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十一、最奇的愛(第五講)

曾霖芳牧師

讀經:詩八3-4;太十29-31;路十二6-7;路廿一18

有一件很希奇的事情,在剛才讀的聖經裏神對孩子們的愛,講起麻雀的事情,將麻雀的事情拿來說明神的愛。而且聖經把麻雀與頭髮連在一起,來說明神的愛。

我幼年讀聖經,感覺神感動人寫聖經時候,將麻雀的事情與頭髮連在一起,似乎是不相干的,但一定不會不相干的。將麻雀和頭髮的的事連在一起,很是希奇,這希奇的寫法是用來說明神愛的奇妙。

今天講最奇妙的愛,神的愛是最希奇的,希奇到你想也想不到的,看也未曾見過的;聽也未曾聽過的;比方講這一隻麻雀和一根頭髮,就是很特別的事情。

(一)一根頭髮

每一個人都有頭髮的,一個人的頭髮有多少根呢?很難計算,我的頭髮少,不可和各位相比,大概一般人的估計,普通的人有十萬根頭髮至十二萬根頭髮,一個人的頭髮究竟有多少?可能各人不同,很難計算,但神統統數過了,你的頭髮算過了沒有?現在的人很聰明,發明了頭髮計算機能計算出多少根頭髮的。你們的頭髮,神都數過了,這包話是甚麼意思呢?神不是有許多時間來數你的頭髮,神是不是沒有事做嗎?不是的,這乃是說,神在你們每一個人身上,每一件小事情,最微小的事情,連一根頭髮也數過,任何一件最小最小的事情,神從來沒有隨隨便便忽略過。神是關心孩子們的,關心祂孩子們的事情,從大的事情到小的事情,每一件事情,每一點,每一劃,祂都是清清楚楚的,祂對祂的孩子們的愛,是無微不至的愛。從前講父母對兒女的愛無微不至,神對祂孩子們的關心和愛心,才可說是無微不至的愛。

如果一個人有十二萬根頭髮,如頭髮跌下了一根,也不算甚麼,不過是十二萬分之一而已,這一根頭髮的損失,不過十二萬分損失一分而已,聖經講:如果不得到神的許可,連一根頭髮也不損壞,神不讓祂孩子們有任何損傷,若不是神的許可,最小的損傷也不會臨到的。

若不是神的許可,連一根頭髮也不隨便失掉,這是真的。聖經告訴我們:有三個人,就是但以理的三個朋友,他們不肯拜巴比倫的假神,巴比倫王放他們入火窑裡,那火窑不是平當的火窑,比平常的窑加七倍火,如果泥土放進去,拿出來變成磚頭;人放進去,沒有一些工夫,這火很猛烈,一定變成灰,甚麼也沒有了;奇妙得很,感謝主!這三個人被丟入火窑去,旁邊的人煄死了,三個人在火窑裏不但不燒死,在裏面走來走去,有神的兒子和他們在一起,王說:「三個人掉下去,為什麼現在有四個人呢?其中有一位像是神的兒子,哦!至高神的僕人,出來吧!出來吧!」他們出來的時候,連頭髮也沒有燒焦的味道,聖經告訴我們:一根頭髮也不損壞,這裏說:連頭髮也不燒焦,完全沒有損壞,因神與他們同在,一點也沒有損壞,人人覺得希奇,普天之下,沒有別的事情比這件事希奇;其他的人也覺得很希奇,都對神存敬畏的心。各位弟兄姊妹!在地上有苦難,若是神不許可,若神不答應,連一根頭髮也不損壞,在神保守之下是最安全的。基督徒在神的愛保守之下,很是安全,很是希奇。我再說:若不是神的許可,連一根頭髮也不損壞的。神慈愛的眼睛,從來不忽略過祂孩子們的一件事,也不隨便使一件事臨到祂孩子們的身上。

一根頭髮是很微小的,算不得甚麼,神卻保守照顧。進一步說,人是很微小的,神卻眷顧屬祂的人。大衛有一次於夜間,看見月亮,並天上的星,覺得宇宙大得很,便覺自己很微小,便說:「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陣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甚麼?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人雖算不得什麼,但神顧念,今天要注意,人雖不算得什麼,微小不足道,但神顧念這微小的人。

