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三、看見自己(第三講)

于力工牧師

經文:伯一1,四十二1-6

當我們讀約伯記第一章一節的時候,我們看見世界一個完全人;不但約伯自稱為完全人,神也稱他為完全人。當日天上發生了動人的事情,地上的人不知。神與眾子在天上,聚會的時候魔鬼來控告約伯,說約伯愛神乃因神偏護他,若神不偏護他,他必棄絕神。於是神准許魔鬼奪去約伯所有,但不准加害他的性命。約伯接二連三受到撒但攻擊,傾家蕩產,兒女死光,自己還生了滿身瘡,臥在爐灰中,用瓦片刮著身體。他的三個友人,來看約伯,也撕裂衣服,坐在灰中,七日七夜,無人說話,因為他的痛苦太大。也啐今天在世上,也有二十世紀的約伯,許多人發生了一個問題,為甚麼好人要受苦呢?神的兒女為甚麼要受苦呢?這是我們未曾看見苦中的義,未看見屬靈的爭戰。今天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在屬靈的戰爭中,尤其在末世的信徒,都要打這一次的大仗。我們由約伯看見一件事,這爭戰是神與撒但,光明與黑暗,善與惡的戰。在這戰爭中,受苦是我們對仇敵最利害的兵器。在約伯記第四十二章裡面,我們看見一件事,叫信主的人,不能不儆醒,不能不學習。這完全人,經過受苦之後,就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以賽亞書第六章,以賽亞見了異象,看見神坐在寶座上,又聖潔,又威嚴,心中戰慄說:禍哉我滅亡了,以賽亞多年忠心為主工作,也覺得「禍哉」,因為嘴唇不潔淨,又住在嘴唇不潔淨的民中。我們不論靈性多高,經驗知識多少,但到了一個關頭,就會看見自己的一切問題。約伯受苦後才覺得自己的污穢,內中有幾個原因:

約伯說:「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四二3)一個完全人如約伯,他與三位朋友辯論之後,他看見神,就曉得自己,他和以賽亞一樣,就是關於言語問題。他說,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今天在教會中有一件大罪,就是我們的言語。約伯和三位朋友講話時,他說:願那夜沒有生育……我為何不出母胎而死,為何不出母胎絕氣。約伯是一個剛強的人,為何有如此怨言?今天許多跟隨主的人,當路一不通,遇著患難的時候,也是求死。當彼得在山上看見耶穌變像,就說:夫子,在這裡真好,可以在這裡搭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但是他卻不知道所說的是甚麼?在屬靈的爭戰中,我們的言語就是兵器,能幫助人,好像泉水解人口渴。可惜,我們的言語,不但不造就人,反而把別人的生命也害了,或將他推出教會門外。而且有時言不由衷,竟不知自己說的是甚麼?約伯總想到自己好,神為何這樣待我,他沒有想到自己言語的輕重。我們常常隨便講話,沒有想到旁人有甚麼感想。今天教會的問題,許多都是因為我們的言語。有許多言語,能使我們的靈性降低,求主憐憫。

拿破崙有一次坐騎掉了韁繩,坐騎狂奔,非常危險,忽然從路旁閃出一位兵士,伸手把馬拉緊,拿破崙得脫此危險,拿破崙感極忙說,謝謝營長,那兵士說,元帥,你派我到那營服務,拿破崙才知失言,那人只是一個兵士,但言既出口,無法收回,只得派他到御營裡當營長。可見我們的言語,不可不慎重。

約伯第二個失敗,是當三位朋友無法辯過他。神就對約伯說:「誰用無知的言語,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地的廣大,你能明透麼?你若全知道,只管說吧」(伯卅八2,18)約伯以為甚麼都知道,是萬能博士。可是神與他談論的,全是天然界的事情,約伯全不知道。約伯與三友談論,以為樣樣皆知,這就是約伯屬靈的驕傲。其實一個人有驕傲,就不是屬靈。正如慕迪說過,人在無法驕傲的時候,就是驕傲的謙卑。

