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三、完全奉獻

趙君影牧師

聖靈充滿,即靈力的充滿,靈力充滿之後,不是給我們自己所使用,乃是給聖靈所使用。所以我們必須順從這種靈力,讓聖靈完全在我們心中作主,作王。我們有一完全順服的心,然後方能得聖靈充滿。

路加一章十五節說:「他(施洗約翰)在主面前將要為大,淡酒濃酒都不喝,從母腹裏就被聖靈充滿。」約翰五章卅五節:「約翰是點著的明燈。」施洗約翰是被聖靈充滿的人,他大有能力,為主作大工。他被聖靈充滿的秘訣在那裡呢?聖經說他淡酒濃酒都不喝,他和撒母耳先知一樣,是個拿細耳人,不薙髮,終身歸與耶和華,換言之,他是一個完全奉獻順服的人,故能被聖靈充滿。我們看施洗約翰的一生,可知聖靈充滿的第三個條件──完全奉獻的重要。

聖經說他是點著的明燈,是點著的,是發光的,如一蠟燭,一面燒著,一面發光。燒著是指自我犧牲,自我毀滅,如此,才能發光。不斷的犧牲自己,毀滅自己,則不斷發光,什麼時候犧牲完,毀滅盡,什麼時候他的光才停止。

我們把奉獻的燒著,我們所奉獻的才能發出光輝來。

約翰在少年時,居於曠野,漸漸長大,長大後,離開家庭,父母,親戚,在神前完全奉獻。他從小便奉獻,丟棄了前途,犧牲了學業,及地位,名份,……他本可以承繼父親職份,而為祭司,但他從小奉獻與神,這一切都不放在眼內。

有一部書描寫約翰少年時的光景,說他早歲喪失父母,他決心逃到曠野去,朋友親戚前來勸阻他,對他說:你這樣做是沒有前途,沒有人生幸福的!在家裡卻有書讀,可享受高尚的生活,長大後可望封立為祭司。你年紀尚輕,前途無量,你可以建立很大的事業,功勳,……為什麼要離開家庭,跑到曠野無人之境那裏去呢?但約翰回答他們說:我從小便做拿細耳人,我已奉獻,不能收回。於是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家庭,與朋友親戚們說聲再會,便獨個兒跑到曠野裡去了。從前亞伯拉罕也是如此,上帝叫他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亞伯拉罕也完全順服,照著上帝所吩咐的去了。

說到奉獻這件,許多人便覺困難了,我們能把這些都奉獻麼?但不奉獻,便不能得聖靈充滿。上帝不必同樣的叫我們如亞伯拉罕施洗約翰一般離開家庭,離開香港,離開你的事業,不過我們要知道我們的一切都是上帝的,上帝要我們無論離開什麼,拋棄什麼,我們都得願意。

我的父親,從前也不願意我去做傳道,有一天,他到我家裡來,那時我剛佈道回來,我叫他,他不應,一會兒,他才說:你還配叫我做父親麼?我叫你不可做傳道,你偏去做,你不配做我的兒子了。我說:你平生最尊崇孔子,孔子有言,大丈夫當立德立功立言,我不能立功,立言,我可以立德。父親說:你立德沒有飯吃,有什麼用?你若真的去傳道,你搭車,我臥在車軌上,你搭船,我跟著去跳海,我看你傳道去成不成,我說:我還有一位天父:我亦當聽從天父的話,天父叫我去傳道,我是不能違命的。我父親就拿刀來殺我,幸有友人從旁勸阻,他還暴怒如雷,亂叫亂跳,他很胖,叫跳起來,很吃力。其後我的弟弟來了,苦勸他,和他回去。其後,我的父親在逝世前寫信對我說:我現在很歡喜你做傳道工夫了。可惜我從前因不明道而阻止你傳道,你現在可忠心傳道,不要後顧。……

我們當把一切地位金錢事業……完全奉獻在神的祭壇前,如蠟燭燒了,才能發出光來。

施洗約翰在曠野身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吃的是蝗蟲野蜜,我們現在傳道,吃的穿的住的都比約翰為好,難怪我們的能力不及約翰了。我不是提倡刻苦主義,說非刻苦不能上天堂,我的意思,是說我們不當貪愛世上的虛榮富貴和享受。我們看現代的人,有的還要更有,享受的還要再享受,我們的肚腹已給魚肉等充滿,腦海已給物質充滿,還能被聖靈充滿麼?

我常見有人替耶穌繪像,繪的是面紅紅面團團的,你以為耶穌的臉是這樣麼?以賽亞五十三章廿三節說:「他在耶和華面前生長如嫩芽,像根出於乾地,他無佳形美容,我們看見他的時候,也無美貌使我們羨慕他?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他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他。」以賽亞先知為我們刻畫的耶穌真像,和我們所想像的紅光滿臉,有天淵之別。他生在木匠之家,沒有睡覺的地方,他過著很窮苦的生活,他忙得不可開交,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所以他的身體,頗為衰弱,在釘十字架時,兩個強盜捱了很久才死去,惟耶穌不多時便斷氣了,耶穌身體不夠強健,可見一斑。聖經說他「心如蠟化」他有心病,故很容易死去。耶穌三十幾歲,人們以為他是五十多歲的人,他面目憔悴,形容蒼老。

不久之前,有人對我說:趙牧師,我看你最多不過卅八歲罷?我聽了,心很快樂,也有人說我有五十多歲,聽了我不很高興,因我只有四十多歲。本來應該高興,主耶穌不是有人說他已五十多歲嗎?

