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三講 一個真誠的工人

即前書第二段──論保羅之工作及其心志(二,三章)

論到保羅之為吾人模範的,本多特點,今僅擇取其──『真誠』,『忠心』一事來勉勵一下,因為我以為中國教會的領袖,能個個真誠忠心去盡他們的職責,教會己早奮興猛進了!

況且『真誠』『忠心』也是上帝選人的第一條件,於此保羅曾自證說:我感謝那給我力量的,我們主基督耶穌,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他。(提前一之十二)聖經說到耶穌與摩西得蒙選用,都以『盡忠』一事為至要(來三之二)耶和華說:我要為自己立一個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母上二之三十五)今日中國之教會與國家,一如以色列國以利之代,我儕能不切心祈禱,求主為自己選立忠心的僕人麼?現略分論如下:

分兩層

(甲)工作之真誠……向主無愧

(乙)心志之真誠……向人無愧

第一層 論保羅工作之真誠……向人無愧 分四件

1.經上帝的考驗(二之四)

2.有上帝的見證(二之五至十)

3.靠上帝的能力(二之二)

4.求上帝的喜悅(二之四)

(一)經上帝的考驗(二之四)

一個模範的教會,必由於一模範的工人所產生,所以保羅的工作與心志,實多可為吾領袖們的模範。然而他之所以能為我們的模範的,第一就在他的選召,是蒙上帝考驗過了的,試問今日教會所任用的職員,是不是一一皆得了上帝的同意,上帝的考驗呢?無怪乎多人要跌倒了!即不跌倒,亦多敷衍,毫無效果,所以教會多是半生半死的。

今看保羅他雖無高等神學的畢業文憑,但他確經過了一次極嚴重的考驗──就是上帝的考驗。所以他說:上帝既然驗中了我們,把福音托付我們。(二之四)由這一節看來,不只保羅一人是上帝所驗中了的,就是他的同工──西拉,提摩太,也是如此,然後他的工作,乃能有良效。

但是今日的教會所恃的是什麼呢?試看教會的言論,豈不是以金錢為前提麼?似乎主的工作,有了金錢都能解決了。因此教會便不覺陷入拜金主義的危險,而且收買了許多的「飯桶的傳道人。」然而在上古教會金銀我都無有的時代,(徒三之六)反覺得主會有能力屬靈的工人是豐豐富富的。(徒十三之三)而且都是真真誠誠的去作工,那是何等的令人愛慕呢?

今日教會還有一樣通病,這就是揀人太易了。你看士師以利的時代,約櫃被擄之後,經歷二十年,(母上七之二)上帝仍是忍耐的等候,並不妄用一人,直到主為自己選立的忠心祭司撒母耳長大了,方開首作工,如是一次便成工了!那種的忍耐等候與祈求,是教會所最當學效的。而且上帝自亞當犯罪以來,又忍耐的等候了四千年,方選上了耶穌基督,一個試驗過的石頭,作為上帝赦贖的穩固根基寶貴的房角石。(賽二十八之十六)同勞們:我們今日作主聖工,是否上帝驗中了呢?

(二)有上帝的見證(二之五,十)

保羅論到他自己的工作,雖有帖人的見證,他仍覺得不足,所以他兩次說:『有上帝作見證』。今日教會之工人,有時自己作的報告,是靠不住的;會眾們的稱讚,也是靠不住的;都不要以那些為滿足,應要對神無愧才好!

