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四、兩種順服

齊恩廉牧師

經文:腓立比二章五至十四節:「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他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於父上帝。這樣看來,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既是常順服的,不但我在你們那裏,就是我如今不在你們那裏,更是順服的,就當恐懼戰兢,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們心裏運行,為要成就他的美意。凡所行的,都不要發怨言,起爭論。」

羅馬書八章十四至十六節:「因為凡被上帝的靈引導的,都是上帝的兒子。你們所受的不是奴僕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上帝的兒女。」

加拉太書四章五至七節:「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你們既為兒子,上帝就差他兒子的靈,進入你們的心,呼叫阿爸,父。可見,從此以後你不是奴僕,乃是兒子了。既是兒子,就靠著上帝為後嗣。」

當保羅寫羅馬書和加拉太書時,照當時社會制度和背景,寫出這幾句話,亦按照他的經驗,流露出來的。他是墨守律法的人,所以能寫出寶貴的話,當時有奴隸時代,家庭中有許多奴僕,有的奴僕也在這樣的家庭中生兒養女,這樣一來家庭中自然是有兩種不同的人,一種是主人,一種是奴僕。他們都是住在一起,一齊玩耍,同時長大。但慢慢的,因著地位和身份的關係,在思想上就有了分歧,一個是有自主的風度,一個是有奴僕的卑下感。

在今天的世界中,我們感謝神,被他的恩光照耀,竟把蓄奴的制度廢除了,我們都成了自主的人。雖然如此,但是同為一個父母所生的兒女,在他們心裏確有兩樣不同的心理,一是兒女心理,一是奴僕心理,家裏所有的兒女,如果都有兒女的心腸,這個家庭是何等的快樂呀!

在我們家裏,我獲得一點經驗;當我們得第一個男孩子的時候。在他滿第一生日之後,就被他外祖母帶去養育。一直到他滿了第三個生日後,才把他領回來,與他的兩個小弟在一起吃飯,一起玩耍,一起睡覺。但在他的心理上,總有一個很大的區別。譬如在想要一件東西的時候,他一定叫他弟弟先要,或是叫他弟弟代要,這不是一個兒子的態度和存心;當我們如同外人一樣。這種心理令我們十分難過,有一天我對他說:你也是我的兒子,你要什麼的時候,可以直接的問我,不要叫弟弟替你說,這不是兒子的心。你們說,一個自己生的孩子,有這種情形,作父母的豈不難過嗎?在家裏父母對兒女是一樣的愛,但兒女們卻無兒女的心腸,這不是十分可惜的事嗎?

照樣的在神的家裏,雖然有時在表面上名義上,都是神的兒女,但在心理上,卻成了疑問。是有兒女的心或是奴僕的心呢?大家在神面前思想一下。如果一個信徒,有了神兒女的心腸,這真是一件寶貴的事呀!這樣的人,神一定得榮耀,教會得益處。他無論在何處,你可以放心,無論讀書,作事,不要掛念!因他有兒女的心,知道神的心意。今天請大家想想這一問題,你的心是兒女的心呢?還是奴僕的心呢?總要知道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裏,兒子能永遠住在家裏,奴僕不能知道主人的事,兒子才能知道神的事。兒子是自動的,奴僕是被動的,兒子的行動都是出於愛,奴僕是出於不得已的。

