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六、為萬軍之耶和華重建聖殿

王永信牧師講
譚雅芳姊妹記

經文:拉一1-3,二59, 62,三1-2,四1-3, 24,五1-2,六15,該一1-6

以色列人是神所揀選的民族,神對他們有特別的愛情;然而他們離棄真神,以外邦偶像為神,因此神的審判與刑罰便臨到他們身上。神使用外邦人成為管教以色列的刑杖,讓他們被擄到外邦地,作異族的奴隸,受他們轄制,單從他們所寫的詩歌中,便可知道他們心中痛苦的境況:「我們曾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一追想錫安就哭了;我們把琴掛在那裏的柳樹上,因為在那裏擄掠我們的,要我們唱歌……我們怎能在外邦唱耶和華的歌呢?……」(詩一百三十七篇)當以色列人在異地受苦時,他們就追想到昔日耶路撒冷聖殿的偉大,大衛所羅門時代的榮美,現在因他們離棄神,便受神管教的刑罰,他們要在外邦地為奴七十年之久,直到期滿了他們才能回到聖地-自己的家鄉。以色列人的遭遇,正可代表了今天教會的境況;什麼時候教會離開了神,向神不忠,就會被撒但的權勢所擄,變成世俗化,在那裏教會就要受許多的苦。

以色列人先後經過七十年飄流的生活後,神便藉外邦王古列的手,准許他們返回猶大國;當時帶領子民回去的領袖是所羅巴伯。他帶領以色列民重回故土時,心裏第一件預備要做的事,就是將已毀壞的耶路撒冷聖殿重建。因為聖殿經過歷年來爭戰的破壞,劫掠的損害,其中一切的用具都變成支離破碎。但聖殿是神的家,它的榮耀就成了以色列民族的榮耀;它的羞辱也成了民族的羞辱,所以子民歸回時都懷著一顆熱情,盡力把聖殿重建。

被擄的民族回到猶大地,各歸各族找回自己的家譜,因為家譜在猶大人的觀念中是十分重要的。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家譜,可以追溯到他們的祖先亞伯拉罕的一代。但在被擄歸回的民中,聖經告訴我們有三家的人,他們不能指明自己的宗族譜系,證明他們是否以色列人。他們就是第來雅的子孫,多比雅的子孫,尼哥大的子孫。這三家人在族譜之中,尋查自己的譜系卻尋不著;因此算為不潔,不准供祭司的職任。可憐的三家族人,他們外表似乎是以色列人,滲雜在以色列民中,現在回到聖地了,但他們卻沒有找到自己的族譜;不能證明自己是真以色列人,因此不能參與他們建殿的工作。今天有不少人只是傳統式的到禮拜堂聚集,宗教對他們只不過形式化的節目;這種人十分危險,到末世審判時,主會對他們說:我不認識你們。因為他們未曾真正重生得救,生命冊上沒有他們的名字,以致他們沒有屬靈的家譜。我們今天需要自省,究竟我們是否真正重生得救?我們的名字有沒有記在生命冊上?我們是否被主所認識的?否則我們的光景正如那沒有族譜的三家以色列人一樣。

千萬的以色列人聚集在耶路撒冷,預備動工重建聖殿,雖然他們人數眾多,但工作起來卻似一人。彼此同心合意,沒有紛爭,不分宗派,不分長幼;努力在那裏事奉神,建造神的殿。但魔鬼看見便紅了眼睛,牠最駭的就是人同心向神;牠就必定要在旁邊找機會作破壞的工作。魔鬼殷勤不懶惰,牠常在那裏忍耐等候機會來攔阻神的工作。正當他們建殿時,旁邊的人便起來攻擊他們,使他們的手發軟,又向他們說一些假意的話:「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神,與你們一樣……」從外表看過去,這些人的心意真不容易拒絕,因為魔鬼也喜歡裝作光明的天使;把一些糖衣包著的毒藥給屬神的人吃,使吃了的人中毒受傷甚至死亡。魔鬼的詭計雖然非常厲害,但牠對教會所施的方法,不外乎兩種:一是施壓力控制,逼迫教會;另一是暗地工作,使教會的信仰變質。使信徒靈性冷淡,以假亂真,混雜神的道。但我們必須要持守神的真道,在信仰上有根有基,否則對於道理之真假便難於分辨。

