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傳道人的行為言論和方法

陳崇桂

──使徒行傳二十章十七至三十八節──

保羅說這番言語,不是自誇,也不是自登廣告;不過那時有人攻擊他,敗壞他的名譽,他不得不向眾人解釋,以求表白吧。然而他並非為己打算,乃是為要榮耀上帝耳。他說這段話,含有傳道成功的秘訣。我們現在聽了,就當知道怎樣去成功傳道。保羅在這裏說出三件:即是(1)行為,(2)言論,(3)方法。

(一)行為 保羅說:「我凡事謙卑。」上帝拒絕驕傲者,賜恩典給謙卑者。人情亦如是,反對驕傲的人,歡迎謙卑的人。保羅是個謙卑者,故得人歡迎,謙卑不在乎外貌,乃在乎內心;心中謙卑的人,必好學不恥下問。謙卑的傳道人,自會常常領教於人。

保羅又說;「我三年之久,晝夜不住的流淚。」為甚麼他要流淚?因為他愛人。為甚麼他要愛人?因為他為人靈性的父母;做人父母的,沒有不愛兒女。他曾說:「你們中間,為人師的,不止一萬;為人父的,只有一個。」他不獨為人師,而且為人父,用福音生人。

記得我初悔改那時,有一個志願,要引人悔改,叫人得著重生。我在講道之時,常常留心到:有沒有人因聽我講道而得重生。若是沒有,我心就以為不足。我半生以來,曾有兩次大快樂。永久不會忘記的。第一次:是我長子產生,那時我不在家,半夜接到電報,知到這個消息,心中非常歡喜,跪下禱告,感謝上帝,因為我第一次得做父親,後來還有一次更快樂的,就是前二十年,我在廬山牯嶺禮拜堂講道,那時有一人受感動,入到房子跪下祈禱,我也入去和他一齊祈禱。這是我第一次以福音生人。前月在武昌敘集,那人亦與我相見,他是我頭生的靈子,我自然很愛他。自此我就以福音生人為最大的目的。諸同工,當要發展這個本能,做人們屬靈的父親。從前拉結未生孩子,她十分迫切對雅各說:「你不為我生孩子,我就死了。」我們也要有如此懇切的心,以求作屬靈的父母。我們既做人們的父母,就自然會愛人,為人犧牲,為人流淚。

保羅又說:「我凡事作人的榜樣。」他教訓人作甚麼事,他必先自去作。好像打仗,他在先頭走,叫眾人跟隨他前進。我們做傳道,當要效法他,凡事作個先導者。如勸人讀經,自己當先讀經;如勸人祈禱,自己當先祈禱;如勸人捐錢,自己當先捐錢,不論教訓人作甚麼事,自己當先去作。主耶穌先為門徒洗腳,然後才教訓門徒要謙卑。這就是先給人作了榜樣。

保羅在以弗所三年之久,未曾貪過一個人的金銀衣服。他不借債,也不放債生利。他辦理教務,沒有不清楚的地方。也不因傳道發財,許多人傳道失敗,是因他發了財,教友在金錢上不敢信托他,如此傳道,怎能成功?保羅傳道成功的秘訣,在金錢上是認真清楚的。

他又說:「我在你們之中,沒有一件事叫你們跌倒。」他在以弗所三年,以為無可指摘。但我們做傳道,能否對教友說這樣的話?教會中有沒有教友因我們的行為跌倒呢?

(二)言論 保羅說:「凡有益於人的,沒有一件隱藏不講。」這個凡字何等重要!他是講上帝整個的福音,凡主的旨意,無不盡言之。可惜今之傳道人,一年之內,只講福音之片面;甚至自己連聖經也不讀過一次。從創世記至啟示錄,是上帝整個的福音,他自己也不知道,怎能將整個福音講給別人呢?並且有等傳道人不信聖經的某一部,這樣,更無整個福音傳給別人之可言了。我有時游行各地,問教友何以不往禮拜堂敘集?他們答道:「傳道的人所講的,我完全聽過了,如果再去聽,總見沒有意味。」這是實在情形。許多傳道未久,就講乾了。他們不肯研究聖經,以為福音就是這樣吧。他們又不肯觀書閱報,怎能發生新的理想,和新的言論呢?所以無怪他們講道總是乏味,令聽者感覺討厭。

