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三位膏主的女人

賈玉銘

路七36-39,44-50,可十四3-9,雅一12

昨晚講得勝的問題。我們先要對己有得勝的生活,然後對主才有濃厚的愛情。故凡在生活上失敗的人,其對主的愛情,是必冷淡的。今晚想講三位膏主的女人,看看她們對於主的愛情如何。

這三段聖經,是言三個女人把香膏抹主。香膏在主方面是表喜樂,(來一9)在我們方面是表愛情。她們把香膏澆在耶穌的身上,是表明她們把愛情澆在耶穌的心上。

她們同主坐席時把香膏抹主,坐席亦是表喜樂,她們這種行為,真是滿足主的心,增加主的快樂不少。

以弗所一章末節,最後的『充滿』兩字,亦可譯作『滿足』,甚麼最令耶穌滿足呢?就是教會。故信徒以耶穌的愛為滿足,耶穌亦以信徒的愛為滿足。不過信徒對於愛主方面,各有不同,有些人很濃厚,有些人很冷淡;有些人很真摯,有些人卻帶有幾分虛偽;有些人很純潔,亦有些人挾著許多雜質。例如:當日耶穌的五百餘兄弟中,有百二十人比較愛主,常和主在一起聚集;而百二十人中,亦有七十人,卻更愛主,曾受主差遣去傳道,醫病,逐鬼,而七十人之中,其愛主的程度,亦各有不同,中有十二人,更特別地愛主,得主簡擢而立為使徒,朝夕相隨,出入與偕;但在此十二人之中,其愛主的深淺,亦有區別,中有三人是最愛主者,即彼得,約翰,雅各是也。而此三人中,猶以約翰愛主最深,而得主的愛亦最厚,在約翰福音中稱為耶穌所愛的門徒者,就是他了。(約廿一20)

投石於水,離中心越遠,外圈越大,則同時波動亦越微。這個可比方我們信徒,離主越遠,則愛心越淡,而感力亦必越微小。故信徒靈程的高下,愛心實是一個很準確的寒暑表。

則才所講的三個愛主的女人,可表教會裏三等信徒。

(一)悔罪的婦人(路七36-39,44-50)

這個婦人,十分愛主,故她雖犯了許多的罪,亦得到主的赦免。當其未得罪赦之先,何等痛苦?萬目睽睽之下,顧不得一切,站在耶穌背後,挨著他的腳哭,致眼淚濕了耶穌的腳。這淚就是她憂傷痛悔的結晶。相信她之淚一傾瀉,她之罪亦隨之而傾瀉了。諸位!你們也有此經驗麼?此婦人很謙卑,她的淚滴濕了主之腳後,就用自己的頭髮擦乾,又用嘴連連親主的腳,把香膏抹上。婦人的頭髮,是榮耀的記號,(林前十一15)是最寶貴的東西,她乃甘心用以擦耶穌之腳。又她為何不把香膏抹耶穌的頭,倒來抹耶穌的腳呢?因為她覺得不配。啊!她那種謙卑到底的行為,真令人佩服!

她不但得赦罪的平安,更得聞主用慈愛的聲音對她說:『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這句滿有恩惠和安慰的話,真是好聽;她的耳朵,得聞這聲音,真是有福!我以為每個信徒,都要聽過這句話,不然,他便頂可憐。諸君!你曾聽過這話麼?

耶穌對西門說:『我告訴你,她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她的愛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不錯,歷代教會裏凡作工最大的人,差不多都是犯罪最多的人。如保羅所以能夠無論甚麼,概不能使他隔絕基督之愛,就是因為他曾逼迫過基督,罪人之中,他自認是個罪魁。彼得所以能夠愛主更深,鞠躬盡瘁,餒養主之羊,雖給別人用帶把他束上,帶到不願意去的地方,他亦無怨懟,也就是因為他曾三次不認主。但不是說我能多愛主,便可多犯罪,乃是說凡愛主越多的人,必覺己罪越大。有某傳道者,人皆稱讚他是上帝忠心的僕人,但他在將逝世時,很痛恨己罪,責備自己過去事主之不熱誠,不盡力。……又張亦鏡先生,人皆稱他為福音真理的辯護者,他現在亦深自引咎,覺他從前所作的工,不是完全為主。他嘗語人:已往是傳我所知,今後當傳我所信。故罪之多少,在乎我們的自覺多少,若真能自覺罪惡貫盈,則愛主之情,必滿溢而出矣。

