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 何西阿六章一至六節

今我們來赴這培靈會,我知你們各人的心如同我的心一樣,就是想在這會中得聖靈重新充滿我們的心,好使我們能作主的真代表。正有一位兄弟禱告,求神使他能作主的真代表,他這樣禱告的話甚感我心。我們今來赴這會,不是代表他人,乃是代表自己。今來這會,是為己來,不是為他人來。然而,立這樣的心,可算是私心麼?不,不過是先求奮興自己然後使己能夠去奮興他人。

今年培靈會第三會會訓,就是何西阿六章三節。在這節聖經裏顯明有三件是以色列人當日所需要的,玆把他分述如下:

(一)是光

以色列人第一所需要的是晨光,是這必來的晨光。在這裏也許有人說,來赴這會不知到能不能得著這樣的福,恐怕主不會向我顯現,我不會向主得著這麼大的福。這樣麼?各位,你若是這麼說,敢問你來赴這會,是仰望人呢?還是仰望主呢?請你不要疑慮罷!因這節聖經明說,主必確現如晨光,這確現在昔是這樣的,在今也是這樣的。當日以色列人為甚麼不得著光呢?不是因光不確現,這是因他們退後與背光啊!故何西阿時代,就是以色列人的黑暗時代。由這想來,昔日以色列人得不著光因這樣,今日我們得不著光也因這樣。是以我們要小心,不要像以色列人這樣的退後背主啊!

(二)是雨

以色列人第二所需要的是甘雨。試問香港這數月來所缺乏的是甚麼呢?你們必回答說是大雨。這以色列所欠的既是雨,故結果就使他們的心靈乾涸。敢問你們在這數月來心裏有沒有雨?你們的心若同樣的欠雨,結果就必同以色列人一樣的乾涸!我曾向一位牧師問及他的靈況怎樣?他回答說,『沒有進步,也沒有退後,穩穩陣陣的。』阿!各位,這樣的『穩陣』你可願意得著嗎?我不信這不進不退也得穩陣的話,因為我信不進的就必退後,這可拿單車來作例證。各位,我們的心靈若不是潤澤的,這就必乾涸;決不會不潤澤的還會不乾涸的。敢問你的心靈是潤澤的呢,還是乾涸的呢?你若是像一株欠水的樹,就定然不會結果!

(三)是生命

以色列人不只欠『光』,欠『雨』,更還欠『生』命。我昨年在港見一位數十年的老傳道,他對我說,『我教會無不信主的人,所有的都是高舉聖經的;雖是如此,但惜總無生氣!』各位,以色列人當時也是崇拜神,(何六之六)但惜祇有外貌的崇拜,惟實際則不識神。我知教會中外貌的信徒則多,而具有屬靈生命的信徒則少!

各位,以色列人想得著『光』,『雨』,和『生命』,就該到那處呢?你們定然會答說,到神處。故他們既背光而向黑暗,若要再得神恩,就應該回歸神處。可惜以色列人要『光』,要『雨』,卻不肯歸神,不肯歸『光』,『雨』,與『生命』源頭的神!

何西阿五章十三節說:『以法蓮見自己有病,猶大見自己有傷,他們就打發人往亞述去見耶雷布王,他卻不能醫治你們,不能治好你們的傷。』這裏看來,可見以色列人棄能醫治他們的神,而求不能醫治他們的亞述王,他們的愚昧是何等的深!這真要使後世的人為他們深致慨嘆!兄弟們:我們有時也有靈病,然而要走去那處求醫呢?求埃及還是求神呢?從前有一位傳道人,心靈憂傷,這因他犯了不與人和的罪。一日有一位牧者問他,『你的容色與前不同,為甚麼呢?』那傳道回問他,『我該要甚麼才能得回我所失的呢?』可惜該牧者答他說,『你當去多多作工,』不知道作工也不能療其病,這正同求亞述一樣,在這世上,實無別的法子能療治我們的心病,祇有一法,這就是『來。』來作甚麼?就是『來歸。』來歸那處?試問到亞述處是歸麼?到伊及處是歸麼?不是!惟回到神處那才是歸處呢!因為只有神才能醫治我們。所以何西阿六章一節大聲的宣告說:『來罷,我們歸向耶和華;他撕裂我們,也必醫治;他打傷我們,也必纏裹。』

各位,我們要注意路加十五章所載的浪子,當他離父家時,行走的路途是灣曲的,遼遠的;到後來他醒悟起來的時候,他就說,『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裏去,』那時他回家的路途是直捷的。請問,當浪子離家後,他的父親有沒有遷家呢?沒有。在這看來,就知我們的神不會遷家,遷家這事,祇有浪子才會!然而父為甚麼不遷家呢?我們可簡捷的回答說,因為等待浪子回家。他不但不遷家來等待,且更日夜倚門倚閭的企望啊!

