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四、以賽亞的蒙召

趙世光牧師

經文:以賽亞六章一至八節

短歌:主耶穌的盼望在你,
     他交託你救人真理!
     到天下各方。
     將主愛傳講。(反始)
     成就主的計劃在你。

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以賽亞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八節)今晚要講以賽亞的蒙召,巴不得我們也像以賽亞,答應神的呼召,奉獻自己,為神使用。

有一首詩,叫作「空手見主」,是一位牧師所作,因為他有一天看見一個信徒死了,他的親人為死者傷心流淚,不受安慰,牧師說:他已經信主得救了,何必為他太傷心呢,將來到主前,豈不再會的嗎?但親人回答說:他雖然得救,但沒有為主作一點見證,未領一人歸到主,他是空手的見主,叫人怎樣不為他傷心呢?真的!我們到別人的家裏,手裏也要有點禮物,我希望大家將來不要空手朝見主!

當以賽亞作先知的時候,有王名烏西雅,他未生痲瘋以前,很熱心敬畏神,到年老患了痲瘋,由兒子代替王位,以賽亞的工作,因這王的緣故,得著很多便利,有一天,忽然聽見烏西雅王死了的消息,心中很難過,沒有甚麼地方可以消遣,就跑到神的殿,準備祈禱,想不到竟然得見了神,坐在寶座上,烏西雅王的寶座已空了,但神的寶座仍然有神存在,祂是永遠常在的神,昨日今日一直至永遠,永不改變的主,環境可以改變,神永不改變,凡仰望神倚靠祂的,永不失敗。

有一次,我參觀天文台,有一位教授告訴我,天上星球的奇妙,每一季都有不同的星出現,春天有甚麼星,冬天有甚麼星,都會移動,但有一座北極星,是固定不動的,許多行星,都圍繞著他走,這北方的極處,可說神也在那裏,他是不改變的神,是天上星體圍繞的中心。

神給以賽亞顯示的原因,就是叫他不灰心,不喪膽,神的旁邊有撒拉弗侍立,就是高等的天使,(聖經中兩種高等的天使,就是基路伯和撒拉弗,)以賽亞看見他的六個翅膀,兩個翅膀遮臉──表示不敢見神的聖潔尊嚴,兩個翅膀遮腳──表示謙卑束腰,自卑的必升為高,烏西雅王也是因為驕傲而致生大痲瘋,兩個翅膀飛翔──乃是聽神的命令,守住本位,順從吩咐,今日信徒也要注意兩件事,第一神放你在甚麼地位,就要緊緊守住,忠心信實,其次神有吩咐,立刻就要遵行,而且要飛快迅速,毫不猶疑等待,神給以賽亞看見這境像,就是想他照著而實行,他不只看見而且更聽見有聲音說:聖哉聖哉聖哉,萬君之耶和華,他的榮耀充滿全地,原來是撒拉弗歌頌三一之主,尊榮聖潔的神,因為神是聖潔,所以聖經說:「非聖潔不能見主」,當時以賽亞就蒙神用火潔淨,求主保守我們,日日也過聖潔的生活,預備自己的心,隨時都可以見主,因為主要快來。

以賽亞本來是倚靠王的,現在神要他認識萬軍之耶和華,是一個大能者,好像大衛少年的時候,和哥利亞打仗,別人是靠刀槍,但他乃是倚靠萬軍的耶和華的名,結果大獲全勝。

神的聖潔尊貴能力,在撒拉弗歌頌的時候,以賽亞大受感動,因而自覺污穢,特別是「舌頭」的不潔,正如雅各書所說:「舌頭是個罪惡的世界……沒有人能制服,是不止息的惡物,滿了害死人的毒氣。」(三章六至八節)許多罪是因「舌頭」而來,特別是基督徒,用口批評論斷,一句說話,也能令人誤會甚至因而殺人,(一個青年誤罵妻子,而致輕生的故事),以賽亞一知道舌頭犯罪,立刻認罪悔改,倒空一切,因為罪惡是屬靈的毒,不倒出來要會侵害生命,因為罪的工價就是死,不是平常的死,乃第二次的死,要清除罪毒,只有向神認罪,神必赦免,賜給恩典平安,度快樂得勝的生活。

以賽亞認罪以後,就有一個撒拉弗,用紅火炭沾在他的嘴唇,炭──預表主的血,潔淨以後,立刻順從主的呼召,作神指定的工作,我常時對神學生說:作神的工作,要清楚有神的呼召,自己亦有清楚的志願,然後才配得擔任工作,今日神仍照樣的呼召,除非油蒙了心,否則一定會聽得到這聲音,「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你可否答應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呢?

