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聖經與科學

賈玉銘

詩篇第十九篇,可以分作兩段:一至六節,將天地萬物和神的榮光表現出來;七至末節,將上帝的言語表現出來。

昨天論聖經是真實的,全部的,由一個靈感而作的。今天所論的,就是除了我們所常讀的聖經以外,還有一部大聖經,即是天地萬物。牠把上帝表現出來。如詩篇第十九篇所分的兩段,可作兩部聖經看。我今天的講題,是「聖經與科學。」

近來許多人如此說:「科學與宗教不能兩立;談科學的,不能談宗教;談宗教的,不能談科學,因為兩者互相衝突。」持此說的人,以知識界為多。教會中的有知識者亦有持此論調,真是可惜!

從前有一個大學校長,作了一篇文──基督教的要素──其中有三個意思:(一)泰西各國對於東方各宗教的僄價值,一天比一天更加重看:(二)今日對於聖經內部的新解釋,與舊解釋是顯然不同的;(三)現在因科學的勢力足以使聖經成為神話的,理論的,寓意的。因這位校長的新信仰,以至許多學生的信仰給他破壞。

我們對於聖經當有的認識:

(一)聖經不是科學課本 現在我們先討論:聖經與科學是否真正有衝突?聖經有沒有存在的價值?聖經是不是陳舊古老而不適用於現在的新潮流?我切實的說聖經是萬古常新的,其言語,其感力,是始終不變古今相同的。聖經不是科學的課本;聖經是言靈性的事情,科學是言物質的事情;聖經是論形而上者,科學是研究形而下者,科學是研究自然,聖經所言是超乎自然,即所謂自然中之自然。故以科學方法不能解釋聖經,科學家也不必凡事在聖經中尋求答案,神學家也不必凡事用科學物理去解決。

有一位醫生說:「我不信人有靈魂。因為我解剖了許多身體,從沒有找著靈魂之所在。」他並且不信天地間有上帝。

有一天我和一位新神學生談話,他說:「上帝,不過是個假定的,抽象的名詞吧。我所崇拜的上帝是天地間的一種能力,或社會的精神。至於說上帝是真在的,全能的,有位格的,那就不可信了。我以為以太代上帝亦可。只求在人類的精神裏得個對象罷了。」唉,真是沒有一位全能的,有位格的上帝嗎?我不相信將來有甚麼天文學家作一部新天文學能將天星掃落。或地理學家能作一部新地學能將地的軌道改變。我就不信將來有甚麼新神學家,寫一部新神學,能將聖經的真理推翻。

(二)聖經含有科學原理 聖經雖不是科學課本,但其中實在含有許多科學之原理。如創世記一章一至三節,言天地之由來,好像曾經過了三個時期,又三節以後所論創造萬物的次序不是很合科學家的演進論嗎?由此觀之,當日摩西所見到的,與今日科學家所發明的既適相符合,若不是摩西明白今日的科學,即是由於靈感的啟示,自然我們信其由靈感而知,較信其為科學家為容易。

近代科學家發明地球是圓的,那知在前幾千年,聖經早已說及了。如約百記廿六章七節言,「神將大地懸在空中」非如球形如何懸在空中呢?又以賽亞四十章二十二節說:「上帝坐在地大圈之上。」假若地非球形何以有圓光環呢?又如路加第十七章,耶穌說:將來有兩人在床上,取一捨一;有兩人推磨或在田間,亦取一捨一。前者是夜間,後者是日間。耶穌再來,世人被提,是同一的時間,何以有在夜間,有在日間之不同呢?就因為地球是圓的,東半球是日間,西半球則是夜間,西半球是日間,東半球則是夜間。所以如此說吧。由此可見聖經是含有科學原理了。

聖經不特發明地球是圓旳,對於天文也有發明。約伯記九章九節:「他造北斗,參星,昴星,并南方的密星」是言此四星指南北東西。天文家每以星所在的方位,即可推定其在此方位的時間。有某信徒請一天文士,推測此四星指南北東西時,當在何年間,一文士用心推測後,言當在紀元前千數百年,適為約百所在時代,可知聖經所載有關天文之事是不錯的。現在科學家說「空氣是有重量的」誰知聖經中早已發明此說,在約伯記二十八章二十五節說:「要為風定輕重。」現在科學家發明無線電,聖經亦早已說及,在約伯記三十八章三十五節說:「你能發出閃電,叫他行走,使他對你說,我們在這裏。」又如現在發明飛艇,在聖經亦早已言之,即以賽亞十一章十四節,說:「他們要向西飛。」舉凡近代科學家發明的,在聖經中早幾千年已經說明了。聖經的科學原理,是堅定不移的。