昔日那些人假意來親善他們,希望參與建殿的工作。他們用心不善,有意混雜其中作破壞份子,倘若以色列人沒有分辨善惡的智慧;容讓這班人在一起,如此建造的工作真不堪設想了。幸而當時的首領所羅巴伯有屬靈的眼光,他看出信與不信原不相配,不能在一起工作;因而拒絕了這個不速之客,也是除去一個工作上的危機。今天的教會也有不少類似的情形發生,我們常因某人有金錢、地位、才幹、權勢,便沒有顧及他信仰的問題;把他們拉到教會中負重責,這樣有如教會進行慢性自殺,這些人來了,教會的危機便產生,從此在教會中掌權的,不再是神而是人了。在教會中事奉神的弟兄姊妹,他們必須要有充足的信心,在教會內外有好名聲,又被聖靈充滿,如此,教會才能真正讓神有工作的機會。

這班有意破壞神工作的人遭受拒絕後,仍不甘心,他們又控訴於亞達薛西王。王不明白真相,於是傳旨意,強迫他們停工。各民在這壓迫下,對於建造聖殿的熱心,便漸漸冷卻,在敵人阻止停工的情況中,各民便各歸各城去了。當初他們是懷著一顆熱心,為耶和華神的殿工作,但當遇到難處便向後退了。教會的情形也是如此,教會中的事奉從來經不起考驗,試驗來了便向惡勢力低頭,一切的勇敢便不翼而飛。但神絕不能容讓這種冷淡的情況繼續往下去,神眷顧祂自己的百姓,為他們焦急。於是神就動工,興起先知哈該及撒迦利亞,成為祂的出口;對以色列民說勸勉的話及責備的話,向他們指明雖然罪惡的勢力是大,但神仍掌王權。所以無論遇到任何困難的環境,不能妥協,應該繼續為主奮勇前進,至終也必能勝利,因為神被稱為得勝的神。

先知哈該替神向以色列人傳言,責備又勸勉這班軟弱的子民,應當起來為建造耶和華聖殿的工作而努力,因為當時的以色列民竟說:「建造耶和華殿的時候尚未來到。」這句話是妥協、軟弱、沒有信心的話,百姓受到仇敵的攪擾,不能再繼續工作,以為建造殿宇的時候仍未來到;他們被惡劣的環境所征服,就把神的工作躭擱了。所以神差遣先知對他們說:「這殿仍然荒涼,你們自己還住天花皮的房屋麼?」子民放下建殿的工作,各歸各城,為自己建造精美的房屋,他們不但建造,而且把它修飾得十分雅觀,裝有天花板。(古時的猶太人不是每一所房屋都可以裝有天花板。)他們寧可花錢財、時間,在建造自己的房屋,而不多想及神的事,使神的殿仍然荒涼。我們也常把屬世的應酬,個人的享受看得十分重要,卻把神的事情躭延了,神的家荒涼無人關心,我們也毫無負擔,良心可算是麻木了。先知有見及此,便用幾個比喻來提醒他們、責備他們:

(1)「吃不得飽,喝卻不得足」──這指到屬靈上的飢餓,完全得不到靈糧的供應,於是產生了屬靈的飢荒,使到自己受痛苦。

(2)「穿衣服卻不得暖」──靈性的溫度是冰冷的,沒有溫暖、熱心、與活力,因為在裏面毫無聖靈的工作,只是形式化的宗教。

(3)「得工錢的,將工錢裝在破漏的囊中」──袋中有了破洞,錢便從洞裏漏出來。這代表教會發生了破洞,神的恩典便不能繼續存留,因著這些漏洞,神給我們許多教訓也是保留不住。

先知哈該用責備的話叫子民自我省察,曾否為著建造自己天花板的房屋;便忽略了神的工作,使屬神的工作受了枕延。先知接著又用勸勉的話,引領他們走回正路,終於神的殿再一次動工而且完成了,耶路撒冷便得到一次大的復興。我們也該如此省察,求神給我們教會有新的轉機,重新被建造起來,除去其中一切漏洞,成為火熱的家。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