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神人的研究第一講經文:王上十三章全

程文熙

本章一節說:『那時有一個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從猶大來到伯特利』……,現在我們就是要研究那個神人。先分兩段略述:

一.初期受試惑得勝

此神人不知何許人,亦不詳其姓字,只知他是奉耶和華的差遣到伯特利去,預備向耶羅波安的祭壇說預言,此祭壇不是在耶路撒冷,乃在伯特利。那時候,適值耶羅波安站在壇旁,要燒香,有多人在此,異常擠擁,十分歡喜,以為便利得多了,我們從此以後,不必再往來跋涉,到耶路撒冷獻祭了。同時耶羅波安亦以為這樣變通辦法,不一定利未人可以做祭司,王亦可以做祭司,豈不刪繁就簡,便當之極麼?不料他們正在自慶成功的時候,忽然神人走到他的跟前,向壇呼叫說: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裏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邱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又設預兆說: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這是耶和華說的預兆。耶羅波安驟聽此逆耳之言,不禁勃然大怒,就從壇上伸手說:拿住他罷!誰知不特沒有一人聽命敢下手拿他,反倒王向神人所伸的手亦枯乾了,不能彎回。你想多麼羞恥的事!其後他見那手不能屈曲,心裏不勝其著急和害怕,乃央求神人說:請你為我禱告,求耶和華你上帝的恩典,使我的手復原。於是神人祈禱耶和華,王的手就復了原,仍如尋常一樣。在這裏有一件可惜的,即耶羅波安王只知求上帝醫其手,而不知求上帝醫其心──赦其罪,『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此不是根本的救法。

那時候,耶羅波安王見其手得著醫治,心裏有些感激,(惜其感激是向人,不是向神)。乃對神人說:『請你同我回去喫飯,加添心力,我也必給你賞賜』。神人那時意志堅定,靈眼清明,能洞燭耶羅波安的意思,乃堅辭說:你就是把你的宮一半給我。我也不同你進去,也不在這地方喫飯喝水,因為有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不可在伯特利喫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神人說完後,就從別的路回去,不從伯特利來的原路回去。那末,耶羅波安王雖欲誘惑他,亦不可得了。這就是神人初期受試得勝的經過。

二.後期受試的失敗

神人在最初受試時,雖能得勝,但可惜後來竟勝不了第二次的試誘而致失敗了,有始無終,始勝終敗,實在可惜!

有一個老先知住在伯特利,他兒子們來,將神人當日在伯特利所行的一切事,和向王所說的話,都告訴了父親,父親問他們說,神人從哪條路去了呢?兒子們就告訴他,原來他們看見那從猶太人來的神人所去的路。老先知就吩咐他兒子們說:你們為我備驢,他們備好了驢,他就騎上,去追趕神人,遇見他坐在橡樹底下。……這個坐字十分可怕,照理:此老先知不能趕到神人,惜他以為工作已畢,可以安然無慮,且身體困倦,在此橡樹下抖擻精神,想亦無甚妨礙,誰知他就在此一坐之下,而跌倒了。傳道人在此坐字,要特別小心。蓋工作完畢之後,就是魔鬼的機會,故許多傳道人不是在工作緊張之時跌倒,多是在閒坐優遊之時失敗。

那神人初還能勝過那老先知的試惑,迨後因為他的甜言蜜語所蒙蔽,竟為他所勝,和他一同回去,在他家裏喫飯喝水了。神人的失敗,在信任老先知是與己同類,『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以為他不比耶羅波安,那知魔鬼可扮作光明的天使,故我們不可不認識其詭計,而致墮其彀中。

今日有許多傳道人,初時,真能獻身心於主,做一個神人,到處去宣傳救道,指摘罪惡,十分忠心,確可稱讚;但不久中途受試,便因而跌倒失敗,屈服在魔鬼權下,而不可挽救,則又多麼痛惜!

請問他們為何有此失敗呢?我以為最重要的原因,是由於在工作完畢之後,不知儆醒祈禱,他們以為在工作之前,或工作之時,要加緊祈禱,免入誘惑,但在工作之後,祈禱的工作,可以放輕些,坐下稍息,想不為過,那知『坐下』就是我們退步,失敗,墮落……的起點,蓋坐下非罪,若坐下而不儆醒祈禱,便是罪了。有時我們不必要有坐下的事實,只要有坐下的思想,敵人便來誘惑你,令你跌倒,故為杜漸防微計,當自謹慎其坐下的思想始。

諸君!魔鬼若用金錢引誘我們,我們或可抵抗他,……有時也許不能抵抗──蓋我們已把全身獻於主,金錢是身外物,牠怎能誘惑我們呢!但有一件最容易令我們傾倒的,就是飲食問題,始祖和以掃等,即其殷鑑矣。當日主耶穌在曠野禁食時,魔鬼亦嘗用此誘惑耶穌,我想那時魔鬼必更用許多花言巧語,似是而非的話來絮聒耶穌,謂你若因而餓死,怎能作工?事已至此,不宜過於拘泥!……但聖經教訓我們,不可給魔鬼留地步,自己以為站立得穩的,更要謹慎。耶穌之所以能不為其所誘的,是因他能執牢聖經的教訓,而不敢懈怠之故。

古人說:『驕則必敗』,確是至理,神人以為大功告成,遂生驕傲之心,由驕傲而生輕敵之念,故其失敗立見,而殺身之禍,亦旋踵而至,誠可為吾人的鑑戒!

