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三講

成寄歸

請讀雅一22:『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這裏告訴我們不只要聽道,更要行道。我國教會有一很大的難處,就是尚有許多人不明白主耶穌的真道。真道尚沒有明白,就不知道如何行道。譬如這次我到香港,先是明白到香港的這條路,以後才是到了香港。

太七13-14說:『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上一半論到寬門是說『進去的人』,下一半論到窄門是說『找著的人』。可見窄門不只進去的人是少,連找著的人也少。先是找著,後才是進去。若窄門還沒有找著,怎能進去呢?例如我昨夜上街,迷失方向,找不著保羅書院的大門何在,故不能進去。我們想進入窄門,也是如此。但如何才能找著?就當研究聖經,明白其中的原理。聖靈能用聖經引導我們進入窄門。

至於跑寬路的人,只要進去不必去找。惟走窄路,就非先去找不可。我知道有許多信徒,不願尋找窄門的道路,只願一生一世作個飄流曠野無路可走的人,很是可惜。感謝主,我們有聖經的應許,『尋找就必尋見』。倘我們中間還有未曾找著的人,請本著主的應許,多多祈禱,必能尋見。

諸君我們在這幾天研究羅馬書的原理,但願我們是有一個必要找著的決心,不止是聽道而已!

看本書五12所說,就知罪是與人同化的。罪從一人入了世界,正如19節所說:『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聖經上說罪就是人,人就是罪,罪已經成了種類,罪人生的也是罪人,與羊生的是羊,狗生的是狗同為一個原理。所以『在亞當裏眾人都死了』。(林前十五22)因為亞當是死人,生的也是死人;亞當是罪人,生的也是罪人。

聖經講到罪,有的是多數,有的是單數。例如約翰一書一章所說的罪字,有的是多數,有的是單數。多數的罪字是指人的行為而言,在羅馬書所說的罪字多是單數,因其多指整個的罪人而言。換句話說,所謂單數的罪,是指人的原罪;多數是罪,是指罪人犯罪的行為。

主耶穌是上帝的『種』,只有他才是完全的義人,因為他是上帝的『種』。約壹三9說:『凡從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為上帝的種,(注意原文道字作種)存在他心裏;他也不能犯罪,因為他是由上帝所生的』。原文明明是種,中文卻譯作道。揣度譯者的用意,或是因為我們中國人以『種』字為不雅,而以較為文雅的『道』字代之,但我們既是研究聖經原理,就不當有這一類的顧忌。

本書五12-21說到兩個不同的人,即兩個不同的種類,一為上帝的種;一為亞當的種。凡由亞當而生的,就是罪人,死人;凡由上帝而生的,就是義人,活人。上帝的旨意是要消滅這個罪人,所以將耶穌賜給我們,使我們接受耶穌,成為新造的人。因為上帝與我們的舊人已經斷絕關係,一切的關係,都從新人起頭。

我們穿衣,必先找著衣服的領子,然後就很容易穿上。查考聖經也當先找著聖經的綱領,一切難題就可迎刃而解。當日摩西看見以色列人所拜的牛犢,便發烈怒,把石版摔碎了,後又照著上帝的話再作個新的。上帝並不是叫他把舊的修補修補,拿來再用。照樣,上帝亦不是叫我們把舊人改良,乃是要把我們舊人滅絕,另從新人起頭,與我們發生新的關係。上帝給我們的新酒,我們必須用新皮袋來裝,舊皮袋是不適用的。上帝所賜給我們一切新的恩賜,我們必須有基督的新生命來承受,舊人舊性都與新的無干。『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何人有了稱義的地,也就藉著十字架已經摔碎了舊的,再造了新的。再請看約二19所說的『拆毀』與『建立』,即把舊的拆毀,新的建立起來,耶穌這個話,是指著他的身體說的。他的身體被十字架拆毀了,三日復活,新的建立起來。上帝滅絕我們的舊人,或說拆毀我們的舊人,就是藉著我們與主同釘十字架。許多人卻誤會,以為主耶穌在十字架上,不過是擔當我們的一件一件的罪,他自己就是他罪的本身,卻可在地上與十字架無干,而過他犯罪的日子,這是大錯。我們與主同釘,乃是指我們整個的罪身,與主一同在十字架上被拆毀,使我們在世上不能再過自己的日子,因為我們舊人在上帝面前,天使面前,魔鬼面前,都算實在死了。一切屬於舊人所有的,都算完全消滅。我們的罪身,只有兩個地方可去,一為十字架,一為地獄。我們的主穌實在替我們成為罪,因此他受了刑罰,審判,死亡……把舊人拆毀了。主耶穌不是只被十字架拆毀了身體,他也是三天復活。即如他說:『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他同活』。