有一次,我坐飛機在天空上,很大的河流看去只像一條帶子,飛機飛得不高,飛機上的人說:「下面的人好像公仔(洋娃娃)。」人人都像公仔,微小不足道,從高處看,人微小得很,但神慈愛的眼睛,竟顧念他。

以賽亞書說,「我們好像天平上的微塵。」不是許多灰塵,乃是一點灰塵,我們如果在屋子裏,太陽光進來,一邊是黑暗,一邊是太陽光,在陽光中,有一點點的灰塵,一點點飛在太陽中。微小到平時肉眼不能見的,我們真是微小呀!人在地球上,也算不得什麼,一個人在地球上好像一點灰塵,何等的微小!但神竟然顧念他,人雖然很微小,微小得不能再微小,神慈愛的眼睛從來並未忽略過這微小的人。

以賽亞又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人算得什麼?不過是一滴水而已,在大海汪洋裏,在一望無際的海洋中,一滴水算得什麼,雖然人很微小像公仔,像灰塵,像一滴水,算不得什麼,神竟顧念他。雖然們微小,我們身上最微小的事,神也不忽略,這就是神希奇的愛。

大衛看見天這麼大,宇宙多麼大;看天,人更微小了。假如有一條鐵路,由地球到各個星球去,火車的速度很快,每一點鐘走二百哩,到月球去,要幾天才到呢?要四十九天,培靈會只有十六天,到月球去要四十九天。如果到金星去要幾天呢?許多星球中有金星,每一點鐘走二百哩的火車,要十四年才到那裏,比方我今年是八十歲,要到九十四歲才到,我們看火星好遠啊!坐每一點鐘走二百哩的火車,要走二十年才到,如果我八十歲開始坐火車去,到半路要回主那裏去了。如果要到太陽那裏,須要五十三年,小孩子坐火車到太陽那裏,變成老人了,比方十歲的小孩,坐火車到太陽那裏,已是六十三歲了。更遠的星是冥王星,火車每小時走二百哩的速度,到冥王星要二千一百一十四年,由地球至冥王星要二千多年。我們太微小了,我們不過是一點點,宇宙太大了,我們不過是一點點,看不到的一點點。大衛看見天這麼大,自己這麼小,他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

總之,神的愛是希奇的,你的頭髮不知道有多少,祂也數過了,如果人對神這樣愛,能了解,心中一定有平安;裏面一定有力量,神對人的愛有保險,有把握;了解神的愛,便會謙卑,不懂天高地闊的人,看自己很偉大,廣州人所謂:「唔知幾大」。不過一個人真真正正了解自己,便會敬虔,敬虔的人,便能認識神廣大的愛;認識神無限的愛;一定會謙卑敬虔的。

(二)一隻麻雀

經上講到一根頭髮,講到一隻麻雀;廣東人很喜歡吃禾花雀,秋天弄禾花雀是很好的味道,價錢很貴,在猶太地也賣麻雀,買麻雀並不太貴,一分銀子可買兩隻,聖經好像沒有事情做,講麻雀的價錢。馬太福音說,一分銀子買一對麻雀。路加更特別,講五隻麻雀賣二分銀子,一分銀子既買二隻麻雀;二分銀子只可買四隻麻雀;路加講可買五隻,今天要注意的是那一隻,在猶太有這樣的規矩,有人買麻雀,買一對是一分銀子;二分銀子便買兩對麻雀,買的人議價,賣的人便說:「好啦!便宜些吧!加多一隻吧!」這樣,二分銀子可買五隻麻雀,本來是四隻,加上多給的一隻,便是五隻,二分銀子可以多買一隻,最可憐的是這一隻,是多餘的,一點價值也沒有,二隻麻雀賣一分銀子,多給的那一隻沒有價值,那一隻最可憐。

今天要注意的,世界上有這樣可憐的人,可能有一個人是像那多給的那一隻麻雀一樣可憐,沒有人注意他,他沒有價值,他算不得什麼,人家看輕他,看他為沒有價值的,是人所丟棄的。聖經告訴我們麻雀一隻也在神記念中,連一個也不忘記,連多給的那一隻也不忘記,神不忘記那被人看輕的人。

亞伯接罕在家中發生了家庭的問題,要把夏甲趕出去,只是給她一皮袋水和一些餅,便把她趕走,很可憐,世界茫茫,不知往那裏去,生命沒有價值,夏甲本從埃及買來做丫頭的,是卑微的,在亞伯拉罕家中很勤謹,為人很好,亞伯拉罕娶夏甲作妾,亞伯拉罕從夏甲生以實瑪利,後來亞伯拉罕又聽妻子撒拉的話,把夏甲趕走,因為她妻子生了以撒,便把夏甲趕出去了,人情都是如此的,人情真是薄如紙,亞伯拉罕也不能例外。一些餅,一袋水算什麼呢?