聖經老先知是騎著驢子去追趕神人,不錯,魔鬼常常竭力追趕我們,敗壞我們,想抓住我們而吞噬之,才得甘心,而我們卻坐著不前,魔鬼不住地作工,而我們卻不作工,如此,而欲不失敗,怎麼得呢!

還有一層,當日魔鬼初次雖失敗,但他毫不灰心,也不失望,更加努力向神人作第二次的反攻,卒之,最後的勝利,不屬神人,而屬魔鬼,在這事上真令我們慚愧,我們有時偶遭失敗,即一噘不起,再不想到其他取勝的方法,與魔鬼的千方百計相較,怎麼能操勝算!

當時魔鬼連用三種方法誘惑耶穌,其後計不得逞,乃暫時離開耶穌,這暫時兩字,可表明魔鬼不肯承認自己失敗到底,他若見你得勝之後,稍露矜誇,自恃,懈怠……他即重整旗鼓,乘虛直入了。

本章20節說:『二人坐席的時候……』,這個坐字,與前14節坐在橡樹底下的坐字略有分別,前個坐字是因,後個坐字是果,有前的坐字,便有後的坐字。

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上帝的國』。我們作主的工人,即不向後看,只不往前走,亦將有悲慘的結局,而不克完其工。我主以『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為其食物』,故其在將離世時能對上帝說:『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你所託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人之所以不能成全上帝之工,皆由於不能遵行上帝的旨意,好像那神人之不遵主命,坐在伯特利的橡樹下,且到老先知的家裏喫飯喝水然,那就難怪上帝責罰他說:你既違背我的話,不遵守我的命令,反倒回來,在我所禁止你喫飯喝水的地方,喫了喝了,因此你的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

諸位!你們現在所處的地位如何?你們靈程進展如何?正在向前走,還是向後看?將欲坐下?或如神人的已經坐下?求主幫助我們,使我們能時常儆醒祈禱,完成主之大工,寧遵行主旨而死,不可背逆主命而生,更不可步那神人的後塵,違悖主命,而為獅子所斃,阿們!


神人的研究第二講

程文熙

昨日講神人在初如何得勝,及在後又如何失敗,現在還有些意思要補足昨日所講的。上帝無論要我們做甚麼工作,魔鬼必從中多方阻撓,冀圖破壞,但我們若能堅立不搖,防守嚴密,則魔鬼見無懈可擊,必將退避三舍。

那神人在眾人前,還能知道警醒,惜其在獨坐時,則忽下去,竟致失敗,今日亦有許多主的工人,其失敗多不是在熱鬧的大庭廣眾之中,而是在寂寞的閑居獨坐之際,因為在大庭廣眾中,十目所視,十手所指,我們不得不加以特別的注意;但在閑君獨坐的時候,以為沒有旁人看見,可以隨便放縱些,那知這就是我們失敗的所在。古人說:『君子慎獨』我以為神人更當慎獨。

或者以為因身體困倦,暫時坐下,很是小事,雖然,但因為牠能令我們有更進一步的危險,故雖小我們亦不可忽略,這是我們所當知道的。

其次,魔鬼又時常利用我們最親愛和關係最大的人,為誘惑我們的導火線,例如他不直接去誘惑亞當,卻間接利用夏娃去施誘惑,亞當因為愛夏娃之故,不得不順從她而致犯罪。可見魔鬼十分精巧,他知道若假手外人或仇敵來誘惑你,你必不致於上他的當,但他若利用你所引為最親愛或最信任的人,作他的工具,你必易於失足。故他一見利用耶羅波女的計策失敗後,即改變方針而利用神人的同事──老先知,來誘神人,這真是警惕我們不少!

我們處惡劣的環境,能站立得穩,固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離開原有的地位,而獨自坐下,其前途更必加倍困難。

彼前五8,9說:『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噬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為知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不過魔鬼有時也會扮作光明的天使,光明的天使,則與吼叫的獅子不同,他不是限於吞噬你,置你於死地,他是要令你驕傲,矜誇,自恃,……然後慢慢地敗壞你的工作。我不怕耶羅波安,最怕的是那老先知,蓋耶羅波安有如吼叫的獅子,我們很易於防範;惟老先知有如光明的天使,我們很難於應付。不過有一件我們可以安心的,即魔鬼雖遍地游行,而上帝的眼目,也遍覽全地,隨在可以看顧我們,『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他顧念你們』。(彼前五7)又魔鬼雖然能用各樣的試惑來試我們,但聖經亦謂『那賜諸般恩典的上帝,曾在基督裏召你們,得享他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彼前五10)

現在我要再說到神人了,那神人中了魔誘之後,即大受上帝的責備,此時他雖不像在橡樹下的疲困飢渴;且可以恢復健康,飽足回去,然到底他心裏得不著平安,從肉體方面看來,似乎較優於昔,但從其心靈方面看來,必增加許多痛苦,沒有從前的平安。列位,在此兩者之中,我們如何取捨呢?那神人不但在心靈裏感受痛苦,接著其身體亦遭受死亡。我想人人都有一死,不過有遲早之分罷了。然神人的死,不是死在主的旨意之中,他卻因違背主旨,犯罪而死,且死後屍骸暴露,為野獸所踐踏,真是死得遺臭千古!輕於鴻毛!

