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本會應有的成績

賈玉銘

──林前六19-20──

兄弟很感謝上帝,領我再來與諸君敘會,在此一年中,兄弟曾到各處主領會集,有好些地方,屬靈的精神,非常之好;有好些信徒,靈性的生命,十分豐盛。覺主親在其中作工,致他們自然唱出頌讚感謝的聲音來,這種敘集,真是得未曾有。

此次,雖因時間阻礙,不能有機會給各位講讚美感恩的話,但由各位赴會的踴躍,和慕道的熱誠看來,便可知各位已得著主的靈恩。

在此炎熱的天氣中,聚集日數,有如此之多;(十天)聚集時間,有如此之久;(每日有五六小時)而聚集人數,亦有如此之眾,卻能自始至終保守著同心合意和聚精會神的狀態,雖溽暑逼人,汗流浹背,而毫無倦容,謂非主與同在,其誰信之。

今晚在最後的聚集中,我以為應具有下列幾個會集的性質。

(一)感恩會

當日耶穌進京,經過撒馬利亞和加利利時,有十個患大痲瘋的人求他醫治,後耶穌果潔淨了他們。但十人中只有一人回來向耶穌感恩,故耶穌就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那時候,他不特肉體得著潔淨,連靈魂也得著拯救了。故感恩實為得恩之秘訣,若要得恩,必須感恩,若要多多地得恩,必須多多地感恩,兩者是成正比例的。試觀那九人只得著第一次的恩,惟此一人卻得著第二次的恩,所謂恩上加恩是也。但可惜感恩者常少,而忘恩者常多。望今晚能成為一特別的感恩會,各人在心靈深處唱出感恩的聲音來。

(二)自覺會

我們在此最後的聚會中,當深深地自己省察,自己覺悟,十日已經過去了,我到底從主裏得著甚麼?我的靈命將更豐富嗎?我的生活,將更高尚嗎?與主靈交,將更親熱嗎?……在主面前是個義人?抑仍是罪人?自我已釘死否?屬靈之經驗,有長進否?……

希伯來書教訓我們當越發鄭重所聽見的道理,恐怕隨流失去。(來二2)耶利米書說:要把主的言語,當作食物喫。(耶十五16)諸君!你曾照此而行,得所當得,稱心滿意地回去?或從左耳入右耳出,隨流失去,以致一無所得,垂頭喪氣地回去呢?我們當深深在主前覺悟,現站在何地位,在迦南安歇,還是在曠野漂泊?有成聖之生活否?得靈恩之充滿否?有新婦愛主之愛否?……我們不要只抱我來是欲聽道,冀多得聖經的教訓或智識的觀念,乃是要抱欲尋求更深刻底自覺的觀念。

(三)見證會

在這十日的聚會中,我們得著甚麼福澤與恩典,當在人前作有力的見證,說出自己在靈道上的經驗來。

成牧師在此數日中常講到為真理作見證的事。耶穌曾囑咐他的門徒,要去普天下作他的見證。(徒一8)所以每個信徒,都是耶穌的見證人。(路廿四48)這個見證,不是抽象的理論,乃是具體的證明。耶穌說:『我們所說的,是我們所知道的;我們所見證的,是我們所見過的』,(約三11)這是耶穌以所見過的,見證於人。耶穌又說:『我所作的事,這便見證我是父所差來的』,(約五36)這是耶穌以所作過的見證自己。可惜今日多人作『傳道人』,很少作『見證人』。

我們當為真理作見證,在眾人前見證耶穌是我們的救主,是我們的生命。……在這個不信的世代中,許多人懷疑聖經,我們更當在生活上表顯一部活的聖經來,使人探討我們所行的,因而認識基督,得到永生。

聞成寄歸牧師以前失去一部皮面金邊的聖經,他說:我以後要用活聖經,但不止失去時用得著牠,即不失去,也當用牠。

保羅謂哥林多的信徒,是他的一封『薦信』,這封薦信,不是用墨寫的,乃是用永生上帝的靈寫的;且不是寫在石版上,乃是寫在心版上。(林後三2,3)耶穌是道成肉身,這個道並非呆板地刻劃在書本上,乃是活動地表現在肉身上;亦非逍遙的在世物之外,乃是實際住在我們之中。故我們見證基督,表彰真理,不要以為只限於在禮拜堂,而在社會上,親朋中,眾人前,隨時隨地,一生一世,都當如此實行。

每個真實的基督徒,都必曾在靈歷上經驗過耶穌的死與復活,若能把這個經驗過的耶穌見證出來,其力量與效果,誠不可限量!

在今晚見證會中,雖沒有機會給各位開口作證,但無論如何,我們已是耶穌的見證者,今後當努力為主作美好的見證。

(四)決志會

每次在奮興會或其他同性質的會集將散會的時候,多舉行這個特別聚會,問問各人有甚麼新的決志。我今晚亦想請問各位有新的決志否?

(1)對於讀經有何新決志,天父給我們最寶貝的啟示,便是這部聖經,我們今後當怎樣去讀?王載先生昨日講他如何從新決志讀經,我們也有這樣的決志否?

(2)對於祈禱有何決志,從前對主靈交的程度如何?能達到面對面的親熱否。每日有多少時候專為區別作祈禱之用呢?及曾為多少人祈禱?以後當如何決志?

