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六講 十字架上的耶穌

趙柳塘

耶穌是贖罪祭的羔羊,上主在創世之先,已預備了他,為世人之罪流血。現今耶穌在十字架上,一方面成就上主數千年想成就之事;一方面又成就人在罪中得救贖之事。那末耶穌釘十字架,就是天地間歷史中最重要的一頁了!

保羅說:「我當日所領取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林前十五之三)這是基督救道的大端,舊約所有預言或預表,皆指耶穌釘十字架;亦可說是全部聖經的總題。茲將耶穌釘十字架與世人之關係列下:

(一)關於猶太人 他們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稱義的事上,信他即得稱義。因他已釘在十字架上。(徒十三之卅八卅九)

關於異邦人 上帝之義,顯於律法以外;異邦人亦因信基督而得稱義。(羅三之廿一廿二)

或有人說:「人之得救,未必一定要靠十字架。」但我們查考舊約,上帝指定拜他的地方在耶路撒冷,此外,別無他處。(申卅一之十一)今上主之救法亦唯一,除耶穌釘十字架外,別無他法。蓋主曾說:「我是門,非由門入者賊也。」

主耶穌釘十字架之事,今我以勇,樂,忍,熱,安,信,血,七字,論之於下:

(一)勇

耶穌釘十字架,我們不能說他是消極;更不能說他有甚麼憂愁不安。他釘十字架,實在勇的表示,且具喜樂的心情。他與門徒上耶路撒冷,他很勇敢的走到前頭,跟從的人卻害怕。(可十之卅二)這更表示主的勇氣了。又如他在客西馬尼園被捉時,他對捉他的人直認,說:「我就是……」於是他們便退倒了。後又叫釋放門徒,及吩咐彼得收刀入鞘,都是很從容的,並且沒有一些懼怕。

他知道父所給他的那杯,不能不飲,所以他就順從父的旨意。他受審四次,答的話,很簡直,很有勇氣。他又承認自己是上帝的兒子,及猶太人之王。他是一個不為威武所屈的人,我們當效法他!不論處甚麼惡劣的環境,也不要害怕:記得前數年有反教風潮,有些教友,竟因此便不敢到教會,這是多麼荏弱啊!真愧為基督的信徒了!

我們想做個剛強果敢的人,必要有聖靈充滿心內。彼得在沒有聖靈那時,就沒有力量,在一個婢子面前,也不敢認主。及至五旬節靈降臨了,他得著聖靈,就有膽量在長官及民眾面前,大聲為主作證。如此,有無聖靈之分,不啻天壤!我們今日的急需,就是膽量,在不信者面前作證耶穌,非有膽量不可!保羅說:「上帝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後一之七)那末,膽怯的心,就是魔鬼給我們的贈品吧!

(二)樂

有人畫耶穌釘十字架的像,畫得憂愁痛苦,我很不以為然;我相信耶在十字架上,是具喜樂的心情,士提反殉道,面帶喜樂,表示他甘心為主捨命。耶穌釘十字架,是甘心為罪人捐驅,必定帶喜樂的面容。

耶穌末被釘之時,官兵們強西門替他背十字架,那人不是甘心的,他必面帶愁容。嘗見許多信徒,因不甘心背主十架,以至常常流淚太息,不得平安,好像昔日拉約櫃的兩隻牛,隨行隨叫。

我們事主,若不是出於樂意的,主必不喜悅,我們先要有愛主的心,在服事主的事上,才可以喜樂。比方一個男子,為愛上一個女子,他無論怎樣艱難痛苦,都願意奉承她,來表示他對她的愛心。我們服事主,也要有這般態度,才能夠以苦為樂。若覺太苦的時候,最好思念主在十字架上所遇者比之我今所遇者如何。如此,我之所謂苦,也不足介意了。

(三)忍

主耶穌因為擺在面前的喜樂,就看輕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中國古時最慘的刑罰,算是凌遲;但也沒有像十字架死得這樣苦楚。耶穌遭這極刑,他的血一滴一滴的漏盡了才死!但他在十字架上,卻無一句怨言。此見他的忍耐的精神了!