我最初讀經,讀到這件事情,心裏有些懷疑上帝施於神人的刑罰未免過重。及今思之,則知上帝確是公義之主,當日的懷疑,是我輕看神人之罪的結果。在表面上看來,似乎耶羅波安之罪大於神人,何以上帝只刑罰其手僵直,後來亦使他復原,惟此神人則蒙喪身之禍?然而神人為上帝之僕,且曾奉上帝命而譴責耶羅波安,況上帝亦親自囑咐他不可在伯特利喫飯喝水,也不可從去的原路回去,無奈他竟等上帝的話於弁髦,果爾違背不聽,若上帝不從嚴懲治,何以警惕後來?不特此也,那神人的背景亦與耶羅波安不同,他為宗教的領袖,若犯罪,則他人將特別注意,而上帝的名亦必更受羞辱。比方黑紙上有一黑點,人將不易看見;若白紙上有一黑點,則人一望便知,故神人受罰,比耶羅波安為重,就是職此之故。

摩西之不得入迦南,豈因其犯了殺人或姦淫和其他了不得的罪麼?不,不過偶爾犯很小惱怒之罪吧了,但因他為領袖之故,上帝即不稍加姑寬,罰他不得進入迦南。故我們身為教會領袖的人,當格外小心,因為我們若犯罪,其受罰必比平信徒更為重且大。

聖經謂上帝要在我們當中得榮耀,請問我們如何能令上帝得榮耀呢?就是要行為聖潔,為世之光,為地之鹽,作基督真正的代表,叫他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

神人的地位,與耶羅波安不同,故雖犯小罪,其羞辱主名實比耶羅波安犯大罪之羞辱主名更甚。所以我們皆當以此神人為鑑戒!黽勉向前,與惡魔作殊死戰;勿懈怠坐下,致蹈神人覆轍!使主的工得以完成!現在救恩尚未普遍,莊稼尚未收割,正是吾們努力作工的時候啊!


神人的研究第三講

程文熙

神人受罰嚴重,是因其地位與眾不同,故雖重亦無傷於上帝的公義,昨日已略為講過。但上帝向他施責言,為何不直接施於神人,卻間接向那老先知講出呢?因為是神人行錯,且完全是責備神人的話,照理該對神人講乃合,何為不出此,竟向此冷淡退步的先知講呢?我想其中必有緣故在。

在神人未犯罪之前,顧名思義,當然比那老先知更為親近上帝,但因其此次違背主命而犯罪,故與上帝頓生隔膜,且所生的隔膜,比老先知更厚且大,致上帝不能向他直接講話。可見罪惡實為人與上帝交通的大障礙。

兄姊們!今日教會之得不著振興,泰半是由於教會的領袖們從中作梗,因他們的罪惡,使上帝不能直接降福於教會。若我們不從速覺悟,教會惟有日漸衰落而已!

有一件最傷心的事,為大家所知道所承認的,即勸一個退步冷淡的教會領袖悔改,實較勸一個犯罪作惡的世人悔改,更加艱難,為何如此?吾不禁嘆息魔鬼的惡勢力,誠澎漲雄厚之至了!

那神人死了以後,其葬身的墳墓,是在哪裏?本章29,30節說:『老先知就把神人的屍身馱在驢上,帶回自己的城裏,要哀哭他,埋葬他,就把他的屍身葬在自己的墳墓裏,哀哭他說:哀哉,我兄阿!』這樣看來,此神人是葬在伯特利,不是葬在耶路撒冷,可想而知了。本來人死在他鄉,葬身異域,沒有甚麼問題,不過他實在有些不同,因為他葬身的墳墓的所在地,確非上帝的本旨,如是,則與將來的復活,便有大的關係了。聖經謂將來必有義人復活的一日,神人雖犯罪,亦是站在稱義的地位,則在復活的時候,他從伯特利的墳墓復起,與從猶大列祖的墳墓那裏復起,有分別否?有。他既從伯特利的墳墓復活,則證明他工作,還未完成,對於賞賜方面,必有大大的損失。保羅嘗說: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四6-8)由此可知工作與賞賜,何等的大關係呢!

但有一事令我莫明其妙的,即人皆信耶穌再來,卻去行所不當行的事。耶穌來雖是件喜樂的事,同時亦是件閉翳的事,蓋凡得主交託而未能完工的人,到那日必要受主的責罰而哀哭切齒!

我們再看亞倫摩西的結局,更增加我們的警惕不少。民廿22-28記載亞倫不得進入迦南,死在何珥山頂。我常想到亞倫在上山時,及摩西為他脫下聖衣時,未知其感想與態度如何,料必行一步嘆一步,十分難過了!又看神人摩西,其生平的工作與功績,不可謂不轟轟烈烈,他曾與上帝面對面談話,亦曾行了許多大而可畏的奇事,他屢次祈禱,都蒙上帝允准,不過只做了一件錯事,竟不能到那流乳與蜜的美地迦南,而葬身於摩押地,何等可惜!(申卅四1-12)『那時我懇求耶和華說:主耶和華阿!你已將你的大能大力顯給僕人看,在天上,在地下,有甚麼神能像你行事,像你有大能的作為呢!求你容我過去,看約但河那邊的美地,就是那佳美的山地,和利巴嫩,但耶和華因你們的緣故向我發怒,不應允我,對我說:罷了!你不要向我再題此事!你且上毘斯迦山頂去,向東,西,南,北,舉目觀望,因為你必不能過這約但河』。(申三23-27)我們看摩西的呼求,和上帝的否准,則覺神人犯罪受罰,無論如何,是比普通人為重的。