施洗約翰的衣食住行,是那麼簡單樸素,倘我們不肯付出相當犧牲代價,不肯把精神放在物質的享受上,我們怎能得聖靈充滿?如洪水時代的人,飲食嫁娶只求享樂,不顧道德公義,如此行為,性命尚且不保,還想望聖靈充滿嗎?這是永不可能的。

約翰出身傳道,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他一宣傳,便震動了整個耶路撒冷城,及猶太全地,許多人都出來親就他,領受他的洗禮。幾天之內,約翰的聲名,轟動了全國,吸引了各階層的人都來親就他。

約翰的禮拜堂最大,以整個曠野為他的禮拜堂,他的洗禮池也最大,以約但河為他的洗禮池。講台也夠宏偉,以山為他的講台。教友也是多,全國的人,幾乎都做了他的教友。……他的風頭起勁了不久之後,有一人來了,他自承替他解鞋帶也不配。不久,那人「搶」了他的禮拜堂,洗池,教友……應當如何反對他,拒絕他,……但他並不這樣做。猶太人從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約翰那裏,問他說:你是誰?他就明說,並不隱瞞,我不是基督,他們又問他說:這樣你是誰呢?是以利亞麼?他說:我不是。是那先知麼?他回答說:我不是。於是他們說:你到底是誰?他說:我就是那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修直主的道路,正如以賽亞先知所說的。他們又問他說: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亞,也不是那先知,為什麼施洗呢?約翰回答說: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們中間,是你們不認識的,就是那在我以後來的,我給他解鞋帶,也不配。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他卻要用聖靈給你們施洗。約翰將一切榮耀,地位……雙手奉獻於耶穌,自己一點也不懊悔。結果,他自己的門徒,有許多跟從耶穌去了,或說:約翰真是傻瓜,為甚麼不爭點氣,與耶穌較一日的短長呢?但他說:他必盛,我必衰,何必爭長論短呢?我一切一切都是耶穌的,都是為耶穌的。這種犧牲,這種奉獻,真令人佩服之至。

我作個小見證,我從前病了許多時間,臥床而不能起,在病中有一位西姊妹常來探我,幫助我,她年紀已老,在一九三九年她自己病倒在上海,我也去探視她,見她咀斜目歪,異常軟弱,我問她病狀如何?她說:你可為我祈禱求神,快接我回去,否則求神快醫愈我,給我快些回到鄉間去,幫助鄉間一般老婦人,我說:你可以在床上為我們中國青年人祈禱,使他們早日歸主,這種工作,是很有價值的,你一生為主作工,救了許多人,也救了我,將來,我必為你作一傳記,把你一生愛主愛人的種種事實寫出來,以鼓勵後輩。她聽見我的話,兩眼一直望住我,流淚對我說:你怎麼好使這垂死的人去偷取上帝的榮耀呢?你必不可這樣做,我當即答充她,故我至今還未敢為她作傳記。她逝世之後,我拿花放在她的墓前,那時,我受了很大的感動,默禱主說:求主使我一生效法那位姊妹,走十字架的路,奉獻一切與主,犧牲一切為主。

施洗約翰後來因為責備希律的罪,給他拿住鎖在監裏,最後希律也打發人去,在監裡斬了約翰,把頭放在盤子裡。忠心為主的人,結局如此。三十多歲的青年,不死在家裏床上,乃死在監裏,把性命也犧牲了。約翰的工作完了,上帝把他接去了,這就是奉獻,這就是犧牲。

我們要為主而活,為主而死,生死都在主的手中。多人很願為主而活,少人甘願為主而死。撒母耳時代那兩隻拖乘約櫃新車的母牛,給我們一個很有意義的啟示。那雙母牛是從來未作過工及未負過軛的,一旦要牠套在車上,一直拖到伯示麥人約書亞的田間。照理,牠拖到目的地,可以釋放牠回去,那知不然,後來還要將那兩隻母牛殺了,獻給耶和華為燔祭。牠們做成了上帝的工夫,所謂大功告成之後,還要犧牲,骨成灰燼,這教訓我們一生都要為上帝,不要為自己,若是上帝的旨意,即使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如此,才可以得聖靈充滿。

許多人以為被聖靈充滿,乃是為自己的益處,其實不然,被聖靈充滿,全然為上帝的益處。

我們抱著世界的觀念,物質,享受,事事以「我」為前提,以「我」為依歸,則聖靈永不能充滿我們。我們不可忘記,當捨了自己,如蠟燭之銷化,然後可能發光。

今日誰羨慕約翰,誰就不能忘記約翰之所以能被聖靈充滿,是由于他的犧牲自己,奉獻自己,你肯走約翰的道路麼?你的生活──衣食住行──簡單樸素,你願意如此麼?你肯背上他的十字架麼?若能的話,你便可以如約翰一樣被聖靈所充滿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