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三、事奉耶穌

何義思教士

經文:徒二十七23-24;王上十七1

這兩個段聖經似乎相差得很遠,一段是舊約,一段是新約,一個是以利亞﹐而一個是保羅。雖然如此,但他們二人卻有相同的特點:知道「所屬」的是誰和所「事奉」的是誰。今天我們要思想這兩方面的意義。

在使徒保羅一生的工作中,我們見到他經歷過許多的艱難與痛苦。使徒行傳二十七章記載:一次他正乘船往羅馬去,船在海中遭風浪的襲擊,多日不見太陽與星辰的顯露,狂風大浪逼得他們連得救的指望也沒有了。搭客們以為這次必定會同遭厄運;所以為人多日不吃不喝。在這樣的環境,我相信保羅在他們中間他是最安定的,因為他的眼沒有看風浪,沒有看人,乃完全注目在他「所屬」和所「事奉」的神。一個晚上,主對他說:「不要怕,你必定站在該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都賜給你了。」因此他把從主那裏所得來的應許,向眾人述說,見證他所事奉的神是可信可靠的。

「所屬」與「所事奉」有不同的意思。

使徒保羅所寫的書信中,開始的時候,很多處他稱自己為耶穌基督的僕人,就是屬於主的意思。也有很多處他自稱耶穌基督的使徒,表明他是事奉主的。

「主的僕人」這名稱很多人愛用,講慣了往往不加思索就衝口而出,也不明其要義。但在保羅方面,他已充份體驗到「僕人」的身份、地位與責任了。在羅馬強盛時期,併吞了很多土地,擄掠了不少人民作他們的奴隸。特別是羅馬城內,大部份是奴僕,為著少數的主人服務,一切受主人的使喚,沒有一點反抗,完全的順服。保羅將自己比作主的僕人,換言之就是願意接受主的使喚,指揮,不反抗,完全的順服祂。在當時很多羅馬人怕僕人太多,會起反抗,也會偷偷逃去,所以給每一個僕人留上記號,或椎耳孔,或用燒紅的鐵刻上字烙在僕人的手臂上,表明是屬於那一家的。保羅也說:「我身上帶著耶穌基督的印記,」同樣在我們身上也有基督的印記,證明我們是屬於祂。

「使徒」的意思是奉差遣出去之意,在羅馬國中,有一種專任傳達的差役,那時還未有郵政局的設備,消息的傳遞甚為不便,每有信件或君王之諭旨,通告等,都是差遣使者送去,這責任非常重大,奉差遣的人,為了國家大事,重要公函等往往連生命的安危也置於度外,以達成任務為目的。保羅了解這種使命,也承擔了它。無論是僕人或使徒,最要緊的是能夠忠心,所以保羅在最危險中卻安穩無事,他忠心於主和一切工作上,他更深知所事奉的主是大有能力,勝過一切。因此他為主作了美好的見證。

以利亞同樣知道他所屬與所事奉的是誰。以利亞是北國的先知,住在荒僻的曠野,穿的是駱駝毛衣服,吃的是蝗蟲野蜜,和新約施洗約翰一樣。這種野居的生活,他可能會很黑瘦,然而他深恨罪惡。一次,他走進王宮,在亞哈王面前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起誓,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也不下雨。」說完轉身就走了出去,頭也不回。聖經記載,亞哈的王宮是象牙砌成的,最近又據考古學家的證明,已發掘出亞哈王宮的象牙碎片,雕刻很精緻,圖案很美麗。可見當時王宮的佈置是十分富麗堂皇,光耀奪目了。但以利亞並沒有看王宮中的裝飾,亦無留連在宮中,更沒有忍辱求榮,他的眼睛只仰望他所事奉的永生的神,任何的困苦、逼迫絕不能使他搖動。

