色列人被神揀選。眾支派中利未人被揀選。利未人中只有祭司能進到神面前。祭司中只一位大祭司一年一次很短的時間進到至聖所。傳說大祭司一年一次進至聖所的時候,腳上帶著一根長繩子,因在至聖所內一錯就立刻死!沒有人敢進至聖所裏面取死屍,所以用長繩透在外面,若是大祭司進去這麼久還不出來,就用繩子拉一拉,死了就拉他出來。可見當時以色列人與神交通只是一位祭司。大祭司進至聖所不是空手進去的,必要拿著羔羊的血,那是預表後來的主耶穌。主被釘斷氣,聖所與至聖所的幔子從上到下裂開,意思就是主耶穌流血,任何人都可以進至聖所。從前人不敢進,現在幔子裂開,可以坦然無懼進去。可惜很多人不知道,還是不敢進去。希伯來書特為此而作,從前祭司帶羔羊的血進去,現在我們大祭司主耶穌,帶自己的血進到神面前,真正是至聖所,任何信徒可以跟著主耶穌進到神面前與神交通。這人不是帶牛羊的血,是帶著主的血,也即是主的生命。人到神面前必定要有主的生命。再者,進神面前要燒香,新約信徒不要物質的香,禱告就是香煙,蒙主悅納。這是進神面前的職務。

三,凡是進神面前交通是侍候神,我們以為牧師傳道才是侍奉神,不錯,牧師傳道是特別獻身侍奉神;但是每一個人無論種田買賣都是侍奉神。美國慕迪堂一個牧師年輕的時候很貧窮,做鞋匠的徒弟。那鞋匠教人補皮鞋,先把皮浸水鎚乾,這樣補鞋很耐久。那牧師少年鎚皮,晝夜鎚,別家鞋店補鞋是用濕皮補的,他問那牧師為甚麼要鎚皮?他說:「我老闆要我鎚的。」那人說:你老闆是信主的人,不會作生意,我用濕皮補鞋,不久就破了,又來我這裏補,我就好生意。牧師回去告訴老闆,老闆說:「小子啊,我知道皮不鎚乾不久就壞了。我補鞋常與神交通,日後見主,我可以拿所補的鞋給他看。主說:「好,小事榮耀神,是為神作見證,可以得賞賜。」那鞋匠牆壁上有圖畫,有格言寫著:「一面做鞋,一面傳道,為主作見證。」這也是在殿中事奉神啊。各人在工作上,職務上,為主作證,如同那皮鞋匠說:我做鞋是為主,主一天會賞賜我,我所作是榮耀主的事。

第四,人進神面前與神交通,作祭司代人禱告,見人犯罪,代人禱告,求聖靈感動他悔改。見人受苦如同自己受苦,與人同情,在神前代禱。還有,要代人信。有人說:我不能代你吃,不能代你信。但是母親可以代兒女信。那迦南婦人她的兒女被鬼附著,她來求主耶穌可憐醫治。主耶穌誇獎她的信心,對她說:「你回去罷,你的女兒好了。」那女兒不是自己信,不是自己禱告。是她母親代她禱告,代她信。一個父親他的兒子被鬼附,有時跌在火裏,有時跌下水裏。那父親說:「主啊,你若是能,就請你醫治。」主責備他小信父。那父親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你幫助。」那父親代兒子信,代兒子求。與神交通的人是作祭司,在神面前為人的罪過,痛苦,代人禱告,代人信,每個信徒應當作祭司。

與神交通的人也是作先知。為的是幫助人,為人作福。人到神面前不是為自己,是把從神所得的福分給人,在神面前焚香獻祭,出的時候為眾人祝福,這是信徒的本份。猶太人是神所特選的,他們失敗亡國,痛苦,神所賜的福變成咒詛,因為他們自私,為己,驕傲,看不起人。先知阿摩司說神這樣說:「在各國中我揀選你,因此我要降罪給你們。」希奇!神揀選他們而要降罰給他們?因他們驕傲,不知神揀選賜福給他們,為的是藉著他們分福給人。神說:「亞伯拉罕,我賜福給你,天下萬國要因你得福。」猶太人記得上句而忘記下句。他們說:「神賜福給我們全家全族,外邦人是狗,神不揀選他們。」卻忘記「天下萬國要因你得福」那句話。香港弟兄姊妹們:注意,你享福,你說:「感謝主,我們是有福的。今生信主,兒女信主,我們全家進天國很有福啊,感謝主,別的地方遭水災,任憑他們死罷。人遭難任憑他們受苦罷。他們沒有福。人信主不信,我不管,聽聞四川很多人沒有信主我不理。」這就是猶太人的罪啊。總之要記得兩句話:「神賜福給我,是要天下人因我得福。」神要我分福給別人。

