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當為主作見證

王載

賽四十三10-21,四十四8

四十三10主說:你們是我的見證。12節主又說:你們是我的見證。21節說:這百姓是我為自己做的,好述說我的美德。四十四8亦說:並且你們是我的見證。

上帝是何等憐愛世人?他造世人,且供給世人所需,我們來世,都是空手赤拳的,一切都是上帝所賜,若沒有日光,空氣,……人將不能生存。可惜世人離棄上帝,做上帝的仇敵,甚至把石頭,及人,當作上帝,崇拜他,事奉他。但那滿有慈悲憐憫的上帝,必須在世上留一見證,使世人藉此親近他,與他有交通,有和睦,故差遣其獨生子來世,為他作見證,將從來沒有人看見的上帝表明出來。可是世人復拒絕他,把他釘落十字架,而上帝就藉此成功了救世的妙法,和世人赦罪的淵源。

耶穌升天後,更差遣聖靈來為耶穌作見證。如經上所記:『但我要從父那裏差遣保惠師來,就是從父出來真理的靈,他來了,就要為我作見證』。(約十五26)但聖靈是不可見的,如耶穌所說:『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故必須信徒為主作有形的見證。主曾這樣對門徒說:『你們也要作見證』與以賽亞所說的,正是相合。

故有人謂信徒就是不信者的聖經,這話是不錯的,世人不見上帝,不見基督,也不親聖靈,他們所見的只是信徒,我們日日和他們接觸,所以主說:你們就是我的見證。信徒當為基督作見證,有下列幾個緣故:

(一)因是耶穌的囑咐 主耶穌在太廿八18-20囑咐門徒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穌在復活後,把傳道的責任,託付門徒,故教會在世界上所負的最大的使命,就是把福音推廣到全世界去。上帝為何不把此責任託諸天使而託於我們呢?因我們本是罪人,已有赦罪重生的經驗,以這樣的資格去為主作見證,才能發生效力。

多一3說:『到了日期,藉著傳揚的工夫,把他的道顯明了。這傳揚的責任,是按著上帝我們救主的命令交託了我』。主道何以能顯明,就是藉著宣傳,宜傳才能令人聽見,聽見才能使人相信,相信才能使人得救,這是一定的次序。現在世界頂注重宣傳的工作,無論政治,商業,學術,……都利用宣傳方法。今使人信主,我們救靈工作,怎麼反落人後呢!

保羅說:我傳傳音,原沒有可誇的,因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我若甘心作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經付託我了。兄弟們!你傳福音,是不是亦具有此態度呢?

當日腓力之能引那太監歸主,而救其靈魂,是天使指示他的,為何天使不親自向太監講道,而必假手於腓力?這就是上帝要人知道此責任不是交托天使,乃是交托於人的緣故。幸腓力能聽從天使的話,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復能遵依聖靈的啟示,貼近那車走,不然,恐他必失去救人的機會。諸君!許多時聖靈感動我們去救某人,我們不特不立刻跑去,有時連動也不動,行也不行,坐視世人下地獄去,而漠不關心,恐怕主將來要向我們討他喪命的罪!

(二)因欠福音之債 羅一14-16說: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所以情願盡我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我們得救是由他人傳給我們的,換言之,是白白得來的,那末,我們不亦當白白傳給他人麼?我們得主之恩甚大,如詩人所謂:『我拿甚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呢?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我要在他眾民面前向耶和華還我的願』。(詩一一六12-14)

我很願望各位常常想到主的恩和主的愛,你多少次有病,得主醫愈,多少次犯罪,得主赦免,多少次墮落,得主搭救,多少次跌倒,得主扶起,……你現在有此地位,不過是主的恩典吧!故我們不可不還福音之債。保羅得主的恩,覺得無可還報,故他立志盡他的力量,到外邦人那裏去,以還他福音之債。保羅得主的恩,覺得無可還報,故他立志盡他的力量,到外邦人那裏去,以還他福音之債,諸君,你用甚麼方式去還此福音債呢?

聞說有一小孩子,看見人們算賬,某人欠錢若干,某人欠租多少,覺得有趣味,他便想:誰人欠我的債,致我可向他追討呢?想了許久,才想出我曾替母親掃過幾次地,洗過幾次碗,出街買過幾次東西,……她總未曾給我工錢,我要向母親討債吧!說了,便開了一張賬單呈給母親,請母親還他的債。母親見了,可惱復可笑。於是亦開了一張賬單給他,內列你欠我喂奶工錢,醫藥費,教育費,其餘衣服費,膳費及零用費等等,我都不要你還我。我照你所開的賬單還你就是了。那孩子看見了即哭著臉走告母親說:母親阿!我知罪了,其實不是你欠我的債,是我欠你的債哩!許多人都欲向上帝算賬,以為上帝是欠他的債,觀此,可恍然悟矣!

(三)因人靈魂的寶貴 羅說: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我們的肉身,是可見的,靈魂是不可見的,故當以靈魂為寶貝。有時與人談道,見他身上雖穿著破衣,流出臭汗,肢體雖殘缺不全,但一想到他亦有寶貴的靈魂,則更奮勉勸他信主。

俄國素反對耶穌教,有一次大家開會,特請一位著名的醫學博士來,演講『人類有無靈魂』的題目,他說:我作醫生以來,曾解剖了許多身體,甚麼心,肝,胃,肺,腎……都見過,但總找不到人的靈魂在哪個部分,所以我最後下一句斷語:人是沒有靈魂的。各位如有意見,請盡量發表!說罷,大家默不作聲,其後,有一基督徒站起來問博士說:博士先生!你愛你的夫人麼?他不假思索的答道:當然是愛。那末,你愛夫人的愛在身體哪部分?在心肺呢?抑在肝腎之間呢?你能找到你的愛給我看麼?若找不到的話,我便斷定你是不愛你的夫人的。那醫生瞪目不知所對。

各位!愛的力量是最大的,是莫可抵抗的,同時亦是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不能淹沒,財寶不能交換的。故愛雖不可見,但不能抹煞愛的存在,靈魂何獨不然?

