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六講 至終的話

後書第三段 主再臨與信徒之善工(後書二十之十三至三之十八)分四

(一)勸勉 (二)命令 (三)禁戒 (四)請求

第一:勸勉 分三

(1)當增進愛心 (2)勉勵行道 (3)安靜作工

(1)當增進愛心(前書三之十二,四之九,十後書三之五)

帖會信徒的愛心,本是非常,他們能因愛而勞苦,(前一之三)也作了馬其頓和亞該亞所有信主之人的榜樣。(前一之七)隨後他們遭了患難,然而他們的愛心仍未改變,(前三之六)因為他們的愛心是蒙了上帝的教訓的。(前四之九)如此有愛心的教會,也應滿足保羅的心了;但保羅不敢以此自足,仍切切的勸勉他們說:『要更加勉勵』。(前四之十)希望他們彼此相愛的心,並愛眾的心,都能增長充足。(前三之十二)至終為他們禱告說:『願主引導你們的心,叫你們愛上帝,並學基督的忍耐。』(三之五)

保羅為何再三注意於帖人的愛呢?因為耶穌說:在世末之時,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漸漸冷淡了。(馬太二十四之十二)試看那關後代教會的預言,教會第一所失去的就是『愛』。(啟二之四)蓋凡教會與信徒失去愛心,猶如無鋒刃的刀,無油的燈,徒具外貌,究無實益。由此吾人當要勉力追求愛心,使之與日俱長。彼得說:我們若能在此充足,就必使我們在認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上,不至於閒懶不結果子了。(後一之八)試看首一時代之以弗所教會,失了愛心,終至百弊叢生,以至於老底嘉之代為主所吐棄,教會亦拒主於門外,即今之世代了;我儕豈可不遵保羅的勸勉,竭力追求愛心麼?

(2)勉勵行道(前四之一二之十五西二之六七)

論到勸勉信徒遵行主道之事,你看保羅是何等的懇切,他要靠主耶穌謙心的祈求他們。我們試想一想今日教會的教牧,對於信徒的錯失,多是在講臺上高聲昂首的斥責,故不能收美滿的效果。試看主耶穌為我們所立的模範,乃是低首俯身,方能洗去門徒足下之污。保羅說:我求我勸你們,既然受了我們的教訓,知道該怎樣行,可以討上帝的喜悅。(前四之一)由此可知得上帝喜悅的,不是聽道,乃是行道呀!所以保羅又說:弟兄們,你們要站立得穩,凡所領的教訓,不拘是我口傳的,是信上寫的,都要堅守。(二之十五)今日教會之欠缺,不在講演之少,乃在信徒之不遵行與堅守,惟接受基督而遵行之人,乃能生根建造,信心堅固。(西二之六,七)保羅故此切勸他們,要照現在所行的,更加勉勵!(前四之一)

(3)安靜作工(前四之十一十二又三之六至十五)

這是一段中國教會亟須的教訓,中國信徒倚賴教會,為教會之寄生虫,所以「飯桶」二字,差不多成了通用的名詞。試看世人向吾人查道,所用的第一句問話:就是說信教有飯喫麼?這本是世人肉身的觀念太重但亦因他們看不出信教的人有何好處,只見信徒,常是為著己身利益而去信道,故有此錯誤。

因此保羅勸勉帖會信徒,要立志作安靜人,(切勿妄想妄求),辦自己的事,親手作工;(前四之十一)因為在他們中間,有人不按規矩而行,甚麼工都不作,反倒專管閒事;(後三之十一)是以教會中的是非,日以加多了。因此保羅簡直的說: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喫飯!(三之十)深望教會的領袖諸君:多施如此的教訓,教會自可自立,世人的懷疑,也可因此解釋多少。

第二:命令 分四

1.完全成聖 2.常常喜樂 3.不住的禱告 4.凡事謝恩

看保羅勸勉信徒言語的份量,是分別得很清楚的;他決不敢將自己的意思,當作上帝的旨意或命令,強使信徒遵守。在哥林多前書第七章中分的最為清楚;是他的意思,就明說是他的意思;(十二節二十五節)是感於聖靈而說的,他也明說如此。(四十節)今在所提出的這四件事情,他明說是主的旨意,主的命令,信徒應當盡力遵守,如同不可殺人不可……那一切的誡命是同一重要的。

