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十一、更深跟隨耶穌基督

何義思教士

經文:太十六24-25

相信大家都記得馬太福音四章記載,當主耶穌行過加利利海邊的時候,看見許多漁夫,有些在捕魚,有些在補網,主便呼召他們,叫他們得人如得魚一樣。這是主第一次選召門徒,可以說是主首次招生。祂並無任何條件,不過在剛才經文所講,乃是高一級的呼召,好像小孩子讀完小學,要升上中學一樣。

主說:「若有人要跟從我」,「若」字表明不是很多人,換言之就是「假如」有人要跟從主,這裏有條件了,就是要捨己,背起十字架,然後跟從主。

第一要「捨己」──其實彼得,安得烈,雅各和約翰等,最初跟從主的時候,不是已經捨棄了家庭、父母、漁船、漁網一切嗎?但主還對他們說:要「捨己」。撇下了親情物質還不夠,連自己也要捨棄。弟兄姊妹,這是很難做到的,今日有很多基督徒,仍然這樣捨不得,那樣不願放下,因為還未認識跟從主的真意。

前幾天我看到一本雜誌,有一位外國人要到中國內地華北去傳道,有位姊妹對他說:「凡屬於我們的一切,無論什麼,都要放在主手中,向神伸開你的手,不要握緊。」真的,神不勉強我們,你可以伸開你的手,不讓神取一點。這完全出於我們個人對主的認識。說實話,為主撇棄一切,並不是一件虧損的事。

約伯在忽然之間失去了兒女,和一切產業,但他卻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他好像把一切都放在主手中,任祂取去。各位,假如你有這種態度,主必定非常歡喜。

但可惜,許多人看重自己所有的。在抗戰期間,我們住在淪陷區的鄉村,治安非常紊亂,鄉民常遭盜賊搶劫,有一晚,我知道風聲很緊張,不久許多強盜,帶著大小槍械,打劫離我們不遠的一間「永生押舖」,很快這間永生押舖被洗劫一空。那時有一位姊妹,到我們屋裏來,當她知道押舖被劫,面色變成蒼白,嘴唇抖震得很利害。似問又好像非問的說:「什麼,永生被劫?完了,一切都完了。」原來她放了許多貴重的物件在永生押鋪內,以為那裏是最安全的,豈知反遭賊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令她非常難過,淚如雨下,沒有人能安慰她。當她最憂愁的時候,一位女傳道很柔聲問她:「姊妹,你有許多物件在永生押鋪嗎?」他哭著:「是的」。「那麼你有多少物件放在耶穌處呢?」她被女傳道這一問,便猛然醒悟過來。各位,今日我們都要醒悟了,我們看物質重要呢?還是愛主更深呢?

不但我們往往看物質太重,還有一件我們看為比物質更重要更寶貴而與你最親密的,就是你「自己」。當時門徒並沒有完全捨棄自己,我們可以看到雅各,約翰的母親到主面前求祂說:願你叫我兩個兒子在你國裏一個坐在你左邊,一個坐在你右邊。她所求的,完全為自己利益而求,要高舉自己。假如一個人真正捨己的話,就不會為自己有此高圖遠望了。所以主非常不高興,責備她說:「你們不知所求的是什麼……。」

我們自己對於「我」字要特別注意。據說:「有一個傳道人在某地方做開荒工作,帶了一個印刷機和各種鉛字粒,以便印刷之用。不久他寫了一篇很長的報告,預備寄回總會,但只排了一半,忽然停下來,因為他用「我」寫太多了,這樣又是「我」,那樣又是「我」,所以鉛字粒的「我」字用光了不能排好。各位弟兄姐妹,在你的工作上,在你的生活中,是否把「我」字放在第一位呢?我們應該凡事高舉基督,捨棄自己才對。

如何「捨己」?就是放下自己,與「自我」斷絕關係,彼得否認主時曾說過:我不「認識」祂,「認識」和主說要「捨己」兩個在英文聖經裏都同用(Denial)一個字,意思把自己完全忘掉,甚至不認得他。

還有,既然我們肯捨去,我們也要得著,就是要背起十字架,十字架是死的刑具,相信當時彼得約翰等已深明十字架是為被定罪而要受死刑的犯人而設,或許他們也見過釘十字架的慘狀。但主說……要背起十字架……這就是跟從主的記號,表明自己死去,主在我裏面活著。不再是自己的生命,乃是主的生命。弟兄姊妹,巴不得我們都有這種生命,在日常生活中將主表明出來。

不過我們要懇求主,願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若要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就先實行在你我的心中,不求自己的旨意,不從自己的愛好,只要遵行主的美意,把自己完全降服在主面前,死了自己。讓主活在我們心中。如果每一個信徒能真正實行主的旨意,就必作世上的光,使地上亦遵行神的旨意。

葛培理博士論到罪的問題,曾這樣說:「自私就是我們一切罪的根,有了自私,就會生出許多罪來。」我們若要捨己,背起十字架跟從主,必需要剪除自私自利的的罪根。而且主還說:要「天天」背起十字架跟從祂。因為人記憶有限,許多時候,應該記的不記,不應記的反而記下來。假如十字架不是天天背的話,很容易便忘記了這記號,天天背起十字架,就會提醒我們自己死了而永遠屬於祂。

有人以為「死己」是最苦的一件事,沒有自我存在就幾乎無意味,活不下去。但我告訴你,「死己」實在並不是苦事,反之更有無比的快樂,因為自己死了,主就在我們裏面活著,祂所行的是神的旨意,祂必負起我們一切責任,而且祂又是喜樂之泉源。祂在我們裏面活著,是何等的快樂啊!