又我們讀路得記,就見路得和著家姑拿俄米等,初住在伯利恒那裏,後因遭遇飢荒,就往摩押地那裏寄居。請問,摩押地是不是神的家?不是。後來拿俄米在摩押地,聽聞耶和華眷顧他自己的百姓,賜糧食過他們。他就和兩個兒婦起行,離開所住的摩押地,而回猶大地去。在這裏看來,可見拿俄米是有何等的智慧。因為他一知道了錯就回歸,祇是一心的回歸,不再走別的路途。想今日教會中都有很多的人離了神,雖不是盡離,但都成為浪子,在父家外漂流!因是這樣,故聖經說『來!』現在我們若還不聽從,而再走別路,那就有禍了!但起而歸的,那就必得回他所當得的福!

主在以賽亞一章十八節說:『你們來,我們彼此辯論。』今早劉心慈先生說,『這會不是議事會,』這言是真的;但從別方面看來,這也是一議事會,是神與人的議事會。故今請你們不要理會別人的事,當要與神理清你自己的罪。這樣,你們不當說,『神呀,我有很多事還未理妥,我不暇來辯。』須知神不是叫你來辯論他人的罪,叫你來是辯論自己的罪。然而我們要知,我們的罪,雖比朱砂更紅些,但主也能白他如雪。今我們雖願中國教會在這五年內得加倍的人數,但我們若不與神理清我們的罪,神就因我們的罪而不奮興他的教會。試看撒母耳七章一至二節的記載,就是說神的約櫃,在基列耶琳山中,有二十年之久,到了那時,以色列全家,才傾向耶和華。當這時候,以色列人,只是哀求,哀求,求神憐己,但他自己總不憐自己,祇是憐罪惡,而不除罪惡;像這樣的求主可憐,求到永遠都沒用的!當時撒母耳見他們這樣,就對以色列全家說,『你們若是一心歸向耶和華,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亞斯他錄,從你們中間除掉。』各位,你們若滿屋滿心有偶像,那就不要想向主得甚麼福。在鬱林那處有兩位姊妹,同入教會,經有十多年,有一位甚得主祝福,滿心喜樂;有一位則常說主不聽他禱告,又不向著他祝福。有一日,我妻往探她,見她屋內有一香爐,她知這香爐被我妻看見了,就面都紅起來。各位,你心內有甚麼物件阻礙你歸神呢?有沒有呢?知不知呢?若是有的,那就願你不獨知而且要除去。在何西阿五章四節裏說:『他們所行的使他們不能歸向上帝,因有淫心在他們裏面,他們也不認識耶和華。』在這裏所說的淫心,就是指以色列人,離棄上帝,而歸向偶像。這淫就是屬靈的淫。因為這樣,撒母耳就囑咐他們先把偶像除去,若是不除,那就定然不得神的祝福。

各位,你知自己的病麼?猶大知以法蓮也知。但你知否為甚麼失敗?為甚麼離開神?若知,那就要快的除去偶像,而一心歸向神如浪子一樣的立心回家。今望各位都除去屬靈的淫心而來歸神。在何西阿五章十五節看來,就知神是怎樣的忍耐等待他的兒女自覺。

各位,今你有甚麼事或甚麼物阻擋你得那『光』,『雨』,與『生命』?要知,神不獨不阻擋你,更一路等待你,如伯利恒等待拿俄米,浪子的父等待浪子。我知神必等待你,不過你若到這會,不立志除去偶像,又不清罪,你就不要想在這會會集裏得福。

末了,惟願望你立志離暗就光,而得靈雨滿心!

  耶路撒冷啊,

  你當洗去心中的惡,

  使你可以得救;

  惡念存在你心裏,

  要到幾時呢?

──耶利米四章十四節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