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希伯來書的要道 (續第三集)

第五講 我們的大祭司 (四章十四至十章十八節)

黃原素

第四論 大祭司的工作  八章一至十章十八節

(一)立更美的新約

有人云東方有許多關於道德問題的書籍,等於希伯來人的舊約;東方教會可以不用舊約為聖經,只可用作參考書罷了。這是新派的主張,幸而其說未能實現。

本書八章十三節,雖然提高新約,壓低舊約,然亦非取消舊約。聖經中不論可以取消任何一部,則全部亦可以取消。若云舊約非聖經,則可進而云新約的書信亦非聖經,更可進而云四福音也是靠不住。這樣,教會的信仰,豈非完全破產麼?

舊約雖然不是句句皆金玉。因其內有許多罪惡的歷史,然句句是神的旨意為我們寫的,所以我盼望諸不要輕視舊約!其功用雖與新約不同,然其靈訓則與新約無異。

舊約是在西乃山的。西乃即僕,是以我們不必泥守舊約為僕。因為我們現今的地位不是僕的地位,乃是上帝的兒女的地位,我們既有兒女的地位,就不必泥守為僕的條約了。

舊約注重人的行為而無得救之道。可以說舊約與得救之道沒有甚麼關係。以弗所二章八九節說:「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所以自新約立了,就顯出舊約欠缺。因此舊約便漸衰而歸於無用。此可斷舊約的功用不能久持,但其靈訓則與我們永遠有關。

八章六節云新約乃憑更美之應許立的。因為他是更豐盛,更屬靈,更美備,更穩當,更道德,更普遍;其教訓亦非梗板的。蓋聖靈的工作極靈活,我們不能執一而拘泥的。

舊約乃律法,犯之即死,守之得福,如工人得其相當的代價一樣。惟獨新約則不然。例如:經內所載雇工的人,朝早入園與午刻入園都是得同一的工價──一錢銀。

舊約輕恩與愛,重律法與公義;新約充滿恩愛,信之即得。我們是新約的信徒,要把自己的愛盡量獻給於主,主的賞賜必大。主的標準不在我們工作之大小時間之長短,而在我們對他的愛心如何耳。

新約可與主交通,舊約則不能。下文論及聖所與至聖所之間有幔子,非大祭司不能入至聖所,惟有我們新約的信徒,人人皆可朝見上主,與之深交。我們可將舊約之律例容納於新約之中。舊約是刻在石版上的,新約是刻在信徒的心版上的,凡事皆由聖靈隨時指導。可惜有等信徒泥守字句而不求其精意,此即所謂以詞害意也。

八章十節說:「我要作他們的上帝,他們要作我們的子民。」舊約則無此言。在新約,上帝要完全得了我們,我們亦要完全得了上帝。我得上帝的恩惠,上帝得我們的心志。我們此時認識主,不用別人教導,專靠主的恩膏──聖靈──啟示,以領悟屬靈的妙道。經云:非感於靈,不能認識耶穌為主。故我們傳道,不要只靠講道,亦當靠主同工,才可以收美效。

上面所說,都是論主立更美的新約,使我們得更美的恩益。然而舊約的靈訓,我們也不要忽略。

(二)作更美的執事(九章十一至十四節)

(甲)為我們通過內幔 內幔即聖所與至聖所之間的帳幕。上帝設此帳幕,表示他的愛與公義。他的愛想世人來前,他的公義想世人不來。故用幔以相隔,此乃兩全的辦法。感謝主!新約則無此隔膜。我們信徒靠主的寶血潔淨,成聖,即可與主親近,因為主已經為我們通過了內幔。

新約的國度,是成聖的國度,信徒皆有為王的資格。我們處此地位,何等尊貴!教會裏是不分等級,人人皆可到主面前。

聖地分二:(1)聖所──百姓不得入,只有大祭司可入。聖所內有香檯,餅檯,燈檯,祭司在此服役。此地位仍非滿足,更當進入至聖所,到主面前服事主。

聖所是作工的地位。如燈檯餅檯,都要當心治理的。至聖所是靈交的地位。教中如有不出頭露角而在密室與主深交,為教會祈禱者,其功效比之作工的人更大。今日教會所急需的,就是這等人。所以我們的生活,不只作靈工,還要有靈交,才是完善的。從前有一位西教士到中國,多祈禱而少傳道,教會不察,通信於母會除之,殊為可惜!不知祈禱工作,比之傳道是更美的。例如:馬大與馬利亞二人,馬大注重工作,馬利亞注重靈交。耶穌卻喜愛馬利亞過於馬大,此可見祈禱勝過作工了。願諸君不只度聖所的生活,更當度至聖所的生活。

幔間的生活,是一生的生活。即祈禱與傳道一生不間斷。獨惜有人欲嘗世味,改行其志。離幔間而轉向營外。辭傳道之職而投進世界去討生活。我從前有一位同工,只因貪發財而跌倒,一敗塗地。現今不特不能發財,而且給重債綑綁了!我們既獻身幔間的生活,千萬不要改志!因為我們的工作是最高貴的,世間甚麼職位都不能相比。我們若能存快樂之心走此窄門,到主再臨,便得大福。

我們入至聖所,必須經過燈檯(表聖靈的工作),餅檯(表耶穌的生命餅)香檯(表祈禱)願在聖所的弟兄們,依此次序進入至聖所。至聖所是完全表天堂。舊約時大祭司每年有一次殺牲帶血進入去為民祈禱。現今我們可以隨時進去,因為主在十字架斷氣時,聖所的內幔即時裂開。他作了更美的役事,為我們通過內幔。

(乙)用他的血潔淨我們 這是耶穌救贖我們的大功。因為人之所以得救,是由於主的寶血潔淨了他的良心,並有聖靈住在他的心內作得救的憑據。舊約全書都是注重「血」字。自始祖亞當犯罪,即殺牲流血。蓋血能潔淨人的罪污。由亞當至亞伯,至挪亞,至會幕,至聖殿。都是一條血的道理。到了主釘十字架就成全了血的完全的救贖,後來就不必再殺牲流血了。但可惜今日教中有等信徒忽略血的工夫,這是將主救贖之功撇掉,欲另尋別的救法。此等信徒,怕是永遠不能得救吧!

