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預備作工

程文熙

徒三25,26

這裏是講論耶穌第一次的降臨,施福與世人。耶穌來世,確是一個福源臨到人間,但世人還未得到他的祝福,其故是由於罪惡的阻隔,罪惡能阻人得福,確是一個不可掩的事實。

上帝屢屢在舊約應許差遣彌賽亞來賜福給他的選民,及至彌賽亞到,他們卻未預備,除去罪惡,接納他的祝福。他們心裏驕傲,以為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上帝是我們祖宗的上帝,沒有甚麼欠缺,其實他們的心已為罪惡所充塞,至彌賽亞雖來,亦不能進到他們的心裏。

彌賽亞進入他們的心裏那條路既塞,不得不找一合宜的人作開路的先鋒,『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使一切山窐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但從哪裏去找此人?從法利賽或撒吐該人中去找麼?不,他們之中,沒有這樣的人,可合乎主用的。要從某某大學校,或專門學校裏去找麼?也不,主所中選的,不一定是顯顯赫赫,飽學多才的大人物,乃是要樸素忠誠,不動聲色的平民,為此,他就跑到曠野去,找到那個身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喫的是蝗蟲野蜜,淡酒濃酒都不飲,謙恭率直的約翰了。約翰的工作,好像個工程師,是給彌賽亞預備道路的。因為人的心是巖巉屈曲的,非先有預備修直的工夫不為功,故約翰的工作,便成為一件極重要的工作了。約翰的工作,既如此其重要,但其效果如何?太三1說:那時有施洗的約翰出來,在猶太的曠野傳道。到5節說:那時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並約但河一帶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約翰那裏。這裏有兩個極值得注意的『那時』,意即甚麼時候約翰出來曠野傳道,甚麼時候便有人出去聽道,且不是少數人,乃是全猶太人;更不是約翰來親就他們,乃是他們去親就約翰,這不能不說是頂好的機會。本來曠野宣道,是難得有好機會的,那裏沒有適宜的講臺,也沒有足資號召的樂器,……但他並不灰心,也不喪膽,起初人數或不甚多,但不久便越聚越眾,人山人海。

但約翰為何有這裏的吸力呢?這並不是約翰有此吸力,不過是聖靈的工作吧。約翰因為得著聖靈的充滿,故能以一人──人所不識的人──而奮興全國,使多人都到他那裏來,承認他們的罪,在約但河裏受他的洗,並且有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他的洗。約翰的成功,除了因得聖靈的充滿外,還有一個重大的原因,這個原因是甚麼?多人以為因他的工作希奇,藉著施洗去號召時人,故能收此效果。也有多人以為因修養功深,曾在曠野多年預備,與上帝靈交所致,也有人以為他傳道勇敢,不怕任何人,且口才流利,秉性謙和,道貌古樸,……故自然而然有此吸力。但我以為不然,請看約一6說:有一個人是從上帝那裏差來的,名叫約翰。他之所以能有此效果,的確不在乎他本人有何能力,乃在乎他是奉上帝的差遣,作上帝的工夫。

想在座諸君,不少作主工的人,但你覺得所作的工,是上帝差遣和交託你作的?還是由環境逼作或他人間接激勵而作呢?若我們作傳道的動機,是由後二者而來,不覺得是主直接的差遣和選召,恐怕你所作的,沒有多大效果,且很容易灰心退縮。反之,則無論遇何困難,亦不敢稍萌退志,而放棄其工。

我深知作主工必定有困難的,但我每遇困難時,主常用約八29那節聖經來安慰我。『那差我來的,是與我同在,他沒有撇下我獨自在這裏,因為我常作他所喜悅的事』。在歐戰時,比利時有一哨兵,獨自在一山坡上放哨,他手執長鎗,鵠立其間,非奉有長官命令,則不敢稍移動其位置。一天晚上,他照常站在那裏,忽覺有人來到他的背後,他心裏以為是他的長官,但不敢回頭看看究竟,他乃閉目默禱,然猶聞背後有呼吸的聲音,直到二小時之久。翌晨告人,人告訴他這是皇帝,蓋皇帝甚愛士兵,願與士兵同甘苦,故常常晚上步往外邊巡視,一以偵察士兵的勤惰,一以安慰士兵的痛苦云,於是他心裏大受感動。同勞諸君!我們被派在僻陋的地方傳道,不要灰心,也不要以為這個地方,不甚重要而放棄職守,須知主必與我們同在,且不僅同在於暫時,乃是同在至永遠,他隨時會試驗我們的成績,安慰我們的艱苦,故我們不必懼怕甚麼,只要剛強壯膽,在原有的地位上,站立得穩。

上面已經說過,耶穌在第一次顯現時,有施洗約翰為他預備,使彌賽亞的道路進行無阻,福澤可以直施其所預備之人。但耶穌第二次的顯現,亦將臨近了,我們亦曾預備否?本來耶穌是很快回來的,(啟廿二20)但何以至今還遲遲未至呢?這就是因為有阻礙之故,甚麼阻礙?就是還有許多亡羊,流離失所,漂泊在外,不曾進入主的羊圈內。此為我們的責任,故我們當去那未聞福音之地,宣傳主的救恩,勸人悔改,做回上帝的兒女。此種工作,既如是其重要,且現在比從前,更為穡多工少,照理應該要多人起來獻身於主,共負救世之工,使福音早日普遍世界,使我主實現再臨才是。誰知事實上卻適得其反。許多人不喜歡做傳道的工夫,父誥其子,兄誡其弟,妻勸其夫,不要擔負傳道之職。聞說某牧師有兒女八九人,但多數是律師,醫生,商人等,沒有一個繼乃父而做傳道,你說希奇不希奇?痛心不痛心?

中國有句古語說:『克紹箕裘』,故農之子常為農,商之子常為商,醫生之子常為醫生,律師之子常為律師;但牧師之子而為牧師,傳道人之子而為傳道人的,在今日教會裏,實屬罕覯,縱然是有,亦多因此子資質魯鈍,或身體有甚麼殘疾,不能做醫生,律師,工程師,……而始叫其做傳道罷了!

現在中國各地聖經學校,大抵人數總是寥寥無幾,甚至有些將要閉門的,請問那些老年的牧師傳道人,一旦魂歸天國,將找何人去承繼他的職分呢?上帝在昔日曾大聲呼召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深信今日我們亦聽聞這個聲音。巴不得有多人肯效法以賽亞先知對主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