(三)聖經與科學衝突之原因 為甚麼聖經與科學有衝突?其衝突之因在哪裏?一方面因為解釋聖經有錯,二方面因為科學有錯。蓋科學實在未達到完全之地步,同時世人亦不能完全了解聖經。比方創世記說上帝六日創造天地萬物。此六日,未必就是每日二十四小時之六日。若是固執著,就很容易解錯了。又如上帝造人一件,也有許多人誤解。我在幼時,聽見一位牧師這樣說:「上帝團土成人。先造甚麼,後造甚麼,然後造成了人的形像,放在日光之下,晒乾了。上帝再噓氣入他的鼻孔,這樣便成一個活潑之人。」他一面講,一面表演。上帝如何如何造法。但查考聖經,上帝實非「團土」造人,不過用土造人耳。(創二之七)後來上帝亦用土造飛鳥,走獸。(創二之十九)我們合兩者觀之,上帝造人和造禽獸,皆是用土,且看第一章廿四節,可知神造禽獸顯然是用命令詞,其造人當然用同樣方法用命令詞,其中的差別,只在乎有沒有噓氣,及人類是肖乎上帝像而已。又何必這樣強解呢?

有一回,我看見聖經函授課程中有一句說:「上帝用亞當的肋骨造女人。」那時在我旁邊有一位神學教授,他也看見,不禁大笑起來,說:「在近日科學發達時代,說這樣的言論,豈不是笑話之極?」他不知聖經所謂用亞當的肋骨造女人,是表示男女平等之意。不在頭上取一塊骨,也不在腿上取一枝骨,而在中部取一枝肋骨,故可想而知矣。而且我也信此為事實正是借此表明基督與教會。取亞當肋骨造夏娃,是預表耶穌流血而產生教會。

有一次我在湖南,和一個新神學教授談道。他問我說:「你們信聖經是一字一句都不錯的,試問聖經說:太陽從東方出,從西方落,是不是錯呢?」當時我反問他說:「然則你今日當科學發明時代,用何說法指著日出日落呢?我恐怕就是一個大天文家也必是這樣說吧,聖經所用諸如此類的說法不過就人方面所能明白的而言。」

又如聖經說地有四角,這四角是作四方解,若固執是四角,就弄錯了。聖經所謂天開了窗,也不是天有個窗,不過是形容由上而來的。總之我們不可以詞害意,妄解聖經!

約書亞記載日月停止一回事,是聖經中一個難題。但也不是聖經有甚麼不對。此事有數種解釋,今只言一二。按天長天短,原是因日光正照斜照之故,上帝未嘗不能當時令地軸稍轉,使日光照在伯和倫山岡的斜度適宜,因而可以使當時一日有兩日之久。

從前有一位登峰造極的天文學家。他查出地球按照程序計,宇宙的時間差了二十四小時。脫勞德先生叫也查考聖經,找個答案。他就起首讀經,過了時候,脫勞德先生問他有沒有得著滿意的結果?他答道:「沒有,因為在約書亞第十章我固然找著所短少的二十四小時,於是我又回轉去和我算式上的數目核對,但核得在約書亞的時代,祇短少二十三小時零二十分,聖經差了四十分,恐怕不是神的話了。脫勞德先生對他說:「你看約書亞書不是說約有一日之久麼?」這「約有」二字,是說非正廿四小時。但天文家心中仍不釋然就再拿聖經去讀。一直讀到先知以賽亞第三十八章,在這章中,以賽亞記著希西家王病得要死,神聽他的禱告,應許為他延長壽數十五年。為證實這應許起見,神就給他一個兆頭,叫他看亞哈斯的日晷上,向前進的日影,往後倒退十度。王去看的時候,果然看見前進的日影倒退了十度;這十度即是四十分鐘,於此聖經是準確不誤,又有了一個證據。天文家查出這短少一日的時間之後,他就跪下讚美上帝了。

(四)聖經比科學更堅確 上面所舉出的,是最顯的,諸如此類者,還有許多。總之我們人類的腦是細小的,思想是有限的,不能明白上帝的大作為。聖經與科學有衝突,不是聖經本身之錯,乃是誤解聖經之錯。在我說:聖經比之科學更可信,更的確。比方科學書在前幾年或幾十年出版的。到現在便不適用了。因為現在已查出其中有許多不對。蓋科學是日日進步的,惟獨聖經是萬古不變,永遠常新的。世界的大學科家,有不少的是大宗教家。因為科學是憑信仰,宗教也是憑信仰。可見兩者不特沒有衝突,並且是互相發明。現今科學進步,研究聖經也容易明白了。感謝上帝!賜給我們這本寶貴的聖經!

最後我要說的,就是哥林多前書一章十九節:「上帝要滅絕智慧人的智慧,聰明人的聰明」所以我們不要自恃聰明,誤解聖經,以致搖動自己及他人的信仰!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