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二、永在的父(大兒子與小兒子)

趙世光牧師

經文:路加十五章廿八至卅二節

(短歌)

父親啊,父親啊,
    我向你認罪,
  我得罪了我的天父,
    也得罪了你。(歸家吧,調)

在路加十五章內,記載三個比喻。

(一)一百隻羊失卻一隻。

(二)十塊銀子失卻一塊。兩比喻表示罪人悔改,天上有快樂。

(三)浪子回頭,平常講都是注重小兒子,現在所講乃兩方面同時注意,就是大兒子和小兒子。

在浪子快要回到家的時候,心中已定規要說認罪的話,「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十八,十九節)但慈祥的父親,一見這兒子,跑去抱著他的頸項,在他未認罪的時候,已經赦免了他,而且連連與他親嘴。原來這一個比喻,並不同上兩個比喻,論罪人悔改,乃是對信徒講的,論一個退後的基督從回轉,在靈性冷淡遠離神的時候,再復興轉回,到主面前認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在這裏我們要注意的一點,就是主耶穌所講的比喻,其中有一個秘訣,就是要找到耶穌基督在這比喻中的地位,因在每一比喻中,主都站在一個重要的位置,而且很清楚的顯明,在本章三比喻中,第一個失羊的比喻,牧人就表主耶穌,第二個失錢的比喻,婦人就表主耶穌,但第三個比喻,要找出耶穌的地位,卻要用思想:許多人講浪子回頭向父親認罪,即代表罪人向神悔改,若果父親,表示天父,那麼浪子說:我得罪了天,那「天」字是指誰呢?所以父親,是指耶穌,不是指天父,得罪了天,這「天」字是表天父,又得罪了你,「你」字指耶穌,認識主真不容易,這一個比喻的要旨,是論主的愛,好像父親愛兒子,一樣的親切。

耶穌怎能代表天父呢,在以賽亞九章六節中,可以找到一個耶穌的名字,是「永在的父」,真奇妙,耶穌是永在的父,有時他預表,兄長,或朋友,這裏是預表父親,小兒子不只得罪了「父」,更得罪了「天父」,就是預表基督徒離開主,得罪了耶穌,和父神。

一個基督徒為甚麼會離棄神,因為被世界的惡力吸引,而想辦法在世界尋找快樂,不禱告讀經,也不到禮拜堂聚會,以為在教會太拘束不自由,誰知一個小孩子想自由反被綑縛,要真正的自由,只有在主裏才得著,聞說在廣州培靈奮興時候,有一個信徒去請他的朋友來聽道,但他不願意來因為怕聽了就會信,信了道就不自由,他所說的自由,乃是自由犯罪,誰知犯罪就是罪的奴僕,更受綑綁,好像澳門有賭博場,許多人賭輸錢,典當物件,甚至跳樓吊死,但參加賭博的人,仍然很多,問他們賭錢好不好,他知道不好,仍是要去,因為被魔鬼綑綁,毫不自由,好像不去就怪難為情的,沒有法子脫離,一個只能稱為教友的基督徒,到禮拜日,上午到禮拜堂,下午回家打麻將,以為也樂舒服,所謂「骨牌一響,眼目明亮」後來賭輸了,心中懊悔,甚至有人斬手指,表示戒賭,但內在的罪根未除,創傷癒後,三個朋友一拉,又再搓起來了,他被罪綑綁,沒有自由,但許多不信的人,反謂我們沒有自由,天氣這麼熱還去聚會,何不到遊樂場去玩玩呢,他們說我們造人沒有意思,我們卻可憐他們造人沒有盼望。

一個好母親,他看見小孩子拿著一把刀的時候,他一定不去搶奪,因為爭搶反轉害了小孩,她立刻去買一隻萍果,和他交換,放下了刀才要萍果,從前我們在罪惡中,好像拿著刀,會傷害人,現在嘗到主的愛,好像甜的果子,就放下罪擔而接受愛主的愛了,甜密的愛,這真是太奇妙,一個人睡得熟,睡得好,也叫造睡得香甜,沒有噩夢,沒有煩擾,甜睡在主的愛裏,一定精神爽快,親嘗主愛的奇妙,巴不得每一個遠離主的人都轉回來,主必定很寶貝的愛你。

浪子回來的時候,父親不但親咀,而且把上好的袍子給他穿上,袍子表示義袍,是聖潔的,浪子當時滿身污穢,不像一個富家之子,照樣一個遠離主的人,也不像基督徒,別人一看就知道誰是神的兒女,金戒指──表示榮耀,豐富的生活,鞋子──預表傳福音,復興以後的傳道工作,但缺少一件,就是冠冕,一個認罪悔改的基督徒,主仍然愛你,但已經失去了冠冕,所以我們中間的基督徒,我勸你千萬不要中途離開了主,以後雖然悔改蒙恩,也受大的虧損了。

希伯來一章說喜樂的冠冕,在天上永遠享快樂,現在有人在世界受苦煉,流眼淚,有一天神把他眼淚擦去,換上喜樂的冠冕,九節更說:「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就是指主耶穌,是一位快樂的主,我們將來會見他,各人頭上戴著喜樂的冠冕,心中充滿快樂,所以我們要小心,不可像浪子,失卻將來的冠冕。