人的看法是一件一件的罪,神的看法是整個的罪人。聖經上常說兩個不同而又相反的地位或比喻。即如兩個人:一是耶穌;一是亞當。兩個泉源:一出苦水;一出甜水。兩棵樹:一結善果;一結惡果。施洗約翰說,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請注意,他不是說放在樹枝上,砍去一樣一樣的惡果,乃是放在樹根上,樹根一斷,則樹枝,樹葉,及其果子都必隨之而倒。不結好果子的樹,是指著我們犯罪的罪身,罪身若滅絕,其餘行為上一件一件的惡果,自然不成問題。加五24說:『凡屬耶穌基督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這裏所說的肉體,是指著我們的罪身,也可說罪樹;所說的邪情私慾,是指著我們行為上的罪惡,也可說惡果。前者『肉體』是單數,後者邪情私慾是多數。如西三9,也有這樣的原理。所說的舊人是單數,舊人的行為是多數。常看見人只知恨惡自己的行為,和懊悔某種的過失,同時卻不知道恨惡自己的罪身,『恨惡自己生命』。(約十二25)昧於這些作基督徒的原理,都是捨本逐末,無論如何熱心,或犧牲到甚麼程度,總不能成為屬靈的基督徒,而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

我們的舊人,既已與主耶穌一同被拆毀,我們的新人就天然的與耶穌一同被建立起來。林後四16說『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英文,外體作外面的人;內心作裏面的人。)若我們的外體已經被拆毀,我們的內心,就不能不一天新似一天了。

再請看林後五1:『我們原知道我們這地上的帳棚若拆毀了,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再看約十二24:『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舊有的麥子不死,必不能結出新的子粒;舊的帳棚不拆毀,就不能建造新的房屋,這是不能更易的原理。

對於舊人新人的原理,我們必須明白,何為上帝作的,何為人當作的。這個界限不可混亂。請看徒十二7說『忽然有主的使者站在旁邊,屋裏有光照耀,天使拍彼得的肋旁,拍醒了他,說,快快起來;那鎖鍊就從他手上脫落下來。』這裏有彼得要作的事,亦有上帝要作的事。上帝要作的,彼得不能作;彼得要作的,上帝一點也不能代他作。例如:彼得起來,跟從天使走……這是彼得要作的事;但天使並不叫彼得自己脫落鎖鍊,及打開鐵門……等等,此乃上帝作的事,絲毫不要彼得去作。這叫我們知道麥子一種在地裏,隨即就有結出許多子粒的希望,不過上帝並不跑到人的家裏,勉強人把麥子種在地裏。人若把牠收在家裏,或種在地裏,上帝只能隨從人的心意,這是人有權而上帝無權可作的事。人必須願意把麥子種在地裏,上帝才可作他的事,顯他創造的權能。即如:日光,雨露,和地裏生長的力量,都一齊發生功效,直到被種的麥子結出許多子粒來,然必要人先作了他的事,把麥子種在地裏,上帝才可起首動工,作他的事。可惜許多人不肯先作人一方面的事,承認舊人釘死,摔碎,拆毀,及種在地裏等等的原理,而用信心實行。人若不作人的事,將麥子種在地裏,上帝只好等候麥子,在麥子身上一無可作之事。所以許多信徒不能生氣勃勃,不能有上帝在他們身上動工,糊糊塗塗過一生,正是這個原故。

聖經的言語雖多,而其中原理是極簡單的。我在廣州已經講過,我們若能明白全部聖經的『死』,『生』,『工』三部分,那就得了聖經的總綱。

本書五12-21所說的兩個人:一是『罪人』,一是『義者』。如果我們更進一步,明白罪人就是罪人的種類,不在荊棘中摘葡萄,不希望牛變成馬。再明白『義者』基督,就是『上帝的種』,他『是上帝的奧秘』所積蓄的一切智慧,知識,都在他裏面藏著。我們的生命,在他裏面,我們與天父一切關係,都在他裏面,此外都是空空洞洞,一無所有,那我們就已經找著了『窄門』,得以進去。不然,還是摸門不著,不知所之的一人。

親愛的兄姊,若我們中間尚有未曾找著窄門的人,但願我們就去尋找。『尋找的就尋見,』這是主的應許。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