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三講 人子耶穌

趙柳塘

經文 馬可路加福音

耶穌來世,最要緊的,即表示他是個人,和我們同情同等,沒隔膜;這樣,才可以救我們。他住在拿撒勒亦有此意,世人沒有一個不能親近他,就因為沒有一人的地位與他有隔膜。他所表示的宗教,乃一完全的平民宗教。

耶穌是全善無罪的;上帝救世,不遣天使而獨遣他,使他成為人子,有血肉之體,去救那屬血肉的人。

羅馬教說:「耶穌幼時便有異能,嘗以土造鳥,使之高飛。」這是異端吧!因為經中說水變為酒,是主第一次的異蹟,這樣,耶穌幼時哪裏行過異蹟呢?在主後二百年,又有一派神學,說:耶穌釘在十字架,不是他的本體,乃另一化身耳。殊不知主在十字架上親身受苦,渴了,就飲那蘸滿海絨的醋。

今天第三講研究人子耶穌。這個大問題,請你們參考馬可,路加兩福音。

(一)馬可路加兩書之大旨

四福音所記載耶穌的事跡,各有不同;如啟示錄四章七節所說的四個活物:第一個像獅子,即王之意,表馬太;第二個像牛犢,即僕之意,表馬可;第三個臉面像人,即人之意,表路加;第四個像飛鷹,即神之意,表約翰。由此看來,研究人子耶穌一題,至好參考馬可路加兩福音。

(二)人子耶穌

耶穌本是上帝的兒子,但他常以人子自稱,在福音書中;有八十八次之多。他既是個人,他就有他的族譜及身世,所以他自稱為人子,是紀念他為人的本分。假若他常常紀念自己是上帝的兒子,則難免與世人有了隔膜。為要遷就他的工作,就不得不以人子自居哩。

人之至苦者,莫如回憶從前自己的地位如何高貴,現在如何卑微,思念起來,自必大大太息。但耶穌不是這樣,他絕不思念他本來的地位;好像一個兵士入了伍,舊日的生活,就完全改變了,絕無一些故態尚存。

凡信主的人,都是披戴著基督,並不分甚麼種族,甚麼地位,在基督裏是一樣的。

(三)民眾目中的耶穌

耶穌在民眾中奔走了許多時候,受盡諸般痛苦;然而也有安慰他的:馬太七章說,眾人都驚奇他的教訓,說是有權柄的。馬可三章說:有許多人從各處來跟從他。那時耶穌的工作,已震動了全猶太。自五餅二魚異蹟之後,眾人都認他是先知,想立他為王,及主騎驢入京,民眾都熱烈地歡迎他;不料沒有多時,卻又大聲呼叫,要釘他落十字架!啊!人的情感是這麼不可靠的!但是我們傳道,也不要灰心,只要靠聖靈去開導人心。他們接納與否,我們也不必顧慮,只有承主之命去傳道吧!

當時民眾對於耶穌的觀念是這樣:「這人從哪裏有智慧和異能呢?這不是木匠的兒子麼?他母親不是叫馬利亞麼?他弟兄們不是叫雅各,約西,西門,猶大麼?他妹妹們不是都在我們這裏麼?這人從哪裏有這一切的事呢?」他們就厭棄他。(馬太十三之五四至五七)不錯,耶穌的外表是很平凡的;但他的內部生活,充滿了聖靈和大能,就是非凡的人了。如昔日以色列民的會幕,外表也沒有甚麼美觀,但內部卻很堂皇,很美麗。充滿聖靈的人,也是這樣。很望我們在這十天之內,得著聖靈充滿,出而為主作證。

(四)家人意念中的耶穌

我們看約翰七章三至五節,便知道他的弟兄們怎樣不信他;他在家中,有重責,肉體上已不勝其苦了,然而心靈上又加上一層痛苦,遭家人誤會,譏誚,這是何等難過!我們有時也有不見諒於家庭的,但我們不要灰心,只要努力行道便吧!

耶穌的弟兄說:「人要顯揚名聲,沒有在暗處行事的;你如果行這些事,就當將自己顯給世人看,等你得著榮耀。」人情是這樣的,在舊約書中,也有約瑟同樣的遭弟兄們妒忌。他作了異夢,告訴他的諸兄,他們就要妒忌他,甚至想殺害他。

耶穌所幸的,是得一良善的母親了解他,人家議論他這樣那樣,她總是不理,只有將他們的話,放在心裏。她的信心,在約翰二章水變為酒的事上,就可以顯明了。一個人若有好的母親,真是得了上帝的大恩。教會中上帝大用的人,多由敬虔的母親所生的。

耶穌不理弟兄們怎樣誤會,只是專心作事;到底使他們受感而信。此可見家中雖有未信的人,但亦可以感動他們,叫他們和自己同一信仰。但至緊的,我們不要把不信的家人放棄,任其不信。

(五)信徒心中的耶穌

他們口頭雖然認他是主,是上帝的兒子,是彌賽亞,然而他們還有諸般誤會。如雅各約翰要求從天降火,燒滅撒馬利亞人,這是何等魯莽?又如彼得諫阻耶穌不可上耶路撒冷;後來他又把大祭司的僕人,削去他的右耳,這也是不明主旨,叫主加增多些痛苦吧!

耶穌對於腓力的要求,很傷心的勸告他一番,並且責備他不信。(看約翰十四之八至廿一)

諸君!我們在教會服務了十年或八年,但有若干教友真正了解自己呢?我們都不要介意,因為這些事,主已先我們嘗過了。

彼得,雅各,約翰,雖然暫不了解他,然而後來卻擔起了傳道的重責,作了有用的門徒。這樣,我們傳道者,就不應該對教友有灰心,只要盡心盡力工作,等候聖靈造就他們,叫他們做有用的信徒吧!

主復生後,和門徒談論天國之道;他們卻不明白,只是追問復興以色列國的時候,他們之目的,是向這世界的。我們有時向教友談道,他們偏要拉進些世務,或新聞,或生活問題。但我們都要忍耐,看主的經歷,自會得著安慰。

(六)權貴手下的耶穌

使徒行傳八章三十三節說:「他卑微的時候,人不按公義審判他。」耶穌對付仇敵,十分容忍,總不與他們爭辯。(馬太廿七之十二,十九)大祭司問他說:「你是不是上帝的兒子基督?」他就回答說:「你說的是。」(馬太廿六之六十三,六十四)彼拉多問他說:「這樣,你是王麼?」他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約翰十八之卅七)主所回答的,都是最要緊的。當時權貴的人待耶穌是這樣,今日我們也不要望權貴的人幫助教會。主要人傳道,是靠稅吏,漁夫,勞工,婦女等;並非靠那權貴的人,昔日羅馬王信主之後,教會便發生諸般異端。由此可知權貴的人不足靠了。即如尼哥底母和約瑟,主只有用他,並沒有靠他,簡直可以說:基督教是平民的宗教,建立於平民之上,不是建立於權貴人之上。那權貴的人,多是損害主及主的教會。

(七)兵卒口中的耶穌

在路加二十三章四十七節,百夫長說:「這真是個義人!」馬太二十七章五十四節,百夫長和看守耶穌的人說:「這真是上帝的兒子了!」他們雖是兇惡,然亦不得不認主。今日主道已流傳了二千年,世人還不肯信他,今日人心的剛愎,實有甚於當日的兵卒哩!

耶穌當日所經歷的事,至苦至難,世人沒有一個可以相比,想來,我們就當受慰而知足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