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一、基督徒是甚麼人(第一講)

王峙先生

經文:詩篇第一篇全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盡都順利。惡人並不是這樣,乃像糠秕,被風吹散,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會中也是如此,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

這一篇詩,是信徒們最熟悉的一篇。許多傳道人,解經家,都曾從這一篇,說出偉大奇妙和奧秘的真理。但是聖經不厭百回讀。可比一粒鑽石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顯出另外特別不同的光彩,我們現在要看看一個信主耶穌的人,到底是甚麼樣的人。這一篇詩,對於這個問題是怎樣講?我要簡單撮要的來講一講:

(一)基督徒是義人(六節)

什麼人是義人?一個信主的人就是義人。為何?我們豈不是說:「眾人都有罪,都虧欠了神的榮耀」麼?神從天上觀看,找不到一個義人,連一個也沒有。何以又說基督徒是義人呢?因為他的罪已經得到神的赦免。神白白稱他為義人。聖經說:「罪的工價乃是死。」這工價是不改變的,無論摩西時代,耶穌時代,以及現在,這律法沒有改變,罪的工價就是死。神豈不是聖潔公義的神麼?他豈不應該刑罰罪惡,他怎的以不義的人為義呢?各位須知神所以能赦免他,稱罪人為義人,因無罪的主耶穌,神的愛子,曾經為他釘在十字架,擔當他的罪,主耶穌的寶血,洗淨他的罪污。神因著他愛子捨命流血的原故,赦免他的罪,稱他為義人。

各位當中有誰是罪人,未得赦免,未被神稱為義,我告訴你;快快相信耶穌,接受主為你的救主,今晚你就可以得救。你入來的時候是罪人,出去的時候可以稱為義人。請看使徒行傳十三章卅八節卅九節。

「所以弟兄們,你們當曉得,赦罪的道是由這人傳給你們的。你們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稱義的事上,信靠這人,就都得稱義了。」

「這人」是誰?就是耶穌基督。這話是何等甘甜寶貝: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稱義的事上,因耶穌都得稱義了。

基督徒是個義人!因耶穌基督捨身的原故,神赦免他的一切罪,白白稱他為義人。

(二)基督徒是分別出來的人(一節)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請注意這三個「不」字,是很有次序的。

你若聽從了惡人的計謀;慢慢就會站他的道路;若站在他的道路;慢慢你就坐下來了。因此這裏說不從,不站,不坐,完全與惡人,罪人,褻慢人分開。在思想上,在行為上,在職業上,都不與他們同夥。

惡人,就是沒有神的人,在他的思想裏沒有神。

因為沒有神的原故,就成為有罪之人,跟從魔鬼。

褻慢人是批評神,譏誚神,將聖經當作笑話,反對神。

一步升一步,先是無神,後來犯罪,轉過來就反對神,可怕不可怕?但信主者是不從,不站,不坐,這三個「不」字何等有力,是一刀兩斷。這三個「不」字又告訴信主的人,他們是分別出來的人。

主耶穌在世的時候說:「我來是叫地上分爭。」「分爭」,就是分開的意思。這句話初看,可能使人誤會,以為主耶穌是紛亂的主因。但你若詳細的看下去,就知道其實不是,主耶穌不是紛亂的主因。主耶穌要人分別有極大的原因,信主之前後應有極大的分別。保羅在書信中常常講從前和現在。

「你們現今所看為羞恥的事,當日有什麼果子呢,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羅六章廿一節)

「現今」,「當日」。我未信主時喜說笑話,當日我認為說笑話捉弄人是我的能幹,但現今我看作是羞恥的。當日作的事有何果子?不過是空費時間。各位,信主者有這樣的分別。

「不過聽說,那從前逼迫我們的,現在傳揚他原先所殘害的真道。他們就為我的原故,歸榮耀給神。」(弗一章廿三、廿四節)

看見了沒有?有從前和現在。使徒們聽見保羅的事,就說保羅從前是反對的,但現在改變了,傳揚他從前所迫害的真道,因此就歸榮耀與神。怎能為我們的原故歸榮耀與神,乃是看我們信主之前後有無分別。

「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門十一節)

