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七個揭開(啟示錄)

孫維廉牧師講
吳天樂筆記

啟示錄是「揭幕」的意思。這幾天我們要講主耶穌的七個揭幕。單講耶穌而不講獸和假先知。啟示錄是最後的一本書,亦是最重要,最寶貴的;若缺少此書,聖經就不完全。主耶穌是啟示錄的鑰匙,讀了使我們更深認識主。

約翰寫信給亞西亞的七個教會,一開始就介紹主耶穌基督這位三位一體的神,就是聖父,聖子,聖靈。約翰在啟示錄一章四,五節說:「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神和祂寶座前的七靈,並那誠實作見證的,從死裏首先復活,為世上元首的耶穌基督。」這裏說那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是指聖父;寶座前的七靈是指聖靈;那誠實作見證的便是耶穌基督。在創世記,我們已見三一神的合作,創世記第一章,一至三節,第一節可見聖父──「起初神創造天地」。第二節可見聖靈──「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第三節可見聖子──「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是那稱為道的耶穌。廿六節,我們見三一神開會,這是象徵的話:是一位三元的神照著祂們的形像做人。

在這最後的一卷書,約翰先介紹三一的神,最重要是救主耶穌;祂愛我們,以自己的血使我們離開罪惡,後來還從死裏復活,將來仍要再來。啟一:7──「看哪,祂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祂,連刺祂的人也要看見祂,地上的萬族都要因祂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主耶穌升天後,有兩位穿白衣的人對門徒們說話:「加利利人哪,你們為甚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祂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我們不知祂何時回來,但時候近了。有人歡迎主來,等待那榮耀的一天,應該預備好。一剎那間,我們便得到那不死的身體。有人會懼怕,因為他們刺過主,主來對他們是可怕的。這裏介紹我們認識主。第八節,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這是指我們的救主耶穌。有一位有權威的解經家說這裏表明耶穌是神。

第一個揭幕──衪是起初

這裏耶穌說祂自己是「阿拉法,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是初是終。17節──「我一看見,就仆倒在祂腳前,像死了一樣。祂用右手按著我說,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廿一:6──「祂又對我說,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終……」廿二: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這原來是神自己的稱呼,但主耶穌用來稱呼自己。阿拉法,俄梅戛是希臘文首末的兩個字母。主用這個象徵自己是有意思的。我們最先學字母,但學後一生受用。雖然字母數目不多,卻產生幾十萬字。我們寫作,談話都缺不了這些字母。

主耶穌是簡單的,孩子也會領會,長大後一生學主耶穌都學不完。我們像在大海邊,得著的不過是幾杯水。主說祂是根本,我們要認識祂。愛因斯坦是猶太人,對主耶穌十分欽佩說:「拿撒勒的耶穌十分偉大。」

第一世紀時,信徒彼此問安時說:「耶穌是主」。他們所說的主是代表耶和華,意思說耶穌是耶和華。主是昔在,今在,永在,這道理非常重要。

(一)創造的初

歌羅西書一16-17「因為萬有都是靠祂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切都是藉著祂造的,又是為祂造的。祂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祂而立。」

在第五世紀時,有人說耶穌是被造的,比天使高,比父神低。其實祂是神所生,並非被造,是獨生子,萬有都由祂而生,因此祂是初,將來宇宙的完結,亦是由祂而成。

(二)復活的初

歌羅西書一章18節「祂也是教會全體之首,祂是元始,是從死裏首先復生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生命由主而來,祂是首先復活的。拉撒路的復活是暫時的,因為後來他又死去,但主復活乃永遠活著,是教會之始。林後五:17──「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在基督裏有新的人種,信徒是由祂開始,祂是初,叫我們成為新造的人。

(三)我是首先的,是末後的

打仗時,前鋒和後衛都是十分危險的;我們的主是前是後。主耶穌來世界,曾嘗過貧窮的生活和人生的滋味。希伯來書說祂為人人嘗過死味,看四福音便知我們的主嘗到底,祂在客西馬尼園禱告,願主的旨意成就,後來祂又嘗到復活的滋味。主因著前面的榮耀就輕看這一切,祂是在我們前面作先鋒。


第二個揭幕──在異象中的耶穌

讀經:第一章九至十八節

這段聖經描寫主耶穌基督的榮耀。凡是超凡的,必須象徵才能明白。這裏說從主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是象徵的。神是永遠的道,故祂的話語有能力刺透人心。祂的榮耀像日頭一樣,口不能述說。大科學家碰到奇妙的事也要象徵,電子只不過是光速,一秒行十八萬六千英里,是不能描寫出來的,故必須象徵。

