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一、奇妙的道

趙君影牧師

經文:哥林多前書十二章卅一至十三章三節

哥林多前書十三章,是聖經中一篇著名的傑作,把「愛」的真理,描寫得很詳盡,但要了解全章的精意,就必須讀十二章卅一節「你們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下面繼續由十三章一節起,開始講述這奇妙的道。

(一節)「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相信大家都很羨慕萬國的方言,和天使的話語,但保羅說,若果沒有愛,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五旬節時期的教會,有一天忽然各人說出各國的言語,當時耶路撒冷有世界各國的人,到來守節(徒二章九至十節)聽見他們用各種的鄉談說話,非常驚異,今日我國的方言,分國語,粵語,閩語,苗,夷,台……等言語,世界各國又各有他們的說話,如果有一個人,有這方言的恩賜,甚麼言語,都能流利的說出,連天使的言語,也都知曉,那真是值得羨慕的了。

我到了香港半年,只學會了兩句廣東話,假若我能說天上和地上所有的方言,何等美妙,在剛信主的時候,我就很想說方言,不是「謊言」,聽見別人日夜追求,說出「得得得……」的聲音,他們說,要得聖靈充滿,必須能說方言,所以我也懇切追求,但神卻不將這恩賜給我,有一次,在神學院有幾個學生,能說方言,竟然說院長不屬靈,感謝神,不叫我說方言,到現在也不會講,保羅說: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一個能說萬人方言和天使話語的人,他可能沒有愛,不過是鳴鑼響鈸,機械,空洞,沒有靈魂,一種響聲而已,有一個人到處說方言,表示屬靈,有本領,但心思言行,比較不會說的更壞,這簡直不是說方言,這「得得得……」的聲音,正像殺人的機關槍而已,請注意。「若沒有愛,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二節)「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一個偉大的人物,在神面前有多少地位,就是以他所有的恩賜和本事為標準,在教會中所著重的,是會講道,有先知講道之能,但保羅說,若沒有愛,就算不得甚麼,會講道,可能有愛,可能無愛,只會講而沒有愛,就算不得甚麼,英文聖經的詞句更有力,沒有愛就「不是甚麼」,簡直不是甚麼人物。

記得在我初信主的時候,有一位很屬靈的朋友,鼓勵我獻身傳道,但我推辭,因為我的口才不好,在童年七歲的時候,說話仍是「結巴」,所以我只願寫寫文字,或者別人講道,我作招待就算了,他見我不肯,有一次竟然在禮拜堂,宣佈我講道,事前沒有徵求我的同意,我的心很著急,他勸我多祈禱,多預備,於是打開聖經找題目,用馬利亞香膏膏主那一段事實,預備一篇論犧牲,奉獻的講章,背熟練習,到了禮拜日,天下大雪,人人穿起棉袍,非常寒冷,但我一登講台,面紅耳熱,滿頭大汗,講章又看不清楚,不知講些甚麼,不到一刻鐘,就跑下台,決意以後再不講道,因沒有流利的口才。

奮興佈道家司布真,口才好像銀河倒瀉一般,動聽流利但要注意,若沒有愛,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算不得甚麼神所看重的是愛,我今日能為主傳道,完全是神的恩惠,祂的愛真是奇妙,我們不要像戲子一般的上台有一種面孔,下台又另一種生活,人是看外貌,耶和華看內心,沒有真正的愛,算不得甚麼。

(二節)「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今日的教會,以一個能明白奧秘,富有知識的人為大人物,但亦可能有愛,可能無愛,「沒有愛就算不得甚麼。」

有人問我,「你是那一個神學院畢業」?答,聖經院,函授學校,靈修院我都未經歷過,只入過療養院三年TB畢業,在那時期明白聖經,假若神加我工作的年數,我也羨慕明白一切真理的奧秘。

