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神人的研究第五講

程文熙

今日想講神人失敗的原因何在,有人謂他的失敗是由於身體的疲惓,受不起試探,然此不過是近因,但還有其遠因在。

也有人以為神人的失敗,是由於老先知以同一的地位誘惑他,致他誤引為知己,不疑其詐,故上了他的當,我以為此確是其失敗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的原因。然則主要的遠因如何?就是因他靈眼昏蒙,不辨真偽,聞老先知的欺哄語:『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有天使奉耶和華的命對我說: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叫他吃飯喝水』,信以為真,便完全墮其計中。神人豈不知遵行主命是最重要的嗎?不過這句似是而非的話,一進入他的耳鼓,便搖動他的信心,他開始對主起了懷疑,以為主將收回從前的成命,而更立新命。那知上帝若要更立新命為何不直接啟示於神人,卻不憚煩而間接啟示於老先知?稍一思想,便知其謬。美國某埠有一青年男信徒,他很愛慕一教會女子,思慾與她訂婚,他嘗寫信給她說:我在祈禱中深覺上帝的旨意要我娶你為妻,請你遵從主旨而應允我!那女子覆信給他說:我為此事求問上帝,上帝謂我沒有此意,故請你勿生此妄想!諸君:我們有甚麼難決的事情,不要求問於他人,當直接求天父的指示。蓋新約時代與舊約時代不同,舊約時代,人有甚麼事情,往往不能直接求問上帝,必須間接求問先知或祭司,請他們代為禱告耶和華,例如大衛欲求問上帝一事,必須求問撒母耳請他代禱然。但新約則否,新約信徒,人人可為祭司,個個都是先知,故皆有直接求問主之權利。

從前我在聖經學院肆業時,有一學監叫馮牧師者,他為人溫和謙厚,學生都很愛戴他。一次在暑假時,有三個教會要請傳道人,他們都和馮牧師商量,想請我們學院的學生。馮牧師對我說:我欲請你到某處教會去任傳道職,但未知主向你個人的意旨如何,你可自己靜默祈禱求問主,看看主有何指示你!但我在這時候,屬靈的經驗很少,不識得怎樣求問主,亦不識甚麼叫做主旨,故祈禱完了,再去請馮牧師說:我不知主旨如何,望你指示我吧!不料馮牧師聽聞這話,臉上突然呈現怒色,很驚訝地對我說:這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你自己去求問主吧!我當時覺很難過,心裏想,馮牧師素常和藹可親,何在此事竟嚴厲若是?及後思之,覺得此事可為我終身之法則,因此更增加我愛重他的心,我這樣說,無非要證明上帝若有甚麼新命令,必定直接啟示我們,同時我們有甚麼難以解決的事情,不當先向人求解決,當先向主求解決。

聖經都是主的言語,我們若離開聖經而行事,必有大的危險,因為在聖經之外,有許多獅子埋伏,要來吞噬我們,故我們行事為人,當以主的言語為標準,如儒者之以孔子之言為標準一般。現在教會有一危機,就是有些人隨己意而增刪聖經。上帝怎樣告訴我們:『凡我所吩咐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申十二32)

廣西有一寺觀,觀裏有位從北方來的百衲和尚,我一次問他,高姓大名,他合掌很恭謹地答說:阿彌陀佛!我不明其故,再問他近來的狀況如何,他亦如前以『阿彌陀佛』四字答我。我當時很怪他所問非所答,但後來覺得他能始終執住這句話,無論如何,都不能移動他,故雖可憐,亦是可愛!獨惜那神人竟不能牢守主的命令而致傾跌,其不及佛教徒遠矣!兄姊們!你們對此,有何感想!

最可痛惜的,近日有些所謂新神學家,主張把聖經中一部分他所以為近於『神蹟』『神話』,不可以信的,悉數刪去;或有甚麼他所以為不完全的地方,和新的啟示,隨意加進去,請問:這樣合宜不合宜呢?故我們要求無悖於『不可加添,不可刪減』的原則,我們求主用新光照耀我們的眼睛,使我們能看見聖經中新的原理和教訓則可,若丟去固有的啟示,而將新的啟示增加去則不可。蓋神人的失敗,就是違背了耶和華『不可在伯特利喫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的舊啟示,而謬從了老先知『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叫他喫飯喝水』的新啟示。神人不是不知道尊重上帝的命令,不過他以為上帝向他有新的啟示吧了。正如今日的真耶穌教會,和六日會等,他何嘗是反對聖經的道理,只是他們在聖經的裏頭,增加許多新啟示,倒將原有的啟示掩蓋了,致多人受其迷惑。

現在我要略論老先知一下,此老先知最初或很熱心,甚得主使用,但後來卻不肯離開伯特利,與耶羅波安所設立的新宗教,相就妥協,大有『模稜兩可』之意,由此可知他的熱心,信心等,均退步落後了。此種退步落後的老先知,是能誘惑人,傾跌人,魔鬼常利用他以引誘陷害神的兒女,主的僕人。若沒有此老先知,則此忠心的神人,或不致於跌倒失敗。今日教會裏此等退步落後的老先知,實在很多,故我們要切實警醒提防,不要進入他的羅網。

這裏有三個地位,到底你們站在哪一個地位?

(一)順服的神人

(二)退步落後的老先知

(三)轉回的神人

若我們之中,有人從前是站在(二)(三)的地位的,盼望在此數日的培靈會集中,能回轉到(一)的地位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