約翰見到救主,沒話可說,故以兩刃的利劍,太陽的烈光,鍛鍊過的銅,雪白的頭髮來形容主。我父親由瑞典到中國,夏天常在園中禱告,仰天說「上帝的兒子呀」,如看見祂一樣。因為他不大清楚中國的四聲,故講道困難,剛巧那時天氣又熱,他仍盡力講,因他裏面見神的榮耀,但說不出。這卻給我一個深刻的印象,我知他見了主的榮耀,故我信耶穌是真的。

約翰說看見一位像人子。約翰寫這書是在主升天後六十多年,他跟隨主三年半,看見主的死和復活,升天;又冒險跟隨主六十多年。那時他是一個老人,被囚在拔摩海島上,忽然看見主,是多年所跟從,滿有榮耀的耶穌,故他仆倒如死一般。今天我們要看四件事,是主耶穌自己說的。第十八節──「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這節經文有四個意思。

(一)我活著,又是那存活的

青年人有一大問題,就是人生有甚麼意義?有人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故有兩條路,盡量享受或自殺。但主說祂是存活的。認識主耶穌的人,就知道人生的意義。我以前曾經絕望,等我認識主,便明白人生的意義。

我們現在再看看耶穌,起先是最卑微的,為馬利亞所生,這是「大哉敬虔的奧秘,神在人間顯現」。祂十二歲時,祂父母在聖殿中找到祂時,祂說:「你們豈不知道我要以我父的事為念麼?」祂雖然是神的兒子,但仍順服在世上的父母,回到拿撒勒。有人說耶穌的父親約瑟早死,於是家庭的責任便落在耶穌身上,順服馬利亞至三十歲才出來傳道,醫病,不住的勞苦作工。當我們看見主耶穌如何度過祂的一生,就知道人生的意義如何。祂的一生可以說是奉獻給神和人。有人整天大聲叫嚷,只想到自己及自己的利益,不想到神,又不做事榮耀神,這是一個失敗的人生。耶穌三十三歲便死了,似乎太早一點,但祂死得與別人不同,怪不得百夫長說「這真是一個義人,是神的兒子」。他驚奇主的死,因為祂的生命和人的生命不同。

(二)我曾死過

主死在十字架上,藉著死勝過死亡,這是十分合乎邏輯。科學家有一個防毒蛇咬的方法。他們先捉毒蛇,把它的頭放在杯的邊緣,取出毒液後,注射到馬的身上,取出反毒素。這便是以蛇的毒來勝過蛇毒,聖經說主藉著死勝過撒但。人活著怕死,但死了就不怕它。我們雖然不懂,但知主死在十架上,便叫我們勝過死亡。這真是福音。

(三)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

我們不敢說這話,但主能,因祂從死裏復活,永不再死。世人常說「萬歲」,那不過是空談,只有主才是萬歲,直活到永遠。當救主再來時,我從死裏復活,身體改變,我便敢說:「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將來復活時,身體要變為不朽壞的。「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沒有植物學家能解釋此事,這是神賜復活的大能。

(四)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

世人最怕的便是死亡和陰間,但基督徒不怕這事。我們曾住過一所旅店,店主的父親半夜死了,請和尚替他念經。但我們不怕,因主耶穌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保羅說他曾到過三層天,但因為太美麗,太好,他竟說不出話來。十字架上的囚犯對主說:願你得國降臨的時候紀念我。主耶穌說,今日你便要和我同在樂園中。因祂有鑰匙,故能說此話。有一位人子,現在在天上,高過諸天。當太空人第一次旅行,我看聖經,十分高興,因為我們的主,一早已旅行過,且到父神家中,有一天我們也要去,而且勝過死亡,永遠活著。


第三個揭幕──教會的主

啟一19至二1
今天,站在神的立場來看,世界上最重要的組織便是教會。一千九百多年來,神注意自己的教會,我們雖然不同宗派,但不要緊,最重要的便是我們都是祂的門徒,蒙過祂的恩,是祂的肢體。集合起來便是主的身體;祂是元首,一切都由祂指揮。教會能存到今天,是一件奇妙的事。撒但藉著很多人想毀滅教會,但不成功,因為我們天上的主是元首。就形體來說,主不在世上,因祂已在上帝的右邊,我們看不見祂。但在靈裏來說:我見祂,愛祂並尊敬祂。世人說主耶穌是一位偉大的救主,但在一千九百多年前已死了,只是精神猶存。我們的看法卻不同,我們深信主已帶著身體升天,但主也充滿教會中。祂說:若有兩三個人奉主名聚會,主便在他們當中。這當然是指靈裏說的。世界雖然忘記主,不理會主,然而,主卻常在教會中顯現,我們深知祂在我們中間。在使徒行傳中,我們見信徒和主常有密切的交通。主叫他們出發,賜福給他們,主是活潑,長活在他們中間。現在,我們要看七封信,他們寫得十分有次序。

