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二、示每拿教會

陳終道牧師

【經文】啟二8-11

今天我要講示每拿教會,示每拿是一個受苦的教會。主給示每拿教會的書信中,有許多安慰和勉勵的話。啟示錄二章三章七封書信中,主給示每拿教會的書信,是最短的一封;裏面沒有責備的話,只有稱讚的話。示每拿教會是一個向主至死忠心的教會,所以魔鬼不放過他,逼迫他。凡在主裏敬虔度日的,也要受逼迫。示每拿教會的使者是誰呢?許多解經家都以為這個使者,就是波利革。傳說波利革,就是使徒約翰親自設立的一個監督,是早期教會最出名的宣教士,是示每拿教會的忠心使者。示每拿教會是為主受苦的教會,在主後一百年至三百一十六年期間,會受很大的逼迫,許多人為主殉道。示每拿教會的情形,可以代表這時期的教會。

(一)主耶穌對示每拿教會的自稱

(1)我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主稱自己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創始的,也是成終的。祂是一切事情的開頭,也是一切事情的結束;所有的事,主動在祂手裏,不是在仇敵手裏,最後的勝利是落在主耶穌手裏。一切的患難都要經過祂的許可,才能臨到我們。祂走在我們前面,因為祂是首先的;當仇敵轉到我們後面的時候,祂在後面看顧我們,因為祂是末後的。有人問,神既然是全能的,為何准許魔鬼在世界作惡,在教會中攪擾,發生事端,叫世界充滿痛苦?他們忘記了一件事,因為今天還未到時代的結局,還未到最後勝利分別善惡的時候。這好像一個畫家,未完成他的圖畫,你看見他這裏塗一筆,那裏畫一線;他所畫的,你可能不明白,等他收筆的時候,你才知道那是一幅最好的畫呢。為什麼神會准魔鬼今天還有機會活動。等到這個世界結束的時候你我就知道了。

(2)祂是死過又活的──「死過」二字,表明祂曾降世為人,取了血肉之體來到世界上,祂曾為我們的罪而死。苦難之最高點,就是「死」,世人因為犯罪的緣故,都在死的權勢之下。都為了怕死而掙扎,為了生活而奔波,人與人之間發生磨擦、痛苦,是冷酷,是虛空的,這一切事情發生,都是因為有死臨到我們,死的權勢轄制我們;現在有一位耶穌來到世上,祂為我們死過,勝過死的權勢,祂將我們從死權下釋放出來。祂死了又活了,祂的死擔當我們的罪。祂的復活,給我一個新的生命!這樣的一位耶穌基督,祂現在做了教會的元首。祂向受苦的示每拿教會宣佈,祂是死過又活的主。祂這個自稱對於受患難的示每拿教會是最合適的,因為示每拿教會的患難最厲害的不過是死。但有一位死而復活的主,就成了他們復活的盼望。

(二)主耶穌對示每拿教會的稱讚

(1)為主受患難──主對示每拿教會講了許多稱讚同情的話,主對受苦的教會,表示同情。在七封信裏面,主耶穌都講過「我知道」。主對示每拿教會說:「我知道你的患難」。主知道,表明主的安慰,主的同情。有一個女孩子,在家中很聽話,是個好女孩。她有一個妹子,性情很醜,常常欺負她。她受了委屈,將事情告訴父親,父親對她說:「女兒,我知道。」父親每一次對她說,我知道!她就深得安慰了。我們的神知道我們的難處,祂知道我們所遭遇的一切;這是莫大的安慰,表明我們的一舉一動祂都在關心留意。

(2)為主受貧窮──示每拿教會真正受患難的不過是幾個人:「魔鬼要把你們中間的幾個人下在監裏。」這是示每拿教會所受的患難,在這裏我們看見一個整體的患難。雖然教會中只有幾個人下在監裏,對教會來講就是整個教會受患難。這是主耶穌的看法,主看祂的教會是用身體的眼光來看的。我們今日活在世上,對於每一個弟兄姊妹,教會之外的教會,應有身體的感覺;我們都有耶穌的生命,若有一個人受患難,就是大家共同受患難。我們當中有兄弟姊妹受試練,受攻擊,我們應看作是全體受試煉受攻擊;一個人身體任何一部份受痛苦,就感到全身痛苦。今天的教會,實在需要身體的感覺,這樣才是真正彼此相愛。示每拿教會不但為主受患難,也為主受貧窮;因為患難和貧窮是常常連在一起的。教會中有患難,隨著就有貧窮;如果教會中有錢的人被捉去,隨著就有經濟困難。一個信徒被下在監中,他的家人就有經濟困難了;當一個基督徒過貧窮生活的時候,他就能夠體會主耶穌在世上,怎樣為我們過貧窮的生活。當我們真正窮到一無所有的時候,那是一個機會,讓我們可以向主耶穌完全忠心;你在患難之時,要用真理來站住,雖然貧窮,也不作不法犯罪之事。你在貧窮中忠心靠主,不要故意顯出你是貧窮,叫人可憐你。貧窮是一個寶貴的經驗,能夠試煉驗我們的信心。

