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一、總題介紹──縱橫的兩種相交。(約壹一章一至七節)

齊恩廉牧師

在過去的七次香港區的聚會中,以順服為題目,曾講了七次。現在於九龍區我願意與各位同道,在神面前共同思想相交的真理。願神藉著這幾次的聚會中,領導我們,叫我們曉得神人相交的重要,並在相交中所帶來的勝利和榮耀。從方才讀的經文中,使我們看見有兩種相交:一是縱的相交,就是神與人的相交和人與神的相交。一是橫的相交,乃是人與人之間的在神裏面的相交。

神想要與人達到相交的目的,恰好構成了各各他山上的十字架。這十字架是神人相會的地方。正如以弗所二章十六節所說:「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藉著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神和好了。」實際講來,這縱的相交──神與人的相交,實在是神先決的恩典。若不是神採取主動,先與人相交,人是無能為力的,達到人神真實相交的目的。我們姑且由愛上說起,若不是神先愛我們,我們也無法來愛神。經上記著說:「不是我們愛神,乃是神愛我們,差他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又說:「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在神人相交的真理上,更是人類思想中所意想不到的恩典。羅馬五章八節說:「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因為我們作仇敵的時候,且藉著神的兒子的死,得與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他的生得救了。」這裏更顯明出來縱的相交,是神先作主動,是神先尋出祂與人相交的辦法;是神先來尋找人,與之相交!是神在十字架上,作出神與人相交的結晶。然後才能生出人與神的可能和結果。是神先成就了神人相交的方法,而人類方能有緣可尋與神相交。

創世記三章記載著墮落的始祖,因犯罪後產生了內在的羞恥,就為自己用無花果樹的葉子辮作裙子,給自己穿上,又躲避神的面,與神斷絕了交通。後來神來尋找他們,呼喚他們說:你在那裏?這是表示,人因罪不能與神相交,自動的迴避神的面。因為他們的內心中暗藏著羞恥同懼怕。但哀憐人類的神,因著祂的愛──祂就是愛,先作主動的尋找始祖,這實在是恩典中的恩典。不僅如此,神又為他們以皮為衣,給他們穿上,遮蓋他們的羞恥。這是世界上第一次流血的事。這豈不是象徵著主耶穌基督,為神所預備的羔羊,在十字架上捨生流血,作為我們的義,塗抹我們的罪,遮蓋我們因得罪神所來的一切羞恥,得以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寶座前,恢復與神的相交嗎?

更進一步的講,神所要的人與祂之相交,不是奴隸式的相交,乃是兒子式的相交;內中不含著羞恥同懼怕,只是蘊藏著倫常的愛喜樂同和平。因為聖經中的真理告訴我們,神兒子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成就,不僅以無罪的代替有罪的,以義的代替不義的;祂更要將那兒子的心兒子的靈,放在我們心中。如羅馬八章一五節同加拉太四章八節所記。因此我們有能力有資格,與神來往相交,呼叫阿爸父。與神相交,永遠住在神的家中,作生命上的交流,這豈不是恩典中的恩典嗎?

希伯來九章二十二節:「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流血是神與人相交的方法,是不可減去的條件。我們也可以這樣說,神人之交,人神之交,都是在血裏面的。這就是神為人設立祭裏的唯一因素。我們可以用此原則,來解釋該隱與神相交的失敗。該隱所獻的祭是感恩祭或說是素祭。但這一類的祭物,必得庇護隱藏在流血的祭物中,方能蒙神悅納。人不能憑著自己的勞苦,自己的奮勉,自己的善義,在神面前獲得地位的。必得在血裏面與神相見。而該隱蔑視了神的辦法,竟昂然的來到神面前,所以神看不中該隱的祭物。這豈不要碰見神的烈火和審判嗎?自然宗教的共同點,就是人要人的苦修和善功,達到與神相交的目的,這豈不是徒勞無益嗎?該隱與神之相交的失敗,也正是象徵著人類與神相交的失敗。但我們感謝神,祂願意與我們相交,祂愛與我們相交,祂也設立了神人相交的通路,叫我們人類得著門路與神相交。那就是神所設立的唯一的天梯,神人藉以來往交通;此即主耶穌被掛在各各他山的十字架,是神人唯一會面的地方。

但這裏有個顯明的屬靈的事實,就是該隱竟把亞伯殺了。屬血氣的摧毀了屬靈的。自古迄今,常常是屬血氣的逼迫屬靈的。這裏有兩點不容忽視的事實:一是屬血氣的常常要截斷屬靈的相交。一是屬血氣的相交常常要充當屬靈的相交。由以色列民族史上來看,以色列人並非一個強悍的民族,由前往迦南的十個探子之口吻中,得知以色列民與迦南人之比較,不過如蚱蜢一樣。但他們在曠野的路上,所以能戰無不勝,攻無不取,能夠節節勝利,以致使遠近的民族,聞風喪膽,其緣因安在呢?那就是因為耶和華全能的神與他們同在。是神與他們相交的結果。他們能力的泉源是藏在那裏。他們所到之地,是神不住的為他們爭戰,無往不利的。當巴勒召先知巴蘭為他們咒詛以色列民的時候,雖然他是個異邦先知,也知道以色列民的勝利是因耶和華的緣故,是無隙可乘的。但先知巴蘭知道,只有一計可展,方能取勝於以色列民;此即破壞以色列民與耶和華正常的關係和交通。激起耶和華神的忌邪的怒氣,離棄以色列民,則以色列民不戰自敗。逐獻計與巴勒,以外邦的妓女,引以色列民進入犯姦淫和拜偶像的罪,以致遭受耶和華擯棄。啟示錄二章一四節。

