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三、米非波設蒙恩

戴衛理牧師

經文:撒下九1-13

想起我們得著神的救恩,我們的心就與主相連,這是對的。但是與主有此關係之前,還有另一種的關係。我們得著救恩,與主相連,是因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緣故,是神賜給我們的,所以才有此關係,是父神與主立了一個約,我們才有此盼望。

在米非波設的故事中,叫我們理解到這種關係。當米非波設五歲時,當時國家有戰爭,乳母帶他逃難,逃難時不小心跌了一跤,把腳跌瘸了,成了一個瘸腿之人。這個人在年輕時,是在懼怕中生活,多年的恐懼生活如我們過去所過的生活一樣。這小孩子跌跤,成了瘸腿,非他之錯,乃是另一個人的錯,就是他的乳母,使他成了受傷的人,成了一個瘸子。聖經說:「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羅五19)

在伊甸園的早期,撒但來到那裏,使亞當墜落了。我們從始祖亞當處得到罪性,正如我們從長輩處得到產業一樣,在人生的路程中成了瘸腿的人,也是墜落的人。米非波設生下來就自然的成了大衛的仇敵。他的祖父掃羅是猶大國的第一個君王,他因犯罪而被撇在一邊,神另選一王,就是大衛。自掃羅離世後,大衛被膏為王,然而國中並非所有的人都擁戴他為王,因當時國內有戰爭,故只有兩支派承認他為王。掃羅的兒子做了其他十個支派的王,內戰延續很長的歲月。經過七年之後,大衛才正式被膏為全以色列的君王。今日的世界,同樣有戰爭,非言國與國之爭戰,乃指神與惡勢力的爭戰,爭奪人的靈魂。人站在神一邊或是敵神的那一邊。我們看見米非波設是站在錯誤的一邊,他生下來就是在錯誤之家,就是與大衛為仇之家,因為他的祖父與大衛相敵。

每一個人進入世界時,乃是如此生下來的,就是神的仇敵,保羅寫信給哥林多教會時說:「在亞當裏眾人都死了。」(林前十五22)眾人生在與神為敵的家。經上記著說:「我是在罪孽裏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五一5)使徒保羅寫信給羅馬人時提到:「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神為仇。因為不順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順服。而且屬肉體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歡。(羅八7-8)保羅寫信給以弗所教會時也說到:「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弗二12)這乃是米非波設的光景,一生下來就做了大衛的仇敵。今日我們的情形也是如此,一生下來就是神的仇敵,正如米非波設與神隔離一樣。反過來說,如果他的父親在世,坐在以色列國的王位上,這樣,他必承受王位和產業,並且掌管大權。但事實上,他們寶座從他的家族轉移到大衛的身上,王宮,錢財和權勢都是大衛的。本來他以為自己可過富裕舒適的生活,怎麼也料想不到如今會過流亡的生活!你記得撒但進入伊甸園的時候嗎?他允諾亞當許多的應許,說甚麼如吃了生命樹上的果子以後就會與神同等。撒但只對人講及片面的事理,故人聽後而去做,上當了,這樣一來就失去了神給人類的產業。本來神創造人是要人管理全地,但是人犯罪,自己的生活也管理不了,豈能管理全地呢?故此人類應承受的產業被剝奪去了。米非波設的生活就是如此。在當時,不知他仍活在世上。當洗巴來謁見大衛時,王對他說:「掃羅家還有人沒有?我要照神的慈愛恩待他。洗巴對王說,還有約拿單的一個兒子,是瘸腿的。王說,他在那裏?」(撒下九3-4)這時,洗巴會怎麼想呢?是依靠大衛嗎?他會相信大衛的這番說話嗎?