還有許多傳道人,發出害人的言論。他們不講信,只講疑;不講知,只講不知;叫弟兄信心搖動,冷淡跌倒。但保羅被聖靈充滿,有膽志,對於上帝之道,絕無隱藏不講。可惜我們無膽,不敢率直講上帝之道,只求敷衍過去,迎合人心。傳說在美國有一禮拜堂,請一位牧師講道,該堂的執事,長老,先對牧師說:「請牧師小心些講,因為這裏的教友,有看戲的,有吸煙的,有飲酒的,你若提及這些事,他們一定不服。」牧師問道:「然則怎樣?」執事和長老答道:「這裏沒有猶太人,你可多多責備他們。」這樣,那裏是宣傳上帝的旨意呢?我們講道,不是一味去責備人;在講道之前,要求上帝指示,上帝要我們講的話,我們不可不講。可惜我自己也曾犯過這種毛病!前兩年在瑞典國一個教友的家庭早禱,那時主有聲音叫我勸這教友不可貪財;但我以為自己年少,怎能對這八十歲老翁說規諫的話呢?及我將離瑞典,到他的家辭別,老人躺在床上,向著我流淚,好像他的心中,有說不出的苦情,他叫我為他讀經,為他禱告。那時我也不敢讀不可貪財的經節,只讀一篇詩去敷衍。但可憐我那時心裏非常不安。因為我不肯順從主的旨意。到我起行那時,有一人送我上車,我問他:「老人為甚麼對我流淚?」他答道:「那老人已經跌倒了!從前教會建築禮拜堂,要金銀用,他是富厚的,本當獻金幫助,但他不肯獻;教會就向他借銀,他還要取厚利。他已經在金錢上跌倒了!」我聽見他說了這番話,心中更為不安。但火車就要開行,無法轉頭,這事就成了不可補的缺憾!

(三)方法 保羅說:「或在眾人面前,或在各人家裏,我都教導你們。」在眾人面前講道,是很需要的事。我們中國人以口才出名,我在美國時,見大學中的美國學生的口才,比不上中國學生的口才,但可惜中國有口才的人不肯傳福音,所以現今中國有口才的傳道很少。以外國的城邑像廣州一般大的,必有許多有口才的講道家,許多人從各處來聽他講道。在倫敦有些禮拜堂,敘集時間還未到,已有許多人在外邊等候了。因為那些禮拜堂有會講道的牧師,所以聽眾就這般踴躍。但何以以口才出名的中國,反少有口才的傳道呢?這是因為中國教會不注重公眾講道吧。傳道人到禮拜堂,就隨隨便便來講,時前總無預備。前兩年有兩個女教員到我家裏,她倆說:「我們常常到一間禮拜堂敘集,聽見傳道先生講道,如對普通的勞動界講一般。他沒有預備,聽來叫人討厭。」所以我們講道,想令人受感,就要用些工夫預備。外國的講道家,多是一句一句的寫出,預備的十分熟,然後才敢登台。很希望我們中國的傳道人,也效法他們如此注重預備工夫。

保羅不祇注重在眾人面前講道,並且注重在各人家裏講道;他在以弗所三年之久,日夜流淚勸戒各個人。我國教會稱傳道人為牧師,這個稱呼未免太高貴了,誰人當得起?然而我們也不可不勉力,向著那個標準去做。最可怕的是有名無實,名為牧師,其實不師,更不牧。他們不認識羊,更不能按著名叫羊。不看顧羊,沒有狼來就逃走了。把九十九集羊撇在曠野,卻沒有去找那失去的羊。我國牧師,能講道的固少,能牧羊的更少。中國教會的根基不是穩固的。寶塔的根基何以穩固?因牠見上輕下重。可惜中國教會是上重下輕!上頭設有甚麼總會,協會,組織的確宏大,但是各地的會堂太弱,不成樣子。這般的教會,哪裏站立得住?若除掉外力──外國宣教士及金錢──就不能支持了。現今中國教會之急需,就是牧養群羊治理教會,做下層工作,以鞏固根基。這樣才可以站立得住。

我們傳道,好像打魚一般:向個人講道,就好像用釣釣魚;向眾人講道,就好像用網取魚。醫生診症,是一個個診的,發藥也是要看各人的病狀來發的,我們向人講道,務要對症發藥。

末了,我也如保羅所說:這事誰當得起呢?誰做得到呢?本做個名實相稱的傳道與牧師,不是容易的事。保羅說:我們是瓦器,但上帝以聖靈充滿其中,便可放光而有用。總之我們傳道者務須清清楚楚得了重生,充滿聖靈,然後才能作主的工,願諸君達此最高目標吧!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