教會的歷史也是同樣的告訴我們,與神保有正常的相交的人,能顯出偉大的能力和成就。在主後二三百年,教會前後遭受十次大迫害,其迫害的心核,就是要破壞神人的交通。以異邦的假神或當時的帝王,作為基督徒崇拜之對象,破壞基督徒純一的信仰,激起神的忌邪的忿怒,截斷神人之相交,好取勝於教會。但感謝神,榮耀歸與神,有千萬忠實英勇的信徒,甘願就死,不離棄他們純一的心。他們雖然被殺流血,但他們的血,竟成了現在屬靈教會建立的水門汀,建造在基督的磐石上。由聖經的史實及教會歷史的事實,都可得到確鑿的結論,就是教會的力量,出自於神的同在和相交上。我們敢肯定的說,魔鬼在過去的歷史中,所使用的暴力,已經遭受了慘敗,不僅不能消滅教會,反而使教會復興起來。因為神的兒女在遭受到受難的時候,得到了是接近神的力量。現在我們知道,魔鬼這樣的暴勵,是它的最愚蠢的手段。不單我們知道,連魔鬼也知道。現在我們知道逼迫教會的一刀一槍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不復使用了。但魔鬼是詭計多端。一計未中,一計再起。約翰一書二章一五節,警告我們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在我看來,這是摩鬼對於現在教會以及每個信徒所施的伎倆。以世界之貪戀,吸引信徒的心,叫人追求屬世的享樂,引人走上靈性頑固慢性與神絕緣的病。漸漸的與神斷絕來往,結果魔鬼得到不用流血的完全得勝。信徒們竟在不知不覺中,落在完全的失敗中了。

我們想想今日的基督徒,與今世之子,有什麼區別呢!在他們的思想中所佔住的東西,不都與世人一樣嗎?什麼私家車啦!什麼洋房啦!怎樣的賺大錢啦!怎樣的享受啦!天天沒有把神和神的事,放在心上。他們本應該以神和神的事為念,也當作為他生活的中心。但他們貪愛世界,心裏裝滿了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們心裏了。有時他們還是如故的守主日,也能夠奉獻,更能夠舉行或遵守宗教上一切的儀式。但這些都不是魔鬼所懼怕的,只要你不再與神取得心靈上的連繫,這些外表的宗教上的生活,都不是它所反對的,更是它所歡迎的。瞎!無知的人哪!有汁水的樹,不是栽在溪水旁嗎?我們的能力,我們生活的見證,我們的喜樂,我們的平安,都是出自於神。但我們竟遠離了這永不竭的泉源,這豈不太危險嗎?

我再對於今日負聖工的各位說幾句話:魔鬼已經設下千方百計攻擊今世的傳道人。它已經用疲勞轟炸的攻擊,用在傳道人身上。魔鬼已經擺佈下千百樣的事務,專待你要去應付,使你不能安靜與神密交。既或你能禱告讀經,這千百樣的事體,好像影戲似的在你心田上徘徊,一幕一幕的演奏。當我們靈裏的深處,責備我們的時候,我們的血氣情慾還能提出是而非的理由向靈裏抗議說,這是我侍奉神的事和本份,各位同工!不可誤認了,神不要我們在血氣中侍奉神,而工作的效果是先在我們裏面的,再藉著我們活出來的。如果我們不在神裏面,與祂相交,支取由上邊來的能力,任我們有天大的才能,也不能逃出魔鬼的暗算的。任你有參孫的英勇,亦不過蓋得參孫的收場而已!

更有甚於此者,就是人常以血氣的相交充當靈性上的相交。前面已經提過,神與人相交,是在基督的寶血裏的。而我們與神來往相交,還得濾過主的寶血。凡是經過寶血的人,就是與基督同釘十字架。在神人相交的路線上,我們的血氣舊人是沒有價值和地位的。主耶穌說:「若有人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但有個靈程上的事實,是每個誠實信徒都要碰到的;就是人以純潔心靈與神相交的時候,便有偌大的暗礁呈顯在我們的心中,那就是血氣肉體的情慾的存在。它也願意在屬靈的事有分同工。但在神看,那是可咒詛的。有時它也退讓,但它絕不肯到主耶穌指定的地步,就是說:「若有人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此在那追求靈交的人心中,總要演成劇烈的戰場。這樣的惡戰,叫我們唱起保羅的哀歌來說:「我真是苦呀!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

但有時分辨什麼是屬血氣的相交,什麼是屬靈的相交,由外表看是很難識別的,但屬靈的相交,是捨己的,是忘掉自己的,是以神為中心的,是願神的旨意成全的,是榮耀神的。

在健全之靈程的一環中,神不僅叫人與他來往,亦命令我們與人相交。這就是橫的相交──人與人相交。經上記著說:「我們若說自己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前面已經提過神與人相交,構成了各各他山上的十字架;人與神相交,必得在神所設立的十字架裏,而又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從神。在人與人相交中,又有十字架。其詳細講解,講於第七講之中。但願神賜福給我們,在這七次聚會中,要得到神所要賜給我們真理。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