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五、為基督被捆鎖仍得自由

劉白如雪講
(蔣國仁記)

【經文】林後四7-9.弗六18-20

 保羅自稱是帶鎖鍊的使者,他又說:「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

在英國地方,有一度古門,由十七世紀保存至今,原來這度門後面,曾經有一個人,禱告十一二年才被釋放,因此這度門被保存下來,作為記念。這個人起初是一個酒徒,但結婚之後,妻子帶他到教會去,主的話進入他心中,使他知罪悔改,清楚重生得救,他很愛聖經,渴慕追求真理,因此,他覺得應將自己的見證,讓別人知道,使別人也得釋放。他雖沒有什麼學問,也沒有經過神學造就,但神卻要他為福音工作。當時人多追隨皇帝的信仰,因此強要此青年停止傳播福音。他不聽皇帝的命令,因此被捕入牢。但他說:「我雖然坐牢,卻帶著主的平安,因為我是為主被囚。」這人就是本仁約翰,他在獄中作了一夢,而寫了一本「天路歷程。」除聖經外,全世界銷路最廣的就是這書。如果不是坐牢,他不會寫成這本名著。他雖然沒有什麼學問,神卻使用他。

當我們被攻擊,被捆鎖,我這瓦器、能不能表彰基督,發出光來?

最近我研究聖經,看見有人被壓制,攻擊、捆鎖、失去了肉身的自由,但卻得了靈裡的自由。如約瑟被賣,被囚在牢中。使徒約翰也被放逐在荒島中,失去了自由,但這都有神的目的,他失去了身體的自由,卻得著末世的異象。

當我們研究以色列人歷史,或許希奇神為何讓選民被擄。神準許屬他的人暫時失去了肉身的自由,是有三個原因的:

(一)刑罰

監獄是刑罰的地方,但神不能將所有的選民全放進監牢裡受刑罰。只好將他們交到別國的手裡,擄到他們的地方刑罰他們。

在士師時代,選民七次犯罪,神便讓他們七次伏在外邦的王下受苦。當他們肯仰望神,神也七次叫他復興。

以色列北國十支派的人犯罪被擄到亞述,南國猶大被交在迦勒底人的手中。

神的刑罰總是公義的,而且他先警告、忍耐,然後才降刑罰。

(二)管教與造就

我們需要有白晝,也需要有黑夜,正如亞拉伯人說:如果完全是日光之地,便成曠野。人的靈在黑暗痛苦當中,更加得著長進。主耶穌說:「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十六33)主耶穌沒有說,你們在世上沒有苦難,而是說,你們在世上有苦難,但他未說苦難之前,先說平安,這是給我們極大的安慰。

聖經又說:「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煉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來十二11)

(三)見證(使他人得益)照人看來,環境不好,怎能作個好基督徒,其實基督徒應靠主勝過環境。

本仁約翰在監牢中,可以為主作美好的見證,我們在自己的家中,可不可以為主作見證。倘若我們是在主裡受苦,雖受捆縛、仍然是自由的。

約瑟被賣到埃及之後,他可以想:「將來若有機會,必定殺那些哥哥們報仇。」也可以想:「神為何讓我坐牢。」他身在牢中,但他的靈卻不是坐牢。最可怕是身在牢中,而靈也在牢中。約瑟無論作奴僕,或在監牢裡,仍保持一個無虧的良心,持守聖潔。後來神果然將他的哥哥們交在約瑟手裡,他可以有權叫哥哥們嘗試監獄中的滋味,甚至殺了他們,然而他沒有這樣做,因為他的靈是自由的,反而對他的哥哥們說:「現在不要因為把我賣到這裡,自憂自恨,這是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保存生命。」(創五19-20)正如羅馬書八章廿八節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約瑟藉著他的經歷學這一個真理,「這樣看來,差我到這裡來的不是你們,乃是神。」(創四十五8)這些經歷,可作我們的模範,我們是否在各種試探當中,靈裡得著釋放。

在以利沙時代,有許多以色列人患大痲瘋,沒有得到醫治,主耶穌宣告自由的時候,(路四27)他說:只有乃縵元帥痲瘋得到醫治,是因他的家中有一個從以色列擄回來的小女子,是服侍他妻子的,告訴他去請求以色列的先知醫治,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瑪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這小女子是失去自由的,但她的靈卻得著釋放。

今天在你工作的地方,或在你同學面前,你的靈是否自由地為主作見證。倘若能這樣,必可領許多人信主,我們這瓦器裡,有沒有寶貝在其中,如果有的話,必能彰顯基督、叫人認識基督,相信基督。

哈巴谷先知,在異象中知道同胞要被擄受壓制,後來果然被交在外邦人中,在這些被擄的人中,不少敬畏神的人,為什麼也一同被擄,是要他們在外邦人中作見證,這就是身雖被擄,靈卻是自由的。如但以理與他的三個朋友,在外邦中,為神作了美好的見證。當這些青年人在迦勒底中人面前,寧願不聽王命,也不肯違背自己的信仰,就彰顯靈的自由,來為神作見證。

一個屬神的人,基督已釋放我們,我們應得著真自由。保羅曾稱自己為基督耶穌的使徒,但在以弗所書裡,卻自稱為帶鎖鍊的使者;有時稱是耶穌基督的僕人,有時卻又稱為主被囚的。起初他不過是律法的僕人,拘捕那些信主的人,他被律法捆縛。他後來被主釋放,便喜歡為主作見證。

保羅很久便想去羅馬,堅固那裡的弟兄,和得些果子,但他不知怎樣去。神卻另有旨意,保羅去羅馬的時候,身體是不自由的,是帶著鎖鍊的。是羅馬政府送他去,他是免費去,而且有人保護著他去的。在羅馬的兩年中,身體也是不自由,但帶鎖鍊的使者,靈裡卻有自由。在監牢中不但為主作了美好的見證,而且寫了許多書信去堅固,安慰各教會的信徒。腓立比書是保羅在監牢寫的,但裡面充滿了喜樂。他說:「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我為這福音的奧秘,作了帶鎖鍊的使者)並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弗六18-20)當時王官中人,也有因保羅傳福音而信主的,如果保羅自由前往羅馬,就不容易有機會向該撒家和羅馬兵丁作見證了,故此、我們不要看環境的好壞,要順服主的安排,好讓我們的靈,無論在任何環境中,仍得著自由。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