但可惜,今日多少傳道人向環境屈服,向世界低頭,不能向主盡忠守節。舊約有一件事情講得非常明白:列王紀上十三章記著,當時以色列分為南北二國,南國京都是耶路撒冷,所羅門之子羅波安作王;北國京都是撒瑪利亞,耶羅波安作王。耶羅波安下令禁止自己的百姓南下耶路撒冷去敬拜神,而在伯特利設金牛犢,要子民百姓一律敬拜,這是極大的錯誤,也可以說是極大的罪,不敬拜真神反跪拜偶像。其實在伯特利向下望也可見耶路撒冷。兩地相距很近。但那些人民卻甘受耶羅波安的愚弄,背逆神。

因此神使用一個神人,要他到伯特利去向壇說話,當他到了伯特利的時候,正遇著國王耶羅波安在獻祭,他便向壇大聲呼喊:「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裏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邱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王上十三2)。王聽見神人所說的話,立刻伸出手來,說:拿住他吧,頃刻之間,王的手枯乾了﹐壇也破裂了。在這種情形下王謙卑下來,求神人為他祈禱,經過神人的禱告,手便復原了。後來王很歡喜,邀請神人到王宮吃喝,但當時神人非常忠心,堅決的拒絕了,這樣他的工作,可算完成了。

於是神人就南行,行了不久,覺得又熱又餓,行得也困倦了,可能他想:我的工作既已完成,停下來休息一下也無礙吧!於是他就放鬆了他仍要繼續的行程停在橡樹下休息了。今天我們很多時候也會這樣,工作之前,精神飽滿,非常迫切,緊緊靠著主,但工作以後自己便以為滿足了,繼而鬆懈怠惰下來。多麼可惜。

正在這時候,一個伯特利的老先知使人騎驢追上來,欺騙他說:「耶和華要你回去吃喝呀,」很可能那神人在此餓倦交迫之下,就快快地答應了。豈料吃喝完畢,神藉著老先知對神人說:「你既違背耶和華的話,不遵守耶和華你神的命令,反倒回來,在耶和華禁止你吃飯喝水的地方吃了喝了。因此你的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王上十三21-23)。果然當那神人回去的時候,在途中被獅子咬死了,這是何等悲慘的結局。我們不能單怪老先知欺騙了他,其實那神人也要負很大責任,因為他在最後一段路程,沒有忠心於神,放鬆了自己。盼望各位以此作為鑑戒。我們在小事上忽略,在大事上也必定失敗。我們每日的生活亦然,如早上不注重靈修,下午又貪睡,讓寶貴的光陰空空溜去。或有時遭遇困難時,只看別人,又看環境,很容易生出自憐的心,千萬個「難」字,灰心了,這樣一切都流於失敗而無可補救了。

我回憶起來幾十年前也有過這樣的經歷,使我萬分慚愧。就是我初到中國,在鄉村工作,沒有一人會講英語,我只有迫著要學聽,也迫著要學講。一天晚上,聚會完了,很多人和我談話,我只能聽但不能講,只好唯唯以應。忽然有一位青年帶著憐恤的口吻說:「何二姑真是可憐了,能聽不能講。」因著這句話,我就生了自憐的心,眾人走後,我的眼流不禁泉湧而出。我憶起了父母臨別的話,那時他們恐怕我太年輕,未清楚奉獻又不能捱苦,而且我不是受任何差會的差派,一切費用都是父母自己負責,所以他們說:「若果你不能抵受,可以隨時回來。」但當我再仔細深思,我便憶起我到中國是主的差遣,也因為祂的愛所激勵。我更聽到一個柔聲對我說:「你不要懼怕,我愛你,我與你談話,我必安慰你……」那一夜,我深深領會到與主同在的甘甜。一切的困難解決了,感謝主,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出於祂的憐憫。

各位,今天到底你屬誰呢?你所事奉的是那一位呢?事實證明了,有很多人屬世界,所事奉的是「瑪門」。當然,並非所有基督徒都如此。然而有些以為屬自己,這更不應該,因為我們的生命是主用重價買贖回來的,我們不再是自己的人,乃是完全屬於主了,特別是親愛的青年們,你當拒絕一切世界化的應酬和無謂的交際,這一切虛浮的享受卻會給你帶來無限的苦惱,我再強調說,屬世的人可以做,而你卻不能,因為你屬愛你的主,你身上有了基督耶穌的印記。