亞倫與摩西兩人都葬身異域,在復活時,若有人問摩西說:摩西先生!你從何處來?他答:從摩押地來。問亞倫說:亞倫先生!你從哪裏起來?他答:我從以東地來。問神人說:神人先生!你又從何處來?他答:我是伯特利來的。若那人再問他們為甚麼不是從迦南地和耶路撒冷來?他們必將答道:此事甚難言也。

諸君:你們的墳墓將來在哪裏呢?在教會墳場或在外邦人之地?你復活時,在主旨的地方,或在主旨以外的地方?又你的墳墓稱為得勝的墳墓,或失敗的墳墓?這個是重要的問題,請你們不可忽略!


神人的研究第四講

程文熙

本章1-10節共有十一次題到『神人』的名稱,但神人到底名叫甚麼,我們不可得而知,此可教訓我們作工,不要顯揚自己的名字,只求主的名得榮耀而已。其次,我們研究神人兩字的名義,亦有好的意思在內,所謂神人是表明此人是神的人,完全屬神的,為神的器皿,聽神的使用和管理,一切行動言為,均當以神的旨意為依歸。若人而沒有神,則人算不得甚麼;神若沒有人,則神也不能單獨工作,神人要同工,神人要合作,才能成就大事。

神人首次見於聖經的,是在撒上二27:『有神人來見以利,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祖父在埃及法老家作奴僕的時候……』,可見神人的職責,是傳述上帝的言語於人,上帝叫他說甚麼,他便說甚麼,從不敢參加自己的意思,若不有上帝的命令,他不敢輕發一言,妄行一步,何知神人不但要無名,更且要無己。不然,便得不著上帝的使用。

到伯特利去,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既為上帝的差遣,他便不敢推辭,歷來奉遣無論到甚麼地方去的先知偉人,在前途都有極大的困難的,如摩西之見法老,以利亞之見亞哈,約拿之去尼尼微……是,不過若能遵命靠主而往,終必能排除障礙,得著成功;反之必遭失敗,這是歷驗不爽的。

當那神人去見耶羅波安時,耶羅波安正站在壇旁,要燒香。時間,不遲不早,十分適宜;倘過早或過遲,都要失卻機會,故我們被召作主工的人,凡事要乘時做去,不可宕延,以免失時後悔。

我深信神人責備耶羅波安的話,必是耶和華臨時教導他說的,他不過像一留聲機器,依樣吐出罷了。我們亦當如此,耶穌說:『你們要防備人,因為他們要把你們交給公會,也要在會堂裏鞭打你們;並且你們要為我的緣故,被送到諸侯君王面前,對他們和外邦人作見證。你們被交的時候,不要思慮怎樣說話,或說甚麼話,到那時候,必賜給你們當說的話,因為不是你們自己說的,乃是你們父的靈在你們裏頭說的。』(太十17-20)

本章9節裏有三個不可:『不可在伯特利喫飯』!『不可在伯特利喝水』!『也不可從原路回去』!可見此神人始終都有上帝的命令跟隨他,燭照他,計劃他的工作,預備他的進行,十分周到,若他能遵循前進,則必一帆風順,直達彼岸,但他不然,實深惋惜!

上帝以前的命令,是關於神人的工作;以後的命令,是關於神人的本身。本來那三個『不可』的禁止命令,不是難為神人的,因為上帝知道魔鬼的誘惑多端,他能從四方八面來進攻神人,故上帝特設此三個『不可』的禁止令,如一道城墻的保護他,誰知他倒放棄這個權利,大開城門,讓魔直入,還有甚麼可說呢!

此神人的失敗,是在飲食上跌倒,前已略為說過。我主耶穌在預備出門傳道時,亦曾遭遇這樣的試探,然神人的飢渴,至多是一二日吧,比較耶穌四十日不食不喝,算得甚麼?我想耶穌此時必定食慾很熾,急欲得食,但他覺得這樣的得喝得喫,必不是出於上帝的旨意。他一生立定是要以遵行主旨為職志的,怎可因此須飲食問題,而竟不能操持到底呢?此念一轉,他即引經上的話對魔鬼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裏所出的一切話』。諸君!尋求肉體的所需,的確不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最好把它交託於主。因為耶穌曾這樣教訓我們說:『……所以不要憂慮說,喫甚麼,喝甚麼,穿甚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彀了。』(太六31-34)

諸君!你以為耶穌離開曠野之後,上帝供給他飲食和一切所需否?我以為上帝必供給他。何以見得?因太四11謂魔鬼離開耶穌之後,有天使來伺候他。我想這一餐真是非常,因為是上帝給他預備的,有上帝為其『東道主』,有天使為其『企檯』,比之聽從魔鬼的話,將石頭變做餅,不是有天淵相隔嗎?所以主的預備,實遠勝於人的預備萬萬倍,我們祇要求主為我們預備,不必我們為自己預備。

神人因貪喫一頓飯,致失了神人的資格;以掃因貪吃一碗紅豆羹,致失了長子的名分,夏娃因貪吃一顆果子,致失了人類本來的地位──上帝子的地位;因小失大,古今同慨!今日教會裏亦不少這樣的人,往往因很小的事情,而掀起極大的風波,離去教會,怨恨上帝,……實屬言之痛心!