各位,你與神的交通怎樣?信經說:「我信聖徒相通。」我們常禱告求神奮興教會,為甚麼教會不興旺?禱告覺得天是銅的,聖靈不能下降,是甚麼緣故?若是人與人交通好,那麼人與神的交通也好,神就開天上窗戶傾福下來,教會大興,多人得救。若是彼此交通有阻礙,牧師,執事,董事有衝突,因此與神交通有阻礙,天是閉塞的,如同以利亞的時候,三年六個月沒有下雨。禱告神也不聽,先要互相認罪,彼此恢復交通,與人的交通恢復,與神的交通也恢復。

一回,我在一個地方講道,講人與神交通的阻礙。我心裏難過,因講道沒有能力,聖靈不同工。一晚上,一個傳道人走進我房來,很發氣的對我說:「陳牧師你要分別是非,誰有錯就該認罪。是他有錯啊。」我問「他」是誰?他說:「某某先生和我算帳發生衝突。」我說:「我不知道。」他說:「那末你為甚麼天天罵我?」我說:「我是照聖經說的」。他說:「讓我把一切告訴你罷。」我說:「我不是審判官。」他發怒而走了。那天晚上他一夜不能睡,天未亮他要他的兒子去叫某某先生來。兒子說:「太早了,他還沒有起來啊。」於是他自己走到那人的床前,跪下認罪,那人大驚說:「是我的錯!我應當向你認罪!」於是二人一同跪禱。那天我講道,未講之前,那傳道人說:「讓我先講幾句」,他作見證說:「這幾天聖靈不作工,因我和某某先生仇恨了幾個月,現在我請他饒恕。」他上前抱著,那弟兄二人彼此認罪,看見的人大受感動,而彼此認罪。全堂的人一大半站起來彼此認罪,全堂充滿了認罪的聲音!牧師不要聽道了,教會大大奮興!我多年來不能忘記那天的情形。

末了的話: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你和神的交通怎樣?你與某人是不是外面好而心裏恨他?有些人你不肯饒恕?人與人之間有阻礙,害你自己也害你的家庭。教會不興是因你的緣故。要認罪悔改,恢復人與人的交通,恢復人與神的交通。


基督寶血第五講-主的寶血與奉獻

陳崇桂牧師

希伯來九章十四節

「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疵的獻給神,祂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的心,除去你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神嗎?」主寶血洗淨人心是為甚麼緣故?是要使你們事那奉永生的神。保羅說:「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舊約以色列人有五個祭:是贖愆祭,贖罪祭,平安祭,素祭,燔祭。現在用淺顯的方法解說。

一天,一個以色列人牽一隻羊到聖殿門前,祭司問他來作甚麼?他說:「我犯了罪,心不平安,把這羊獻上,來贖我的罪。」祭司把羊殺了,把血獻在壇上,藉著血赦免人那的罪。他回去,心裏平安了。

過幾天那人又牽牛來到聖殿門前。祭司說:「你不是前幾天牽了羊來獻祭嗎?」他說:「前幾天的羊是替我贖罪,我還是罪人,很想成為聖潔,把這牛獻上,罪歸牛頭上。」因此他的罪得赦免,並且在神面前不算是個罪人,因為牛代他流血。他回家心裏平安。感謝神,使他成聖。

過三天他又牽羊來,祭司問他來作甚麼事?他說來獻平安祭。那是與神交通,把一切與神交通的阻礙,與人交的隔閡挪開,所以獻平安祭。羊流血象徵主耶穌的血為我們開路,靠主坦然無懼到神面前和神交通。

過幾天,那人拿餅和油並香料來獻祭,祭司問他來作甚麼?他說:「我種了麥,收成了,拿回家,太太在家作了餅,我拿這餅獻上,表示我感謝神。」祭司很喜悅,於是把餅獻上。

過幾天,那人再來。祭司說:「你是第五次來了,來作甚麼?」他說:「來獻燔祭。」是把一切獻上。也把身體靈魂獻上。燔祭是焚燒。祭司宰牛切塊洗淨,擺在擅上,以柴火焚燒,表明一切獻上。