那時,大衛對掃羅家有沒有遺種留下也不知道。米非波設在當時的人心中,不被多人認識,所以洗巴對大衛說:「他在羅底巴亞米利的兒子瑪吉家裏。」(撒下九4)米非波設在那裏住多久也沒人知道。因為他怕審判臨到他,他叔父在戰爭中被殺,他懼怕大衛的軍兵來殺害他。然而每一個活在主耶穌之外的人就是活在審判之下的人。使徒約翰說:「信祂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神獨生子的名。」(約三18)他又說:「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約三36)有一日每個人都要來到神面前受神審判。這不是一個問題,因為罪本來已經定了,問題是這個審判幾時來到。一個不信主的人,罪已經定了。聖上記著說:「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羅三19)這就是米非波設的光景,被大衛找出來的。正如主說:「我未遇到你之前就是如此,一生下來便作神的仇敵,墜落成了瘸腿的人,應奪去應承受的一切產業,且要受審判。」但是,有一件奇妙的事臨到米非波設,這是他未祈望過的,也是沒有人想到會發生的事情。

你看見米非波設的遭遇正是我們遇見主的一個寫照,一個活在恐懼中的人,現今可活在安息之中。主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希伯來書的作者說:「這樣看來,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神的子民存留。」(來四9)我們是活在不安的世代,故這安息對我們來說是非常的重要。米非波設所遇到的事,乃在很多年前發生的。你記得嗎?米非波設的父親約拿單與大衛的交情深厚,約拿單深愛大衛。他愛大衛到一個地步,寧願讓大衛做王,坐寶座。但約拿單要大衛應允他一件事,就是對他的子孫施憐憫。正如救恩的故事是很久以前,主釘十字架以前,甚至在亞當犯罪之前很久就已經開始了一樣。救恩的故事的開始是父神與子的交談,父與子立了一個約。臨到米非波設的恩約,乃是大衛對約拿單的一個應許。你我得的救恩,乃是因神應諾主的一件事。主乃是創世之前被殺的羔羊。主禱告時說:聖父阿!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約十七11)主在此提到父已賜給祂的人。換言之,每一個基督徒乃是父賜給主的一份禮物,父對子施約。大衛對約拿單許下的諾言,結果如何呢?大衛召了米非波設來。當他見到大衛王時,伏地叩拜,非常懼怕,故大衛對他說:「你不要懼怕。」主耶穌也曾多次對他門徒說:「不要怕。」我相信米非波設見到大衛時,一定懼怕到發抖。聖經中也曾記載人聽到神的聲音就發抖。亞當聽到就懼怕而戰抖;約伯聽了懼怕;以賽亞聽到就俯伏謙卑。你是否謙卑。我們事奉的神是恨惡罪惡,不輕易放過罪,神的兒子死在十字架上乃是為我們的罪的緣故。主說:「你不要懼怕。」大衛對米非波設說:「你不要懼怕,我必因你父親約拿單的緣故施恩與你。」(撒下九7)結果米非波設做了大衛的兒子,這正是神對你做成的一樣,成為祂的兒女。主對尼哥底母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以為希奇。」(約三7)約翰也說:「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一12)神將我們這些外邦人,帶到祂面前,做了祂的兒女。羅馬書說:「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羅八16)米非波設做了王的兒子,自然一切的需用充足。大衛召了掃羅的僕人洗巴來,對他說:「我已將屬掃羅和他一切家產,都賜給你主人的兒子。你和你的眾子,僕人,要為你主人的兒子米非波設耕種田地,把所產的拿來供給他食用,他卻要與我同席喫飯。」(撒下九9-10)

神為祂兒女的供應是奇妙的,充足的。保羅在腓立比書說到:「我的神必照祂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裏,使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四19)大衛說:「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詩廿三1)大衛又說:「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卻未見過義人被棄。也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詩卅七25)神不但賜給我們肉身的需用,而且也賜我們屬靈的需要。故使徒雅各說:「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必賜給他。」(雅一5)保羅說:「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裏,是本乎神,神又使祂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林前一30)保羅又在羅馬書中說:「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羅八26)神賜聖靈住在我們當中,供我們一切所需,是何等的奇妙,猶如大衛沒虧待米非波設一樣。