這一個比喻,不單是講浪子回頭,更是叫人悔改。針對法利賽人和文士講的道理(十五章二節)「眾稅吏和罪人,都挨近耶穌,要聽他講道,法利賽人和文士,私下議論說……表示心中的不悅,所以耶穌講這比喻的注重點,不在次子,而在大兒子,就是暗指法利賽人和文士,好像大兒子一樣,攔阻別人蒙恩。

這一位父親,到底愛那一個兒子呢?請注意,小兒子離家以後,父親天天等他回來,大兒子在外面工作,在聚餐的時候,父親反不想到他,可見父親愛小兒子,比較更關心,小兒子離了父親,仍然承認自己是兒子,不過說不配而已,所以他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但大兒子又如何呢?看廿五節以下那一段,他一聽見僕人的回答,就立刻「生氣」弟弟回來了不快樂,反轉生氣,後來父親來勸他,他竟然盛怒的發言,講了一大堆話,「我服事你……」不給父親有說話的機會,他忘記了自己是兒子,這些說話是不應該兒子對父親說的,乃是僕人對主人說的口吻,而且毫無禮貌,沒有規矩,不稱呼父親,反而多次論到你你你……根本兒子地位都弄不清楚,好像有些信徒,禱告的時候,也說求主垂聽罪人的禱告,忘記自己已經蒙恩得救,是神兒子的地位,他又說「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我不知道這位大兒子有沒有朋友,他從未請人食過飯,和他造朋友,也算孤寒倒晦了,但父親對他說,「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是一個豐富的兒子,他自己一點也不知道,分不清主奴父子的關係,我們是「永在的父」的兒子,還有甚麼欠缺的呢?所以基督徒,不應該過貧窮的生活,好像老底嘉教會,貧窮赤身,因為主所有的,就是你的,所以說,買火煉的金子,就是信心,成為一個富足的信心,保羅說的很寶貴,「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的有。」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其實樣樣都有,凡是合於神旨,心中所求的,定必蒙應允,可惜大兒子忘了他的地位,多年貧窮勤力工作,未有殺過一隻羔羊,「但你這個兒子,」(卅節)沒有一點規矩,也不稱呼,若果你的兒子,對你這樣無禮貌的質問,你有甚麼反感正是父親快樂,而大兒子不快樂,這樣的兒子,增加了父親的憂愁,今日教會中大兒子太多,小兒子亦不少,希望大家不是這兩種的兒子,乃是忠誠熱烈愛主的基督徒。如果你不作大兒子,就要與父親同心,他天天等候這少年人回來,心中憂慮難過,大兒子就應該合作去找他的弟弟,安慰父親說,你在家中等我出外去尋找弟弟回來,這才是好兒子,今日耶穌也天天等候離了主的人悔改,你是否單顧自己不顧別人,不去領人歸回主那裏呢?一切的親戚朋友鄰居,都是我們「領」的對像,耶和華問該隱說:你的兄弟在那裏?他回答說,不知道,竟在神面前扯謊,今天的培靈佈道會,也盼大家同工,帶領他們回來,這是你的責任,不要以為「事不關己」,因為比方那小兒子不回來,流落在異鄉死了,乃是大兒子的罪,照樣你的親朋,若未信主而致滅亡,神也要向你討罪,所以我們要努力工作,多領人來,令父親有快樂。

在我國抗戰的期間,我在上海,有兩個妹子,一個作教員一個讀書,戰爭劇烈,他們都到了杭州去居住,不料以後該處淪陷,消息不通,我的母親天天掛心流淚,怪責我為甚麼不去領她倆回來,但交通已斷,沒有辦法,有一天剛有一隻船,要由上海至溫州,我立刻搭上到溫州,又轉汽車到裡水再到金華,去追尋她們,到了金華有路可通杭州,問一位醫生,路途的情況,他叫我等候,忽然有一架傷兵列車到站,我就爬上火車頭去,要上杭州,第一次坐不買票的車,天氣冷煤灰多,在車頂上滿臉變成黑炭,但心也快樂,以為到杭州可以找到她們,誰知前線緊急,車到半途,又退回來,正是夜半三時,又無旅館,只有在站上跑來跑去,令身體暖熱,以後忽然見一班青年是浙江大學的,我又聽錯了杭州之江大學,再問清楚說,他們已遷校到安徽省的藤溪去了,我立刻就到汽車站,沒有車搭就跑路,同伴有一個人是去參軍的,日夜同跑,路上受盡多少艱辛,困苦艱難,以後追到目的地,找到之江大學,尋到了妹子趙佈光,真是喜出望外,立刻同路回家,見了母親說:說妹妹回來了,他出來一看,只見一個妹,心中仍然難過,弟兄們,為了母親得安慰,我願意多克苦,多跑路,再苦的也願意,今日你我為了主,他想弟弟回來,你有許多親朋,還未認識主,耶穌,這「永在的父」,等候他們回來,若果你不合作去找尋,就成了大兒子,不能滿足主的心,願我們都作好的兒子,把弟弟領回來,滿足主的心。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