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十一、中立式的教會

王永信牧師講
譚雅芳姊妹記

經文:太十二30,士四1-4,12-16,五6-8,23

士師時代可稱為以色列人的黑暗時代,他們的生活正像一個惡性的循環。當他們在居於迦南地後,久而久之,便開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離棄真神。神便讓懲罰臨到他們身上,藉著外邦人的手苦待他們,就在極度痛苦之中,他們又想到真神,重新悔改向神呼求。神的憐憫終於又臨他們身上,特為他們興起士師,拯救他們脫離仇敵的手。但當神再度賜福他們,使他們重新過著安居的生活後,他們又再次離開神。如此,便成了一個惡性的循環。神多次的拯救他們,但可惜以色列民又多次的墮落離棄神。

不少信徒的生活也是如此,普遍來說:信徒靈性冷淡都是由於屬世亨通,世上享受太多所致。當神的打擊管教臨到時,他們又哀求神;稍為歸向神,神便施恩,因此靈裏再得到一次的復興。但當情勢好轉以後,他們又再離開神追求世界,正如在惡性循環中一樣。許多信徒不肯到教會,除非等到教會被關起來,不能隨便做禮拜時,纔會感到教會的可貴;到不能自由傳福音時,就會領悟到傳福音的可貴。等到聖經被人焚燒不得再閱讀時,纔會覺得聖經是神的話,是神賜給人的恩物。信徒為何不能早一點了解這個真理,在平安穩妥的日子中熱心事奉神?

以色列人又行了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因此耶和華把他們交在迦南王耶賓的手中二十年之久,在外邦人手下受苦,在那裏已經流了許多眼淚,受了許多痛苦。當他們呼求時,神為他們興起一位女士師底波拉,拯救他們脫離仇敵的手。他們的仇敵是相當勇猛的,迦南人的首領耶賓手下有一名大將,他名叫西西拉,這人善征慣戰,並且他們又有大量的兵器,九百輛的鐵車。這個形勢足能使以色列人膽怯後退,但底波拉及其助手西拉,剛強壯膽,靠著神的恩典和信心,照著神的話去行,帶兵出去打仗。聖經告訴我們:「耶和華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車輛全軍潰亂……。」雖然仇敵如此勇猛,只要他們肯依靠神的幫助,他們的爭戰終必勝利。

我們事奉神的態度也當如此,不管魔鬼的勢力如何浩大,難處如何眾多;但教會絕不能屈服。因為教會的頭是耶穌基督,祂不能失敗,因他是完全的勝利者。教會必須緊緊跟隨這位元帥,絕不可分開,有如身體與頭相連在一起一樣。如此我們可以從主那裏得享一切的恩典,在戰爭裏靠主得勝且有餘。多少時候身體不能得勝,並不是因為頭的緣故,乃因身體發生了毛病;元帥在前頭走,可惜教會卻留在後頭。

以色列人打了一場完全的勝仗,雖然面對兇猛的仇敵,九百輛的鐵車,按人的眼光看來,真是銳不可擋,但是他們都要在以色列軍隊面前失敗。因為底波拉信靠神,跟隨神前往打仗,他的助手巴拉又跟隨底波拉,以色列民跟隨著他們兩位首領,因著這一連串的跟隨,以色列人跟隨神,神便使他們勝利。

他們在這次戰爭裏,認識耶和華是他們唯一的拯救者,又學習到全體一致,跟隨耶和華爭戰的功課。所以當爭戰完畢,底波拉便作詩歌,一方面讚美神恩,另一方面指責以色列人從前的不是。他們之所以受苦,乃因離棄耶和華,為自己選擇新神,因此爭戰的事就要臨到城門口。在屬靈上的原則,也必如此,什麼時候人另選新神而離棄真神,神便要藉著患難來管教他們。昔日的美國曾以基督教立國,所以明顯地給我們看見,神在一切的事上特別賜福,又使他們成為一強盛的國家。但現今美國人開始離棄神,不追求神,許多的教會牧師起來宣傳一些不純正福音,離開了列祖的信仰;以學問、金錢、武器及其他的物件為「新神」。他們今日仍然強盛,可算是神的特別的恩典;倘若他們仍不肯悔改,神就要把恩典收回,強盛之國也要滅亡!