還有一件事關於米非波設的,他是瘸腿的人。當他與大衛同席喫飯時,他的瘸腿被桌所遮蓋,把他的軟弱遮蓋起來,用王恩來遮,這豈不正如神為祂兒女們所做的事嗎?我們的軟弱,無能,失敗,多次見到自己的罪,在神前流淚痛悔,神豐富的恩典超過我們的罪,將我們的罪赦免。在詩篇講到:「東離西有多遠,祂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詩一○三12)神說:「惟有我為自己的緣故塗抹你們的過犯,我也不記念你的罪惡。」(賽四三25)神又說:「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又將我們的一切投於深海。」(彌七19)神永遠不能離棄我們,祂為我們就是如此深厚的救恩。保羅在以弗所書提到:「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祂豐富的恩典。」(弗一7)作詩的人寫著:「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將我們的隱惡擺在你面光之中。」(詩九十8)我們是被神所寶貴的,如同寶貴祂的愛子耶穌一樣。

米非波設在大衛的恩待下生活,一切需用均豐足。但是,後來有一件事發生,大衛之子押沙龍叛變他,因此大衛被兒子趕逐出去,自然大衛此時與米非波設分離了,在他們這件事件中,使我們連想到主離開門徒時的情形。米非波設在懼怕和安息中的兩種生活,看見他對生活的盼望,此時大衛被逐,對他生活又有如何的影響呢?

戰亂平息後,大衛從吉甲回來,因著米非波設沒有去迎接他回來,所以有人還在大衛的面前用惡言來毀謗他。有人說,大衛被逐後,米非波設在耶路撒冷做王。這不是事實。主耶穌親口對門徒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裏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過了世界。」(約十六33)在過去的許多世代當中,信徒處在大逼迫的環境裏。可以說:一個完全跟隨主的人,他會發現到自己的生活與周圍的環境不相稱,會使到其他的人不安,因而產生逼迫和隔絕。使徒彼得說:「你們是大有喜樂,但如今,在百般試煉中暫時憂愁。」(彼前一6)當大衛被逐出王宮時,國內戰火連綿,他的軍隊與兒子的軍隊作戰,最後大衛得勝了。當大衛回到耶路撒冷時,米非波設才來迎見他,但是,這個時候,大衛年紀已老邁了,可能他的脾氣不比從前好了,然而我們的神斷不會像大衛待米非波設那樣,有些事大衛不明白,但我們的神我們的主明白一切。

我們可在米非波設的身上看出一件事情:當大衛被趕逐離開王宮後一直到大衛回到王宮的一段悠久的歲月中,米非波設沒有修腳,沒有剃鬍鬚,沒有洗衣服。但是,當我們等候主再來時,就不要像米非波設那樣,必須使你屬靈的衣裳清潔,保持與神和好的關係。使徒約翰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我們看見米非波設不剃鬍鬚,證明他不注重外表,當人見到他時,就知他心裏憂愁不安。但是,基督徒不應當有憂傷,要心中充滿大喜樂,從心中透出平安的氣息。保羅勸人說:「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帖前五18)使徒雅各說:「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雅一2)其次,我們的腳也要常常打理,當我們遇見主時,不是瘸腿的,而是能行得正直的人,使徒保羅說:「你們既然接受了主基督耶穌,就當遵祂而行。」(西二6)

當米非波設到大衛王面前時,大衛對他不耐煩,並且對他說:「你與洗巴分家業,以後不要再打擾我了。」但是,我們的王不會這樣待我們。當我們站在他面前,與他們相見時,他會說:「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太廿五21)當主再來時,世上萬國萬民都要頌讚祂。那時,主要拿起我的脆弱的事奉,並且要稱讚我們。使徒保羅說:「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提後四8)

大衛回到耶路撒冷,對米非波設沒有慈愛。大衛對他說:「你與洗巴均分地土。」(撒下十九29)米非波設回答是:「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的回宮,就任洗巴都取了,也可以。」(撒下十九30)他不須要產業,心中所盼望的就是王再一次的回來。我們生活在世上,只有一個盼望,就是盼我們的主再來。他會把我們接到天堂,要事奉祂,見祂的面,頌讚祂。如果你今日心中沒救主,則你就沒盼望,是與主隔離的人。我們的唯一盼望就等候主耶穌基督再來。(梁榮生記)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