阿尼西母從前對人是無益的,他偷了主人的金錢,但如今卻是有益的,何故?因他信主前後有極大的分別。

主耶穌說:「肉體是無益的。」我們從前的生活,是照著情慾而做,是無益的。現在叫人得生命乃是靈,在主裏活著就有益處了。耶穌說:「我來是叫人分開。」第一,就是要自己和自己分開。從前是無益的,現在是有益的。前是羞恥的,現今是榮耀的。從前是迫害真道,現今是傳揚真道。信主的人先要自己和自己分開。第二,要與世上的人分開,與跳舞的朋友分開,與賭錢的朋友分開,因耶穌的原故,要與他們分開。甚至親戚朋友,凡與道理違背之處,也不能與他們同心。譬如丈夫信主,妻子不信主。妻子若要拜偶像,丈夫不能與之同情。信徒離合聚散都以主耶穌為主因。

基督徒是分別出來的人。

可惜今日許多基督徒,與不信者沒有分別,因此攔阻人信主。求主藉著這培靈會,叫我們明白自己的地位,在神面前是個義人,要做一個分別出來的人。

(三)基督徒與惡人的比較(四節五節)

惡人乃似糠秕,裏面空虛,沒有生命。基督徒乃重生的人,裏面有神的生命,神的能力,神的平安,神的喜樂,神的盼望。

今在這裏聽道的人,是否乃真實的基督徒,有無生命?信耶穌的人裏面有耶穌的生命。若果沒有,他外面似基督徒,他做禮拜,讀聖經,領了洗,參加查經班,甚至參加佈道隊,但裏面沒有耶穌的生命,他不是個基督徒,不是一粒麥子,他不過是糠秕。求主幫助我們。今日教會最痛心的事,就是那些在禮拜堂掛名做教友的人。這不是教會的損失,乃是他自己的損失!他們有很好的機會,他要得救馬上就可以得救,但他數十年來還是糠秕,這真是可憐!不信者乃糠秕,裏面沒有生命。

惡人要受審判。聖經說:「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九章廿七節)無論什麼人都要死,講衛生的人也死,不講衛生的人更早死,身體弱的人要死,強壯的人也要死,這是神的定規,是不能改變的。第一是死,第二是審判。死既不能改變,審判也不能改變。基督徒要不要受審判?基督徒也受審判,不過與得救無關,基督徒的審判乃關於賞賜的審判,不是關於罪惡的審判。基督徒不受罪的審判,因為主在十架上已經代替了他。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裏的,就不定罪了。」(羅八章一節)

未信主的人要受審判。因為他沒有耶穌,沒有救主,他一定不能平安,因有審判隨著他。聖經說:「惡人必不得平安。」感動神,信主的人審判已經過去,主已經替他審判,罪已經得赦免了。耶穌說:「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神的震怒在不信者身上,他不能有平安。

「惡人必站立不住。」神審判人不同什麼,罪人自己就站立不住了,他自己要下地獄。

「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意思就是站立不住。罪人在神面前站立不住,在義人的會中也站立不住,一個不重生的人,不能活在有主的地方,惡人活在惡人的地方。惡人入義人會中,乃像魚入空氣中一般。惡人只好到惡人的會中,如跳舞場,賭博館,酒館,戲園等地。惡人若來赴祈禱會,查經班,那真是苦事。基督徒卻喜歡義人的會,他讀經,禱告,好似魚得了水。

信主的人有生命,是麥子。

不信主的沒有生命,是糠秕,是空的,世人就是如此。地位,金錢,學問,乃是在心外的東西。他們是糠秕,被風吹散,這個「風」字代表幾個意思:

風可比世上的風俗,不信者隨從世上的風俗,風吹東則東,西則西。

風可比世上的異教。以弗所二章二節及四章十四節都提及這異教的風。不信主的人隨從異教之風,飄來飄去。

風可比罪惡。「他們所種的是風,所收的是暴風……」(何八章七節)

種字代表行為。所犯的是一點罪,所收的是大罪惡,種微風,收暴風,可怕不可怕!

不信者是糠秕,被風吹散。他們被風俗之風吹,被異教之風吹,被罪惡之風吹,到末了就被吹散,罪惡就叫他滅亡,叫他下地獄。

今日有未信主的,快快相信吧!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