示每拿教會在物質方面是貧窮的,但主稱他們是富足的。「你卻是富足的」,這句話被放在括弧裏,表明解釋他的貧窮。雖然物質是貧窮,但靈性卻是富足。今天香港的教會雖然是富足,沒有甚麼患難。但有些地方,卻不能自由敬拜主。信徒跪下來禱告還沒有開口,眼淚就流出來了。他們在聚會中,靈性得到復興;他們在靈裏有親密的交通,覺得非常甘甜。他們彼此感謝主,這種情形與香港今日的教會比較起來,不是剛剛相反嗎?他們物質貧窮,外面的環境艱難,但裏面靈性卻是富足的。

(3)受那自稱為猶太人者的毀謗話──主耶穌安慰他們說:「我知道那些猶太人所說的毀謗話。」主耶穌為示每拿教會責備那些猶太人,說他們是撒但一會的人。正如主在世上之時曾經講過:「你們是屬於你們的父魔鬼的。」猶太人的父怎會是魔鬼呢?按著律法,猶太人有敬拜神的儀式,但他們拒絕神打發出來的救主,他們與不信的外邦人全無分別。不單如此,他們還說毀謗話,製造是非,來誣賴基督徒;叫他們受逼迫,這一切事情主都知道。基督徒應該知道今天受的逼迫,不會像從前那個樣子了。他們會利用種種方法,說這個人是犯姦淫、做壞事,不是正式做傳道的。他們還加上許多毀謗的話,逼迫基督徒。但主耶穌說:「我知道這些人的毀謗話」。這是一切受苦的人最大的安慰。

(三)主耶穌對示每拿教會的勉勵──示每拿教會沒有甚麼可責備的地方,故主耶穌除了稱讚之外,就是勸勉他們;叫他們在患難當中,繼續站立得住。主說:「你將要受的苦,你不用怕。」主預先告訴他們將要受苦,但不用怕;主先給他們在心靈上有一個準備,免得逼迫患難臨到的時候以為主丟棄他們,離開他們。其實他們受苦,乃是主許可的。主說:『魔鬼要把你們中間的幾個人下在監裏。』這幾個說明了一件事,主的權柄在暗中掌管一切,不准魔鬼害所有的人。只能害當中的幾個人,這幾個人是主所揀選的;主看他們是擔得起患難的人,主會給他們力量。

在教會大逼迫的時候,約在主後一百年至三百一拾陸年間,有許多人為主殉道。其中有一個羅馬教會的執事叫做勞倫斯,逼害他的人要他把教會的財產交出來,但他卻把教會的財產,分給窮苦的老年人。因此,政府官員十分生氣,把勞倫斯提起來,用鞭子打他,用鐵棍打他,他手腳的骨頭打斷了,還是讚美主。逼迫他的人又把他放在一塊鐵板上,下面用火慢慢地烤,他沒有發怨言,他還是非常堅強。按人情說,他快要死了,但他還能對烤他的人說:這邊已經烤熱了,請反過來吧!那些人真的把他反過來再烤那邊。後來他說,那邊也烤熟熱了,可以上菜了。然後眼睛望天,求主接收他的靈魂。許多人看見他這種情形,感動得信耶穌,願意為主而死。

除了勞倫斯之外,有三百個基督徒壯烈地為主殉道,他們被逼到一個火窑邊,叫他們向偶像燒香,不然就被丟在火窑裏,他們不肯向偶像屈膝,一齊跳進火窑中。這種壯烈殉道的事情,在教會受逼迫的時期,他們能夠有這樣的膽量,不怕死,是主的恩典,主會知道誰擔當得起試煉。反過來看今天香港的教會,太過清閒,沒有患難,太過優悠自在了。甚至連聚會時間都嫌長。求主憐憫我們,愛惜今日的機會,好好追求進步。

(四)主耶穌對示每拿教會的應許──主應許示每拿教會的賞賜有兩樣;第一樣是不受第二次死的害。第二樣是生命冠冕。

第二次死就是永遠的死、他們不會受到第二次死的害,對於為主而死的基督徒,是非常寶貴的應許。在七封教會書信裏面,對得勝者的賞賜,不一定是很特別的東西;但那件東西卻是分別出來,賜給那得勝者的。對於那得勝者,具有特殊的意義。

生命冠冕是賜給至死忠心的人,我們所要注意的,不是主所賜給他們甚麼,因為主所賜的總是好的。我們要注意賞賜的條件,就是至死忠心。「至死忠心」有幾個意義;第一個意義就是為主捨棄自己的生命。第二個意義,就是為主忠心在時間方面,忠心到死。「至死」的意思,就是從今天起一直至死的時候。第三個意義就是程度上的忠心;在任何事情上,忠心到死的程度。今天我們不知道有無機會,有無資格為主殉道;但每一個人都可以在時間上由今天起,忠心至死。在每一個件事情上都忠心去做,有高度忠心的程度,為主工作,這是我們所能做到的。

這至死忠心的賞賜,能得生命的冠冕,這生命的冠冕主要賜給今天每一個忠心的人,願我們每一個基督徒都忠心,直到主來,能夠歡歡喜喜地見到祂的面。(高潔妹姊記)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