(一)啟二:1

「你要寫信給以弗所教會的使者,說,那右手拿著七星,在七個金燈台中間行走的」。

我們要注意主的手和腳,都因被釘,留有釘痕,而且主的手和腳亦沒有休息過。祂雖在父神的右邊,但祂不分晝夜,手裏拿著七星,就是教會。祂的腳亦不停的在教會中巡行。教會是燈台,祂在燈台中走來走去,為我們加油;為我們剔亮,使燈光照得更清楚。若教會失去起初的愛心,教會一定退步。像在家庭中,孩子睡著,但母親仍走來走去,看看孩子們如何,主亦如此在教會中行走,你聽見主的腳步聲沒有?

(二)啟二:8

「你要寫信給士每拿教會的使者說,那首先的,末後的,死過又活的。」

在這裏,主耶穌要我們想兩件事,祂提醒教會,祂是神,是首先的,又是末後的。祂又提醒我們,祂是人,曾經死過,但現在又活過來。因為祂是神,故不會死,無始無終;但祂亦是人,有可能死,是有始有終的。我們的主永遠是人子,是死而又活,無始無終的。一千九百年來,教會曾為此事多次爭辯。在二、三世紀時,有人說他們信耶穌是神,非人,只不過是一個顯像。今天,有人說耶穌只是一個模範,崇高的人,不是神。士每拿教會是一個受逼迫的教會,主安慰他們,主說你們要為我的緣故受逼迫,甚至於死。主提醒他們說不要怕,祂原是神,有人的身體,跟你們一樣受逼迫,為人所恨所罵,甚至處死,但祂第三日復活。人若為主受逼迫,將來也要復活,與祂一同享受永生。

(三)啟二:12

「你要寫信給別迦摩教會的使者說,那有兩刃利劍的說。」

主耶穌說:「從祂口中有兩刃的利劍出來」,這是一所失敗的教會,有撒但的座位,犯了巴蘭的錯誤,在道理上退步,主要以口中兩刃的利劍來對付。教會常在受逼迫的時候火熱,不受攻擊時便冷淡。教會冷淡時主便藉著祂的僕人,不客氣的責備,把兩刃的利劍放在信徒的心中,將人心中的情形顯露出來。葛培理到處傳道,都說「神如此說」,「聖經說」。每次教會復興,都因著聖經,別的方法都不成功。早二百多年前,英國十分黑暗,教會亦冷淡,衛斯理每日騎馬八九十英哩,講三次道,只是講主耶穌,起初人以臭蛋擲他,教會亦不歡迎他。他在教會的墳場,找一塊高的石碑,站在上面講道,十多年後,英國便改變,因此就得救。今日我們覺得有兩刃利劍在我們心中麼?覺得自己失敗冷淡麼?

(四)啟二:18,23

「你要寫信給推雅推喇教會的使者,說,那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銅的神之子,說……」,「我又要殺死他的黨類,叫眾教會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並要照你們的行為報應你們各人。」

在這一段,主顯現給我們,「眼如火焰,監察人心肺腑」令人戰慄。這是一所最壞的教會。舊約的耶洗別,父親拜巴力,嫁給亞哈王,把推羅西頓的壞風俗帶來,有幾百個巴力祭司,只有以利亞先知敢對付他們。最後皇后從窗掉下死了,除了手,腳和頭骨,都給狗吃掉。是個非常可怕的教會,神知道她需要奮興。多年前,我曾親眼看見陝西教會的復興,聖靈大大的工作,很多人為自己的罪流淚,以致地氈都濕了。有人不想進入教會,但不能,因神來了,非認罪不可,主的眼如同火焰。印尼不久以前的大復興,有幾十萬人歸主。有人說教會的時代完了,現在是一個新的時代,但我不信,因我們的神是活潑的主,祂以口中的利劍及眼目的火焰監察我,這是祂的恩典,救我們的方法。

(五)啟三:1

「你要寫信給撒狄教會的使者,說,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這裏說到有七星,七靈,七台。當教會受逼迫或冷淡,主便以這「三七」來工作。啟五:6說,有羔羊,像被殺過,是神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主的計劃就是將福音傳到地極,在各處地方,都有祂所揀選的人,等待聖靈。聖靈來到時,便幫助人,這是主的方法。有人說教會的宗派多,但主的工作乃然前進。南美有很多部落和新畿內亞等地,都有很多人未聞福音,聖靈感動青年人冒險入森林中傳福音,又把福音譯成文字,教那些土人。有聖靈的感動,使者便去傳道,在黑暗中成就祂的美意,主的工作就不停的進前。

