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八講 望 (十二章)

黃原素

本書以信,望,愛三大教理結束。上章論信,本章論望,下章論愛。

本章一至四節,論信徒的戰爭與靈程。五至十七節,論主的管教。十八至廿九節,論信徒將來所到之處。茲將其中要道分論如下:

第一論 如何爭趨 一至四節

(一)趨奔之法(一二節)我門走天國之路,必多逆境,故一踏進此路,便有諸般艱苦。本章一二節,就是教導我們當怎樣行走此路。

第一:要放下各樣重擔。跑路的人負著重擔是不行的;總要以身輕為宜,凡身上可除去之物,皆當除盡,免得阻住行走。我們行屬靈之路,也是這樣。

甚麼是我們的重擔呢?重擔不特指我們的罪;其他屬世的東西,和自己心中的掛慮,都是我們靈程上的重擔。我們如不把牠完全放下,就不易進行。所以趨奔之法,第一是要放下重擔。

第二:要脫去容易纏累的罪。信徒到了得救的地位,魔鬼便不會把特別的,重大的罪誘惑我們。如殺人,偷竊的事,我們都不會犯的,但那微小的,不大注意的過失,我們就很難得勝了。所以我們的性情和嗜好,都要留心檢點,務須克勝自己,杜絕一切小過犯!比方有人好看言情小說,他就給這嗜好纏累了。牠雖然微小如一根線。但纏多了,也會累到你不能動。

不論甚麼微小的事情,你以為不要緊的,但聖靈感動了你,叫你不可做,你也要順從他,像順從師長一般。

雅歌二章十五節說:「要給我擒拿那毀壞葡萄園的小狐狸。」從前有一位學生引這節書講他的心事說:「這小狐狸在我心裏,我喜歡牠之時,牠便放出香氣;我憎厭牠之時,牠便跑走了。所以屢次擒拿牠都擒拿不著。」小狐狸即是肉體之慾,我們必要除掉牠,才可以安然行走天路。

第三:要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人性是務新的,今天在這裏,明天又想轉過那裏;今天作這事,明天又想轉作那事。所以人在他現實的地位,總是不滿意的。我們傳道者亦常有這樣的心理,但不是主的旨意,只是自私吧。

主既然選你在一個工場,你就當甘心,樂意,盡忠,竭力的做去,千萬不可見異思遷,或畏難中折。因為這樣,凡事都不成的。我們的靈程上必有這兩條路,擺在前頭的與擺在腦中的。上帝叫我們走那擺在前頭的,我們卻喜歡走那擺在腦中的。如是一念之差,便會鑄成終身的大錯。約拿行自己的路,以致落在魚腹中受三晝夜的苦。巴蘭違主旨,終底遭擯棄。我們行自己的路,亦難免有不好的結果。今日違主旨,行己路的信徒,就當回頭猛醒,痛改前非,在主前作一個完全順服的人。

上帝的路是亨通的,自己的路是危險的,我們既蒙主選召,就當聽從主的安排。

第四:要仰望耶穌。我們行走屬靈之路,既非容易的,就當仰望主。因為主為我們創始,亦必為我們成終。如慕迪先生有偌大的成功,也不是他自己的力;並非他自己的功,只是主的功。他不過是一個給主使用的器皿而已。歐戰奏功最大的法國總理兼陸軍部長克勒滿梭,他晚年深隱村野,閉門杜客,有阿根廷記者,費盡心力,才找著他,問他說:「你一生奮鬥的生涯,有何法使你站立得住?」他答「全恃追想我父親為國努力所苦的苦;無論何時,一覺得自己的信仰有一點兒搖動,我就想起我的父親。這樣一追想就夠了!我就立刻變了!我就變成另一個人了!我就變成了他!」如此,克勒滿梭因為追想他的父親,就成了大功,我們仰望主耶穌,不能成大功嗎?

其次又要如主耶穌存喜樂的心,看輕羞辱,忍受十字架的苦難,但可惜教中有不少憂愁的,悲觀的信徒,在他們的靈程上失敗了。我們想在靈程得勇往直前,必要存喜樂之心才行。

二,戰爭之法(三、四節)我們當戰爭受苦時要思念耶穌。這樣,便可得安慰。因為主是上帝的兒子,尚且忍受罪人的頂撞。我們所受之苦,與主比較,實不及萬分之一。我們與罪惡相爭,還沒有抵擋到流血的地步。所以不要灰心,只要奔走前程。

摩鬼傾跌人,常用這二法:1.使人灰心2.使人雄心。好高慕遠的人,他就以雄心給他,叫他自恃,自行己路,離開上帝,多慮的人,他就以灰心給他,叫他冷淡罷手,雄心,灰心我們都不要,只要以主的心為心。這樣,就不會失敗了。

(望的題目還有兩論,十三章愛的題目全未講到,因為培靈講道時間到此終止。)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