(3)對於傳道有何新決志,我們傳道是否如那『神人』(王上十三章)坐在橡樹下?或正在進行著呢?我們不但要進行,更且要奔跑,──如保羅的向著標竿直跑。蓋魔鬼在此末世,正加緊作工,圖破壞救贖的工作,難道我們倒停頓不動嗎?

諸君!到底我們退步再回埃及,還是進前上去迦南呢?在此嚴重關頭,當早下最後的決心,萬勿遲疑觀望啊!

(五)獻身會

這是本會第五個成績。感謝主!在今早已有多人起立獻身於主,但我還覺得太少。須知獻身有兩種:

(1)獻身作主工,這以主工為他終身的專職,如以賽亞對主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請問有多少人如此獻身呢?雖有,可是太少,不獨我們不滿意,即我主在天,亦很不滿意。我不相信在此千餘人中,僅得幾人肯獻身作主聖工;或者各位沒有勇敢起立在人前表示,在坐著的時候,已得聖靈感動,靜默中已獻身於主,也未可知。總之,這是我們個人對主直接發生的關係,斷不容第三者的相強或勸誘所能濟事的。所以我從未勸過一人獻身作主工,(勸人獻身事主,則常有,此是另一問題,下文當詳論之),意欲聽主親自選召,和他個人的自決。

奉天有一位醫生,曾三次得主之吩咐,叫他去傳道。最初一二次時,他置之弗恤;到後第三次,他甚感動,竟掉下淚來,終於應召而去矣。

又這裏有一位姊妹,也是做醫生的,前幾日走來對我說:醫生是人所喜悅的職業,傳道是人所懼怕的事工,但前者是救人的肉體,(?)後者是救人的靈魂,今既得主明令選召,我再不能推辭,抑亦不肯推辭,所以我將改幹人們所懼怕的救魂工夫了。

諸君!你有聽見主的聲音:『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去呢』沒有?若有,則不可充耳不聞,當遵命奉獻自己於主,且要勇敢地奉獻,不可顧慮甚麼;完全奉獻,不可私自留下一分,或幾分,樂意地奉獻,不可出於勉強;立刻的奉獻,不可遲疑等候,致給魔鬼留地步,離棄起初的愛心,彼得約翰在海上打魚時,一聞耶穌的呼召,他們立即丟棄一切,跟從耶穌,這是我們很好的模範。更當永遠地奉獻,不可有收回奉獻的一日。

這個奉獻,亦不能用他人或金錢及別的東西來代替的。上帝所要的就是『我』,『我』是沒有人能代替的,更沒有物能代替的,比方我有病苦,雖親如妻子,也不能代替絲毫。

我們做旁的職業,或許有懊悔的一日,至於做傳道,則不能有懊悔的。我得做傳道,十分讚美主,我越久越不懊悔做傳道,越久越敬重我的職分。

世界惟傳道更能榮耀主,做其他職業,似得而實失;但做傳道,則似失而實得。我們將主用寶血買贖的身體,只用來經營世上可壞的事業,毋乃太不值得!

我們當用在天的眼光,觀看在世的事業,不可用屬世的眼光,測量屬靈的工夫。

屬靈的工夫,可說是最難也最易。以一個沒有生命,不得靈恩,未蒙選召的人,謬充其職,當然覺得是挾泰山以超北海;然若以一個富有生命與靈能,且清楚得主呼召與差遣的人充任,則必綽有餘裕。蓋耶穌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有的。』(太十一30)

(2)獻身服事主,平常人說獻身,多是指著作傳道而言,但亦未必盡然。獻身的原意,是表示我們區別身體屬主,活著,是為主而活;死了是為主而死,無論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羅十四8)

我們是主用重價買回的,我們再不是自己的人,故當將身,心,靈來榮耀上帝,無論在何事上,即飲食之微,亦當為榮耀上帝而行,把世上的事工,變為主的聖工。保羅說得好:『我們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死。』(羅十四7)願我們都能實行這個原則。

在葡萄園範圍之內,沒有一個閒散的人,一進園中,所有事工,都須受園主的指揮而屬乎他了。

獻身事主,確為得福的途徑,常見有些立志獻身於主的人,他的一切,都要更新而變化:從前的生活,是胡塗的,現在是有計劃的;從前的人生觀念,是黯淡無光,頹唐萎靡,現在則如朝日之初升,絢爛奮進,光芒四射;從前的家庭狀況,是黑暗和痛苦的,現在是光明與愉快的。……或前則愛慕世界,崇尚虛榮,今則淡泊一切,視同糞土;前則忙碌打算,患得患失,今則完全靠主,一無掛慮。誰謂獻身事主,不是一件頂上算的事呢?

可惜多人不肯獻身事主,恐怕主是靠不住,或特音把他難為,那就是大錯了。

今早只有少數人起來獻身於主,或因多人未十分了解獻身的原意吧!故我很願望全座兄姊,個個都能明瞭和實行獻身於主,使今晚這聚會,得成為一個好好的獻身會。保羅說:『我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我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羅十二1)

在今晚最後的會集中,若果真能含有以上幾個會集底性質,這便是培靈會的小小成績,亦且是兄弟的深切盼望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