(六)啟三:7

「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說:」

這是一所最理想的教會,十分敬虔,又結果子。有敞開的門來傳福音,主不開門,就無人能進去。

教會有二青年,雖知道往新畿內亞傳道有被殺的危險,但仍等待主開門,門開了他們便進去,土人把他們殺了,以為沒有人再去,但主卻感動幾十位青年人,他們自告奮勇的去,去把福音傳出去,有整部落信主,把他們原有的偶像,弓箭都燒掉,不再殺人,轉而事奉真神。主為我們敞開的門,非入不可,非引人信主不能。

(七)啟三:14

「你要寫信給老底嘉教會的使者,說,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說:」

主是信實的見證人,第一次來世是為真理作見證。祂和我們見證的方法不同,每次祂都是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從來都是「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有人說主的道理是相對的,但耶穌說恨人的就是殺人,思想上動淫念的便是犯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進神的國。主耶穌的道理是絕對的,但猶太人不接納祂,將祂交給彼拉多時,祂說祂是為真理作見證的,不是屬世界的,乃被釘十架。祂被猶太人棄絕,但神接納祂,把祂升到天上,坐在祂的右邊。

第七個教會是可憐的,祂拒絕主在門外,不冷不熱。有些教會,主被關在門外,教會外貌雖好看,但只有敬虔的外貌,而沒有敬虔的實意。

我們若接納主,祂就坐在我們的寶座上。若剛硬,祂有兩刃的利劍和眼目的火焰。我們要跟從主到底,將來得主的獎賞。


第四個揭幕──揭開七印的獅子

啟示錄第五章──「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裏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我又看見一位大力的天使,大聲宣傳說,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沒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因為沒有配展開,配觀看那書的,我就大哭。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我又看見寶座與四活物並長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殺過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這羔羊前來,從坐寶座的右手裏拿了書卷。他既拿了書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揭開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我又看見,且聽見,寶座與四活物並長老的周圍,有許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大聲說,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我又聽見,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滄海裏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說,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四活物就說,阿們,眾長老也俯伏敬拜。」

這段經文中的話多是象徵性的。第四章約翰親自到天上,親眼看見神的榮耀。舊約時,摩西想看見神,但不能,神將他放在磐石穴中,要祂過後,才看見神的背。(出卅三20-23)當摩西從山上下來,面上發光,因為他看見神的榮耀。以賽亞在聖殿見主的榮耀時;便說:「禍哉,我滅亡了。」但以理在河邊,以西結在巴比倫曾見神的榮耀。他們站立不住。我們若要看見神,只有在耶穌基督身上看見,因為神的榮耀從耶穌表現出來。

在第五章,我們看到一位像獅子又像羔羊的。約翰說:神手中拿著一卷羊皮的書卷,有七印封著,是非常重要的。似乎和解決世界問題的事情有關。所以要在天上,地上和地底下找一位來開這七印。這裏有三個意思。

(一)沒有一個

起初他們找不到一位配揭開七印,於是約翰大哭。他一生事奉主,看見撒但的權勢,人們犯罪墮落,如何能解決這個問題呢?基督徒要關心這個世界。有些人到地獄,犯罪一點不傷心,這是失敗。世上有很多人想解決這個問題,但他們沒有能力。美國競選總統,有一位州長說,美國不需要總統,只需要一位彌賽亞來對付世界的問題。

(二)有一位

長老中有一位告訴約翰,叫他不要哭,因為有一位是猶大的獅子,他能解決這問題。創世記四十九章8-12節。「猶大阿,你弟兄們必讚美你,你手必捏住仇敵的頸項,你父親的兒子們必向你下拜。猶大是個小獅子。我兒阿,你抓了食便上去,你屈下身去,臥如公獅,蹲如母獅,誰敢惹你。……」雅各有十二個兒子,流便最大,但神卻揀選了猶大,要從他支派中找一個王。雅各的預言便是指此而言。

幾百年後,神差先知往伯利恆,要為祂預備一位王。耶西大孩子很俊美,但祂沒有看上,祂只揀選牧羊的大衛,他雖然是年青,卻敢和獅子摔交,有小獅子的膽量;少壯時,又能以小石塊打倒巨人歌利亞。多年來又帶以色列軍隊打敗敵人,他很聰明,是一隻老獅子。但大衛終於年老死去,他不能長作獅子,雅各的預言沒有完全臨到大衛身上。