(1)完全成聖(前四之三):有人以為肉身成聖,是不可能,或不一定之事,可隨意行之;能成聖潔固好,即或不能,亦為無罪,故將信徒成聖一事,視為例外,而不求普遍於教會之中,這就是使教會無力,或不進前之一大原因。弟兄們:切勿疑慮此道,如此為肉身不可能之事,而保羅又以之為主旨勸勉信徒,命之遵行毋違,那豈不是主使信徒行所不能行,致使信徒皆陷於罪中麼?但耶穌曾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十一之三十)今此成聖之道既由於主旨,其亦必為容易輕省的事。因為成聖,並不說要信徒憑己力做出一切的聖行,但聖經已經清楚告訴我們說:賜平安的上帝,親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又願你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穌基督降臨的時候,完全無可指摘。(前五之二十三)由此可知,成聖乃主上帝親自在我們身上所要做成之事,保羅且已明說:那召你們的本是信實的,他必成就這事(廿四節)我們惟要獻己給主,求主做成此工,(羅六之十三,十四又十十二之一,二)且憑信心接納就是了。(弗二之十)

(2)常常喜樂(前五之十六):常常就是說無論何時,皆當如此。例如保羅在腓立比監中,受了無端的責打與恥辱,以常人之情,應當悲歎怨恨;但他仍要喜樂;因其能於不能喜樂之時而喜樂,故能震動地基,而使監門立開,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參看徒十六之二十二至三十四特看二十六)卒使禁卒全家信主!(三十四節)此就是由常常喜樂而有特別效果的一個憑證!然而如此出於人情之事,主今以命令出之,並不是要我們強力去行,乃由聖靈在於我們的心中,自然流露出來的。例如使徒們被公會鞭打之時,他們心裏歡喜,因被算是配為這名受辱。(徒五章之四十一)故此在本節聖經中有一語,所當注意的,就是說: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五之十八)凡人所不能為的,在於主耶穌之內,便能如此。

(3)不住的禱告(五之十七):這不是在形勢,乃在心意與精神上說的。有人竟日停工祈禱,如他的心仍非完全向主,或仍不算為祈禱。今試將詩人的幾句話來解釋一下:

1.(詩一之二)說,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晝夜思想主耶和華和律法,思念聖經,這就是最好不過,而至蒙主悅納的一種至善至美不住的祈禱法(四之四)

2.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至搖動。(詩十六之八)有人祈禱,言語雖多,而無敬虔之心,不過視上帝如木偶,反膽敢在主前直說誑話這可算祈禱麼?然而能覺主耶和華之為生活有能力之神,常將主擺在面前,雖不開聲,仍為祈禱;由此即得主之幫助,而不至動搖。

3.(詩十七之十五)至於我,我必在義中見你的面,我醒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像,就心滿意足了!這豈不是說:夢寐之間仍不忘主嗎?

凡能如此存心向主之人,堪當稱為不住的祈禱了。

(4)要凡事感謝(十八節):

「凡事感謝,」字雖是四個,但實行起來,實不容易。然而這是主的旨意,雖艱難仍是要遵行的。今試一思想,實行此訓,究竟有何關係,有何益處呢?

論到關係,第一:就是悅服主旨。因為我們既公認上帝是全能全愛的,我們又為他的子女,他所愛的人,凡我們所遭遇的,無不在主旨之中,故當凡事因主耶穌而感謝,約伯的經歷,可為此理的實例,可惜許多信徒看不透一切事情的真來歷,及其狀況;若然,自必不難凡事感謝而悅服主之美旨了。所羅門說: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傳三之十一)

保羅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八之二十八)所以惟有全心篤信上帝,真心愛主之人,方能賴主耶穌,而凡事感謝,隨時樂觀。

論到益處,今僅舉其一二。

第一,是歸榮主,

第二,是安慰己亦安慰人。

你看在約伯那一幕中,魔鬼最想得著的,就是約伯一句怨歎的話;但約伯能感謝主,魔鬼算是大失敗了。感謝不特是擊敗魔鬼的惟一利器,亦是戰勝一切逆境,得一出路的惟一良法,惟是憂愁的人,乃是掘阱自陷,憂愁愈多,逆境的壓迫愈甚,終至絕望而犯罪,以致陷入魔鬼的網羅!約伯自詛生辰以後的一段經歷,就是由於停止了他的讚美與感謝!