我前次到婆羅洲傳道,見那裏有一種土人,很奇怪的,他們的耳朵穿了一大孔。下垂很長。可是沒有文字,故很不開化。且從未用過肥的洗澡,骯髒得很,對於福音道理,更未聽聞,然而因他們有寶貝的靈魂,故我亦跑到那裏去為主作見證而拯救他們了。

感謝主!使我們有中華國外佈道團的設立,此團是專為預備遣入到南洋去傳道的,現在已有十餘位獻身到那裏去了。以前總是外國人來中國傳道,從未聞中國人往外國傳道的,該團不能不算是替中國傳道史上開一新紀元。各位雖未必得主選召往那裏傳道,但請不要忘記為那裏的工作祈禱,求主多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

我常常想著:在此商戰時期,那些商人,為求他的營業發達,尚不惜用種種方法去鼓吹宣傳,凡心鬥角,以圖取勝,目的無非想得金錢,我們為求他人靈魂的得救,豈不更當倍加努力嗎?

我每向人談道時,多默禱主,求主使我能顧念他不可見的靈魂,並能看見其寶貴。蓋覺得人能信主,則永遠得生;不然,則永遠受死,有時我們用幾分鐘的工夫,講幾句扼要的真理,便能令一個人從黑暗痛苦的地獄之中,救拔到光明福樂的天堂之境。事關他人之生死,苦樂,禍福,我們怎能淡漠置之,敷衍了之?

我們當知將來必有站在主前算賬的一日,我們信主以來,曾引幾人歸主?到那時有沒有人向你說感謝的話?求主的靈,大大感動我們,使我們發起救人靈魂的熱心來。

(四)因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 保羅在林前九23說: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世界好處,不過是暫時,惟福音的好處,才是永久的。我們見人沉淪,不能掩面不顧,更不能推諉謂與你沒得關係。箴言說:『人被拉到死地,你要解救;人將被殺,你須攔阻,你若說,這事我未曾知道,那衡量人的心,豈不明白麼?保守你命的,豈不知道麼?他豈不按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麼?』(箴廿四11,12)

前數月我到麻厘海島佈道,那海島約有百萬居民,但從未有人到此傳福音,故該島黑暗異常,野蠻得很,不過現在由中華民國外佈道團設立一間福音堂在那裏,好像還有一線曙光吧!我在此佈道三天,一日乘汽車到山邊去,見一婦人被車撞傷,呻吟痛哭,為狀至慘,那些土人,竟熟視無睹。我乃上前視之,後想請那些麻厘人幫忙,設法將她送進醫院去,但他們都不肯進前,像不干他們的事然。於是我與曾道行先生商量,兩人合力扶她上車,唉!麻厘人見同胞之死,袖手而不援救,其致亡國,誰曰不宜?但許多時我們亦坐視他人之靈魂落地獄,卻漠不經心,斯真無以自解了。

比方有人溺水,我當盡力設法救他上來,斷不能謂不是我推他落水,而袖手旁觀不去拯救。故現在教會當為一傳道之教會,救靈的教會,使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

(五)因耶穌快要回來 關於這個題目,昨日已經講過了,不過在這裏我要聯想到我們當乘時獻身於主,若在年富力強時,不肯獻身,等到年老力衰,已來不及了。從前有某女士,很想獻身於主,但不願意在此似花似錦年華之時獻身,要等髮白顏衰,才去實行。一日,她母親生病,留醫某醫院,她買了一瓶鮮花,囑看護士供置母親病榻前,好給母親悅目賞心,但那看護士早知其心事,思有以悟之,乃故意把那瓶花放在門外,她問其故,看護士說:我想待牠殘謝後,才供置你母親病榻前,且謂我這樣做,無非效法你獻身於主之所為耳,某女士甚為感動。

在此穡多工少的時候,主正在大聲疾呼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去呢?未知誰人肯答主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今日聖經學校有許多,而學生卻很少,或已在神校畢業,仍不願在教會服務,無時不欲乘機改業,這不能不說是教會前途的隱憂,和教會當前的一種不良現象。

現在我們要醒悟過來,不特要負起國內佈道的責任,更要負起國外佈道的責任,到國外去,將主道快快傳開,然後主再臨,不致有甚麼阻礙。我們這個中華國外佈道團的組織,是專靠主的靈的,其背景並不屬任何公會,不過有幾位熱心信徒,得聖靈感動,覺得南洋群島福音的欠缺及其需要的急逼,故因而發起吧!但起初力量薄弱得很,感謝主:現在卻能逐漸發展強健起來了。所以為主作見證,不要謂自己軟弱無能或地位微小,當知成就不在我們,乃在乎主。試看那遭人白眼的瞎子,他只作見證說:『他是個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從前我是瞎眼的,如今能看見了』,這樣,就能發生極大的影響。又看那被人藐視的乃縵將軍的婢女,她只作見證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瑪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後來亦能得到很好的成績。盼望我們此後都能為主打美好的仗,作美好的見證。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