主耶穌釘十架流血,是挽回祭,使人赦罪稱義,等於舊約贖罪贖愆祭;祂的血使我們和神交通,等於平安祭;人既與神有交通,心裏快樂感謝,要表示感謝,於是把身體靈魂並一切獻上。保羅說:神既如此愛我們,把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救贖我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獻身作活祭燔祭。

論到奉獻別講論以斯帖的事。她是猶太人,被波斯國王選她作王后。那時哈曼用計要屠殺猶太人。當時以斯帖在王宮裏作王后,享福,她不告訴人說自己是猶太人,她可以保險不被殺。但是他的堂兄末底改對她說:「你莫想你做王后就不被殺。這時你若閉口不言,不以你作王后的地位來救同胞,若是你說:「我是王后,我可以平安」猶太人依然得救,只是你和你父家必遭滅亡,焉知你得作王后,不是為現在的機會麼?」

我們中國四萬萬五千萬人之中,頂多有一百萬人信主。沿海省份三百人之中有一個信主的。四川三千人中還沒有一個信主的。全國平均一千人之中才有一個信主的,有九百九十九個沒有信主。他們沒有機會聽道。千人中你信主,神是不是偏愛你一個?任憑那九百九十九個滅亡?神不是那樣的神,神在萬國之中揀選以色列人,不是偏心。神揀選亞伯拉罕說:「我賜福給你,叫天下萬國因你得福。」現在九百九十九個因我一個人得福,正如以斯帖被選作王后,千千萬萬女子中她作王后,神為甚麼給她那個機會?神是藉著以斯帖救全猶太人。若是以斯帖說:「我當選作王后是因我體面!因我有功勞!我享福,我可以驕傲!到那天殺人是在宮外殺,誰也不敢走進宮內來殺我!」若是以斯帖那樣想,就是大錯!末底改說:「若是殺猶太人,查出你也是猶太人,雖然你在王宮中,也是難免一死!」

座中各位弟兄姊妹:你有機會聽福音,得救,受高等教育,四萬萬人之中少人有你們那樣福氣。你至少要叫九百九十九個得福。香港人啊!你不要以為你現在住在世外桃源,房子保險不遭災;生命保險沒有危險,沒有病,今生得福,永遠有福。不分福給人,不救人。神用別方法救人,但你自己遭禍。猶太全國歷史證明這事:猶太人被選,自私自利,驕傲,神叫他救別人,他反而輕看別人。因此猶太人受刑罰,比各國所受的刑罰還重。現在猶太人散在天下,處處受羞辱,是因為驕傲自私,辜負神的恩惠,我很戰戰兢兢的說這些話,你們在香港享福,香港人有一百多萬,重慶也是一樣,你們幾十個禮拜堂,幾十個牧師,重慶一共有五個禮拜堂,有三個禮拜堂沒有牧師,四川很多城市,鄉村,沒有人聽過福音。甘肅,陝西,青海,新疆,西藏,西康,更是一片荒涼,他們沒有福音,不能得救,是誰的責任?神叫你在主內享福,受教育,是為甚麼事?是為你自己享福嗎?還是給你一個機會為同胞造福?末底改對王后以斯帖說:「莫想你在王宮強過一切猶太人,你若閉口不言,猶太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但是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你們不要以為在香港享福,若閉口不言,不幫助得聽福音,神選別人作這事,但是你有禍了。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為甚麼?自私自利。若是以斯帖只顧自己作王后,她自私自利。若是以斯帖只顧自己作王后,她自私的罪要叫她滅亡。你作王后不是為這個機會嗎?神賜你光陰,錢財,能力,焉知不是叫你藉這機會傳福音救人嗎?以斯帖即時明白,她就說:「叫一切同胞禁食,我去見王。」若沒有王的命令擅自去見王,那就有性命的危險,若不是王伸出金圭,即時有人殺他!以斯帖說:明天我去見王,「我若死就死罷」:這六個字是犧牲的精神!她冒險去見王,王向她伸出金圭,對她說:「要我國的一半,我也給你。」以斯帖說:「請王和哈曼來赴我的筵席。」席上王問以斯帖說,你求甚麼?以斯帖說:「求王將我的性命並同族的生命賜給我。」王說:「誰要你的性命?」以斯帖說:「就是這惡人哈曼!」以斯帖救全族免死亡。轉禍為福。若是以斯帖說:「我不敢見王!我不肯冒死犧牲;我享福,同胞死就死罷。」假若這樣,殺人的殺到王宮中,王后也被殺。愛惜自己生命反倒喪失生命;喪失生命反而得著生命。

