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定罪——(第一講)

費述凱牧師

「原來神的忿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義阻擋真理的人。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裏,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變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將不能朽壞之神的榮耀,變為偶像,彷彿必朽壞的人,和飛禽走獸昆虫的樣式。」(羅馬書一章十八至廿三節)

保羅在羅馬書的總題是「福音」。福音就是好消息,好消息應該是叫人快樂,但保羅一開講就說到定罪的道理。保羅在羅馬書一章十八節開始就說「神的忿怒」。神的忿怒是叫人怕的而不是叫人快樂的。神的忿怒在天上向我們顯明怎能叫我們快樂呢?這不是福音而是一個兇信。保羅為什麼起先應許講福音如今反講神的忿怒?

因為保羅有三件事情是與醫生相同的:

1.保羅知道世人都有一種病,乃是罪病。無論男女老幼古今中外的人都有罪病,而且這種病是死症,有這種病的人必定要死。這是保羅所知道的第一點。

2.他有一種方法醫治這種罪病,就是用福音裏面奧妙的成份——神的義。

3.保羅知道罪會叫人心麻醉,使人有罪病而不覺得,也不會去求福音醫治。

大約前二十年,有一個美國商人在河南開了一間煙草公司,專門收買當地煙農的煙葉,然後運回美國。因為他出的價錢高,所以人人都喜歡把煙葉賣給他,於是他那間公司的生意就非常發達。但其他煙草公司的老板就很生氣,他們商量了一個辦法對付李先生,就是要把李先生殺死。一天晚上,李先生正在辦公的時候,有一個青年人來找李先生要和他談話。豈知那青年一看見李先生,就拿出手槍來向他放了三槍,李先生立刻就中槍倒地流血不止。那人走了之後,公司裏的人發覺李先生被人用槍打傷倒地,就把他送到福音醫院救治,因為在這個地方沒有其他的醫院。福音醫院的一位孔醫生,是美國人,經過他用急救的方法,孔醫生知道他的傷勢太重,恐怕過幾個鐘頭就要死。所以孔醫生為著他的靈魂掛心,因為李先生不是一個基督徒,所以孔醫生竭力勸他信耶穌,求神赦免他的罪。但李先生不但不接受,反而笑著說:「請你代我打電話給我的太太,告訴她現在我已經不痛了,過兩天就好了。」孔醫生對他說:「槍彈已經打破了你的大神經,所以你不覺得痛苦,最多再過幾個鐘頭,你就要死了。」但李先生還是不怕,因為他已經被麻醉了。果然過了幾個鐘頭之後他就死了,孔醫生只有為他可惜。這個人處在危險的地位,自己還不曉得。保羅也好像是一位醫生,他知道萬人都有罪病,他亦知道有一種藥能夠醫治這種病。可是世人被罪麻醉,不覺得自己有罪。所以保羅在羅馬書一章十八至三章二十節用定罪的道理警告人,使人知罪,使人覺得危險。一個人的肚不餓他不想吃東西,就算有很好的菜也不願吃。照樣人不知道自己有罪就不知道自己危險,你把福音傳給他,他也是不要。保羅在羅馬書三章二十一節之後所講的都是福音。保羅預備了福音的筵席,但人沒有飢渴慕義的心。所以保羅第一步先講定罪的道理,使人覺得危險,使人覺得福音的寶貴,然後才開始講福音。

雖然如此,恐怕很多人心裏會有一個問題:我們都是基督徒,既然是基督徒,為什麼還把定罪的道理告訴我們呢?我們已經信了福音,已經接納了神的救恩,為什麼保羅還用這個方法使我們覺得是一個罪人呢?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我就想起河南一句俗語:「打騾子給馬聽。」河南一帶地方的財主都養有馬和騾子,馬是比騾寶貝,因為沒有錢的人養不起馬,所以騎馬出入的人多半是有錢的。有些時候那些馬很不聽話,服事馬的僕人很想打它,但是僕人知道馬是主人所寶貝的,所以不敢打馬。馬不聽話,怎麼辦呢,僕人想起馬棚隔壁有騾子,於是他想出一個辦法,就是打騾給馬聽。馬眼看騾子被打,恐怕快要輪到它了,因此馬就得到教訓,不敢不聽話了。

保羅在這裏也是打騾給馬聽,他告訴基督徒那些未接納福音的人,將來的結局是何等的危險。基督徒雖然在基督裏,不再被定罪,但我們基督徒聽了這些事就得了教訓,使我們知道得救的寶貝。有些基督徒把得救當作平常,在禮拜天別人到禮拜堂他也到禮拜堂,別人唱詩他也唱詩,別人祈禱他也祈禱,別人捐錢他也捐錢,在平日卻把救恩當作平常。保羅知道基督徒也要受教訓,所以打騾子給馬聽。

在定罪的道理當中,還有一件事會使基督徒得到教訓的:那些未有得救的人當然會犯罪,可是我們做基督徒的也會犯罪。外邦人犯罪神尚且定他們的罪,我們是神的兒女,我們犯罪神豈不更看為嚴重嗎?所以保羅未講福音之先,先講定罪的道理,不講定罪的道理,基督徒不會覺得自己有毛病。

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未傳道之前,先有一個人出來傳道,這個人就是施洗約翰。施洗約翰說到他自己的工作就是:「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施洗約翰專講猶太人的罪。猶太人是神的子民,他們對聖經非常熟悉,也很熱心,但是神差遣施洗約翰在他們當中,他一開口就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不要自己心裏說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我告訴你們,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施洗約翰對神的選民講定罪的道理,這樣預備他們的心,叫他們覺得自己要悔改。施洗約翰先預備好他們的心,然後主耶穌才傳恩典的福音。人先要知罪心裏才預備好來聽赦罪的福音。今天我們亦需要施洗約翰定罪的道理,叫我們能夠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羅馬人書定罪的道理不是對外人講,乃是對基督徒講。我們往下去研究,你們怕不怕?不要怕,保羅這樣的方法就如同一個醫生,他雖然知道我們是有罪病,他雖然有辦法醫治我們的罪病,然而他清楚的明白,罪會使我們的心靈麻醉,使我們不覺得有罪,只有定罪的道理能使我們醒悟過來。所以我們不要怕研究,保羅這樣的道理是與我們大有益處,我們應該虛心的領受。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