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四講

成寄歸

可五6,7說:『他──魔鬼──遠遠的看見耶穌,就跑過去拜他,大聲呼叫說:至高上帝的兒子耶穌,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指著上帝懇求你,不要叫我受苦。』魔鬼雖有信心相信耶穌是至高上帝的兒子,卻不是得救的信心。他的信心是與耶穌無相干的信心,所以也與得救無干。羅馬書最重信心,但羅馬書的信心是與耶穌有相干的,是得救的信心。本書一16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求一切相信的。……』甚麼是上帝的大能?林前一18可以代我們答復:『因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上帝的大能。』

昨日講耶穌的身體因我們的罪被拆毀,三日內又再建立起來,這就是上帝的大能。若我們的信心不是魔鬼的信心,十字架就必與我們發生密切的關係。十字架的道理,就是我們罪人在相信耶穌的時候,與耶穌一同被拆毀,以後又靠著上帝的大能,再被建立起來,成為新造的人。

十字架的道理是實用的,不是紙上談兵的空話。比方我們到醫院去參觀,我們看見裏面新奇巧的醫具,五光十色,煞是可觀!但等到我們有病的時候,被抬到醫院去留院,醫生對我們說,你的病必須開刀,後來在施行手術的時候,又把一些刀子,鋸子,擺在我們面前,我深信那時候不但不喜歡看那些東西,而且要憂愁懼怕了。須知醫院裏的器具,不是點綴品供人參觀而有的,乃是一樣一樣的用在人的身上。我們對於十字架還是參觀十字架,還是讓十字架在我們身上實用呢!

聖經上常用『摔碎』『拆毀』『釘死』等等的說法,都是十字架的道理。其說法雖不一,其原理則相同。羅馬書六章就是告訴我們十字架的道理的功用。我們看羅馬六章的話,須知我們因信稱義,不是說我們一身的血肉都變成義,沒有犯罪的可能性,乃是說上帝稱我們為義,上帝算我們為義。我們裏面,依然有我們的罪根性存在,非靠聖靈,替我們治死不可。我們何時順服罪,罪在我們裏面依然有他的權勢,不過我們何時順服聖靈,罪就被聖靈制服不得活動。

羅馬書六章有三個原理,告訴我們當如何對付這個罪根性。可惜多人不知罪根性的苦,不能如保羅所說:『我真是苦阿,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不然的話,就要何等寶貝聖經所揭示我們治死罪根性的原理。

第一個原理是在本書六3-6。這裏論到主耶穌替我們作了兩件事情,即替我們死與復活。耶穌的死和耶穌的復活,都與我們有莫大的關係。我們當與他的死聯屬,又當與他的活聯屬。我們甚麼時候有罪的發動,便把這罪歸到耶穌的死裏,我信我已經死在耶穌的死裏,甚麼時候有罪,甚麼時候我的舊人便與他的死聯屬,叫罪消滅,同時我的新人是與他的活聯屬,叫我有義,我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好像人家裏的自來水,每日都有污水從溝中流出,又有清水流入水管中,供我取用不盡。我們就是這樣把我們的罪流到耶穌的死裏,把耶穌的活流到我們裏面,作活水泉源。如此,每日都可過耶穌活水湧流的日子,此為勝罪第一個原理。

第二個原理是在羅六11-13。這裏是說我們是有權柄看自己是活的,或是死的。譬如我有兩個有擺的鐘,一個比方舊人,一個比方新人,我有權柄可以把舊人鐘的擺停了,看牠是死的,停止牠的活動,又有權柄把新人鐘的擺停了,只讓舊人鐘的擺走動不息。照樣,我們亦有權柄可以把身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去犯罪作惡;亦有權柄把身體獻給上帝,作義的器具,隨著上帝的旨意而行。

但聖經上的話,說到我們與主耶穌同釘十字架,都是指『已經』說的,因為耶穌是已經死了,耶穌的死就是我們的死,所謂『一人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既然死了,還有權柄自己作主而犯罪麼?所以保羅說:『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這樣你們也當向罪看自己是死的,向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卻當看自己是活的。……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像從死裏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上帝,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上帝』。如此便可以勝過罪惡而有餘。