雅各的預言歸到耶穌基督的身上,祂是永遠的獅子,又是王。這表明祂是神。每次聖經提到耶穌都有兩方面。第一第二章提及祂是神又是人;第五章提及祂是獅子,又是羔羊。看四福音,祂能叫風平浪靜,可見祂是神。但他在船上睡著,休息,表明祂是人,因為神不會打盹。祂是大衛的根,因為祂是神,祂是大衛的枝,能開花,結果。從創世記到啟示錄是一貫的,主令我們驚奇,使我們愛祂、拜祂。

(三)唯一的那位

約翰沒有看見獅子,因為獅子是神,不能看見。神在人裏面,故不見獅子,只見羔羊。羔羊像被殺,說出耶穌為人,祂被釘,在手,腳及肋旁留下死的痕跡,耶穌好像被殺,但祂復活了。

本來獅子與羔羊不能一同存在,但神是聖潔,公義,祂的本性是獅子亦是羔羊。天上的神取了人的身體,使本來無限的成為有限,充滿了宇宙。這是神救人的奧秘,為我們信仰的根本。能打開那七印的便是那為我們被殺的那位,將來祂要掌管世界。神在過去幾千年中,要我們明白這道理。啟示錄有二十八次提及羔羊。創世記第四章,曾提及羔羊。始祖犯罪,被逐出樂園後,若不藉著血就不能與主親近。該隱和神發生衝突,因為他不肯以羔羊來獻祭。

創世記二十二章,有奇妙的事。亞伯拉罕年老得子,但神要他將以撒獻上為祭,這是象徵基督十字架的道理。另一方面,以撒是長子,長子代表家庭,若不以血代贖便會死。但在最緊急時,神呼叫亞伯拉罕不要殺以撒,祂已為他預備了羔羊為祭。這羔羊代替了以撒.以色列家的人都要以羔羊的血染在門楣上,以免長子被殺。可見救贖非用血不可。

主耶穌到了三十歲,便離開馬利亞,出去傳道。到了約但河,施洗約翰說有一位在祂以後來的,他不配和祂解鞋帶,是神的兒子。施洗約翰在門徒面前,指著耶穌說:「這是神的羔羊,背負世人罪孽的」。祂正是那位能代負我罪的羔羊。

美國心理學家著書指出精神病的來源,大多數有心病的人都覺得自己有罪,需要有人替他除罪,贖罪。衛斯理及他弟弟講救贖的道理,因為除此無別的方法把罪除去,使人得釋放。約翰從此,知耶穌是羔羊。第五章說到羔羊的愛如此愛我們,救贖了我們。啟五9-10「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這裏包括我們在內。主救我們,使我們有平安,有永生,有得救的把握。四年前,我回美探老朋友,他住在養老院中,他雖然學識少,但他卻滿面笑容,他確知主救了他。

世界上宗教多,人生觀亦不同,但有一件事,除耶穌外,無一人能叫我們得救和平安。在一個廣播節目中,有一位牧師到芝加哥,他在火車站,拿著錄音機,分別問人有關得救,神及死後的問題,很多人答不來,但遇到基督徒時,就有答案。因為他們有得救,赦罪的憑據。這是羔羊的愛。

啟示錄六章15-17節:「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巖石穴裏。向山和巖石說,倒在我們身上吧,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為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主在世上也有忿怒,曾怒目視人,以繩為鞭,兩次潔淨聖殿。將來更可怕的,便是這拒絕,神的世界要面對羔羊的忿怒。

啟示錄七章15-17節:「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將來天堂千萬信徒跟從羔羊,一切的眼淚都要擦乾,只有喜樂,這是羔羊的眷顧。沒有不能解決的問題。主說「小子呀,女兒呀!放心吧,你的罪赦了。」這是羔羊所說的。


第五個揭幕──信徒禱告的效力

讀經:啟示錄八章1-6節:「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天上寂靜約有二刻。我看見那站在神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枝號賜給他們。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拿著七枝號的七位天使。就豫備要吹。」

這一段經文:好像說一位天使,並不是說到神。但解經家以為這是說我們的主。這裏最主要是禱告的信息。今天教會最缺少禱告,世界的情形亦十分嚴重。我們必須知道信徒禱告的力量和效果十分大,但需要有忍耐,亦要明白禱告的原則。

(一)天上的寂靜

寂靜本來有休息的意思,但這裏帶有等待之意。天上有等待,因為將有重要的事情發生。天上寂靜無聲,為要等待神在世上完成祂的美意。

另一種寂靜的等待,是在戰爭之前;在未到開戰的時候,戰場是寂靜的,所謂暴風雨前的寂靜。這裏天上的寂靜亦有此意。

(二)天使

這裏說到另外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這位天使是指我們的救主耶穌。在聖經,天使有好幾個解釋,最簡單的便是天上屬靈的,無罪,圍繞著寶座服侍主的天使。希伯來書的作者說他賜福給我們。在客西馬尼園,他賜力量主耶穌的身體,當主在曠野四十晝夜,受試探後,天使便來服侍祂。他亦眷顧愛主的僕人。在第二章及三章,有七星在主手中,有七教會的使者。天使亦是耶和華的使者,曾向摩西,亞伯拉罕,大衛等顯現,祂是未降世為人子的耶穌。當人見祂時,便說看見耶和華神。

