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十五、主的道路

主講:吳勇長老
記錄:梁榮生

經文:太七13-14,八19-20,十一29,約十四5-6,徒十四22,西一24,彼前二21

在約翰福音十四章講到一件事,多馬問主:「我們不知道你往那裏去?怎麼知道那條路呢?」耶穌答道:「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主在世上卅三年,一初經過,所言所行都是真理。要明白真理,找到真理,才有生命。

有一次,我去看一個有學問的人,問他:「你有神的生命嗎?」他答:「怎樣才有呢?」我便用約翰壹書五章十二節那裏說的「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這句話對他講,神的兒子成了人,祂成了人有兩個目的:第一,要有一個身體,才能叫人看見。第二,有了身體才能作你的替身,替你釘十字架。他聽後就對我說:「這些道理我都聽過,我都懂了,但如何得生命呢?」接著我便把約翰三章十六節讀出給他聽,信耶穌就有生命,不信則沒有。比方,這裏有一滴水,有人說它有細菌,有人說它沒有細菌。從肉眼看它,沒有細菌,若是放在顯微鏡下看,就可看見細菌了。

主曾叫三個人復活:1.叫睚魯的女兒復活,起來後,給她東西吃。2.叫拿因城寡婦的兒子復活,復活後說話。3.叫拉撒路,復活後行走。我對這個有學問的人講到生命是會的,要接受神的糧。生命會說話,讚美神,見證神。生命會行走,行神的道。主是真理的道路,明白真理的道路後,就可得著生命。

到底主的道路是怎樣的呢?

(一)貧窮的路

有一個文士來,對主說,夫子,你無論往那裏去,我要跟從你。耶穌對他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太八19-20)。很多人跟隨主,有錯誤的看法。如西庇太的兩個兒子,他們的母親在耶穌面前求,使她兒子一左一右的坐在耶穌兩旁,以為跟隨主有高官顯祿。那個文士要跟隨主,也有同樣的錯誤,以為跟隨主後可以富有享福,他的看法是屬世的。

主耶穌把這條貧窮的道路擺在他面前。我每次證婚時總對新娘說,你願嫁某人為妻嗎?你是否願意在他健康或軟弱時,富足或貧窮時愛他呢?如果她說,只在健康時,富足時才愛他,那我一定宣佈這婚證不成了,因為這樣的人,不能做好妻子,不能白頭偕老。

跟隨主是貧窮的,事實上許多跟隨主的人並不貧窮,而且還很富足。故這貧窮的意思,即是無論甚麼環境必跟隨到底。如殉道史記載波利甲被捕,若他否認耶穌即可得釋放,但他卻說:「我服事祂多年,不願放棄祂,生要跟隨祂,死也要跟隨祂。」結果被殺,為主殉道。可是,底馬因貪愛世界,離開了主,中途變節,不能跟隨主到底。還有比底馬更厲害的人,就如猶大,為卅兩銀子賣了耶穌,結果他失去了屬靈的福氣。

我們的人生並非一帆風順,一路平坦的,如果我們沒有在任何環境中都跟隨主到底的心願,到了一天可能像底馬一樣,甚至像猶大一樣。

跟隨主的人,就是完全聽從主的話。有一天,主要我們為祂的榮耀和工作,有所捨,有所撇,那時你若捨下不下,撇不下,你將會抵抗神的旨意,那樣就會失去將來的賞賜。所以主耶穌擺出這條路,要跟隨祂的人,在任何環境下,跟隨祂到底。

(二)艱難的路

進入神的國,艱難很多。聖經講到兩種的門路,一種門是寬大的,容易進去;另一種門是窄的,不易進去,非按規矩不能進去。一種是大路,容易走,一種是小路,不易走。屬世的路是大的,容易走,屬靈的路是窄的,不易走。以約瑟為例,他被哥哥們賣去埃及。約瑟在波提乏家當家宰,一天,波提乏的妻千方百計的引誘他犯罪。這時候,擺在他面前有兩條路,一是屬世的路,易走,只要順從她就行了。一是屬靈的路,不易走,要制死肉體的情慾,為神要分別為聖,結果約瑟下監坐牢,受了冤曲。

進入神的國不容易,有艱難,原因何在呢?聖經說:「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得安息。」(太十一29)

我們當學習主的柔和,祂被罵不還口,受苦不說威脅的話。主是謙卑的,祂取了如僕的形像,成了人的樣式,意即祂原來是神,為我們成了人。神是不受限制的,為我們成了受限制的,祂在十字架上可以下來,但祂不下來。我們要學主的樣式,今天人與人之間有難處,不能相處,乃因沒有十字架。十字架有兩根木頭,一橫一直,橫與直是代表神與人的關係。當時的人加給主的羞辱,戲弄,傷害,是為人的緣故。今日我們要看人加給我們的羞辱,戲弄和傷害是為主的緣故。在德國,有一個教授,一天,有一個女人抱著一個孩子來找他,那時他正在上課。他問道:「你找誰?」她說:「找你!」又問:「你手上抱的……」她答:「是孩子,是你罪惡所生的孩子。」她把孩子拋在他手中就走出去了。他的學生們看見此情形都走光了,教授很痛心,又被別人罵。有一天,他忍不住,到森林中去,跪下來禱告。他的心平靜了,抱孩子回家,後來這婦人又回來抱回她的孩子去了。因為這個女人是有神經病的。這個教授被人戲弄,傷害,他不還口,他學了主的樣式。

(三)受苦的路

聖經說:「因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祂的腳蹤行。」(彼前二21)跟隨主就是祂走的路,我們也走,祂所受的,我們也受。在歌羅西書一章廿三節說:「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這句話可用國父遺囑來說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從前革命先烈流血捨命,如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國父把滿清推翻,民國建立了,何以說未成功?因孫中山先生要建立民主國家,但內部軍閥盤據,所以土地沒有改革,平均地權未實現,這是說後繼人要繼續努力,所以說那時先烈的革命只完成一部分,還有一部分等後繼人去完成。從前先烈們拋頭顱流熱血才完成革命一部分,所以後的要繼續去完成。我們的主也只是完成天國基礎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神要藉著我們去完成。主在受苦中完成天國的一部分,建設的部分要我們去完成。因此我們就要努力把福音傳遍天下,把人遷到愛子的國度中去。我們這樣做才叫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從前大利有個革命領袖名加里波特,有一次,他對千萬青年演講,鼓勵他們為祖國自由而參戰,但有一個膽小的青年問他,「先生,我參戰,得甚麼賞賜。」他不妥協的說:「或者傷,或者殘,或者甚至死亡,但你要知道,意大利因你的傷殘死亡,便得了自由。」這是苦難的道路。

撒但是神的對頭,我們站在神一邊,我們也是撒但的對頭。所以撒但常用苦難來攻擊我們,使我們的道路不是通順,而是崎嶇的;不是安逸的,而是有苦難的。

十年前,南美洲有個未開化的奧卡族,曾有五個美國青年人入去傳福音。開始用飛機散下福音單張,直至他們沒有惡意便在他們村落降下飛機。晚上住宿村中,因受另一族人的煽動,結果五個青年人被奧卡族人所殺。後來,有個殉道者的姊妹決心進去,要傳福音給奧卡族,叫他們信耶穌。經過她的努力,今天的奧卡族有人信了主,也有了教會。去年在柏林召開的世界宣教大會,殺害殉道者的兇手也出席了該次的大會。今天,奧卡族改變了,不是人的力量,乃是福音的能力。

主擺在我們面前的道路,是貧窮的,艱難的,受苦的。你肯走這條路嗎?你有這個心志嗎?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