天父給我們這部聖經,裏面所說的都是確實可以經驗的,也都是我們力所能為的。請問,父母對於兒女,難道肯將不能為的事勉強加在兒女的身上麼?比方有人對我說:你今晚死了罷!這是我不能做到的,但若說:你今晚算你自己是死的,那就是我能做到的了。聖經就是這樣告訴我們,『你們看(算)自己是死的』。

第三個原理是在本書六14-23。這裏說我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在律法之下的人,有人能根據律法控告他的種種不法之處,叫他負律法的責任。我們若在上帝律法之下,負律法的責任,我們真擔當不起,但聖經說,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我們信主的人,在律法上是已經死了。一個已死的囚犯,還有人可到法庭控告他麼?法庭亦能再將這已死的囚犯,重復審判麼?自然不能!因為死人已經脫離律法了。當日耶穌被殺,是站在我們的地位而被殺,我們亦和他一同被殺,『叫我們藉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也是死了』,死了的人,已經不在律法之下。

保羅在本書七2-5,更是說得清清楚楚。他用一個比喻來證明此理:『就如女人有了丈夫,丈夫還活著,就被律法約束;丈夫若死了,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所以丈夫活著,他若歸於別人,便叫淫婦;丈夫若死了,他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雖然歸於別人,也不是淫婦。我的弟兄們,這裏說來,你們藉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們歸於別人,就是歸於那從死裏復活的,叫我們結果子給上帝』。我信主之後,頭一次看完舊約的時候,最叫我希奇的,就是上帝那麼形容以色列人犯(屬靈的)姦淫的醜態,這是指著他們在上帝之外,別有所愛。我們如果又屬耶穌,又屬舊人;又走天路,又愛世界;那就是屬靈的姦淫,基督新婦的不貞。

因此我們一信耶穌,在地位上舊人已死,我們只有一個生活,一條路走,就是耶穌的生活,並上帝預備『活人』所走的道路。

本書七7以後,是說律法叫人知罪,又說人如何賣給罪,不能遵守律法,『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志可以立,但不能實行;因為人已經賣給罪,被罪捆綁,不能自由。感謝主,聖經告訴我們,不是立志如何就可以如何,乃是我舊人已死,以後的一切生活,完全屬於聖靈。我是順著聖靈的大能,讓他範圍我的行事為人,如此就能成就律法的義。這就是保羅在第七章的『叫苦』,在第八章的『得勝』,『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裏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由此看來,成就律法的義,不是在乎我的『立志』,乃是在乎聖靈的大能,即如以色列人過約但河,如行乾地,乃是靠著上帝的大能。今年培靈會的會訓,是『當取之地,尚存甚多』。過約但河是預表與耶穌同死,我們想得主耶穌裏面的地土,必須靠著上帝的大能,過約但河,打那美好的仗。

本書八6說:『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我們若順服聖靈所過的日子,就要永遠存在,而有價值;反之,若體貼肉體,在形體上雖活在世上,在靈性上,卻等於死人一般。這裏所說的『死』不是說他將來下地獄滅亡,乃是說他靈性的生活,歸於虛空,不能存到永遠。因為我們無論甚麼時候體貼肉體,甚麼時候在主看來,都是死的。當日以色列人曠野飄流,便是過死亡的日子。惟有順服上帝過紅海與順服上帝過約但河倒塌耶利哥城才是不體貼肉體過活人的日子。請看來十一29,30:『以色列人因著信過紅海,如行乾地;埃及人試著要過去,就被吞滅了。以色列人因著信圍繞耶利哥城七日,城牆就倒塌了』。請注意『紅海』與『耶利哥』之間,尚有一段飄流的生活。這在聖靈看是死的生活,所以聖靈不題。

本書八14-39,說到在福音上得到七件美滿的福樂,現因時間不夠,只好留待下次再講吧。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