印度一個聖人名孫達西。他和他的同伴走在西藏山路上,天氣很冷,他們看見一個人躺在大雪中。孫達西對同伴說:「快去救他罷。」同伴說:「不,我們自顧不暇,不要理會那將要凍死的人。」孫達西自己一個人去救他。費很大的力背他在身上,重得很,還是盡力背他走到旅館。他因用力多而出汗。身上的熱氣,傳給所背負的人,彼此幫助,救人也是救了自己。他看見那不肯顧人的同伴受寒受不住,疲倦而躺在半路雪地上冷死了。他因只為己不顧人,因此喪命。救人就是救自己。屬靈的道理也是這樣:傳道救人,令自己的靈命也豐盛;不顧別人,只求自己得福,或只求自己的妻子兒女得福,這人的靈性必定衰弱,不久要喪命。

今天晚上特別說奉獻的道理。我多見青年人,因我一生與青年人來往,現在對你們青年人說幾句話:你得救沒有?若還沒有得救,快接受主的寶血作挽回祭。得救之後一生怎樣?青年人前途遠大,如何用此一生?為我自己嗎?為我的名,為我的利,一切為我,我我我,凡事以我為中心,這一種人生是失敗的,是痛苦的,是沒有價值的。惟一的辦法:我信主,以一生獻給神為燔祭,以一切獻上,把靈魂身體一切獻給神,說:「神啊!你要我作甚麼事?」神對每一個人是有計劃的。每一個信徒要追求神的旨意:神為我一生所定的計劃是甚麼?神說大衛是合祂心的人,遵行祂的旨意。這是最高尚最成功的人生。每個青年人請聽:很多人到了中年或晚年說:勞碌空虛一生,我早知神的旨意,但我不肯遵行。我為自己的名利快樂虛費一生,錯了。

一天,我在上海,廣播之前,去飯店吃飯,但是我找不到飯店,看見一條巷裏面,有一個飯店,我進去坐下預備吃飯,對面有一個人坐著注意看我,看了又看。他問:「你是不是陳牧師?」我說:「是的,你怎樣認得我?」他說:我聽你講道,今天我到院裏找你,但是我害怕而走了。」我說:「你甚麼害怕?」他說:「我心很痛苦。我今年四十多歲了,當我二十多歲的時候,神藉著人講道,我受感而預備傳道。那時海關招考,我考到了,進去作工三十多年,啊,心很不安!看見人傳道心更不安!若早進神學,今天我不是傳道人嗎?我恨不得棄一切而去傳道。可是又沒有這樣的勇氣。我這樣虛度一生。」你看,那人知神的旨意而不遵行,所以痛苦之極,一生失敗!各位青年朋友,今天晚上聽我這些話:第一要得救。第二要遵行神的旨意。無論如何受苦,受損失,不要不遵行神的旨意。