再看保羅在此想人神為他作見證的是什麼?他所講的道麼?不錯(在二章三節)他曾說過了。但保羅更有注重的,是行為;所以在此兩節中,全是關乎他的行為說的:

1沒有用過諂媚的話

2沒有藏著的貪心(五節)

3行為聖潔公義,無可指摘。

(十節)同勞們:你一生的工作行為,也是如此而能得神的見證麼?你在一處作工幾年,離去之時,能向眾宣言如撒母耳之宣言麼?(母上十二之二至五)主道之不流行,豈不是常因我們傳道者行為之令人見阻而厭棄主道麼?我們常見的一種最不好的現像,就是福音堂所在之鄰舍,反對主之愈甚。因為有時有不良的傳道人與信徒的言行,都深入了他們心中,所以雖對他們說主道如何的好法,總不能取消他們心中連年所得的不好的印像。今日傳道若祇重在用口講,那教友不過兩耳得入天堂而已。

同勞們:「上帝為證」這四字是何等有力的勉勵我們行為聖潔呢?聖潔的行為,是何等加增我們作工的能力呢!(參看約翰四之四十二又十二之十一)

(三)靠上帝的能力(二之二)

約壹五之十十九說: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這樣世界的工場皆都是戰場;世人便都是我們的敵人。因為凡不信耶穌的人,都屬魔鬼;傳道人的工作,就是要從魔鬼手中搶奪「人」出死入生,使「人的心志」降服基督,這是一種何等劇烈的血戰!豈是屬血氣屬慾情的人可能幹的麼?所以保羅對以弗所人說:如此戰爭要靠主,倚賴他的大能力作剛強人。(弗六之十至十三)如此戰場,對方之營壘,是如何的堅強!所以保羅對哥林多人說:我們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哥後十之四,五)

保羅本是一個諳練的工人,也是一個猛勇戰士!他不因腓力比人所加給他的恥辱痛苦,灰心退守安提約,反奮勇前進而至帖撒羅尼迦,所以保羅追想往者的經歷,他說:我們從前在腓力比被害受辱,這是你們知道的;然而還是靠我們的上帝,放開膽量,在大爭戰中把上帝的福音傳給你們。(二之二)我們處於中國今日的情景,非靠上帝,斷不能放開膽量去作傳道的工。是以我們當學效昔日教會領袖們的祈禱說:求主一面叫你僕人大放膽量講你的道,一面伸出你的手來醫治疾病,並且使神跡奇事,因你聖僕耶穌的名行出來。(徒四之二十九至三十一)

(四)求神之喜悅(二之四)

保羅說:上帝既然驗中了我們,把福音託付我們,我們就照樣講,不是要討人的喜歡,乃是要討那察驗我們心的上帝喜歡。(四節)向加拉太信徒他也說過那樣的話說: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迦一之十)要作基督忠心的僕人,實在不能求悅於人。試看舊約的先知,凡盡忠於神的,有幾多個當時是得人的歡迎的呢?耶穌曾說了: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喪命,是不能的。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這裏來的人。(路加十三之三十三三十四)那些先知們,要作真誠的工夫而忍受群眾的反對困逼,所以他們的工夫能留存到後世,為燭世之光;惟求悅於人的,必還他人的禍患。今日教會中之罪惡充斥,都由於領袖們之不忠心主道,求人悅,順人意,以致無法可救。

第二層論保羅心志之真誠……向人無愧 分六

1勸勉之純正(二之三)

2意念之清潔

3有慈母之溫柔

4有嚴父之訓誨(二之十一,十二)

5有真切之愛心(二之八,九三之一,五,八,十)

6有高尚之目的(三之十二,十三)

(一)勸勉的純正(二之三)

說完了那個模範工人的工作,現在我們要看他的心志。工人的心志,實在要比他的工作還重要一點;因為主的工人,存心不好,他的工作雖然好看,不過是該隱所厭之土產罷了,到底是不蒙主悅納的!

故此保羅向帖撒羅尼迦信徒,第一要表白他的勸勉。他說:他的勸勉不是出於錯誤,不是出於污穢,也不是用詭詐。(三節)這三句話本有三個意思。

1.錯誤──是說到他勸勉的言辭(表明他信仰是純正的)

2.污穢──說到他勸勉的目的(表明他目的是清潔的)

3.詭詐──是說到他勸勉的工作(表明他手段是正大的)

這樣令人生出無限的感想!因為今日中國各教會的競爭劇烈,因此領袖們有時所用的手段,頗為卑污;傳道們的人格喪盡了!信徒的入會,無所謂信仰與靈歷;因為許多人的熱心,是要叫人為他個人或為他的教會熱心罷了。如是使我們又想到保羅──