主是我們的大祭司,在我們天父的右邊為我們禱告。我們的名字刻在祂心版和手上,這裏提到世上的聖徒有三件事。

受苦的聖徒──啟六:9-11「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

信徒在地上受苦是一千九百年來的事實,被鞭打,被迫害,被殺戮,這是受苦的信徒。

受印記的信徒──啟七:1-3「以後我看見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執掌地上四方的風,叫風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樹上。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上來,拿著永生神的印。他就向那得著權柄能傷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聲喊著說,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

奇妙的神,把信徒印上了印記,又應許受印記的信徒,雖受苦,但不用怕,因為人能傷害我們,不能殺害我們的靈魂,因為連我們的頭髮,我們的天父也曾數過。有一天,我們要復活,並得著榮美。

在地上禱告的信徒──啟八:3-4「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

我有一位朋友每日禱告,至為主而死。我知有一天我會和他相見。神應許我們,天上有一位為我們禱告。我們到天堂,全憑這一位大祭司。

(三)香

這是象徵的話。神吩咐摩西要做一種特別的香料,只在聖所用。若大祭司擅用他種香料,他必被處死。祭司進聖所時,要帶著血,另一手拿香爐。這裏預表我們的主耶穌帶著自己的血進去,這亦是象徵的。

主耶穌完全滿足神的心,以致神曾打開天,對耶穌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香料便有這個意思。主耶穌是完全的,聖潔,公義,又沒有瑕疵。我愛主的名,如雅歌所說:如倒出來的香膏。

(四)禱告

天上寂靜,因為地上要受審判,天使吹號,因為神的國近了,信徒要與主同作王。有些人祈禱的範圍太狹窄,只為自己,我們應該像主耶穌教我們禱告時說:「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這是一個大的禱告,因它包括整個世界。我們實在需要神的國降臨。我很喜歡旅行禱告,在美國時,為亞洲教會禱告。在亞洲時為美國的教會禱告,由中部至東西岸,願神祝福他們。

我們禱告,沒有主便無效。我們常加一句:奉主的名求。我們這樣說是有理由的,因主耶穌是我們的大祭司,將我們的禱告和主耶穌的美德,合在一起,像把香爐的香加上去,一同升到神的面前。

(五)地上有雷轟,閃電,地震

這是說禱告有效力。神最愛聽的禱告,便是救恩臨到世上,奮興臨到信徒。故信徒為這事熱心祈禱,必定有效驗。我曾為奮興祈禱,又親眼看見復興。有一位老姊妹,本來不識字,但信主後,不但會讀經,更會唱讚美詩。後來有饑荒,但他的臉仍像天使一樣。這是復興的效果。在三百年前,有一位青年在印第安人中作工,雖然天氣寒冷,但他仍迫切禱告至流汗,後來人心便改變過來,接受耶穌。這是禱告的效果。

將來這些事必會臨到,若世人不悔改,必有審判,求主仍降恩典,有一天,祂必回來。我們一方面要警告人,另一方面我們必須禱告。我們常用主禱文,但我們可曾想到它的意思,是十分真實的。願主的國降臨。若主不來,我們便沒有盼望。將來主要再來,世上的國要永遠成為祂的國。


第六個揭幕──再來的主

經文:啟十九:11-16
這裏我們看見天開,世界和天上有一個敞開的交通。

今天我們看見地上也是寂靜無聲的,因為有重大的事情即將來到。在前文,我們見巴比倫被毀滅,這代表世界在背叛神,又有災難臨到世界,但在天上卻有最大的快樂。救主耶穌,就是神的羔羊,救贖了自己的百姓,當人數滿足時,羔羊便要婚娶,在天上有大筵蓆。這是宇宙中最快樂的一天,因為救贖的計劃完成了。以弗所書五章說:神將教會賜給基督,像新婦穿著白色的衣服,聖潔無有瑕疵。但那時世界仍有問題未解決,等候基督從天降臨。

主第一次來世界,被釘在十架之上,從早上九時至十二時,有群眾嘈雜的聲音,釘釘的聲音,但主安靜忍受,又有許多人說嘲笑的話。直到正午,天忽然黑了,只有人低哼之聲,主說了幾句話:「我渴了」,「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大自然都寂靜無聲,因宇宙的主死在十架之上。