撒上十8記載撒母耳這樣囑咐掃羅說:你當在我以先,不到吉甲,我也必下到那裏獻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裏,指示你當行的事!其後在撒上十三8謂掃羅果然照著撒母耳所定的日期,等了七日,還有些時,撒母耳便來了,惜掃羅能忍耐等了七日,竟不能忍耐多等一時,而至僭獻燔祭。功敗垂成,一失敗足成千古恨!無怪撒母耳責備他說:『你作了胡塗事了!沒有遵守耶和華你上帝所吩咐你的命令,若遵守,耶和華必在以色列中堅立你的王位,直到永遠。現在你的王位,必不長久,耶和華已經尋找一個合他心意的人,使他作百姓的君,因為你沒有遵守耶和華所吩咐你的。』(撒上十三13,14)這裏現在兩字要特別注意:我們若違背主的話,主的責罰,要即刻臨到我們身上,多麼可怕啊!

撒上十五1說,耶和華膏掃羅為王,治理以色列國,職份雖然重大,但不過是耶和華的代表而已,最重要者,是要他聽從耶和華的話。耶和華如何囑咐他呢?3節說:『現在你要去擊打亞瑪力人,滅盡他們所有的,不可憐惜他們,將男女,孩童,吃奶的,並牛羊,駱駝,和驢盡行殺死』。亞瑪力人罪惡貫盈,應受這樣的刑罰,上帝託掃羅的手而行其旨意,那麼,掃羅當悉遵主命才是。誰知『他和百姓卻憐惜亞甲,也愛惜上好的牛羊,牛犢,羔羔,並一切美物,不肯滅絕,凡下賤瘦弱的,盡都殺了』。今日也有許多這樣的信徒,只肯除了顯然的大罪,而不肯除去隱然的小罪。如人之喜歡殺死大老鼠,而姑息保存其小老鼠然。

掃羅之遭主丟棄,並不是因其犯了甚麼大罪,只是因其不盡遵主命,不肯滅絕亞瑪力人吧了。上帝的命令,有如一個車輪,車輪完全,才可以旋轉應用;若缺少一方,則要委棄了。故我們若不盡遵主命,亦將等於沒用的。有些人對於上帝的命令,蹈了掃羅的覆轍,只遵行一半,或始遵終違,但我們不要如此,總要完全順服,始終順服,才得上帝的祝福。

順服與悖逆,於我們前途有重大的關係,亞當在樂園失敗,是因他的悖逆;耶穌在曠野得勝,是因他的順服,聖經說:『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主耶穌說:『因為我沒有憑著自己講,惟有差我來的父,已經給我命令,叫我說甚麼,講甚麼。我也知道他的命令就是永生。故此我所講的話,正是照著父對我所說的』。(約十二49-50)人有永生,是在乎他能遵行主命,因主的命令就是永生。人若不順服主命,不但令己失福,亦將令人失福;反之,人能順服和遵行主命,不但令己得生,亦將令人得生。然則順服與悖逆,豈不是與己或人的生死禍福有很大的關係嗎?

諸君,你是站在甚麼地位?站在順服的地位,抑站在悖逆的地位?你多數妄行己意,或完全順服主旨呢?

我有一個鏢很好,牠做我忠心的僕人,知己的良友,牠是屬我的,我十分愛牠,牠常常與我同在,順服我,不誑我,雖有時行快些或行慢些,但這不是故意的。若不幸偶爾落地,我即把牠執起,故無論何人,或用甚麼代價,都不能將牠從我手中換去。唉!鏢為死物,因其能順服於我,忠心於我,我便如此器重牠,若我們能絕對順服主,忠心事奉主,豈不便得主的器重麼?

耶穌因為順服上帝,致取了奴僕的形狀,成為人的樣式,最後更死於十字架之上,故終能成就了救世的大工,我們雖不能及主,但不可不效法主的順服,去成就主所要我們做的事情。古語有說:『順天者存,逆天者亡』,願我們不因環境而離棄初時之愛,更不可因環境而改變順服主之心。


神人的研究第五講

程文熙

今日想講神人失敗的原因何在,有人謂他的失敗是由於身體的疲惓,受不起試探,然此不過是近因,但還有其遠因在。

也有人以為神人的失敗,是由於老先知以同一的地位誘惑他,致他誤引為知己,不疑其詐,故上了他的當,我以為此確是其失敗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的原因。然則主要的遠因如何?就是因他靈眼昏蒙,不辨真偽,聞老先知的欺哄語:『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有天使奉耶和華的命對我說: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叫他吃飯喝水』,信以為真,便完全墮其計中。神人豈不知遵行主命是最重要的嗎?不過這句似是而非的話,一進入他的耳鼓,便搖動他的信心,他開始對主起了懷疑,以為主將收回從前的成命,而更立新命。那知上帝若要更立新命為何不直接啟示於神人,卻不憚煩而間接啟示於老先知?稍一思想,便知其謬。美國某埠有一青年男信徒,他很愛慕一教會女子,思慾與她訂婚,他嘗寫信給她說:我在祈禱中深覺上帝的旨意要我娶你為妻,請你遵從主旨而應允我!那女子覆信給他說:我為此事求問上帝,上帝謂我沒有此意,故請你勿生此妄想!諸君:我們有甚麼難決的事情,不要求問於他人,當直接求天父的指示。蓋新約時代與舊約時代不同,舊約時代,人有甚麼事情,往往不能直接求問上帝,必須間接求問先知或祭司,請他們代為禱告耶和華,例如大衛欲求問上帝一事,必須求問撒母耳請他代禱然。但新約則否,新約信徒,人人可為祭司,個個都是先知,故皆有直接求問主之權利。