這婦人來見主時,是哭喪臉的,到她去時,卻笑逐顏開,滿臉堆著喜樂了。為甚麼?因她已得罪赦的平安呢!諸君!你們有此經驗否?深信教會裏有許多曾為主作過大工的傳道牧師,及深識主道的信徒,倒未曾得此經驗,不然,他的香膏,為何總不肯抹在主的腳前呢!

(二)知己的女友(可十四3-9)

剛才那個婦人之愛主,其動機在乎罪的自覺及罪的赦免,然而馬利亞之愛主,究有何背景?我以為剛才那個婦人對主的愛,是主僕的愛;馬利亞對主的愛,是密友的愛,知己的愛,為其如此,雖拿三十多兩銀子,以買那至貴的真哪噠香膏,澆在耶穌的頭上,亦無所顧惜。

她很感激耶穌,他也為其弟而感激耶穌,當其弟拉撒路病危時,她只打發人去見耶穌說:主啊!你所愛的人病了!(約十一3)她並不多講話,只此一句便夠了。她真知主的心,-主難道能坐視其所愛的人臥病,而不為之援救嗎?故最高的祈禱,就是只把你的事,告訴主知,不必替主設法,任憑主如何施行便可。

但她告訴主後,主卻不即前來,至延遲幾天才到,好像故意宕延者然,其實主有深意在其中,蓋欲藉此使人看見上帝的榮耀,及叫人們信他是從上帝那裏差來的。可見我們祈禱,不即見應驗,不要灰心,當知主自有他的預備的。

其後,耶穌來了,拉撒路復活了,她果見上帝的大榮耀了。在這驚喜交集之中,有甚麼方法可以表示她深深的感激?有甚麼禮物可以酬答主大大的恩典?正思維間,忽聯想到耶穌從前曾對她說及他所將遇著的事,於是乘耶穌在坐席的時候,就拿至貴的真哪噠香膏來,打破玉瓶,盡澆在耶穌的頭上腳上,不為自己留下一點一滴。我想信她不特打破玉瓶,連心瓶亦必打破,傾倒她的愛情,澆在耶穌的心上。

她不比以前婦人,只把香膏抹在耶穌的腳上,她居然不客氣地抹在耶穌的頭上,因為她是耶穌的知己,與主有特別感情之故。

她誠愛主,亦誠知主,人所不經意的事,她能顧念,人所不深信的話,她不懷疑,故她能在耶穌未釘十架之先,預為耶穌料理身後安葬之事。許多人失了良機,她卻能把牠抓實。

她這種舉動,不但令耶穌一人能領受其香氣,即全座同席者,亦可挹其芬芳。更不止當時的人,即天下後世的人,亦將得永遠傳為佳話。從此可知我們為主而作的事雖小,而於空間和時間的影響,每可大至不可限量。

耶穌對於她所作,除表示十分滿意外,更謂她在他身上作了一件美事。親愛的兄姊們!你曾在耶穌身上作過甚麼美事?你以往所作的事,在耶穌看來,以為美不美?我們所做的,若是美事,雖遭人的反對,誤會,也不要緊,主必能與你我表同情的。

主耶穌不但說她所作的是一件美事,更說她所作的是盡她所能。不錯,她以一個荏弱無力的女子,能自解私囊,用三十兩銀,買一瓶香膏,的確是盡其所能了。諸位,主曾吩咐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來愛主上帝。因為惟能盡者,然後能愛,到底你曾盡其所能以愛主否?我們有時為教會捐了多少錢,到底算得甚麼,不過如桌下的零碎而已!

