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陳崇桂

──約翰十章十節下半──

主耶穌很清楚告訴我們,他來世的宗旨: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耶穌說這話的時候,不過一個三十餘歲的青年,從拿撒勒鄉下出來的木匠,他為甚麼膽敢說此大言?在約翰福音書,他又說了許多個我字,我是道路,我是真理,我是生命,耶穌如非神,何敢說此大言?否則便是個瘋人,不是瘋人,斷不會說瘋話,然而耶穌說這話,卻是出於真誠的;並且要成為事實。

生命分幾種:1.植物的生命,2.動物的生命,3.人的生命,4.靈的生命。(或說是神的生命)植物的生命是最低等的,然而一株微小之草,也可以對大山誇口,說:「我比你高貴,因為我有生命,能長大,能開花結子,藉著種子,傳佈我的生命。」動物的生命又勝過植物的生命,一個微小的虫,也可以對大樹誇口:「我比你高貴,因為我知覺,知道苦樂,我的生命,要比你更高。」人的生命,又勝過動物的生命,一個小孩子,可以騎在牛背上駕御牛,人能承受教育,發展才幹,以掌管世界,運用自然,所以人的生命是最高尚的。然而沒有靈性生命,也不算得甚麼。一個不識字的,半開化的基督徒,能對不識神,未受聖靈啟示的哲學博士說:「我的生活比你更高,因為我有靈性的生命,有永遠的生命,我知道我救主的生活,我有指望,我有神,我的生命,是不會死的。」

主耶穌說:「我來,是叫人得生命,」就是靈性的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就是神自己的生命,住在人的身內,叫人活著就是基督。

比方土不能成為草,然而草栽在土裏,能吸引土上來成為草,草不能上升成為牛;然而牛吃草,就能吸引草上來變為牛,牛不能成人;然而人吃牛肉,也能把牛肉吸引到人身上,人自己不能上升成為靈,所以要上帝的兒子降下,成為人,人接待他,與他聯絡,他的生命就貫於我們之中,我們得他的新生命就像他。

主耶穌來世的宗旨,可惜許多人誤會了,尤其是中國人的宗教觀念,是注重教字,教授,教訓,教義,平常人以為基督教亦不過是勸人為善,所以不幸中國教會,自造了一種特別說法,與歐美不同,就是說:人信道理,學道理,講道理,道理!道理!其實信基督教,最要緊的,乃是信耶穌自己,研究基督教最要緊的,乃是研究耶穌的歷史和人格,真正講基督教,乃是將耶穌介紹於人,所以信基督教不是別的,乃是與耶穌自己發生關係!我與耶穌發生甚麼關係?我知道他,認識他,信仰他,愛慕他,服從他,崇拜他,他感動我,赦免我,拯救我,提拔我,勉勵我,引導我,差遣我,我與他,他與我,發生密切的關係,我是他的,他是我的,這便是信基督教。

從前法利賽人中的尼哥底母,對耶穌也是誤會,說耶穌是從上帝那裏來作師傅的,耶穌即時糾正他,說:你當知我來是要給人有生命;人非重生,必不能入上帝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人原是從肉身生的,因受了聖靈感動,悔改重生,如此便是靈生了。

從前美國有個大學教授,他極相信天演學說,同教育能力,甚至說猴子亦可以教育成人,他就養一個猴子,把牠穿上人的衣服,起居生活都像人一樣,睡覺的時候,是在床上,吃飯的時候,是坐椅子,也用刀用叉,學人的言語,猴子善於摹仿,一舉一動,儼然像一個人,但究竟牠只能像人,不能說牠是人,因為牠的心沒有改變,猴性還在,教授同在,監視牠的時候,牠吃飯就用傢伙,教授一走開,牠還是用手抓著吃,睡覺的時候,教授看著牠,牠就睡在床上,教授走了,牠還是喜歡睡在地上,因為猴是從猴生的,終久還是猴,不能把牠教育成人,除非能夠把牠的心變成人心,有了人性,自然就成為人的樣式,那大學教授,只能教牠,不能把人的生命給他,不能重生牠,耶穌救人則不然,他不祇能教訓人,教育人,他更能藉聖靈把他的新生命給我們,所以我們有他的生命,得了他的生命,我們自然的像他。

兄弟從前在某地禮拜堂講道,述說這猴的故事,座中有一位教習,是國立學校畢業的,不是基督徒,新近到教會學校掌教,看見同事中有早起念聖經的,他也買本聖經念,看見他們吃飯的時候,低頭閉眼,他也就低頭閉眼,到了禮拜堂裏面,人跪,他也跪,人站,他也站,看別人怎樣,他常是摹仿效法,他聽我講那猴,大受感動,他告訴我:他近來的生活,恰和我所講那猴一樣。

今天所講的,雖然是個比方,但亦是很可憂慮的事,因為教會中也有多人沒有神的生命。人生最重要的問題:就是重生了沒有?得了新生命沒有?人的肉身的生期,有人記得:他是那年,那月,那日,那時生的,也有人不記得生期,卻是生了,重生亦然,有人記得那年,那月那日,那時重生的,也有人不記得重生的生期,然而這不關緊要,最要緊的乃是確實重生了。