從前我在聖經學院肆業時,有一學監叫馮牧師者,他為人溫和謙厚,學生都很愛戴他。一次在暑假時,有三個教會要請傳道人,他們都和馮牧師商量,想請我們學院的學生。馮牧師對我說:我欲請你到某處教會去任傳道職,但未知主向你個人的意旨如何,你可自己靜默祈禱求問主,看看主有何指示你!但我在這時候,屬靈的經驗很少,不識得怎樣求問主,亦不識甚麼叫做主旨,故祈禱完了,再去請馮牧師說:我不知主旨如何,望你指示我吧!不料馮牧師聽聞這話,臉上突然呈現怒色,很驚訝地對我說:這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你自己去求問主吧!我當時覺很難過,心裏想,馮牧師素常和藹可親,何在此事竟嚴厲若是?及後思之,覺得此事可為我終身之法則,因此更增加我愛重他的心,我這樣說,無非要證明上帝若有甚麼新命令,必定直接啟示我們,同時我們有甚麼難以解決的事情,不當先向人求解決,當先向主求解決。

聖經都是主的言語,我們若離開聖經而行事,必有大的危險,因為在聖經之外,有許多獅子埋伏,要來吞噬我們,故我們行事為人,當以主的言語為標準,如儒者之以孔子之言為標準一般。現在教會有一危機,就是有些人隨己意而增刪聖經。上帝怎樣告訴我們:『凡我所吩咐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申十二32)

廣西有一寺觀,觀裏有位從北方來的百衲和尚,我一次問他,高姓大名,他合掌很恭謹地答說:阿彌陀佛!我不明其故,再問他近來的狀況如何,他亦如前以『阿彌陀佛』四字答我。我當時很怪他所問非所答,但後來覺得他能始終執住這句話,無論如何,都不能移動他,故雖可憐,亦是可愛!獨惜那神人竟不能牢守主的命令而致傾跌,其不及佛教徒遠矣!兄姊們!你們對此,有何感想!

最可痛惜的,近日有些所謂新神學家,主張把聖經中一部分他所以為近於『神蹟』『神話』,不可以信的,悉數刪去;或有甚麼他所以為不完全的地方,和新的啟示,隨意加進去,請問:這樣合宜不合宜呢?故我們要求無悖於『不可加添,不可刪減』的原則,我們求主用新光照耀我們的眼睛,使我們能看見聖經中新的原理和教訓則可,若丟去固有的啟示,而將新的啟示增加去則不可。蓋神人的失敗,就是違背了耶和華『不可在伯特利喫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的舊啟示,而謬從了老先知『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叫他喫飯喝水』的新啟示。神人不是不知道尊重上帝的命令,不過他以為上帝向他有新的啟示吧了。正如今日的真耶穌教會,和六日會等,他何嘗是反對聖經的道理,只是他們在聖經的裏頭,增加許多新啟示,倒將原有的啟示掩蓋了,致多人受其迷惑。

現在我要略論老先知一下,此老先知最初或很熱心,甚得主使用,但後來卻不肯離開伯特利,與耶羅波安所設立的新宗教,相就妥協,大有『模稜兩可』之意,由此可知他的熱心,信心等,均退步落後了。此種退步落後的老先知,是能誘惑人,傾跌人,魔鬼常利用他以引誘陷害神的兒女,主的僕人。若沒有此老先知,則此忠心的神人,或不致於跌倒失敗。今日教會裏此等退步落後的老先知,實在很多,故我們要切實警醒提防,不要進入他的羅網。

這裏有三個地位,到底你們站在哪一個地位?

(一)順服的神人

(二)退步落後的老先知

(三)轉回的神人

若我們之中,有人從前是站在(二)(三)的地位的,盼望在此數日的培靈會集中,能回轉到(一)的地位去!


奮興的要素

程文熙

撒上七2-12

在此數年中,奮興教會的聲浪,可謂高唱入雲了,但如何能令主的教會得到真正的奮興呢?請看看撒母耳如何奮興以色列人,就可以解答這個問題。

在撒母耳記上四章記載以色列人大敗於非利士人之前,喪師三萬,約櫃被擄,何等羞辱?以色列人不是上帝的選民嗎?上帝的約櫃,不是在他們的中間嗎?他們何以有此一敗塗地呢?到底他們失敗的原因何在?原因是在乎他們當中有人犯罪。

本書四4說:『於是百姓打發人到示羅,從那裏將坐在二基路伯上萬軍之耶和華的約櫃抬來,以利的兩個兒子阿弗尼,非尼哈,與上帝的約櫃同來』。以利的兩個兒子是怎麼樣的人?二12-17說:『以利的兩個兒子是惡人,不認識耶和華,……如此,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華面前甚重了,因為他們藐視耶和華的祭物』。這樣看來,有此二人與上帝的約櫃同來,焉望其能得上帝的祝福!由此可知上帝寧願其約櫃被擄,選民受辱,亦不容罪惡之存在。上帝的痛惡罪惡,和罪惡之能阻礙人得上帝祝福,為何如乎!