主第二次來亦如此,我們要注意騎白馬的人,祂是主耶穌基督,祂在聖經裏有二百多個名字。世上得勝的人都騎馬,象徵凱旋得勝。預言中亦提過,早三千年,大衛作詩在詩篇四十五篇1-7節。「我心裏湧出美辭,我論到我為王作的事。我的舌頭是快手筆。你比世人更美,在你嘴裏滿有恩惠,所以,神賜福給你,直到永遠,大能者啊,願你腰間佩刀,大有榮耀和威嚴。為真理,謙卑,公義,赫然坐車前往,無不得勝,你的右手必顯明可畏的事。你的箭鋒快,射中王敵之心,萬民仆倒在你以下。神阿,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權是正直的。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這一段前面好像說一個主,後面又似乎在說一個神。這位騎白馬是一位創造天地的主。祂騎驢駒進入耶路撒冷,應驗了先知撒迦利亞的話:「耶路撒冷啊,你們要高興,因為王來了,非常的謙卑,騎驢進來」。古時,要登位的王必要騎驢,摩西叫他們不可騎馬,因為外邦人都是騎馬,故他們騎驢。有人不喜歡主再來,亦不愛聽主再來。你愛主再來嗎?若不愛,可能你心中有麻煩,我們可以來試驗一下自己。

主第一次來,人不歡迎,希律派兵迫害,文士聖經雖熟,知基督生在伯利恆,(彌迦書五章二節),但說完就忘記,只有東方的三博士去找。我們應當羨慕主再來。

再來的主祂是誠信,真實和公義。世界實在須要一個這樣的人。主再來的工作就是審判,祂眼光如火焰,踹神的酒醡,就是審判之意。主再來亦有戰爭,祂的衣服濺滿了血,這不是十字架的血,這是毀滅仇敵的血。祂再來亦要轄管,祂有鐵杖擊打列國,這審鄰非來不可。

我們喜歡知道一些關乎耶穌的事,就是祂的名。祂有一個名字是沒有人知的。名字在聖經內是本性的意思。耶穌的名字有救主,先知,道路等意思。有一些事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就是到天堂也不會完全知道的。世上的人,我們也不能完全明白。耶穌實在太豐富,我們到天堂亦不能看清楚耶穌。另一個名字就是神的道。約翰福音第一章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道就是道路,但約翰所說的道亦是話。耶穌將神的奧妙偉大顯明出來。祂從開始就將神說出來。我們若認識耶穌就認識神,祂將永生的道顯出來,祂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騎馬來的人並非單獨的來,有天上的眾軍陪同,他們身穿白衣,全都騎馬,他們都是公義,良善,無罪,有千千萬萬。這是一個進侵。常有人想到太空的侵犯。啟示錄有兩個侵犯,一個從天上來,一個從地底來。啟九1-3──「第五位天使吹號,我就看見一個星從天落到地上。有無底坑的鑰匙賜給他。他開了無底坑,便有煙從坑裏往上看,好像大火爐的煙。日頭和天空,都因這煙昏暗了。有蝗蟲從煙中出來飛到地上,有能力賜給他們,好像地上蠍子的能力一樣」。蝗蟲是從無底坑上來,邪靈要來侵犯這個世界。主第一次來時,邪靈曾多次侵犯,被主驅逐。這是的而且確的事。約翰說末世時亦有邪靈從地裏起來侵犯世界,這情形已經有了。世界的道德墮落到何種地步呢?衣服裝飾,美術都是奇怪的。英國有一個美術家,常畫新潮派的畫,信主後便改畫神所造自然的東西。因為邪靈侵犯,故世界不安,神讓邪靈短時侵佔,最後要從天上進侵。看帖撒羅尼迦後書二章便會明白。人不接受真理,神要任他們受欺騙。日子到了,我們應該儆醒。天上萬軍要來,除掉罪惡,使世界變成和平,變成一個新的世界。故此我們要豫備自己,盡力工作,除清罪惡,努力傳福音。過去有好些歐美的青年出去傳道,現在亦有不少亞洲的青年「自告奮勇」地為主作工。工作等主來,便有賞賜,免得空手見主。

有一個青年人,鋼琴彈得很好,她受感動要去非洲傳道,但不願意。牧師告訴她,當主叫彼得宰了污穢的物吃時,他說「主啊,不能。」其實他說「主」,就不可說「不能」;因為他是僕人。他用一張紙寫上「主」和「不能」二字,叫她仔細思想,然後畫去其中一個。終於,這位姊妹畫去「不能」二字,順服著往非洲傳道。我們的主,不久必再來,祂是我們的主,每個基督徒不能對主說「不可」。願我們對主說:「主啊,我肯,願照你的旨意行」。