主耶穌對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普天之下,無論在甚麼地方傳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作的以為記念』。耶穌不止即席讚美她,更在全世界上為她設立永遠的紀念碑,我們今晚述說這件事情,無異於誦讀她的紀念碑文。

別人不知道耶穌的死,即親近如彼得,約翰,雅各,亦不知道,惟她能知道,她誠耶穌的知己,亦誠耶穌的愛友,但還有一位比較馬利亞為更愛主的,與主的交情,為更甜蜜的,是誰呢?就是基督的妻子。

(三)基督的妻子(歌一12)

法利賽人家裏的婦人,為一悔改的罪人,對於主表示的愛情,可以說是主僕之愛,西門家裏的女人,-馬利亞-為一知己的朋友,對於主表示的愛情,可以說是友誼之愛,或感恩之愛;但這裏所說的王,是指誰?是指基督,這裏所說的我,是指誰?是指新婦,換言之,即指教會裏每個信徒。所以這個新婦對於王的愛情,可以說就是夫婦之愛了。

法利賽家裏的婦人,其香膏是倒在基督的腳上;馬利亞的香膏,是倒在基督的頭上,至於這個新婦的香膏,是倒在哪裏?聖經未有記載,然深信必定是倒在基督的心上。

雅歌這部書,十分奧妙,而靈訓亦最深,可惜許多人沒有資格來讀牠,當牠是一部很平常的詩歌;更有人誤會是一個牧童對於其妻底愛情的描寫,亦有人以為是所羅門王對於戀愛法老女兒底經過的記載,其實都是大謬不然。本書不過是作者借喻一對新夫婦的愛,來發明信徒對於基督的愛罷了。故讀此書時,最好看此良人就是基督,此新婦就是我自己,這樣,必更徹底信徒對於基督的關係,和更激發我們對於基督的愛情了。

按雅歌全書要義,有三節書可以表顯出來:

(1)良人屬我我屬良人(二8)此一語乃書內最緊要,最有味,最有價值,至為奧秘,足以暢樂我們心靈的話。

(甲)良人屬我 耶穌既屬於我,尚有何事何物,可於耶穌以外,加添我一分福樂,或減少我一分福樂呢?

1.耶穌自身屬我。他既為我的良人,他的自身,自然是屬我的,且我所需要的,就是耶穌自身。

2.耶穌所有屬我。耶穌既屬於我,他所有的,自然也一併歸我。此事可以新郎與新婦之相屬表明。因新郎所有的,皆是新婦所有的,一貧女嫁富翁,自必與富翁同享富貴了。

3.耶穌的應許屬我。聖經記載耶穌有種種的應許與恩典,耶穌既屬於我,則一切應許,自必屬我了。

4.耶穌的行為屬我。耶穌的降生,受死,復活,升天,及其第二次之再來,莫非為我屬我。

(乙)我屬良人 新婦既屬新郎,信徒也當然屬基督。

1.我何故屬基督。考聖經其故有三:一因我原為基督所造。二因我又為基督所贖。三因我亦為基督所娶。

2.我以何屬基督。一則以身體屬基督。二則以心靈屬基督。三則以愛情屬基督。四則以凡我所有物屬基督。

3.我如何屬基督。此亦可以新婦對於良人表明之:一則惟屬基督。二則全屬基督。三則永屬基督。

(2)我屬良人良人屬我(六3)上段言『良人屬我,我屬良人』;本段言『我屬良人,良人屬我』,說法顛倒了,同時思也不同了。

(甲)愛有先後之別 上段重在『良人屬我』,先說耶穌是我的,是將自己放在頭裏;本段則重在『我屬良人』,先說我是耶穌的,是將耶穌放在頭裏。可見上段所言,是信徒靈交之第一過程,注意我要從主得甚麼;本段所言,是信徒靈交之第二過程,是進步的靈交,注意我要如何使主有所得。

(乙)愛有輕重之別 先言良人屬我,是以我為重,似乎有幾分自私;先說我屬良人,顯然以主為重。我是屬主的,自然以愛主為首要,而且我如果屬主,則主自然屬我,所以靈交進步的信徒,首重在我屬耶穌。