我在前四十一年得救,第二年奉獻。當時我作傳道人很不容易。我在中學教英文薪金很高。傳道薪金低,沒有人看得起。但是我知道神的旨意要我傳道,所以我撇下一切,決志一生事奉主,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其他一切東西神必加給。這是馬太六章三十三節說的。當時因怕窮。所以遲延不決,但是主耶穌說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其餘一切──衣食住行和所需用的,不求而白白加給。先求神的國就是先重生作天國的國民;第二是奉獻自己為天國的官。作神的僕人是天國的官。多年我自信我既是天國的官,就可以享受天國的權利。天國有銀行,有旅行社。我作天國官四十年受天國的供應。天國國民有時賣國;天國官也有時貪污的。若是作好國民,好官,不要賣國像汪精衛那樣。今年我六十四歲,做天國官四十年,可以作見證:天國王待我非常好。現在勸你們也來做,來受訓練。我在重慶開神學院,訓練天國官。各位青年的弟兄姊妹,你面前還有四五十年的機會,你願不願意奉獻。中國各處失業的人很多,大學畢業也失業,神學畢業生卻不失業。重慶神學今年有三個學生畢業,不知多少信來請他們。現在我看見你們這麼多青年人,我相信神要差遣你們去工作。多人知道神的旨意,在乎順從不順從。若是香港人沒有鞋,神要你做帽嗎?不是的;要做鞋。中國要官嗎?要醫生嗎?要商人嗎?不是的。要傳道人。誰肯去傳?你知道中國的需要,你肯不肯犧牲?像以斯帖那樣冒險冒死而救同胞脫離死亡?她說:「我死就死罷。」死不怕,還怕甚麼?青年人啊,神的旨意你肯遵行嗎?你如何用此一生?凡事為我,為我,為我!這是痛苦失敗的生命。一個方法是把自己獻上,為神,為神,為神!為人,為人,為人!為神為人犧牲,死就死罷。請問有多少人肯奉獻自己?若是神的旨意,要你作傳道,受神學訓練,你肯不肯?若是肯,請舉手。

(男女青年十七人舉手,同上台前屈膝跪下,獻身事主。)


基督寶血第六講-喝主的血

約翰六章五十三至五十七節

哥林多前書十章十六節

蒙主恩惠,今天再繼續講寶血的能力。今天是末後一次,我們默想「喝主的血」。主耶穌說:「吃我肉喝我血的有永生。」猶太人不喝血,主說這話,猶太人很難聽,喝主血,是甚麼意思?水有兩樣用處:一是外用,如洗身,洗衣物;二是內用,是用來喝進裏面。人用水洗身何等舒服,把水喝進裏面更是要緊。不喝水不能生存,照樣,主的血有兩樣用:一是外用,作挽回祭。使人罪得赦得稱義,與神和好。不但如此,我們喝主的血,血是祂的生命,我們把主的生命接受進裏面,就是主自己進到人裏面,住在人心內,這不是比喻,乃是事實。主是神所以能住在人心。主不祇在外面為我們成功救贖,而且主進到人心內,成為人的經驗。古時以色列人把羊宰了,用羊血塗在門上是救他們免死亡。不但如此,而且把羊肉吃進裏面。主要這樣與我們聯合。聖經說主耶穌是教會的頭。我們是他的肢體。頭與身怎樣聯合成為一體。主與我們也聯成一體。主實在住在人心裏,很多人沒有這樣經驗,所以不明白。主是在他外面,他沒有開門迎接主。他與主的關係不密切。現在奉勸各位進一步:接主進心內。主耶穌說:「吃我的肉喝我的血的人,他在我裏面我在他裏面,吃我肉的人因我活著,如同我因父而活著。」食物進我們的身,成為我們的力量。沒有飲食就沒有力,而且飢死渴死。主與我們的關係,如同飲食,吃祂的肉,喝祂的血,是接受祂的生命。

生命有兩種:一是自然的;二是超自然的。一是地上的生命;一是天上的生命。有舊生命,有新生命。誰接受主耶穌,誰就有主的生命。請問你有沒有接主進心裏?前幾年蔣委員長發起新生活運動。其實是不能的。他只用言語勸人,以主席的權命令人,但他不能進到人心裏居住,不能以生命給人。主耶穌能給人生命。有主所賜的新生命,才有新生活。基督教才是新生活運動。人樣樣都能,能升官發財,能飛天沉水。樣樣都會,只一樣事不會:不會為人。人是人,但是不會做人,人失敗是因不會生活。痛苦是因不會做人。「罪人」意思是「不是人。」人不像人。神以自己的像造人,人像神,如同小神。人像神才真是人,犯罪是虧欠神的像。你照相,相很像你。人犯罪即是把神的像塗了而不像神。主耶穌降世不教人以智慧,學問,機器,只是給人以生命,是新生命,屬天的生命,屬靈的生命,超然的生命,這人屬靈,屬天,像神。主耶穌是發起新生活運動的,人有主的生命在裏面,品行言語舉動自然像主。各位,你有主在心嗎?有八個字我常說的,就是:清清楚楚,確確實實。要經驗主在你心裏清楚明白,確實相信。很多次拉一個人,問他說:你是不是基督徒?他說是的,問他得救沒有?重生沒有?主在你心裏嗎?他說「不知道」。那就是馬馬虎虎的教友。

