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二福氣──得兒子的名分(弗一5)

得兒子名分是一種無始無終的福氣,是每個基督徒所共同經驗的;口說不清楚,是神豫定我們得著的。「豫定」兩字,原文作神所揀選的。神立我們作兒子,並非收留;祂要我們作祂的兒子才滿足。古時羅馬人,孩子需請老師教導,到十八九歲,身量夠長時,才配做兒子。於是父親便擺筵席,請朋友來,除了這個兒子外,大家都穿上大衣。父親在朋友面前,正式認他為兒子後,他才可穿上袍子。保羅所用的話就是這個意思。若非神的揀選,我們豈能有此福分。我們可以別的聖經來解釋此點。

「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裏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羅八:18-23)

這是將來主回來的日子,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那時將會得到一個新的身體,是榮耀、不死、像主的身體。保羅在此告訴我們一個奧秘,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現出來,他們現在都生活在虛空之下,到那時便要得著釋放。全宇宙現在正在等待中,包括被造之物在內。因罪的緣故,把他們害了,叫他們受苦。我們等待著神的兒子顯現,像以賽亞先知所說的,那日,獅子可以和羊羔在一起。主再來的日子,我們要和祂一同顯現,你信這事嗎?天地可廢去,神的話卻不廢去。各位,這是將來的事,我們要盼望等待。

我們現在要講一些過去的事。羅馬人認的兒子,必須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以弗所書雖沒有提及重生的事,但從別的書卷,便知道必須重生才能得兒子的名分。我們得神兒子的名份,有兩個憑據。第一,我們有神的生命,就是永生。我們原有的生命,是短暫的,但神生命是無始無終的。聖經說,信子的人有永生。我們既有神的生命,稱為祂的兒子,就在神的性情上有份。以後,我們所愛好的,思想的,都與前不同,我們只羨慕神所羨慕的。

在一千九百年前,有一件大事發生了。就是天上的神,取了人的形像,來到人間,從處女馬利亞生下來。我們現在所用的公元,就是以主降生作紀元。就是反對基督耶穌的人,也不能反對公元的年份。故主來便將世界的歷史改變了。保羅說:大哉!敬虔的奧秘。還有另一個奧秘,就是若有人重生,原文作從上而生,他就有新的生命及性情,其實,每個基督徒得救都是一個神蹟。有一個無神主義者,朋友邀他的女兒參加查經班,他一同去時,另一太太問「認識主否?」他便晝夜思想。他雖然有美麗的外貌,但他得不到心裏的平安。後來,他決志信主。他的問題雖多,但卻有心追求,故漸漸長進,成為一位敬虔的基督徒。每一個人得救,都是一個敬虔的奧秘。神的生命,在人身上工作,人有時仍會失敗,會犯罪,但事後他會認罪悔改,繼續向前走,仍為神的兒子。

讓我們談談現在的事。我們應當向著標竿直跑,準備那輝煌榮耀的將來。兒子非長大不可,我曾見有憂傷的父母,他們雖有漂亮的孩子,可惜他們身體不發育,腦子不好,不聽話,叫他的父母難過。基督徒亦有不長進的危機,故保羅曾寫信給三間教會。加拉太教會,原本很熱心,但因有人在他們當中傳講新的道理,說除信耶穌外,還要守律法,才能得救成聖,他們便改變了。保羅寫信勉勵他們說,信耶穌不但得救,還能使人完全。哥林多教會,分門別類,有屬保羅的,屬阿皮羅的,屬彼得的,但保羅說,只有主為我們死在十架上,為我們的罪流血,復活,我們都是基督的門徒。既然我們都屬基督,就應信靠祂。希伯來書是保羅寫給猶太信徒的,他們完全信主耶穌,但有人說必須不離開猶太教,因他們有美麗的聖殿,有祭司,不用受逼迫,但保羅說,不能因這些而離開基督,否則,將完全滅亡。基督徒要小心,面前有極大的榮耀,故我們必須以聖經為標準,行為合乎真道。不要被異端的風吹去,不要像嬰孩沒有主意,要長大成人,更深認識主。讓聖靈工作。主必快來,讓我們帶著得贖的身體,與主面對面,得兒子的名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