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基督寶血第六講-喝主的血

約翰六章五十三至五十七節

哥林多前書十章十六節

蒙主恩惠,今天再繼續講寶血的能力。今天是末後一次,我們默想「喝主的血」。主耶穌說:「吃我肉喝我血的有永生。」猶太人不喝血,主說這話,猶太人很難聽,喝主血,是甚麼意思?水有兩樣用處:一是外用,如洗身,洗衣物;二是內用,是用來喝進裏面。人用水洗身何等舒服,把水喝進裏面更是要緊。不喝水不能生存,照樣,主的血有兩樣用:一是外用,作挽回祭。使人罪得赦得稱義,與神和好。不但如此,我們喝主的血,血是祂的生命,我們把主的生命接受進裏面,就是主自己進到人裏面,住在人心內,這不是比喻,乃是事實。主是神所以能住在人心。主不祇在外面為我們成功救贖,而且主進到人心內,成為人的經驗。古時以色列人把羊宰了,用羊血塗在門上是救他們免死亡。不但如此,而且把羊肉吃進裏面。主要這樣與我們聯合。聖經說主耶穌是教會的頭。我們是他的肢體。頭與身怎樣聯合成為一體。主與我們也聯成一體。主實在住在人心裏,很多人沒有這樣經驗,所以不明白。主是在他外面,他沒有開門迎接主。他與主的關係不密切。現在奉勸各位進一步:接主進心內。主耶穌說:「吃我的肉喝我的血的人,他在我裏面我在他裏面,吃我肉的人因我活著,如同我因父而活著。」食物進我們的身,成為我們的力量。沒有飲食就沒有力,而且飢死渴死。主與我們的關係,如同飲食,吃祂的肉,喝祂的血,是接受祂的生命。

生命有兩種:一是自然的;二是超自然的。一是地上的生命;一是天上的生命。有舊生命,有新生命。誰接受主耶穌,誰就有主的生命。請問你有沒有接主進心裏?前幾年蔣委員長發起新生活運動。其實是不能的。他只用言語勸人,以主席的權命令人,但他不能進到人心裏居住,不能以生命給人。主耶穌能給人生命。有主所賜的新生命,才有新生活。基督教才是新生活運動。人樣樣都能,能升官發財,能飛天沉水。樣樣都會,只一樣事不會:不會為人。人是人,但是不會做人,人失敗是因不會生活。痛苦是因不會做人。「罪人」意思是「不是人。」人不像人。神以自己的像造人,人像神,如同小神。人像神才真是人,犯罪是虧欠神的像。你照相,相很像你。人犯罪即是把神的像塗了而不像神。主耶穌降世不教人以智慧,學問,機器,只是給人以生命,是新生命,屬天的生命,屬靈的生命,超然的生命,這人屬靈,屬天,像神。主耶穌是發起新生活運動的,人有主的生命在裏面,品行言語舉動自然像主。各位,你有主在心嗎?有八個字我常說的,就是:清清楚楚,確確實實。要經驗主在你心裏清楚明白,確實相信。很多次拉一個人,問他說:你是不是基督徒?他說是的,問他得救沒有?重生沒有?主在你心裏嗎?他說「不知道」。那就是馬馬虎虎的教友。

座中有多少馬馬虎虎的教友?培靈會的目的是甚麼?惟願馬馬虎虎的教友,都成為確確實實的基督徒。四十一年前一天晚上,我確確實實的接主耶穌進入心裏。因經驗過就漸漸明白主住在心裏的意思。我求你不要再馬馬虎虎。若你們仍作馬馬虎虎的信徒,我請你今天晚上不要平安睡,明天不要快樂吃。你要求主進到你的心,接受主清楚明白,若是忘記我所說的話,請你們記得這八個字:清清楚楚,確確實實。這八天,一天記一個字。其實不過是四個字,就是:「清楚確實。」

主說:「喝我血的有永生。」我有主在心如同保羅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活在我裏面。」主耶穌從前怎樣生活,我們現在也要像祂那樣。主怎樣生活?

第一,祂對神:主的心目中常有神,不住與神交通。常覺與神同在。走路與神同行。居家,與神同住,作事常順從神,神要祂做就做,要他去就去。祂順服神以致於死。而且死在十字架。我們也應當這樣順服神。

第二,主耶穌讀經的生活。當時聖經不多。要到會堂去讀。主耶穌能背誦聖經,所以祂和魔鬼對答,能隨口引用經文。法利賽人多讀聖經,但是主耶穌對他們講論常說:「你們沒有讀過嗎?」各位,你們有聖經嗎?有讀嗎?你有從創世記讀到啟示錄嗎?我年輕的時候一個英國牧師問我:「你有沒有讀哈巴谷書,講些給我聽。」我沒有讀,當然說不出。他說:「你買一本聖經,裏面沒有哈巴谷書的,你要不要?」我說:「我不要。」他說:「那麼有哈巴谷書而不讀不是等於沒有嗎?」主耶穌常靠神的話而生活。

第三,主耶穌崇拜的生活。祂早上晚上禱告,無論甚麼時候,甚麼事情都禱告。各位,你怎樣禱告?一天禱多少次呢?大事小事禱告嗎?很多人禱告有些毛病。一個毛病是說空話,不實際,隨便說,主不是那樣的。

蘇格蘭每年有一次大會。各處的人都來參加,路上很多赴會的人。一個老牧師和一個少年的神學生相會而同行。中午,同坐於路旁,拿出乾糧來吃。吃完了,老牧師說:我們一同禱告罷。老牧師禱告,他如同對父親說話一樣。他說:「天父啊,我年老了,耳朵聽不見,求你賜我一個近講台的座位。我的鞋破了,求你賜我一雙新鞋。」那神學生聽了,立刻打開眼睛說:我不贊成你的禱告。神這樣忙,祂是招待員嗎?祂管你的鞋嗎?」但是那老牧師仍禱告,又求神賜他一個地方住宿。神學生不說亞們。

其後那神學生禱告了,他禱告是一篇文章。牧師打開眼睛說:我不贊成,你對神講道嗎?我不說亞們。

到了禮拜堂,人已滿座,沒有地方。那神學生說:「看神怎樣找地方給你坐。」台前有一個太太她看見那老牧師進來,她對一個招待員說:「我這裏有一個空位,是預備給我父親坐的。他說若是到講道時他不來,可以讓別人來坐。現在請那老牧師來坐罷。」於是那招待員去請那老牧師上來坐下。禱告的時候有人站著禱告,有人跪下,那老牧師是跪下禱告的,那太太是站著禱告的,她看見那老牧師的鞋破得很,她說:「老牧師,我父親是賣鞋的。我帶你去,我送一雙鞋給你。那太太問牧師在甚麼地方住?那牧師說「天父預備,我卻不知。」太太說:「今天一個牧師預備來住的房,現在他打電說不來住了,你可以來住。」第二天,那神學生看見那老牧師,就問:「牧師,神有沒有聽你的禱告?」牧師把腳舉起,叫神學生看他的新鞋!

禱告,原文是到辦公室接洽。人禱告,即是到神的辦公處與神接洽。

吃主肉喝主血的人,主在他們心裏。他常與神接近,在座之中,已經有主住在心裏的人請舉手。還沒有主在心裏,願意從今天起,接主進心裏的人請站立。

(全堂起立一同禱告)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