主耶穌的寶血,可以洗去我們的原罪,又可以潔淨我們隨時之過犯。我們雖已得救,但仍未即時成聖,故我們當隨時靠主為我們的淨水,(民十九章)以潔淨自己的一切不義。比方穿上一件白衣,偶一染了污點,必要設法脫去,才得安樂。斷不肯任此污點存在。多謝主!他用他的血潔淨了我們。

(丙)為我們顯在上帝前 基督不是進了人手所造的聖所,乃是進了天堂,為我們顯在上帝面前。(九之廿四)主在世有三大要事:(1)死於十字架(2)升上天(3)再臨。三者合而成完全的救恩。

主在十字架──「死」──是第一件大工,故可以說他嘗過死味。第二件大工是為我們「活」──由死復活──永遠活在上帝前。惜乎!今之傳道人好論國家問題,社會問題,而不論基督為人死,為人活的要道。如此傳道,是不顧本的。前有一講道者,作證主是活的。他說:「我今早還與主談話。」他的證據,是這般確實!

主耶穌活在上帝前,為我們作中保,我們若犯罪,他就為我們求上帝赦免。(約一,二之一)但我們不要誤會,在上帝前有了中保就可以任意犯罪,隨時求赦,這不是上帝所喜悅的。主已為我們還了罪債,我們就不要再犯罪!

聖靈(又可稱為基督之靈)如水,能滌清我們的罪污,我們當天天求聖靈清潔肉疚。否則積聚愈多,洗濯就愈難了。

我們在靈性的進程中,難免有各種戰爭,當要靠主得勝,千萬不可自恃,自恃的人,必遭失敗。惟有靠主者才能夠站立,因為主已經勝過世界了。

地上的祭司有死,死後要人繼其位。惟天上的祭司──耶穌基督──是永生不死,永遠為祭司。感謝主!今日在天顯於上帝前,使我們與教會,都得有屬天生命。

主第三件大工是再臨,他的身體極榮耀。與信徒同作王,審判世人。信徒既與主同死同生,此時則與主同榮,同操權於世。主的救恩,至此成全。

舊約大祭司獻祭時在會幕前殺牲流血,是表耶穌在城外受死。其次帶血入至聖所,洒血,俯首禱告,是表耶穌由世界帶血入天堂,立於上帝前代信徒禱告。再次大祭司由至聖所出而祝福眾民,是表耶穌從天再臨,與信徒同榮,同權。前兩件是已往的事,後一件是未來的事。此可見主作更美的執事,是十分完備,一無缺憾!

(三)為更美的犧牲(十章一至十八節)

耶穌為我們作了更美的犧牲,這犧牲非羊非牛,乃是耶穌的自身。舊約的律法祗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像。總不能藉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完全,也不能潔淨人的良心,又不能除罪。舊約的祭物雖多,但上帝卻不喜歡,也不需要。(詩五十之九至十二)因為上帝是富足的。舊約時獻祭,實不能滿足他的心,所以基督來到世上的時候,就說:「上帝阿!祭物和禮物是你不願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那時我說:上帝阿!我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

基督降世為人,而且為卑微的人,一生順服,遵行上帝旨意。聖經總沒記載基督行自己的旨意。設若基督不是完全遵上帝旨意,則上帝的救法,必不成全。歌羅西一章二十二節說:「但如今他──上帝──藉著基督的肉受死,叫你們與自己和好,都成了聖潔,沒有瑕疵,無可指責,把你們引到自己面前。」此可見耶穌以己身作犧牲,死於十字架上,成就了上帝的救贖。

現今我們最可怕問題,就是肉身問題。基督的肉身成就了大功,我們的肉身常起戰爭,有時還要累死自己。所以我們當把這個取死的肉體獻給於主,以遵行主的旨意。世人尊重個性,凡事求自主,他們的精神,適與主道相反。人情以得為得而反失,主道以失為得而反得。所以我們不論為主的名失卻甚麼,亦必在主之內得回甚麼。而且所得的比失的更美。

在英文母字中有「i」字,即我字之意。牠在各字中,總要高人一頭。世人也是高舉自己,把個「我」字放得很高。目的是顯己,我們信徒不當如此。我們要讓主在心中作王,把「i」字變為「主」字,所以我當由主作主,行主旨意。我們知道自己生是為甚麼而生,為父母而生麼?為子女而生麼?為財產而生麼?為榮譽而生麼?我們不要為甚麼而生,只要為主而生。保羅說:「我生為基督、死就有益。」我們若非為基督而生,便是枉生一世。座中的青年們!你們當獻身於主,為主而生,這樣,你的人生,便是無上的人生。從前上帝預備摩西及各先知的身,他們都獻給主用。今日上帝亦必預備許多信徒服務他的教會,叫教會奮興。只要我們肯獻身於主,便可成就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