從前我在一個學校裏講道,完了的時候,有一個學生來會我,談話之間,我就問他:你知道你的生期否?他說:我不知道,他從小離開父母,所以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期。我又問:你知道你重生的生期否?他毫不遲疑地,回答說:一千九百二十二年,臘月三十日,禮拜三晚六點鐘,我就詫異,問他怎麼知道重生的生期這麼清楚,他說:那一天晚上,在禮拜堂聽道,大受感動,回到房裏,跪下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的一切罪過,求他赦免,並且接納耶穌為救主,從那時,我就重生了。

諸君!你有如此的經歷否?人如沒有重生,在世固不能榮耀上帝,在天國亦不會覺得快樂,有些人雖然有生命,但可惜是太少!一個患肺病的人,整天睡床,無力,他雖有生命,但是很微小,只是叫他受苦,不能叫他快樂,只要人服事他,他斷不會服事人。現在許多基督徒,也是這樣不快樂。他們得耶穌的生命,得的太少,所以沒有快樂,反加一些痛苦。他們以為信基督教,如同擔負了一種重擔子,侷促不安,覺得宗教是束縛,教會又干涉個人自由,信教的人,反沒有外教人那樣快樂,他們幾乎懊悔不應信耶穌。他們想脫離教會,良心又不安,他們的宗教,恰夠叫他們痛苦,這就是因為他得耶穌的生命太少了。德國有一種糖精,放在水內,如果放少了,不但不甜,而且苦,分量充足,才非常的甜,人得新生命,也是這樣,非得豐厚充足不可。記得從前某處有一個兵,私逃做了土匪,又被捉拿槍決了,他的朋友為他收屍安葬,對他說:你做好人心太壞,你做壞人心太好,所以無論好人壞人都做不到家,這兩句話,也可以拿來評論如今許多基督徒,你做基督徒心太壞,因為得耶穌的生命太少;你不做基督徒,又因你已得了基督的一點生命,不能過那如同別人一樣的罪惡生活,所以你兩樣都做不到家。人生的痛苦,莫過於此。

去年在我家,有一個軍官來會我,他是個基督徒,有耶穌的生命,但可惜是太少,他對我說:「我懊悔自己信了耶穌,叫我不能作別個軍人所作的事。──討小老婆,吸煙,飲酒,賭博,──如照他們去作,良心又不安,故我甚苦。」所幸此人還有下一半說話:「從前我多看其他新書,把信仰搖動了,當聖經為哲學,當耶穌為聖人,所以我感覺信耶穌是苦,甚至懊悔,幸我也有轉機,在有一個時期,我卻重新研究聖經,並且讀基督與我一書,叫我知道耶穌是神,又知道信耶穌要完全信仰,如此,我就重生,作個完全的信徒,得主豐盛的生命,變為快樂,有力了。」

傳道即是為主作證,今我很願意將自己如何信主,如何重生的事,對諸君作見證:

兄弟六歲時,在教會學校讀書,回憶三十年前,教會學校讀聖經如同讀四書五經一樣普通。當時我能夠背馬太馬可兩福音,我十六歲受洗入教,二十歲在武昌博文書院畢業,就投身在教會服務,擔任教育事業,那時,沒有立志傳道,而且還未重生。我的生活根本革新,是在一九O六年秋季,即前二十四年。按靈性生命言,今年我不過二十四歲吧。那年有一位李叔青博士到武昌講道三日,每日講兩次。他所講的,是聖經精意,靈性真理。我懂得他的言語,卻不明白他的精神。一天晚上,我去會他,和他談話。問他靈性真理,問耶穌怎能彀住在我心中?他說:基督因信住在心內。問如何知道他住在我心中?他說:你良心不安,即是耶穌叩心門。耶穌非頑童可比,他叩門,你開門,他跑走,門關又來叩;耶穌決不與你開頑笑。你良心不安,開心門接受耶穌,他就進來。問怎樣開始?他注目望著我;答道:你回家去,進入房內,關上門,展開以弗所三章十七節,誦讀之後,跪在主前,用信心接納耶穌在心;最要緊的,是順從主,耶穌要你做甚麼,你就遵行。我回家去,那天晚上,照著李博士吩咐的實行,接納基督在心,他用聖靈之光,照耀我黑暗心中,才覺得自己罪惡污穢,我就認罪求赦。但有兩件罪,還未能赦免!一件是向人發脾氣,一件是說謊言欺人。主叫我向人認罪,但我不願意失體面。那知此兩罪無論如何懇求,都不得主赦免。那晚哭了一夜,還沒有平安。一連幾日,總是怏怏不樂,因為拒絕聖靈。一天我早禱後,即往向人認發脾氣的罪,即得安慰。然而說謊一件,還沒有向人認罪,心中仍屬不安。正如大衛所說:閉口不認罪,終日愁苦不安。我在街上走,看見那些貓,狗,就很羨慕牠沒有良心,不要為罪惡吃苦;獨惜我是人,為罪不安。那時,我以為可以將功贖罪,就熱心傳道,一天至晚,不住的奔跑。然亦不得平安。後來卒之在祈禱間求主加我膽量,向人認說謊之罪。於是一身爽快,這回快樂,是我終身不會忘掉的。那日我回家,正遇大雨,路中泥濘難行,但心中快樂,卻如走天堂的金階一般。我從那日起至今日,常將主赦罪之喜樂向人宣傳。我自有認罪之經驗後,即我一生之大轉機。故我如今向諸君作證。諸君如已得耶穌的生命,固甚欣喜;如未得耶穌的生命,就望你在今天馬上接納耶穌的生命!照我曾經實驗的方法:至主面前跪下,敞開心門,接納主進內,好叫你滿足主的生命。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