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定罪——(第二講)

費述凱牧師

羅馬書第二大段是講定罪的道理。從一章十八至三章二十節共六十四節。昨天我已經講過,保羅講定罪的道理,是要基督徒更加感謝神的愛,若不是主耶穌拯救了我們,我們也要被定罪。在菲律賓我們不覺得水的重要,在那裏可以隨便用水,水多了,就不知道水的寶貝。可是我們到了香港,每天只有五小時的用水,我們就慢慢覺得水的寶貴。在聖經中有拉撒路與財主的故事:這個財主生前不覺得水的寶貝,因為他天天喝酒。但是他死了之後,在地獄裏受苦,他遠遠看見拉撒路在亞伯拉罕的懷裏享福,他就大聲喊著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罷,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燄裏,極其痛苦。」這個財主在世上的時候,天天喝酒,把水看為平常,可是到了地獄,水就不平常了。因此保羅未講福音之先,先講定罪的道理,叫基督徒知道救恩的寶貝,因而生發一個飢渴慕義的心。保羅講定罪道理有兩個主要目的:第一個目的當然就是叫基督徒更加感謝神,覺得救恩的寶貴;可是另外有一個目的,就是叫我們不但知道神愛罪人的心是何等的大,也叫我們知道神恨罪的心也是何等的大。神不但愛罪人的靈魂,同時亦恨罪人的罪。

基督徒有一種普遍的毛病,他不但輕看神的救恩同時也輕看罪,不知道罪的可怕與利害。記得有一首詩這樣說:

罪惡本來貌極可憎,

什至人見便要逃跑,

但與罪惡日久接觸,

先容繼從後竟懷抱。

在四十年前,我還是一個小孩子,那時候在加拿大你看不到女人塗口唇膏。在那個時候塗口唇的女人,不是做戲的就是妓女,普通良家婦女是不用唇膏的。但是到了今日,各地婦女都用唇膏,已經成為習慣,什至基督徒女傳道也用起來了。人與罪惡日久接觸,先容繼從後來就把罪懷抱了。所以基督徒不知罪的利害,把罪看為平常,保羅就講定罪的道理,使我們覺悟。有了恨惡罪惡的心。方能羨慕接受稱義成聖的道理。這就是保羅講定罪道理的二個目的。

創立循道會的約翰衛斯禮牧師說:「我未講神恩典之前,我先要講神的律法。我未講神赦罪之愛之先,先要講人的罪。」這就是先叫人知罪,後才講恩典。

我們既然明白保羅為何給基督徒講定罪的道理,我們就不用怕研究下去。現在請我們看一節聖經,就是羅馬書一章十八節:「原來神的忿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義阻擋真理的人。」

現在我們基督徒就像昨天所講打騾子給馬聽的馬。保羅寫這句可怕的話本是指外人而講,叫基督徒看了叫我們更覺得罪的厲害可怕而已。

羅馬書一章十八節裏面有兩件事,這兩事是神最討厭的,就是不虔與不義。不虔是得罪神的罪,因為不把神當作神榮耀祂。不義是得罪人的罪,不把人當作人去愛他。這兩種罪是神特別討厭的。神為什麼特別討厭這兩種罪呢?一章十八節下半節那裏告訴我們,因為不虔不義就是阻擋真理。什麼叫做阻擋真理呢?我們每個人都有良心,說人沒有良心就是罵人。良心的工作是什麼?它告訴我們做的事應該做或不應該做。可說良心是一個公證人,我們做錯了事,良心看見了,就立刻責備我們。但是我們有些時候攔阻公證人做工作,知道不好還是去做,這就是阻擋真理,換而言之,阻擋真理就是沒有良心,明知故犯,最叫神忿怒的不是人偶然犯罪,乃是明知故犯,不虔不義,阻擋真理。

雖然羅馬書一章十八節是對外邦人講,但是對基督徒也有很大的教訓。是基督徒明白真理呢?或是非基督徒明白真理呢?當然是基督徒明白真理。既然我們明白真理多,但我們有沒有阻擋真理呢?基督徒知道聖經是生命的糧,可惜他讀報紙可以花一兩個鐘頭,看聖經五分鐘就覺得沒有時間。基督徒頭腦知道聖經是生命之糧,也知道祈禱的重要,可惜他們在行為上卻沒有實行,什而明知故犯。所以定罪的說話本來是對外邦人講的,但是對基督徒也有很大的益處,你怕不怕講定罪的道理呢?不要怕,神把我們的罪照明出來,乃是要拯救我們。神是一位好醫生,要醫你的罪病,但先要證明你的罪病。

二十五年前我剛到河南傳道,那時候我還未有太太,因此由一對外國傳教士夫婦接待我,我一入到他們家中,就聽見隔壁一間學校的學生正在哭泣,我覺得很奇怪,就問這位老牧師的師母說:「為什麼這學校的孩子常常哭呢?」我這樣一問,老師母就很高興的回答說:「我為這事已經禱告有三四年了。原來這地的教會非常冷淡,教友在禮拜天到禮拜堂打盹睡覺,或是談談生意。所以這一對夫婦到這裏傳道,看見這個光景,就很替這教會擔心,常常為他們祈禱。果然如今神聽了他們的禱告,在一個月前神就在他們中間動起工來。有一位孟教士,是挪威人,她的工作是派單張,她買了一匹馬,跑很多地方,看來她是非常的熱心,她做這種工作已經有七八年的時候,最近準備回國,可是在未有動程之先,她就害了一場病,在病床上神對她說:「孩子,你服事我七八年,但是我看你的工作多是憑著肉體,不是靠聖靈,沒有榮耀我,目的不過是把好報告寫回挪威,找自己的榮耀,所以你的工作不過是草木禾楷。」神這樣光照她,使她知道自己的不屬靈,於是她就禁食祈禱,求神倒空她,叫她以後講道有能力,不是靠著自己,過了兩三個禮拜,神就在她身上作工,使她放下口才,單單宣講福音。在河南每年春秋二季都有大聚會,這一年的講員就是請到這位經過神所對付的孟教士。各禮拜堂宣佈出來說:「今年領會的是孟小姐!」於是就有人說:「這次領會的是個女人,我不去聽。」但是有些人因為好奇心,就去參加聚會。第一天,她上了講台之後,因為她長得不高,又不大好看,於是有些長老就批評她說,她是個外國人,而且又是個女人,一定講不出好道理。怎知她一開口,台下的人就覺得她有神的權柄,沒有人敢把目光和她接觸。她頭一句就說:「主耶穌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她繼續問每一個人有沒有重生,後來她更講到罪,是講基督徒的罪。每一天講一個罪,到了第六天,聖靈作工有很多人到面前來哭泣認罪。在這些人當中有兩位教員,聖靈在他們心中工作,其中一位教員想起對不起他的妻子,他回到家裏之後就向妻子痛哭認罪,因為他曾經親手殺死他自己的兩個女孩子,所以他心裏現今被神光照,他知道自己的罪大,心裏傷痛,神就是這樣一件一件的對付他。最後孟小姐講到十架的道理,那位教員後來對我說:「孟小姐講十架那一天,我差不多好像見到主耶穌在十架上對我說:我受苦是為了你,你肯不肯讓我赦免你的罪?我立刻就說:肯!求主可憐我。」主耶穌那一天就拯救了他。他得救之後,回到學校,他就對學生講道,學生們大受感動,於是天天為著他們的罪痛哭。所以我聽見的聲音就是這些聲音。

這樣可見神是先用定罪的道理,預備他們的心,使他們覺得罪的可怕,他們才感覺需要救恩,就向著耶穌的十字架直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