他在未釘十字架時,也受了不少的凌辱:看守他的人,戲弄他,打他,又蒙著他的眼,問他說:「你是先知,告訴我打你的是誰?」又用荊棘編作冠冕,戴在他頭上,拿一根葦子放在他右手裏,跪在他面前,戲弄他說:「恭喜猶太人的王阿!」又吐唾抹在他的臉上,拿葦子打他的頭。這般凌辱與苦楚,比之十字架上還難受。但耶穌也是忍耐過去,不與他們計較。

我們遇了困苦之事,則難免厭倦,灰心,發怨言,這是不應該的。保羅說:「你們如作光明無瑕疵的兒女,幸勿發怨言,起爭論。」他在哥林多教會中,用百般的忍耐,顯出使徒的憑據來。從前有一少年,向一個牧師問道:「往非洲去傳道,當如何?」牧師答道:「第一要忍耐,第二要忍耐,第三也要忍耐。」此可見忍耐是傳道者不可少的東西了。

(四)熱

世間的物體,有能發熱的,有能保熱的。有等信徒好像鐵一般,遇冷即冷,遇熱即熱。惟獨主的本身是發熱的,他不論處在甚麼冷酷的環境,他仍然照常熱著。即如他在十字架上,也不減少熱度。那時他還熱心去救人。

我們的熱心很差,在患難的時候固然冷淡,就在平安的時候,也甚少向人講道,常常以無機會來推諉。殊不知熱心的人,則不論得時不得時,也要為主作證;我們總不能以不得時為藉口而不傳道。

保羅具有主的熱心,在捆鎖中也引人歸主。我們當求主,俾我們處在任何環境都要結果。

然而我們怎能得到熱心呢?就要多讀聖經,因為聖經的言語,能夠使冷淡的心火熱起來。(路廿四之卅二)又要求聖靈常常把我們心中的火挑旺起來。這樣,門便有熱心去為主作證,拯救罪人了。

(五)安

想知道耶穌在十字架上,還有平安的心,試一查約翰第十九章二十五至二十七節,便可知了。他把他的母親交托過門徒,他若失了平安,怎能理到這些瑣事呢?嘗見許多人遭遇患難,便沒有餘力顧及他人了。惟獨耶穌則不然。他在十字架上不獨安置了自己的母親,而且又救了同釘的一個強盜,及為仇敵禱告。你看他是何等安靜,門如遭著患難,幸勿張惶失措總要鎮靜,效法主在十字架上──苦難中──辦理一切事務。

(六)信

看約翰第十九章三十節說:「耶穌嘗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不頭,將靈魂交付上帝了。」這節證明耶穌的信心,(一)「成了。」主那時遇害,門徒離散,以人眼看來,是完全失敗了。何得說是成了?但耶穌具篤信之心,他的眼光超過肉眼所能及的。所以他說成了。(二)「低下頭」此亦表示主有信心,他不必看環境如何。(三)「將靈魂交付上帝」此表示主是真的死在十字架,有人說他不是真死,是表面上如此耳,這是謬說。他這樣安然逝世,是他具著篤信之心所致。

(七)血

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設若耶穌不死,不流血,便沒有宗教。希伯來九章二十二節說:「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這是上帝的定律,自創世直至現在都是這個原則。在舊約時,有弟兄二人獻祭,一是獻土產,(無血)一是獻牲畜,(有血)上帝只悅納有血之祭。啟示錄五章九節說:「主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上帝。」保羅說:「上帝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上帝的義」。(羅三之廿五)又說:「耶穌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聖,也就在城外受苦。這樣我們也當出到營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希十三之十二,十三)可惜我們信徒,信心太小,又怕凌辱,不能與主同受苦難。耶穌說:「你們互相受榮耀,而不求從獨一之上帝來的榮耀,怎能信我呢?」(約五之四十十四)驕傲的人不會信主,主也不會住在驕傲人的心。上帝之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由信得生。」那末我們惟有謙卑信主吧!

然而我們信主,是站在十字架下,抑或站在十字架上?站在十字架下的,如以色列人仰望銅蛇得生;站在十字架上的,是與主同釘同死,而得主的新生命,新能力。如保羅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拉二之廿)

末了,我要奉勸諸君,不可與世界協妥,因為世界對主對教會都是絕對反對的。他們釘死耶穌,還要派兵嚴守墳墓。我們當把世界釘在十字架上,把我們的舊人嚴密的防守。這樣得勝了世界罪惡,教會才有進步。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