我現在講一個故事,一個婦人,生有她的孩子之後,不久,她的丈夫就死去了,丈夫沒有遺下什麼產業,自然生活也很艱難,天天只是靠著洗衣服度日。兒子漸漸的長大了,後來到了讀書的年齡,當然這位母親也送他入學讀書。光陰過得很快,不久的孩子,由小學而中學,由中學而大學。但孩子的年齡越大,學級越高,所需要的錢就越多了,所需要的越多,母親就加重勞苦了,但這個兒子有兒女的心腸,知道母親的錢來之不易,所以讀書用心讀,不奢侈,不浪費,很快的就來到畢業的時候。學校也邀請各家長參加畢業典禮。這位母親也在被請之列。但他心裏想,我的年紀大了,背又駝了,面上有很多的皺紋,又無好衣服穿。去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是不增加兒子的光彩的,於是,對她的兒子說:「你的畢業典禮,我不去參加了,只要你能完成學業,我就心滿意足了。」但這個兒子知道母親的心,對他母親說:「母親!你一定要參加,你若不參加我也不去了。」母親看見兒子十分懇切,便勉強準備一下,檢那破中較好的衣服,好好的洗一洗,補一補,預備那日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日子到了,時間到了,畢業典禮的程序開始了,到了發證書的節目,因著這個學生的努力,是品學兼優的學生,他的成績學業,考到第一名。所以在發證書時,第一名呼到這個學生的名字。他站起來,本應直向前去領取證書,他反倒向後走去,走到家長的席座上,扶起這位老婦人,走到校長面前,將他母親的手舉起來,接受了校長所發的證書。然後轉過身來,這個兒子,對大家簡單的講了幾句說話:「這個證書,不是我該得的,是我母親當得的。」當時的聽眾都受了感動。你看這個兒子,不但身體是這位母親的兒子!他也具有豐富兒子的心。將他的榮耀歸給他的母親。

加拉太書四章五到七節說:「……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神就差他兒子的靈進入你們的心。呼叫阿爸父……。」羅馬書八章十五節說:「……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神在救贖的成就上,不僅僅的賜給我們兒子的名分,因信稱義,罪得赦免;他也藉著聖靈,將兒子的心,兒子的靈,澆灌在我們的心裏。這就是說,聖靈同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上帝的兒女,我們總要記得,在神的家中沒有奴僕。因為主耶穌說:「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中,兒子永遠住在家中。」在新約中的我們,也必得遵守神的命令,但我們是在律法以上的遵守神的命令,不在律法以下的遵守。不是被動的遵守;乃是自動的遵守,不是出於懼怕神的遵守誡命,乃是出於愛神的存心。現在我不能不奉主耶穌的名問各位弟兄姊妹!我們信主多年,但到底我們是奴僕呢?還是兒子呢?今天我們大家在神面前深思一下,也願神的靈滲透我們的心,叫我們深深的覺得我們靈性的光景呀!我再大膽的請問,我們負聖工的人,我們到底是怎樣的工人?我們常稱自己是神的僕人,這個名稱我們到底從什麼觀點來說的呢?是從順服侍奉的角度來看自己呢?到底是從奴僕的心來看自己呢?兒子式的服事是出於兒子的心,奴僕式的服事是出於奴僕的心。兒子式的事奉是出於生命中發出的生活,奴僕式的事奉是職業式的。表面化的。這樣的傳道人,有時作的很好,表面的工作比別人來得堂煌,也能得地上老板的歡心。但神卻看他是個奴僕,因為他以神的事,當為他的職業,沒有兒子的心腸。他的一切服事都是枉然的。

當我年幼的時候,於中等學校裏讀書時,校方勉強學生赴主日大禮拜,每當打預備鈴時,學生們都躲藏起來了,我還記得我是藏在廁所裏面,有時走不及時,就得勉強去守禮,但這一小時的時間,真好同一年監牢獄的生活。各位兄姊:像這樣的崇拜,有何意義呢!在神的家中豈有這樣的奴僕嗎?沒有!沒有!因為主耶穌說了:「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裏。」在天國裏無奴僕,都是自由兒女,協和的過著天上自由的生活。

奴僕式是出於勉強,強迫;兒女的心是出於自願,甘心。保羅說得清楚,兒子的心是甘心的,樂意的,這種心是多麼重要呀!奴僕的心腸雖然有時討主人的歡心,是單方面的歡心,而他自己的心並不快樂,因他是奴僕。

奴僕式的順服是無力量的,沒有動力,如帆船一樣,有風時才可走,無風時就不能走。他需要精神上的吹風,他需要金錢上的獎勵。但有神心腸的人,他的順服是自動的,有內在的能力,不必得人的吹噓。不單不能被艱難所摧毀,反而艱難是進取的力量,你看這分別是何等大的呢?

奴僕式的順服是陽奉陰違的,兒子式的順服是表裏如一的。奴僕式的順服,是討價還價的,是有條件的,兒子式的順服,是無條件的。但願神鑑察我們每個人兩種順服的成份。並且以豐富兒子的心腸來澆灌我們。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