(3)我屬良人他戀慕我(七10)此乃得勝之愛,亦是最深之愛,比較以前是更進一步了。

(甲)我已為耶穌的愛所勝 我屬良人,我的自己,已永遠隱沒於耶穌之內再不見我自己;故只言我屬良人,不再言良人屬我。我的一切福氣,快樂,榮耀,全在於我屬耶穌;他必眷顧我,垂愛我,我的事,就是他的事。我的所有力量,工夫,才幹只求為耶穌所用;以事主榮主,為我無上的榮耀,無量的幸福。

(乙)耶穌亦為我之愛所勝 本處雖未言良人屬我,卻有此良人屬我義意更深之一言,即『他戀慕我』是也。我以整個的心戀慕耶穌,耶穌亦以整個的心戀慕我。例如:『我妹子,我新婦,你奪了我的心』;『王的心,因你下垂髮綹繫住了,我所愛的阿,你何其美,何其可悅,使人歡暢』。……希奇得很,耶穌竟然在於我,有滿足與喜樂,沒有我,他不滿足,他戀慕我,其中真有說不盡的奇妙。

第三段經文,可表三等信徒:一等是把自己放在前面,想從主裏得甚麼;一等是把耶穌放在前面,使主在我身上得甚麼;一等是完全沒有自己,所有者。只耶穌而已。請問諸君,你屬於哪一等呢?

新婦對於其良人的愛,是真摯的,貞潔的,專一的,且沒有改變的,我們對於基督的愛,也當如此。

印度有位著名的傳道者,即孫達耳先生,有人稱他為現代的保羅。他有一朋友,曾為主捨命。原因印度是不准人信耶穌的,若有違抗,必殺無赦。那朋友立心信主時,曾有許多親友來規勸他,他置之弗恤;其後,父母來苦勸他,他亦不聽;最後,其未婚妻來流淚勸他,對他說:你當想到我個人的困難,你即不為自己計,獨不為父母計嗎?縱不為父母計,難道亦不為我計嗎?(蓋印度國規倒,寡婦不能再嫁,未婚著亦然)。但他答她道:雖然,你愛我之心,我所深知,你之困難,我亦洞悉,不過我已把整個的愛,已愛上了我們的主-耶穌,再不能分我的愛去愛別人呢!

從前我看過一部信徒殉難記,其中記載一位愛基尼士姑娘,少年時,很愛主,長大後,異常美麗,因而有多人向她求愛,她總是婉言謝曰:我已愛上一個愛人了,我的愛人,就是基督:請你別要想我,我永不再愛別人了。……其後,政府因反教捕她下獄,叫她放棄她的信仰,不然,必置她於死,她很從容不迫的答說:可惜我沒有一千條命,若有,我亦願意為耶穌捨去。

諸君,主耶穌犧牲一切,為要換得我們的愛,到底我們對主,有沒有愛呢?若有,是主僕的,或朋友的愛,或夫婦的愛呢?惟有夫婦的愛,最能令耶穌滿足,主若見我們有這樣的愛來愛他,他必以為已往的犧牲,不為於徒然,且將認為值得了!

想念主愛(靈交詩歌第七十四首)

(一)我晝夜常思念你的愛耶穌不能測長闊與高深

如瀑布從高處澆下來耶穌使我心快樂頌主恩

你因愛肯降世成肉體耶穌捨棄你榮光大寶座

竟生在律法下為人子耶穌甘心受貧寒無枕所

副歌

我的愛都澆奠你腳前耶穌因你比萬有滿我意

你到底有盡美有盡善耶穌我心歡喜住你懷裏

(二)你的愛如筵席氣味香耶穌讓我蒙恩人來飽嘗

多虧你在十架免死亡耶穌甘願被咒詛掛架上

救贖我出死亡脫罪孽耶穌你寶血洗我白如雪

又差遣保惠師訓誨我耶穌行事得蒙主常喜悅

(三)我晝夜常羨慕你的家耶穌在天為聖徒備安宅

黃金街碧玉城樂無涯耶穌不再有痛苦流眼淚

得常在你恩惠慈愛中耶穌諸天所有福難較量

你的愛至永遠不變更耶穌榮耀圍繞我成光浪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