(二)意念的清潔

他說:我們從來沒有用過諂媚的話,這是你們知道的;也沒有藏著貪心,這是上帝可以作見證的。(五節「藏著的貪心」這五個字,我們當要注意。因為在(提前六之五,六,)保羅說:他們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由此可知貪心仍是敬虔傳道人的一個大試誘,巴蘭猶大都曾在這條路上跌倒了!今日亦有人因得著了主的使用,便不滿意他原有的地位與薪金,他藏著的貪心,樣就顯露而活動了。所以我們總要常常的敞開我們的心,求主鑑察,「除惡務盡」為要。凡傳道人既有藏著貪心,就不得不用諂媚的話去達他的目的,所以教會中有──三樣的傳道法。

1.魔法 諂媚的言語 詭詐的手段 藏著的貪心(二之五)

2.人法 委婉的言語 (哥前二之四)

3.神法 聖靈的大能 (哥前二之四,五)

(三)有慈母的溫柔(二之七)

主的工人,不特為兵丁,應有奮勇善戰的精神;亦為信徒的慈母,應有溫柔的心,撫養他們。論到慈母的工夫,至少有三種應當注意的

1夠勞……(生之)

2造乳……(養之)

3愛心……(戀慕之)

總之,要有溫柔忍耐之心,方能成功。所以保羅說:在你們中間存心溫柔,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曾為人父母之人,試一思想母親乳養孩子可是一件易事麼?非有恒久的忍耐,與萬分之溫柔,決不能成功。然而教會的傳道人,即如信徒的母親,非劬勞不能生產一個信徒;非自己切心追求主道,豐富一已的生命,不能養大一個信徒;非以充足的愛心戀慕之;不能維繫一個信徒!傳道,傳道!豈口能演講,便能建立主的教會麼?

在這裏保羅為什麼說:自己的孩子,特特的加上『自己』兩字呢?因為我們知道,乳養人的孩子的乳母,與乳養自己孩子的生母,是大有分別的!保羅對帖會信徒,乃是生母,並不是乳母。同勞們;汝今為生母式的傳道呢?還是乳母式的傳道呢?工作敷衍,辦事不負責,與信徒的痛癢不相關,這都是乳母之所行,非出於慈母之心!

主耶穌基督歟:求主賜我以慈母之心,更求主賜主的教會,多有慈母式的傳道,阿們!

(四)有嚴父的訓誨(二之十一,二)

傳道人猶如慈母,應該存心溫柔,養育他所生的兒女,在前已說過了。現今再看傳道人他一方面的工作,就是──嚴父的責任。保羅在哥林多前書豈不說:你們學基督的,師傅雖有一萬,為父的卻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穌裏,用福音生了你們。(四之十五)師與父其感情關係與責任,就大有分別了。

在此保羅說到為父的責任,他提了三事:

1勸勉

2安慰

3囑咐(十一節)

這三種工作,於教會前途關係極大。試看今日的信徒,為甚麼不守主道,以致主會衰落呢?因為傳道人勸勉的工夫太少了,所以信徒的犯罪,或不求上進,是多在於不知;不獨在於不能!因此勸勉是第一當要注意的!其次就是安慰,我們當知天堂的路,實在不是容易行走的!所以主耶穌升天之時,他要求上帝遣聖靈──保慰師來在信徒的心中,專作保護安慰的工夫!是以教會中若少了安慰的工作,致使信徒灰心喪膽,那就是領袖們失責了!所以保羅說:我要安慰你們,如同父親待自己的兒女一樣。父親如何隨時安慰他的兒女,我們也要如此隨時安慰信徒。你看耶穌離別門徒時,所說的是什麼呢?豈不是一大段安慰的話麼?(約翰十四至十七章)(注意十四之一及十七之二十六)這是第二件所當注意的。末了就是囑咐,在英文為Charged這有訓誨或命令之意,如此說來,即是負責及有權能之意。因為為父親的,向他的兒女負有責任,他不能不命令他們行所當行之事。所以保羅向提多說:這些事你要講明勸戒人,用各等權柄責備人。(二之十五)然而傳道人責備人所用的權柄是什麼?豈不是他的善行與聖靈的感力麼?這是第三件所當注意的。