第七個揭幕──祂是阿拉法,俄梅戛

啟廿一6「祂又對我說,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終。我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啟廿二: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夏,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

聖經從開始到末了,都是講及主耶穌,祂是初,也是終。

(一)耶穌是救恩的阿拉法,俄梅戛

聖經是一本合乎理性的書,從始到末了都有次序的。創世記說到世人犯罪,全世界都表明人是墮落的,本性是壞的。本書第二十一及二十二章,我們可見一個理想的境界,因為耶穌來了,祂說了三個字:「都成了」。祂完全了救贖,世界便恢復原狀。起初,神咒詛地,地便生出荊棘,後來神咒詛人,若不守法,就要被咒詛。但這裏只有福氣。得救的人都身穿白衣服,被神潔淨了。從前在樂園中有生命樹,但主現在說祂是生命,凡到祂那裏的,都有永生。祂也有生命的水泉,因為地被咒詛,故有沙漠,這是罪的結果。人雖曾被趕出樂園,但現在可進入神的國,新耶路撒冷的門為我們而開。由此可見耶穌是救恩的阿拉法和俄梅戛。

(二)主是歷史的阿拉法,俄梅戛

啟二十二:16「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我是大衛的根,又是他的後裔。我是明亮的晨星。」

這節聖經是關係歷史。美國有二位歷史家,最近寫完幾本世界歷史,寫了四十年。最後一本有結論,但我並不滿意。它的結論太悲觀,因他們從歷史覺得死了便完了,終於世界會變成一個死的世界。我有這本聖經,知道神在歷史中有一個結論,祂是有計劃的。

祂是大衛的根,說明祂是大衛的神。祂在世界上選了一小民族,便是以色列民;又尋找大衛,來完成祂的美意。詩篇二十二篇,大衛已預言到我們的救主要再來,描寫到主死在十架上。神和大衛立約,將來有一個後裔永遠做王。耶穌是大衛的後裔,祂亦是大衛的主,有一天,要坐在神的右邊,這要應驗先知的話。

主若不來,歷史便沒有結論,世界屬主,一切的盼望亦屬於祂,將來祂要來。主是晨星,晨星令人快樂,而且非常明亮。一切的權柄亦在耶穌的手中。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想起來掌握權柄。拿破崙曾試過,結果失敗,在海島中,他說:他所有只是暫時的,因為是靠自己的力量,但主耶穌所有的,卻是永遠,因為是靠著愛。

(三)耶穌是聖經的阿拉法,俄梅戛

啟十九:10「……因為預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證。」啟廿二:6-10「天使又對我說,這些話是真實可信的,主就是眾先知被感之靈的神,差遣祂的使者,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僕人。看哪,我必快來,凡遵守這書上預言的有福了。這些事是我約翰所聽見所看見的。我既聽見看見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腳前俯伏要拜他。他對我說,千萬不可。我與你,和你的弟兄眾先知,並那些守這書上言語的人,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神。他又對我說,不可封了這書上的預言,因為日期近了。」

看了這段經文,可知耶穌是聖經的鑰匙。我在日本曾做教會的司庫,只有一根鎖匙。有一天坐人力車時失去了。後來出高價尋找,那車夫便拿來還我。因為那條鎖匙給了他也沒有用,但於我卻是要緊的。

沒有鑰匙,看聖經便沒有意思。若認識主,聖經就給你打開了。聖經是為耶穌作見證,祂是聖經的阿拉法及俄梅戛,故我們必須看完全本聖經才有意義。以前馬克吐溫有一本書寫一半便沒有繼續,令人看了,發生很多問題。世界上一切的故事都沒有完結,但聖經就不同,因主是初,亦是終。將來我們到那裏理想的新世界中,耶和華便住在人間,那裏沒有流淚和死亡。我們現在便要等待和羨慕那一天。有一天,我們便要看見一個非常完滿的結束。

在第二十及二十一節,全都講及主耶穌,有三件事:(1)最後的應許,(2)最後的禱告,(3)最後的祝福。

很多人都喜歡爭說最後的話,但這裏是耶穌說最後的話。主在耶路撒冷的假日中,利未人拿水,記念摩西擊打磐石,向神獻祭。主耶穌站起來說:「人若渴了,可到這裏來喝,信我的人,就如聖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天地都可廢去,但神的話不能廢去,一直存到永遠。祂既說再來,就必再來。我們若等到祂來才預備,便來不及,因為祂來時有如閃電。我們必須預備好,盼望那榮耀的日子來臨。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