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基督寶血第五講-主的寶血與奉獻

陳崇桂牧師

希伯來九章十四節

「何況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疵的獻給神,祂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的心,除去你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神嗎?」主寶血洗淨人心是為甚麼緣故?是要使你們事那奉永生的神。保羅說:「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舊約以色列人有五個祭:是贖愆祭,贖罪祭,平安祭,素祭,燔祭。現在用淺顯的方法解說。

一天,一個以色列人牽一隻羊到聖殿門前,祭司問他來作甚麼?他說:「我犯了罪,心不平安,把這羊獻上,來贖我的罪。」祭司把羊殺了,把血獻在壇上,藉著血赦免人那的罪。他回去,心裏平安了。

過幾天那人又牽牛來到聖殿門前。祭司說:「你不是前幾天牽了羊來獻祭嗎?」他說:「前幾天的羊是替我贖罪,我還是罪人,很想成為聖潔,把這牛獻上,罪歸牛頭上。」因此他的罪得赦免,並且在神面前不算是個罪人,因為牛代他流血。他回家心裏平安。感謝神,使他成聖。

過三天他又牽羊來,祭司問他來作甚麼事?他說來獻平安祭。那是與神交通,把一切與神交通的阻礙,與人交的隔閡挪開,所以獻平安祭。羊流血象徵主耶穌的血為我們開路,靠主坦然無懼到神面前和神交通。

過幾天,那人拿餅和油並香料來獻祭,祭司問他來作甚麼?他說:「我種了麥,收成了,拿回家,太太在家作了餅,我拿這餅獻上,表示我感謝神。」祭司很喜悅,於是把餅獻上。

過幾天,那人再來。祭司說:「你是第五次來了,來作甚麼?」他說:「來獻燔祭。」是把一切獻上。也把身體靈魂獻上。燔祭是焚燒。祭司宰牛切塊洗淨,擺在擅上,以柴火焚燒,表明一切獻上。

主耶穌釘十架流血,是挽回祭,使人赦罪稱義,等於舊約贖罪贖愆祭;祂的血使我們和神交通,等於平安祭;人既與神有交通,心裏快樂感謝,要表示感謝,於是把身體靈魂並一切獻上。保羅說:神既如此愛我們,把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救贖我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獻身作活祭燔祭。

論到奉獻別講論以斯帖的事。她是猶太人,被波斯國王選她作王后。那時哈曼用計要屠殺猶太人。當時以斯帖在王宮裏作王后,享福,她不告訴人說自己是猶太人,她可以保險不被殺。但是他的堂兄末底改對她說:「你莫想你做王后就不被殺。這時你若閉口不言,不以你作王后的地位來救同胞,若是你說:「我是王后,我可以平安」猶太人依然得救,只是你和你父家必遭滅亡,焉知你得作王后,不是為現在的機會麼?」

我們中國四萬萬五千萬人之中,頂多有一百萬人信主。沿海省份三百人之中有一個信主的。四川三千人中還沒有一個信主的。全國平均一千人之中才有一個信主的,有九百九十九個沒有信主。他們沒有機會聽道。千人中你信主,神是不是偏愛你一個?任憑那九百九十九個滅亡?神不是那樣的神,神在萬國之中揀選以色列人,不是偏心。神揀選亞伯拉罕說:「我賜福給你,叫天下萬國因你得福。」現在九百九十九個因我一個人得福,正如以斯帖被選作王后,千千萬萬女子中她作王后,神為甚麼給她那個機會?神是藉著以斯帖救全猶太人。若是以斯帖說:「我當選作王后是因我體面!因我有功勞!我享福,我可以驕傲!到那天殺人是在宮外殺,誰也不敢走進宮內來殺我!」若是以斯帖那樣想,就是大錯!末底改說:「若是殺猶太人,查出你也是猶太人,雖然你在王宮中,也是難免一死!」

座中各位弟兄姊妹:你有機會聽福音,得救,受高等教育,四萬萬人之中少人有你們那樣福氣。你至少要叫九百九十九個得福。香港人啊!你不要以為你現在住在世外桃源,房子保險不遭災;生命保險沒有危險,沒有病,今生得福,永遠有福。不分福給人,不救人。神用別方法救人,但你自己遭禍。猶太全國歷史證明這事:猶太人被選,自私自利,驕傲,神叫他救別人,他反而輕看別人。因此猶太人受刑罰,比各國所受的刑罰還重。現在猶太人散在天下,處處受羞辱,是因為驕傲自私,辜負神的恩惠,我很戰戰兢兢的說這些話,你們在香港享福,香港人有一百多萬,重慶也是一樣,你們幾十個禮拜堂,幾十個牧師,重慶一共有五個禮拜堂,有三個禮拜堂沒有牧師,四川很多城市,鄉村,沒有人聽過福音。甘肅,陝西,青海,新疆,西藏,西康,更是一片荒涼,他們沒有福音,不能得救,是誰的責任?神叫你在主內享福,受教育,是為甚麼事?是為你自己享福嗎?還是給你一個機會為同胞造福?末底改對王后以斯帖說:「莫想你在王宮強過一切猶太人,你若閉口不言,猶太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但是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你們不要以為在香港享福,若閉口不言,不幫助得聽福音,神選別人作這事,但是你有禍了。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為甚麼?自私自利。若是以斯帖只顧自己作王后,她自私自利。若是以斯帖只顧自己作王后,她自私的罪要叫她滅亡。你作王后不是為這個機會嗎?神賜你光陰,錢財,能力,焉知不是叫你藉這機會傳福音救人嗎?以斯帖即時明白,她就說:「叫一切同胞禁食,我去見王。」若沒有王的命令擅自去見王,那就有性命的危險,若不是王伸出金圭,即時有人殺他!以斯帖說:明天我去見王,「我若死就死罷」:這六個字是犧牲的精神!她冒險去見王,王向她伸出金圭,對她說:「要我國的一半,我也給你。」以斯帖說:「請王和哈曼來赴我的筵席。」席上王問以斯帖說,你求甚麼?以斯帖說:「求王將我的性命並同族的生命賜給我。」王說:「誰要你的性命?」以斯帖說:「就是這惡人哈曼!」以斯帖救全族免死亡。轉禍為福。若是以斯帖說:「我不敢見王!我不肯冒死犧牲;我享福,同胞死就死罷。」假若這樣,殺人的殺到王宮中,王后也被殺。愛惜自己生命反倒喪失生命;喪失生命反而得著生命。