有此三者,然後能叫信徒行事對得起那召你們進他國得他榮耀的上帝。(二之十二)許多信徒行事不能對得起那召他們的上帝,就是我們傳道人先自失卻了嚴父之責。雅各說不要多人作師,因為要受更重的判斷。(三之一)希伯來書說:我們當要為人的靈魂儆醒,好像那將來交賑的人(十三之七)箴言說:你要用杖打他(孩童),就可以救他的靈魂,免下陰間。(二十三之十四)許多信徒,仍然要下地獄,是因傳道少了責備呀!

(五)有真切的愛心(二之八,九,三之一,五,八,十)

論到保羅向於信徒的心志,最要就是本層所論「他的愛心。」保羅向信徒的愛心到何程度呢?請看他的話說:我們是這樣愛你們,不但願意將上帝的福音給你們,連自己的性命也願意給你們,因你們是我們所疼愛的!(二之八)今日任主聖工的,都能將福音給人,但是可能將性命一同願意給人麼?試看由耶穌以至使徒,都是如此決心的去作工,所以他們的工作,能有完滿的效果;以致遺留永久的良範給我後代之人!然而今日為何有許多地方尚未聞福音,為何許多人聽了福音仍不受感呢?豈不是由於我們傳道人愛自己或己的性命,多過愛主及失亡的人麼?凡事能存著流血捨命的精神去做的,莫不成功!中國今日的教會,就是在欠缺一班敢死而能突入火線的戰士,戰機急迫,敵勢兇猛,主耶穌已流血為我們之先導,我儕當如何呢?

而且人生滿足的喜樂,也是由這絕大的犧牲中的得來。可說愈肯犧牲的人,他的成功必多因此,他的喜樂也必愈多。此理在本書也就證明了出來。保羅等既遭逼迫而要離開帖撒羅尼迦去到雅典,(徒十七之十四)當此惡劣環境之中,他為著帖城信徒的原故,願意獨留雅典,(三之一)以免信徒受誘,勞苦歸於徒然;(三之五)這豈不是愛主的教會與信徒,遇於愛自己的一個明證麼?然後由提摩太的回報,知道帖人的信心與愛心仍然存留而長進,又常常記念他們,切切想見他們,因此保羅就得了安慰。(三之六,七)如此的安慰,就是由他的捨己而得來的。保羅不特因愛信徒而甘捨性命,並且他看信徒的靈命,還重過他自己肉身的生命。他說:「你們若靠主站立得穩,我們就活了,(三之八)因此他要晝夜切切的祈求,要見他們的面,補滿他信的不足。(三之十)」

(六)有高尚的目的(三之十二十三)

保羅為什麼差不多作了二十餘年的工夫,已建立了許多的教會;基督福音已由他自耶路撒冷直傳到了以利哩古,(羅馬十五之十九)就是已傳遍了歐亞兩洲,他自己還不以為是己經得著,仍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呢?(腓三之十三,十四)這就是保羅心志的高超,所以他對於這個我們以為很完美的帖撒羅尼迦教會,仍是切望他們的愛心能以增長充足,心裏堅固,成為聖潔,到主來的時候,無可責備。他所作的工,不在求人的稱讚,或今世的賞賜;乃求在主臨之日,顯為完全,無可責備。保羅具此高尚的目的,所以他必要存真誠的心,作真誠的工,不是要敷衍人,乃要求悅主。他知主臨之日必大試各人的工程,故此他要切勸人謹慎的建造,免受虧損。(哥前三之十至十五)他既具此高尚目的,信徒也就進前成聖。由此使我們想到今日主會之不完美,信徒靈性之卑下,又不能不自責我們領袖們的希望太平常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