神的工作是艱巨的,但一個清楚蒙召的人,有神為他負責,他就不必灰心,喪膽,遭遇困難的時候,不致罷手辭職,以賽亞很清楚的接受呼召,不單獨天父的呼召,乃是三位一體的呼召,「誰肯為我們」去呢?這「我們」是多數,聖父聖子,聖靈都包括在其中,我們能替三位一體的神去傳信息,好像他派出的代表,多麼有榮耀,一個出國大使,作本國元首的代表,一樣的有體面榮耀,所以為神工作接受祂的呼召,不是犧牲,乃是權利,真是「求之不得」的啊。

反過來說,神愛你看重你,把你放在祂的計劃中,若果我們不接受他的使命,真是自暴自棄,請注意,神並不是要靠你,不過祂有恩惠要顯明出來,希望有謙卑的人和祂合作而已。

在使徒行傳十六章,保羅二次到亞西亞傳道,聖靈都不許可,結果有馬其頓人的呼聲,就即刻到腓立比去,歐洲傳道的門,於是打開,若果聖靈不攔阻,福音先到亞洲,則中國早已聞真道,現在就有另一個樣子了,現在我國四萬萬同胞,只有一百萬基督徒,四百人中只有一個信主,還有大部份人,未認識神,沒有耶穌,你有甚麼感想,巴不得神給你有愛同胞靈魂的心,「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大家決志奉獻身心,答應這偉大的呼召。

我的見證在一九二一年的時候,我初次加入一個主日學作學生,那一位主理的教員,很和藹感人,我很歡喜聽他唱詩,對於講聖經故事,領畫片,覺得很有意思,每季來足十三個禮拜,就有獎品,在學校讀書因為貪玩很難得獎,但在主日學,不用考試只要勤到也可以得獎,所以我就無論天晴下雨,都必到堂,這位教員很稱讚鼓勵我,一直不間斷的去四年之久得著許多教益,但年紀大了,教員叫我到禮拜堂受洗,正式加入教會,這位牧師,也不考問心事和得救的信仰,只給我一本書,叫自己回家查看,然後受洗,當那一天領洗,全班年紀最輕的是我,到底我自己已經得救了否?仍沒有清楚的把握。

至一九二五年,靈性上有一個大轉機,經過一班愛主者九個月的禱告,神就把大復興放在上海的教會,在七月中舉行奮興大會,當時我的母親不准我去參加,把我關在房內,收藏了我出街的衣服,甚至打罵我,她自己更絕食的威脅我,到底「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在萬難中,神仍給我有機會到主的台前,奉獻身心為主工作,至一九二八年神選召我作傳道,在我的見證集中,論有四件事,我和母親怎樣的反對。

一 不准信主──我信了。

二 反對傳道──我傳了

三 不許婚姻自由──我得天作之合。(詳情在見證集)

四 不許離家出國──我去南洋傳道了。

我感謝主,在我這一個非基督教的家庭,因我蒙了神恩,先後引導了我的父親和頑固的母親信了主,到一九三○年,宣道會的翟輔民牧師,請我到南洋去,特別是在婆羅洲,遊行佈道,用七個禮拜的時間,在內地行了一週,這種土人,仍是未開化的野蠻生活,但聽道信主的人很多,講道的時候,眾人坐在地上,講完以後,那一位土王帝向我們致答詞,由練光臨牧師傳譯,他說中國來了一位耶穌先生,我們很快樂,要大家跳舞,表示歡迎云云,以後他們跳各種各式的土人舞,又請我跳一跳中國舞,大家很天真很快樂,握別的時候,甚至流淚相送,真是感動我,今日仍盼望有人肯獻身到婆羅洲去傳道,中國教會不興旺,就因為太不肯向外發展,許多工作都是西差會領頭,忽略了「施比受更為有福」,的教訓。

在創世記神對亞伯拉罕說:把你獨生的兒子以撒獻給我,他果然願意順從,神就給他大大的應許,「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子孫多起來,」我們中國若有更多人獻身作新的工作,教會也必能夠復興起來,否則會失了得福的機會,好像以利亞向那西頓撒勒法的寡婦,取一點餅,她雖然只有一點麵和油,但也願意分享,以後蒙神大賜福,甚麼都不欠缺,今日在世界各地需要福音,不論南洋,非洲,南美洲,紅色棕色種人,許多從來未聽過福音,我們中國是四五千年的古國,但只知接受而不施出,所以成為落後,那在後的反轉在前,今日中國的教會也要迎頭趕上,多派人出去設立教會,我謹代表馬來人,印度人,南洋土人發出馬其頓的呼聲,神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願我們中間有人願意把自己,獻在壇上,憑神差遣,這是中國教會得福的關鍵,願我們作被差遣,為主施福的人,像以賽亞一樣說:主啊「我在這裡,請差遣我」。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