當耶和華的約櫃到了營中的時候,以色列眾人就大聲歡呼,地都震動起來,致非利士人聽見歡呼的聲音,都懼怕起來,說:有神到了他們營中,我們有禍了,誰能救我們脫離這些大能之神的手呢?……這次以色列人必定操勝利了,不料結果失敗更甚於前。經過不少時日,雖得贖回,可是他們將約櫃置諸鄉間,不聞不問,約有二十年之久,在這個時候,他們離開耶和華,去事奉撒但。

在這些黑暗的年間,幸上帝仍憐憫他們,給他們一個曙光,即早已為他預備一個拿細耳人撒母耳,常靜默在上帝面前,舉手為以色列人祈禱,周圍去做奮興的工作。其後果蒙上帝允許,以色列人全家覺悟起來,傾向耶和華。(七2)因一人的禱告之力,竟能使久處非利士人壓迫之下,和久臥撒但權勢之中的以色列人,恢復自由過來,回頭悔悟過來,何等奇妙的事!

其後撒母耳除了勸導他們把外邦的神和亞斯他錄除掉,專心歸向耶和華外;更叫他們全體聚集在米斯巴,為他們禱告耶和華。(撒上七3-5)當時非士人聽聞這個消息,就要來攻擊以色列人,那時候,以色列人不是倚靠有形的約櫃,而是倚靠無形的上帝,即專靠祈禱以制服敵人。故此次在以色列人與非利士人爭戰的時候,耶和華即大發雷聲,驚亂非利士人,使他們敗倒在以色列人面前。(撒上七10)這就是祈禱靠主之力。

諸位!撒母耳當日用二十年的時光,為以色列人復興祈禱,其忍耐等候的程度為何如?請問:你的教會冷淡否?若有的話,你有為牠如此忍耐禱告否?

其後,撒母耳雖經以色列人的要求,為他們立一君王治理他們,好像政治的責任,已經卸下,但向上帝祈禱的責任,他總不敢放棄,所以他對百姓自白說:『至於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撒上十二23)在本節除了替他們祈禱之外,還負起教訓的責任。『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們』。但代禱和教訓,兩者哪居首位呢?不是代禱嗎?因為以色列人中,有一撒母耳其人,能以祈禱為首要,故有復興的好現象;至於今日教會每多忽略這件,怎能望其得到復興呢?

詩九十九6說:『在他的祭司中有摩西和亞倫,在求告他們的人中有撒母耳,他們求告耶和華,他就應允他們』。諸君!以色列人得到復興是由於祈禱,這可無疑義,但上帝為何應允他們而不應允我們呢?到底他們成功的秘訣何在?我們讀撒上十二1-5,則知撒母耳之所以能成為一祈禱有力的人,是由於雙手清潔。『我在這裏,你們要在耶和華他的受膏者的面前,給我作見證,我奪過誰的牛,搶過誰的驢,欺負過誰,虐待過誰,從誰手裏受過賄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償還』。撒母耳能舉起他清潔的手,在上帝面前日日祈禱,月月祈禱,年年祈禱,數十年如一日,致祈禱之聲上升而為雲,時候一到,大雨便傾盆而下了!不然,我們的手若留有污點,不但不能見神,抑且不能見人。各位!你敢伸你的手給人們看麼?路廿四40記載:耶穌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腳給門徒看。耶穌的手腳,不僅乾潔,且有傷痕。我們也不僅要自潔,更要富有犧牲的精神。我們若具有這樣的程度去祈禱,天父沒有不應允我們的。

今日教會若要奮興,必須有如撒母耳其人,負起祈禱的責任方可。蓋祈禱與奮興,兩者實有莫大的關係,有祈禱則有奮興,沒有祈禱則沒有奮興。故我們要做個教會中不可少的人物。試想當日以色列人中若少了一個撒母耳,其所受的影響將如何?吾敢必其不但不能奮興,而禍患將不堪設想!由此可知我們不可輕看一個人,尤不可輕看一人的祈禱。因為祈禱就是奮興的要素呢!


預備作工

程文熙

徒三25,26

這裏是講論耶穌第一次的降臨,施福與世人。耶穌來世,確是一個福源臨到人間,但世人還未得到他的祝福,其故是由於罪惡的阻隔,罪惡能阻人得福,確是一個不可掩的事實。

上帝屢屢在舊約應許差遣彌賽亞來賜福給他的選民,及至彌賽亞到,他們卻未預備,除去罪惡,接納他的祝福。他們心裏驕傲,以為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上帝是我們祖宗的上帝,沒有甚麼欠缺,其實他們的心已為罪惡所充塞,至彌賽亞雖來,亦不能進到他們的心裏。