吾人應當記著,以上四事,不是人的教訓,乃是神的命令;要我們顯著在日常生活之中的,我們遵行的程度如何呢?當一自省!

第三:禁戒

1.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前五之十九)

2.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前五之二十)

3.要禁戒一切的惡事(前五之廿一,廿二)

1.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前五之十九)

聖靈稱上帝之靈,亦稱基督之靈;因他就是代表上帝與耶穌而訓導世人的。所以耶穌特意警告世人說: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十二之三十二)因為聖靈降於耶穌釘十字架之後。那就是上帝救世之法中最末的一個方法;人若不聽從聖靈的指導,實是無法可救了。

我們今試觀銷滅聖靈感動的關係,是何等的重大!

第一:要看遵星指引去尋耶穌的博士,他們丟棄了星的指導,到耶路撒冷去問人;但因他們那一問,致使伯利恒二歲以下的孩子,都被殺了!這就是離棄主靈的指導,遺禍於人的一個鑑戒。(太二章)

第二:看腓利之傳道於太監,聖靈明說:指引腓利所行的那條路,是曠野;照人意說來,絕對是無機會的:然而他不敢銷滅聖靈之感動,遵命去了,便得傳道於那太監而救那一國的人。弟兄們:我們可覺銷滅聖靈感動有這等重大的關係麼?(徒八之二十六至三十九)如此銷滅聖靈的感動,所當受的審判,有誰承擔得起呢?

第三:看保羅,因為他能不違背從天上來的異象,(徒二十六之十九)故能為主為教會建此大功;他能遵從聖靈的禁止,故得見馬其頓人的異象,聽聞馬其頓人的呼求,使世界傳道之門,由彼而開。(徒十六之六至十)我深覺凡蒙主選召之人,皆有為主建立大功之可能,惟因多人不肯全心遵從聖靈之感動,以致失卻了莫大之機會,這是何等可惜的事呢?

2.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前五之二十)

先知兩字,本作傳言者,(施約瑟文譯本出七之一,二:)意即代替上帝傳言之人。先知所講論的,非出於私意,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上帝的話來,(彼後一之二十一)所以希伯來書有一節說:那藉天使所傳的話既是確定的,凡干犯悖逆的都受了該受的報應,我們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這救恩起先是主親自講的後來是聽見的人給我們證實了(來二之二,三)主說:你們這輕慢的人,要觀看要驚奇,要滅亡。(徒十三之四十一)

這樣看來,藐視先知講道的結果,就是不能逃罪,終至滅亡。所以在本書,保羅說到那聽從魔鬼沉淪的人,就因他們不領受愛真理的心,使他們得救,故此上帝就給他們一個生發錯誤的心,叫他們信從虛謊,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愛不義的人,都被定罪。(後二之十,至十二)因為先知講道,也是上帝救世惟一的方法,如同『聖靈的感動一樣』。若無先知講道,聖靈何由感動呢?如在(羅十之十四十五說: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世人之得救,全在乎有人奉差遣而傳道;故此他終結說: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十之十五)保羅曾又對哥林多信徒說:你們要追求愛,也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羨慕的,是作先知講道。(前十四之一)在那一章中,保羅很幾次的提到講道的重要,深望教會的信徒,多人在此主將降臨而福音又未廣傳之時,能深知世人之淪亡與得救,全繫於其身;而興起追慕先知講道的恩賜,教會即由之奮興,我儕當為注意。

主莊稼之主耶穌基督歟:求你在你教會中,興起先知,又從信徒少年人中,興起拿細珥人,阿們!(摩二之十一)