以利亞當時對亞哈王所說的話,果然應驗了,經過三年零六個月,神要他親自去見亞哈王,照人看來,以利亞一定非常害怕,因亞哈王絕不會饒恕他的,但是以利亞卻相反,絲毫不畏懼,只完全順服神的命令。以至在迦密山上,使神大得榮耀。(王上十八章)。

保羅也是一樣,當他遇到大馬色途中的經驗後,主給他一個極大的托付:「我差你到他們那裏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徒二十六18)。

他作神的大使,把福音的大好信息傳到外邦,雖然備嚐千辛萬苦,受盡種種冤辱,遭遇不少艱難逼迫,但他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自己為寶貴,只有忠心作成主交付他的工作,拼命的事奉祂。

各位,你有主給你的托付嗎?你今天要如何呢?你不要以為傳福音單單是傳道人,牧師的專責,有他們就夠了,而自己卻馬馬虎虎,幽幽閒閒的逍遙道外,不以天上的事為念。當記得聖經告訴我們,「我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我們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

我們既然有這麼大的重任,就必須要負起。「宣」就是在言語上宣講主的大愛,你有否經驗主的愛呢?否則你就無所「宣」了。「揚」就是在生活上以行動來表揚主的美德,叫人在我們的身上看見主的榮美,使榮耀給祂。你是否真正屬主?事奉主呢?否則你就無可「揚」了。正如昔日主要醫治一個生來瞎眼的人,先用唾沫和泥抹在他眼上然後叫他到西羅亞池子去洗,並非沒有意思,當那瞎子一洗後,眼睛立即明亮,看見了一切,他那種歡喜快樂的情懷,真是難以形容。相信他必定趁此機會,在城中周圍行走,四處觀看,以償他多年渴望之心,使凡認識的人,知道他蒙耶穌醫治,更想人見到在他身上的這神蹟,多認識主的慈愛,這不是「宣揚」了主嗎?

最後講一件事情作為結束:在美國有一個作家,他的著作很得讀者的好評,在他作品中有一部是他幻想之作,是這樣記著:『當主升天後不久,一日主和天使長迦瑪列同行,迦瑪列因好奇心的驅使,(因他不明白救贖的道理)問主說:「主啊!你降世為人,又受盡人間一切的辛酸苦痛,究竟你為誰呢?」主回答說:「是關乎萬民的。」迦瑪列又問:「那麼在地上有多少人知道呢?」主說:「大約百餘人吧。」「這百餘人是很有智慧,很有口才的嗎?」主又答:「未必,他們之中有些是漁夫,有些是稅史……有些是婦女。」當時天使長迦瑪很急切的再問:「主啊!你為什麼不差我們去呢?我們只要在天空中宣傳一下,全世界人類都知道了。」但主很溫和的說:「這是不能的,因為你們還沒有嚐過赦罪,蒙恩得救滋味,你們那有訊息傳出呢?」最後迦瑪列面有難色,擔心地說:「那麼,若果他們不肯去,你又怎麼辦呢?」主的臉顯露了微笑,似乎是很有把握地答他:「會的,會的,我知道他們一定會去的……。」』

親愛的弟兄姊妹,主是盼望著你啊!祂臨升天時曾經吩咐過門徒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祂的見證。(徒一8)。傳福音的工作,主明明的托付了你和我,我肯定講,主沒有預備別的方法了,只是要你我出去傳揚這極大的福份。使人相信耶穌得永生。弟兄姊妹,難道你得了救恩喜樂,而讓別人沉淪滅亡嗎?以利亞,保羅都作了我們的好榜樣。求主幫助我們,加我們足夠的力量,以致合乎祂用。既然我們清楚自己是屬主的,那麼我們宣揚祂,事奉祂乃是理所當然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