如今夏甲是被趕走的,帶著一袋水和餅,並帶小孩出走,一個不幸的人,她被人撇棄;她被人輕視;可憐得很,算不得什麼!在茫茫曠野中,走迷了路,坐在地上哭,世界上有比她更可憐嗎?有比她更不幸嗎?她的人生很可憐,幸而神看顧她,叫她的眼睛明亮,看見了井,把水給孩子喝;把水自己喝,便活了。神看顧世界所有不幸的人,被人忘記,被人丟棄的人,但祂不忘記。夏甲以前曾說:「耶和華是看顧人的神。」今日更得到證實。只有一個方法,認識神是看顧你的神,你的可憐的人生才有安慰。她在絕望的時候,坐在地上哭,以眼淚洗面,神叫她眼睛明亮,便認識神,將人生交託神,當她看見愛人的神,便把一生交託給祂,因為祂是看顧人的神。真的,神也一生照顧他們。

聖經告訴我們:拉撒路是很可憐的人,衣服破碎,周身生瘡,不能走路,扶著拐杖;無親戚,無朋友;在財主的大門口求乞,狗來餂他,吃人掉下來的東西,再沒有比他更可憐,生活沒有保障,一身是病,睡在地上,人生卑賤,貧窮可憐,無依無靠,可憐的拉撒路,沒有價值的拉撒路,一生做乞丐做到死。他死了,天使帶他安息在亞伯拉罕的懷裏,他安息在天上好的地方,天使不看輕他;神不看輕他,神一點也不忘記他;(拉撒路的意思是神是我的幫助。)他在世界上一無所有,但有看顧人的神,有溫暖地方為我存留,神派天使,天使把拉撒路帶到天上最好的地方去,只要你有信心,信心的祖先的懷中是你安息的所在。這是何等動人的故事。

撒瑪利亞有一個婦人,有過五個丈夫,如果在香港,人家必說:「咁唔好既!」我到過撒瑪利亞去,想要在傳說是那婦人的村子拍一個照片,人家要打,不准你拍影,一千多年前的事,至今人家還覺得這婦女做的事很羞恥,聖經本來不必記這事,但聖經記了,很是希奇。這故事是發生在中午的時候,一個無面子的人,人人都有面子,但有的人無面子,那中午時候,家家都不出來打水,那無面子的婦人才出來打水,中午的時候不必看見什麼人,但耶穌遇見她,祂從那裏經過,原是故意來遇見她的。沒有一點輕看,這是何等奇妙的愛,一個被人棄絕的人,但我們的主連不可愛的也愛,實在是希奇的愛了。這最奇的愛改變了這婦人。

耶穌走路的時候,有一個矮仔在桑樹上,他是一個稅吏長,是個財主,他因為矮,看不見耶穌,所以爬到樹上去看耶穌,耶穌叫他說:「撒該!下來吧!我今天要住在你家裏。」撒該很覺希奇,下來,歡歡喜喜接待耶穌到他家裏。人家便批評耶穌與罪人住在一起,因為撒該這人在眾人眼中是罪人,是不值得與他為伍的。這是因他們不明白主的愛,那最希奇的愛。我們的主耶穌不看輕他,一點也不看輕他,撒該心裏很受感動,說:「主阿!我願將我所有的一半賙濟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他自己說的,是自動的,絲毫沒有勉強。因為他內心受了感動。撒該這樣做是好的,信主要信到甚麼樣呢?我們要是甘心的:樂意的,自動的,你怎麼樣呢?為主的緣故,我們是否甘心樂意自動呢?若有人真的受了主愛的感動,不須人家告訴他,他會自動做出來。可能今天在這裡有被人輕看的,生活困難的,被人歧視的,主一定不輕看你,主說:「連一個我也不忘記。」連那最微不足道的一個主也不忘記,何等希奇的愛。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