背逆上主,抗拒聖靈,藐視先知講道之信徒歟:請看以色列選民的經歷,聖經說:耶和華他們列祖的上帝,因為愛惜自己的民,和他的居所,從早起來差遣使者去警戒他們,他們卻嬉笑上帝的使者,藐視他的言語,譏誚他的先知,以致耶和華的忿怒,向他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代下三十六之十五,十六)汝之教會,為上帝無法可救之教會麼?你為無法可救之信徒麼?聖靈所藉先知之口,傳達之言,你切不可以之為不合時代的潮流,不合一己的意思,不合會眾的心理,惟當明辦主旨,竭力遵從!(參看提後四之二至四)

背逆上主,抗拒聖靈,藐視先知講道之世人歟!主說:在悅納的時候,我應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看哪!現在正是悅納的時候,現在正是拯救的日子。(哥後六之二)總要趁著還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勸,免得你們中間有人被罪迷惑,心裏就剛硬了(來三之十三)以致淪亡。世人歟:主已將此救恩白施於汝,將此救法,已明白指示給你;你又為何藐視先知的講道,拋棄主恩自尋死亡呢?

要禁戒一切的惡事(二十二)

我們每日在世所遇之事,不外「善」「惡」兩端;所以信徒凡事皆當察驗,不可忽略。凡屬美善的,即要持守;凡屬罪惡的,即當禁戒。在文理譯本本節,作「凡類於惡者悉戒之」。此話與官譯有別,其即一事雖未明顯為惡,但僅類於惡,未能一時鑑別者,亦當禁戒。此為傾慕聖潔之人,所當行的途徑。多人陷於罪魔之網,皆由於不遵此命令而行。

魔鬼引人犯罪,必不以顯明為罪之事,使人去聽從他。但他常以表面美善,而內容終底實為惡毒的,去陷害人。所以吾人行事,若未詳察明辦,確知其為主旨而冒昧去行的,常必因此失敗。例如魔鬼之引誘夏娃,及引誘耶穌;以表面看來,何常為惡,反或見魔鬼的美意,實則他要藉此引人到一犯罪離棄上帝的地位。由此進一步說來,如表面已顯著實屬於惡之事,豈不更當即時禁戒不行麼?凡到此不知止步,仍冒險前進之人,無論他的地位與資格如何,亦可陷於永劫不回之境。試看巴蘭,他已明知主不喜悅他接受巴勒的聘請,去咒詛以色列人,他還是一再的祈求主,又延留巴勒的使者,故他犯罪,以至失喪一己的生命,(民二十二章又三十一之八)又如大衛,其目看所不當看,不能禁戒類於惡之事,以致禍起家庭,幾遭亡國之慘。(母下十一之二至五又十二之十一,十二,)

現代的青年信徒,多不以禁戒類惡之事為意,以為力可勝之;實不知魔鬼之殺人心靈,害人肉身,不必定得人的全身心,然後能為之;若他可得人之一目一足,或聽他一言,皆足以致人於死地。(創二之一,二,)青年之信徒歟:當警戒,勿給魔鬼留地步,當禁戒類於惡之事!

第四:請求

代我們祈禱──為主道祈禱(後三之一)

保羅已教訓帖人許多的道理,至終他請求帖人為他祈禱──祈禱何事呢?仍是為著主道。所以他說:好叫主的道理,快快行開,得著榮耀,正如在你們中間一樣。(後三之一)我常思想今日中國教會,因何不能使主道快快行開,而且得著榮耀呢?就是在欠缺了會眾中信徒代禱之力,若想得此效果,總要先求主在教會中興起多多祈禱的器具!

再想(一樣)兩字,那正顯明保羅的心,是何等的公道廣闊,眾教會皆完全聖潔如帖會一樣,那正是他的目的。他不同今日多數教會領袖們的思想,總是望別人居於第二,已居第一。若人無有冀望他人如己或勝己的目的,怎能為別人如此祈禱呢?兄弟們:主的教會在中國不能奮興,豈不是在於領袖與信徒無廣闊代人祈禱的心志麼?

主臨近了,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徒六之四)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