印度一個聖人名孫達西。他和他的同伴走在西藏山路上,天氣很冷,他們看見一個人躺在大雪中。孫達西對同伴說:「快去救他罷。」同伴說:「不,我們自顧不暇,不要理會那將要凍死的人。」孫達西自己一個人去救他。費很大的力背他在身上,重得很,還是盡力背他走到旅館。他因用力多而出汗。身上的熱氣,傳給所背負的人,彼此幫助,救人也是救了自己。他看見那不肯顧人的同伴受寒受不住,疲倦而躺在半路雪地上冷死了。他因只為己不顧人,因此喪命。救人就是救自己。屬靈的道理也是這樣:傳道救人,令自己的靈命也豐盛;不顧別人,只求自己得福,或只求自己的妻子兒女得福,這人的靈性必定衰弱,不久要喪命。

今天晚上特別說奉獻的道理。我多見青年人,因我一生與青年人來往,現在對你們青年人說幾句話:你得救沒有?若還沒有得救,快接受主的寶血作挽回祭。得救之後一生怎樣?青年人前途遠大,如何用此一生?為我自己嗎?為我的名,為我的利,一切為我,我我我,凡事以我為中心,這一種人生是失敗的,是痛苦的,是沒有價值的。惟一的辦法:我信主,以一生獻給神為燔祭,以一切獻上,把靈魂身體一切獻給神,說:「神啊!你要我作甚麼事?」神對每一個人是有計劃的。每一個信徒要追求神的旨意:神為我一生所定的計劃是甚麼?神說大衛是合祂心的人,遵行祂的旨意。這是最高尚最成功的人生。每個青年人請聽:很多人到了中年或晚年說:勞碌空虛一生,我早知神的旨意,但我不肯遵行。我為自己的名利快樂虛費一生,錯了。

一天,我在上海,廣播之前,去飯店吃飯,但是我找不到飯店,看見一條巷裏面,有一個飯店,我進去坐下預備吃飯,對面有一個人坐著注意看我,看了又看。他問:「你是不是陳牧師?」我說:「是的,你怎樣認得我?」他說:我聽你講道,今天我到院裏找你,但是我害怕而走了。」我說:「你甚麼害怕?」他說:「我心很痛苦。我今年四十多歲了,當我二十多歲的時候,神藉著人講道,我受感而預備傳道。那時海關招考,我考到了,進去作工三十多年,啊,心很不安!看見人傳道心更不安!若早進神學,今天我不是傳道人嗎?我恨不得棄一切而去傳道。可是又沒有這樣的勇氣。我這樣虛度一生。」你看,那人知神的旨意而不遵行,所以痛苦之極,一生失敗!各位青年朋友,今天晚上聽我這些話:第一要得救。第二要遵行神的旨意。無論如何受苦,受損失,不要不遵行神的旨意。

我在前四十一年得救,第二年奉獻。當時我作傳道人很不容易。我在中學教英文薪金很高。傳道薪金低,沒有人看得起。但是我知道神的旨意要我傳道,所以我撇下一切,決志一生事奉主,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其他一切東西神必加給。這是馬太六章三十三節說的。當時因怕窮。所以遲延不決,但是主耶穌說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其餘一切──衣食住行和所需用的,不求而白白加給。先求神的國就是先重生作天國的國民;第二是奉獻自己為天國的官。作神的僕人是天國的官。多年我自信我既是天國的官,就可以享受天國的權利。天國有銀行,有旅行社。我作天國官四十年受天國的供應。天國國民有時賣國;天國官也有時貪污的。若是作好國民,好官,不要賣國像汪精衛那樣。今年我六十四歲,做天國官四十年,可以作見證:天國王待我非常好。現在勸你們也來做,來受訓練。我在重慶開神學院,訓練天國官。各位青年的弟兄姊妹,你面前還有四五十年的機會,你願不願意奉獻。中國各處失業的人很多,大學畢業也失業,神學畢業生卻不失業。重慶神學今年有三個學生畢業,不知多少信來請他們。現在我看見你們這麼多青年人,我相信神要差遣你們去工作。多人知道神的旨意,在乎順從不順從。若是香港人沒有鞋,神要你做帽嗎?不是的;要做鞋。中國要官嗎?要醫生嗎?要商人嗎?不是的。要傳道人。誰肯去傳?你知道中國的需要,你肯不肯犧牲?像以斯帖那樣冒險冒死而救同胞脫離死亡?她說:「我死就死罷。」死不怕,還怕甚麼?青年人啊,神的旨意你肯遵行嗎?你如何用此一生?凡事為我,為我,為我!這是痛苦失敗的生命。一個方法是把自己獻上,為神,為神,為神!為人,為人,為人!為神為人犧牲,死就死罷。請問有多少人肯奉獻自己?若是神的旨意,要你作傳道,受神學訓練,你肯不肯?若是肯,請舉手。

(男女青年十七人舉手,同上台前屈膝跪下,獻身事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