彌賽亞進入他們的心裏那條路既塞,不得不找一合宜的人作開路的先鋒,『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使一切山窐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但從哪裏去找此人?從法利賽或撒吐該人中去找麼?不,他們之中,沒有這樣的人,可合乎主用的。要從某某大學校,或專門學校裏去找麼?也不,主所中選的,不一定是顯顯赫赫,飽學多才的大人物,乃是要樸素忠誠,不動聲色的平民,為此,他就跑到曠野去,找到那個身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喫的是蝗蟲野蜜,淡酒濃酒都不飲,謙恭率直的約翰了。約翰的工作,好像個工程師,是給彌賽亞預備道路的。因為人的心是巖巉屈曲的,非先有預備修直的工夫不為功,故約翰的工作,便成為一件極重要的工作了。約翰的工作,既如此其重要,但其效果如何?太三1說:那時有施洗的約翰出來,在猶太的曠野傳道。到5節說:那時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並約但河一帶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約翰那裏。這裏有兩個極值得注意的『那時』,意即甚麼時候約翰出來曠野傳道,甚麼時候便有人出去聽道,且不是少數人,乃是全猶太人;更不是約翰來親就他們,乃是他們去親就約翰,這不能不說是頂好的機會。本來曠野宣道,是難得有好機會的,那裏沒有適宜的講臺,也沒有足資號召的樂器,……但他並不灰心,也不喪膽,起初人數或不甚多,但不久便越聚越眾,人山人海。

但約翰為何有這裏的吸力呢?這並不是約翰有此吸力,不過是聖靈的工作吧。約翰因為得著聖靈的充滿,故能以一人──人所不識的人──而奮興全國,使多人都到他那裏來,承認他們的罪,在約但河裏受他的洗,並且有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他的洗。約翰的成功,除了因得聖靈的充滿外,還有一個重大的原因,這個原因是甚麼?多人以為因他的工作希奇,藉著施洗去號召時人,故能收此效果。也有多人以為因修養功深,曾在曠野多年預備,與上帝靈交所致,也有人以為他傳道勇敢,不怕任何人,且口才流利,秉性謙和,道貌古樸,……故自然而然有此吸力。但我以為不然,請看約一6說:有一個人是從上帝那裏差來的,名叫約翰。他之所以能有此效果,的確不在乎他本人有何能力,乃在乎他是奉上帝的差遣,作上帝的工夫。

想在座諸君,不少作主工的人,但你覺得所作的工,是上帝差遣和交託你作的?還是由環境逼作或他人間接激勵而作呢?若我們作傳道的動機,是由後二者而來,不覺得是主直接的差遣和選召,恐怕你所作的,沒有多大效果,且很容易灰心退縮。反之,則無論遇何困難,亦不敢稍萌退志,而放棄其工。

我深知作主工必定有困難的,但我每遇困難時,主常用約八29那節聖經來安慰我。『那差我來的,是與我同在,他沒有撇下我獨自在這裏,因為我常作他所喜悅的事』。在歐戰時,比利時有一哨兵,獨自在一山坡上放哨,他手執長鎗,鵠立其間,非奉有長官命令,則不敢稍移動其位置。一天晚上,他照常站在那裏,忽覺有人來到他的背後,他心裏以為是他的長官,但不敢回頭看看究竟,他乃閉目默禱,然猶聞背後有呼吸的聲音,直到二小時之久。翌晨告人,人告訴他這是皇帝,蓋皇帝甚愛士兵,願與士兵同甘苦,故常常晚上步往外邊巡視,一以偵察士兵的勤惰,一以安慰士兵的痛苦云,於是他心裏大受感動。同勞諸君!我們被派在僻陋的地方傳道,不要灰心,也不要以為這個地方,不甚重要而放棄職守,須知主必與我們同在,且不僅同在於暫時,乃是同在至永遠,他隨時會試驗我們的成績,安慰我們的艱苦,故我們不必懼怕甚麼,只要剛強壯膽,在原有的地位上,站立得穩。

上面已經說過,耶穌在第一次顯現時,有施洗約翰為他預備,使彌賽亞的道路進行無阻,福澤可以直施其所預備之人。但耶穌第二次的顯現,亦將臨近了,我們亦曾預備否?本來耶穌是很快回來的,(啟廿二20)但何以至今還遲遲未至呢?這就是因為有阻礙之故,甚麼阻礙?就是還有許多亡羊,流離失所,漂泊在外,不曾進入主的羊圈內。此為我們的責任,故我們當去那未聞福音之地,宣傳主的救恩,勸人悔改,做回上帝的兒女。此種工作,既如是其重要,且現在比從前,更為穡多工少,照理應該要多人起來獻身於主,共負救世之工,使福音早日普遍世界,使我主實現再臨才是。誰知事實上卻適得其反。許多人不喜歡做傳道的工夫,父誥其子,兄誡其弟,妻勸其夫,不要擔負傳道之職。聞說某牧師有兒女八九人,但多數是律師,醫生,商人等,沒有一個繼乃父而做傳道,你說希奇不希奇?痛心不痛心?

中國有句古語說:『克紹箕裘』,故農之子常為農,商之子常為商,醫生之子常為醫生,律師之子常為律師;但牧師之子而為牧師,傳道人之子而為傳道人的,在今日教會裏,實屬罕覯,縱然是有,亦多因此子資質魯鈍,或身體有甚麼殘疾,不能做醫生,律師,工程師,……而始叫其做傳道罷了!

現在中國各地聖經學校,大抵人數總是寥寥無幾,甚至有些將要閉門的,請問那些老年的牧師傳道人,一旦魂歸天國,將找何人去承繼他的職分呢?上帝在昔日曾大聲呼召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深信今日我們亦聽聞這個聲音。巴不得有多人肯效法以賽亞先知對主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