我們靈性退步,就是因為我們常記,這個道理我聽過,那個道理我也聽過。我年青時聽過宋博士講道,那時我在中學,我與他招呼他不理,後來聽他講重生,得救,講來講去也是那一老套,我聽了兩天就不願去聽,但禮拜堂卻是人山人海,我的家恰巧是在教會旁邊,我臥在床上,忽覺地震動起來。原來在奮興會中有二千多人,同聲禱告,好像大風吹過,我立刻起來,跑進禮拜堂去,我祈禱求神赦免驕傲的罪。我們以為聽主的道也聽到厭煩,好像以色列人在曠野吃嗎哪吃到厭煩一樣。各位,家常便飯才可以養育我們的生命。我多年在外國常想吃中國的東西,回到遠東來,覺得中國菜實在好吃,起先想吃大餐,若果我們老吃大餐,就會吃病了。我們常以為到禮拜堂來聽聽新的道理,但我告訴各位,平常的道理才能夠養育我們的靈命。培靈會是沒有畢業的,若果聽道聽厭了,我們要找出問題是在甚麼地方。

我在小孩子的時候,看見母親坐月時天天吃雞湯,心很羡慕,以為很好吃。母親說,天天吃是會吃厭的,我不信。前年流行性感冒傳到美國,那時有雞子很便宜。我買了三隻雞,預備隔天吃一隻,但是隔鄰牧師太太又送來四隻,我們不得不天天吃雞了。但是第二天四個人卻病了三人,後來我一個人連續要吃七隻雞,一天三頓都要吃雞子,過了幾天之後雞的味道不是香甜的,卻不知為甚麼竟是臭的,才想起母親的話對。家常便飯養生命,不可以為平常的道,不愛聽。

我們傳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由死復活,升天,再來,流血贖罪,除此以外沒有第二個道理可傳,求主給我們除去驕傲的心。

約伯第三個問題,約伯所知道的東西,不是神的方面,他創立自己境地,他與朋友所談的,全是以自己為中心,自以為是。

今天在我們的靈性中,恐怕所知道的太多,沒有專一的東西。我們需要專一的東西,就是耶穌基督自己。我們跟從主,靈性要長進,有豐盛的生命,除耶穌基督以外,並無別的。

當我初出來傳道的時候,去到廣西宜山,我一到那裡就要開一個夏天的佈道會,頭一個禮拜問題就來了。沒有題目可講,我就祈禱,禱告又禱告求神,神給我材料和題目,一日下午我等候在主前,求主給我佈道題目和材料,約有二小時,忽然有兩個字從我的思想中跳出來,那是「耶穌」兩個字,從此,無論講多久,我都有題目了,這個題目一生也講不完,這道理雖然已經給人講了二千年了,仍舊是我們的需要,只有這個道理能救人,我們不能發明新的道理來。

今天科學知識發達,將來地球人口多,糧食不夠,恐怕有一天人想移民到太空去。若是有人搬到那裡,不要以為到了太空,在那裡還是講耶穌,沒有第二個題目。當時約伯創立自己的理由,自己的境地,沒有抓住神。

約伯的第四個問題,他與三位朋友談話,由神的問話中,我們曉得約伯雖然不是對神談話,其實是針對神,指著和尚罵禿頭,約伯損傷了神的榮耀,損傷了神的心,這對一個完全人,是看不見的。有時基督徒與人談話,侵佔了神的地位,也侵佔了教會的地位還不知道。信徒不可妄稱神的名,不可以神的名當作口頭禪。約伯沒有把神奉為至高,故神向他顯現,就看出自己的虧欠。

第五,約伯誤會神的作為,他隨便講話,以為死了比活著好,所以神問他,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那裡,你全誤會了我的作為。今天我們在世界上有一個大使命,就是要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在今天屬靈的爭戰中,有一兵器就是苦難。當司提反出來傳道,被選為執事,聖靈充滿他後,即被人用石頭打死。今天有許多基督徒寧為基督受苦,無衣穿,被鞭打,這是屬靈的戰爭,若失敗,神的名受羞辱,若得勝,神就得榮耀。求主幫助我,保羅說: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我們要做一個有追求長進的基督徒,不是注重過去的成敗,乃是注重不住的追求。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