最後講到「跟從」主。我見很多信徒在聚會時大聲高唱:「跟隨,跟隨,我願跟隨耶穌。」但只行出門口,便把主為到九霄雲外,又走回自己的道路,隨從自己的愛好了,這樣的跟隨一點也沒有意思,我們必需要認清楚主就是神的兒子,為我們釘死,為我們復活,升天,並為我們再來,我們不能盲從附和,人云亦云,要真正認識祂才能跟從祂。

保羅說:「我認識基督,曉得他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腓三10)。不但如此,還要認識祂是我們心靈的主,讓祂管理我們的心思意念。大衛說:「看哪!僕人的眼睛怎樣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樣望主母的手,我們的眼睛也照樣望耶和華我們的神……。」(詩一二三3)。我們實在要像僕人,事奉主,完全的順服祂。從前我有一位同工,她是德國人,生於貴族之家,父親是政府高級官員,她曾對我說,童年時候使她最不能忘記的一件事,就是每天早晨,都有幾個衛兵進入她父親的辦公廳,先肅立敬禮,然後等候她父親的吩咐,他們輪著進去,天天如常,毫不間斷,沒有自己的主張,亦無自己的私見,單單服從上官的吩咐。各位信徒們,你我每天的生活中如何呢?我們也應該在每日未作工之前,先到主面前,請示祂的旨意,求祂加力。不但要肅立致敬,還要誠心跪下,與主親近,聽從祂的吩咐。

或者有人會說:我每天都在家庭裏,不是煮飯就是洗衣,整天忙個不停,但我告訴各位,我們必需要有力量才能工作,我們也必需要清楚主的旨意若何,所以我們要非常小心,在生活上無論做什麼都要請示祂,討神的喜悅。如使徒保羅一樣,他在大馬色路上,被主光一照後,立即對主說「主啊!我當作什麼?」(徒二十二18)。巴不得我們效法他一樣,我們就會有更快樂,更有意義的人生。

保羅說:認識主為至寶,當他未悔改前,以世界,物質,學問為至寶,但一認識了主耶穌便丟棄萬事,視一切如糞土,以主耶穌基督為至寶。各位,在你心中還有什麼是你的至寶如今仍不肯放下呢?如果你把一切放下,自然就會以主為至寶。這樣,你不但是跟從主,而且與主同行,你在主裏面,主在你裏面。我在內地抗戰時期,居住在深山,常獨自出入,就常經驗到主與我同行,與我共談的滋味,實在是寶貝,其樂無窮。

如果與主同行,就是明白祂的心意。主心裏最渴想的一件事,就是盼望罪人多多歸向祂,俾早日得救人數滿足,然而今日祂在天上看見多少人仍沉溺在罪中,祂的眼固然看顧我們,但祂更看顧失喪的人,所以祂要我們與祂同心,藉著我們帶領罪人歸向祂。我們當體貼主的心,求祂造就我們成為一個得人的漁夫。

我以下面的故事作為結束:有一次,我從美國回來,船行駛在太平洋中,數日來水連天,天連水,一天早晨,旭日初升之際,顯出金黃色光輝,非常美麗。船本應向西行,但我發覺它反向東方駛去,使我滿懷詫異,於是走到船頭看個究竟,原來有一個辦理炊事的水手,在晨早五時,船員吃過早餐後便失蹤了,報告船長,經過調查後,斷定他必掉在海中,船員們都很焦急。船長是挪威人,很堅毅慈祥,雖然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他堅決要掉頭尋找救回他。當時天氣寒冷,在茫茫大海中,波浪起伏,他們並不灰心一直盤轉了數小時,忽然船長失聲大叫起來,在東方太陽光與水色相映之下,發現一個光禿禿而圓的東西,船長再用望遠鏡看清楚,原來是那水手的頭,因為他剛剃光了所以反照出太陽光來。他們極其歡喜,就放下救生艇向東方駛去,但那小艇一下水,浪如小山,簡直辨不出方向,船長很機智立即跑上指揮台,鳴聲指揮他們,無論向左或向右船員都仰望船主的指揮,終於把那水手救起來,立刻為他除去濕淋淋的衣服,換上乾潔的,那時大船開到小艇旁邊,船長親自抱那水手上了大船,施行人工呼吸,很快就救醒了他,希奇得很,經過幾小時沉在海中,但終能脫險生還。

這件事情使我大受感動,在今日世界苦海中,不少人沉溺在罪裏,可能我們看不見他們,但我們的主在天上看得很清楚,祂不願一人沉淪,但願人人得救,祂要使用我們去為祂作工,許多時候我們全不曉得怎樣去做,我們也無力量,缺少智慧,所以我們的眼睛要常常仰望祂,祂必定幫助我們,指示我們,使我們能得著許多失喪的靈魂歸向祂。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