在信主的初期,研究聖經的心,非常熱切,日夜不睡,查考,但以理,啟示錄,撒加利亞各書的預言,什麼,七十個七,前三年半後三年半,各樣奧秘,有一天發現一個新題目,甚至快樂歡呼,忽然內子進來,說我不是為靈交而讀經,乃是為想增多知識,果然不久自覺靈性枯乾,講道沒有勇氣,聖靈不同在,祈禱沒有能力,因為把聖經好像物理化學地理一樣的研究,只尋求客觀的真理,保羅說:知識進步,令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所以我們需要聖經知識,但更需要愛,聖靈,作生命能力的後盾,否則只是明白,也是枯乾,神不能使用你,許多神學生,把自己捆在知識的圈中,和神隔絕,四年神學變成四個階段,一熱,二溫,三冷,求了知識,而把愛神愛人的心凍結了,光是自己追求甚麼奧秘,須要各樣知識,但沒有愛,就算不得甚麼,不算希奇,毫不足道,一無所有,明白了奧秘卻沒有愛,算不得甚麼。

「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這是信心的生活,記得在我初得救時,有一段追求信心的生活,特別是指在經濟方面,告訴神預備一切的需要,我參考了一般名人傳記,不靠人專靠神,有一次家用非常乏缺,只剩兩毛錢,換了六十個銅元,早晚食粥,買一二銅元咸菜作,於是試探來了,向朋友寫信,暗示問借,閉門祈禱,跪著大聲祈禱,給女傳道也聽見了。兩個禮拜以後,銅元已經用完,在最後的關頭,神才為我預備,接到郵寄一張匯票,我拿在手中發抖,大聲的感識神,原來這位寄款的弟兄由揚州到鎮江去赴培靈會,出門的時候,他心中很不平安,立刻寫信叫太太寄錢給我。但他太太說,在未接信以前,也蒙主感動,已先把錢寄來,真是奇妙,感識主。「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在一九三四年至一九四九年中,神真是豐富信實,許多人樂意供給一切工作的需要,這是信心的道路,但若沒有愛,尤其是沒有愛人靈魂的愛,就算不得甚麼?信心的另一方面就是有超奇的恩賜,醫病趕鬼。我見別人有這樣的恩賜,我也曾羨慕而追求,曾為一個垂危的小孩子祈禱,結果還是死了。感謝神不把這恩賜給我,因為有一棵芥菜種的信心,就可以把香港的太平山,移到星加城去,那時報紙一定大字登載,趙某人有移山倒海的能力了。這種恩賜,必須有愛,才值得佩服,否則有甚麼希奇,魔鬼也有這能力,埃及的術士,行邪術的,都可以行神蹟,「沒有愛就算不得甚麼。」

(三節)「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一個肯大量賙濟和捐助的人,未必就有愛心,惟有樂意遵照神旨,盡量的追求愛心的人,才值得重視:

在貴陽的一間教會,有二百幾信徒,聖靈的工作很顯著,常時有人悔改。有一次懇求聖靈充滿,各人都流淚切禱,當時有一位和尚聽道,也受了感動,祈禱認罪,起立作見證願意信從救主,我的心很高興,以為領了一個和尚信道,難能可貴,後來他說,要悔改還俗,但一身僧衣,請設法幫忙買一件棉衣,當時我正有兩件棉袍,立刻送他一件,不料這和尚,一去不回,毫無音信,以後聽人說,他是個騙子,騙了我的棉袍,心中很不痛快,但靜默一想,為甚麼要難過呢?已經定意送給了,還有反悔的嗎?愛心不是「另有作用」,求利求名求地位,傳道不講是方法,弄手段,否則這樣的賙濟,完全與你無益。

「又捨己身叫人焚燒」。不只捨財,而且有殉道精神,挺身而出,犧牲捨己,不過有多少人,在殉道的時候,也另有作用,或只是一部份為主,不是完全的愛主愛人,那麼,雖然犧牲性命,也徒然無益,保羅說:「你們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

愛──勝過一切的恩賜,是最奇妙之道,需要在我們的生活上表現,惟願大家心中充滿神的愛,在生活上完全榮耀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