世人所選擇的新神,是以金錢為神。世人敬拜財神,心中所思想的,盡都是屬世的;他們關心一切物質的東西,遠超過真神。因此生活充滿痛苦,毫無平安與喜樂;人在甚麼時候有了新神,就不能得到神的賜福。神的審判也要臨到世人,直至人肯向神降服,認罪悔改,否則就不能脫離神的手。

底波拉在他所作的詩歌中說:「耶和華的使者說:應當咒詛米羅斯,大大咒詛其中的居民;因為他們不來幫助耶和華,不來幫助耶和華攻擊勇士。」(士五 23)舊約裏常看見的「耶和華的使者」不是一個普通的天使,這名詞可以與神自己互相並用;正統的神學家相信,舊約時代耶和華的使者,正是新約時代道成肉身以前的耶穌基督。祂是三位一體真神的第二位,與無始無終的神同等。這次耶和華使者來,吩咐以色列人起來咒詛米羅斯,和那地的民。關於「米羅斯」的資料,在聖經的記載並不太多,但米羅斯在這裏受過咒詛以後,再沒有看見這名詞在聖經中出現。因為他們被神咒詛後,這地方的人都要被神完全消滅。

神不容易咒詛一個人,除非這是十分嚴重的事,米羅斯的居民沒有犯大罪,他們的罪狀是:「因為他們不來幫助耶和華,不來幫助耶和華攻擊勇士。」就是當底波拉及巴拉四處呼召沒有響應,沒有幫助耶和華出去打仗。米羅斯沒有犯行動上的罪,但他們的罪狀正是犯了「沒有行動的罪」;在開始爭戰時,神需要所有的人一起來與仇敵交戰,為神勞苦,流血犧牲。但米羅斯的人卻無動於中,在神需要人有所行動時,米羅斯的居民卻享受自己安靜的生活,而不肯出來幫助耶和華。這是他們犯了無可赦免的罪,他們是標準中立式教會的代表,雖然他們沒有犯外表的罪,卻犯了按兵不動的罪。

現今神極需要大量的工人,為福音而爭戰,搶救人的靈魂。倘若信徒們對這種呼聲充耳不聞,在生活上仍追求個人的快樂,按兵不動,這樣的人就是走了米羅斯的路,要受到神的咒詛,因為他們沒有出來幫助耶和華。耶和華也需要人幫助的嗎?祂豈不是那無所不能的一位,祂可以打發十二營天使下來打仗,或是在天上用力量消滅仇敵。但神有一個原則,就是祂不歡喜單獨作戰,祂願意人與祂合作,透過教會而爭戰。若教會不肯為主作戰,神旨便受到攔阻,雖然我們沒有站在魔鬼那邊,也沒有走世路,但只要我們站在中間路線;不積極走天路,我們便會受到神的咒詛。正如老底嘉教會的處境,不冷不熱,主要從口中將他吐棄,又將他的燈台挪移。從此他再不見生命之道,再不能稱為教會,只不過是一個宗教上的組織而已。

昔日主曾斥責耶路撒冷城,路旁的一棵無花果樹,使它立刻枯乾。這棵無花果樹不是蟲蛀,乃是需要它結果子的時候,而找不到果子;所以它便受到主的咒詛,枯乾而死亡。今天的教會也是在這危急存亡之際,一切新派的信仰,對聖經懷疑的態度直接影響教會。在神的眼看來,這些教會是沒有價值,沒有用的,是個半死的教會。

教會情況的好與壞,就要看我們生活的態度如何?米羅斯的居民受到咒詛,從此不被聖經所記念。因為他們在神需要幫助時,竟然按兵不動;他們雖然沒有殺人,但他們不救人就等於殺人,此乃米羅斯犯罪之嚴重性。但願神恩待今天的教會,不再走米羅斯的路,就在神審判我們之前,切實悔改;響應神救人的呼聲,參加搶救靈魂行列的隊伍。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