座中有多少馬馬虎虎的教友?培靈會的目的是甚麼?惟願馬馬虎虎的教友,都成為確確實實的基督徒。四十一年前一天晚上,我確確實實的接主耶穌進入心裏。因經驗過就漸漸明白主住在心裏的意思。我求你不要再馬馬虎虎。若你們仍作馬馬虎虎的信徒,我請你今天晚上不要平安睡,明天不要快樂吃。你要求主進到你的心,接受主清楚明白,若是忘記我所說的話,請你們記得這八個字:清清楚楚,確確實實。這八天,一天記一個字。其實不過是四個字,就是:「清楚確實。」

主說:「喝我血的有永生。」我有主在心如同保羅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活在我裏面。」主耶穌從前怎樣生活,我們現在也要像祂那樣。主怎樣生活?

第一,祂對神:主的心目中常有神,不住與神交通。常覺與神同在。走路與神同行。居家,與神同住,作事常順從神,神要祂做就做,要他去就去。祂順服神以致於死。而且死在十字架。我們也應當這樣順服神。

第二,主耶穌讀經的生活。當時聖經不多。要到會堂去讀。主耶穌能背誦聖經,所以祂和魔鬼對答,能隨口引用經文。法利賽人多讀聖經,但是主耶穌對他們講論常說:「你們沒有讀過嗎?」各位,你們有聖經嗎?有讀嗎?你有從創世記讀到啟示錄嗎?我年輕的時候一個英國牧師問我:「你有沒有讀哈巴谷書,講些給我聽。」我沒有讀,當然說不出。他說:「你買一本聖經,裏面沒有哈巴谷書的,你要不要?」我說:「我不要。」他說:「那麼有哈巴谷書而不讀不是等於沒有嗎?」主耶穌常靠神的話而生活。

第三,主耶穌崇拜的生活。祂早上晚上禱告,無論甚麼時候,甚麼事情都禱告。各位,你怎樣禱告?一天禱多少次呢?大事小事禱告嗎?很多人禱告有些毛病。一個毛病是說空話,不實際,隨便說,主不是那樣的。

蘇格蘭每年有一次大會。各處的人都來參加,路上很多赴會的人。一個老牧師和一個少年的神學生相會而同行。中午,同坐於路旁,拿出乾糧來吃。吃完了,老牧師說:我們一同禱告罷。老牧師禱告,他如同對父親說話一樣。他說:「天父啊,我年老了,耳朵聽不見,求你賜我一個近講台的座位。我的鞋破了,求你賜我一雙新鞋。」那神學生聽了,立刻打開眼睛說:我不贊成你的禱告。神這樣忙,祂是招待員嗎?祂管你的鞋嗎?」但是那老牧師仍禱告,又求神賜他一個地方住宿。神學生不說亞們。

其後那神學生禱告了,他禱告是一篇文章。牧師打開眼睛說:我不贊成,你對神講道嗎?我不說亞們。

到了禮拜堂,人已滿座,沒有地方。那神學生說:「看神怎樣找地方給你坐。」台前有一個太太她看見那老牧師進來,她對一個招待員說:「我這裏有一個空位,是預備給我父親坐的。他說若是到講道時他不來,可以讓別人來坐。現在請那老牧師來坐罷。」於是那招待員去請那老牧師上來坐下。禱告的時候有人站著禱告,有人跪下,那老牧師是跪下禱告的,那太太是站著禱告的,她看見那老牧師的鞋破得很,她說:「老牧師,我父親是賣鞋的。我帶你去,我送一雙鞋給你。那太太問牧師在甚麼地方住?那牧師說「天父預備,我卻不知。」太太說:「今天一個牧師預備來住的房,現在他打電說不來住了,你可以來住。」第二天,那神學生看見那老牧師,就問:「牧師,神有沒有聽你的禱告?」牧師把腳舉起,叫神學生看他的新鞋!

禱告,原文是到辦公室接洽。人禱告,即是到神的辦公處與神接洽。

吃主肉喝主血的人,主在他們心裏。他常與神接近,在座之中,已經有主住在心裏的人請舉手。還沒有主在心裏,願意從今天起,接主進心裏的人請站立。

(全堂起立一同禱告)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