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家庭裏,父親與兒子很少見面,兒子清早上學,父親晚上才回家。有一天朋友請他們父子倆吃飯,並問這兒子,父親喜愛吃些甚麼,兒子說不知道;再問他父親愛吃鹹的、甜的,還是辣的,兒子又說不知道。這朋友就生氣的說:「你這作兒子的,怎麼總是不知道呢!難道父親是肥,還是瘦,你也不知道嗎?」以上是一個故事或是真有其事,我不敢肯定,不過今日許多基督徒對主基督的認識也是如此,只知有父子關係──與主生命上之關係──但卻停留在此關係上,對主毫無認識。今日的基督徒該更多的認識基督,更多的像基督;有祂的榮美,有祂的性格。從馬太福音中,我們可以看見主的性格:

(一)基督是溫柔的──(太十一28-30,廿一5。)

在太21章中記載主騎驢進京,基督是君主,是溫柔之君。

(太十一29)節中主說:「我心裏柔和謙卑。」基督不單是外表溫柔的騎驢,而且是心裏也一樣的溫和。一個人是否溫柔,不能單靠外表來判定,該看他被激動時是否會暴燥,抑或仍存喜樂的心感恩。

當基督自己說心裏柔和的時候,祂是在何等情況之下呢?我們查考(太11章)上文時就可以清楚知道,當時主基督正是在傳道毫無效果的情況之下。(太十一16至24)節中,就是當時的情形,主說:「我用什甚麼比這世代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說,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約翰來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就說他是被鬼附著的。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人又說他是貪食好酒的人,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總以智慧為是。耶穌在諸城中行了許多異能,那些城的人終不悔改。就在那時候主責備他們說,哥拉汎哪,你有禍了!伯賽大阿,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中間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所多瑪,他還可以存到今日。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你還容易受呢。」主在此光景之下,祂灰心喪膽嗎?不,祂說:「天地的主,我感謝祢!因為祢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太十一25。)在此光景下祂不但發出感謝,而且還說:「我心裏柔和謙卑。」可見基督的溫柔,是從心裏發出的。

當主被釘十架時,同釘的兩個強盜,其中一個在譏誚祂。祂是否因此而被激動?不,祂並沒有被激動,因為當另一強盜求主記念他時,祂回答說:「你要同我在樂園裏了。」從祂能如此地聽得清楚,並清楚地回答,可見祂當時並未有被激動。因為一個激動的人,對答是不會如此清楚確實的。

至高神的兒子來世被人輕看,這會使祂難過,但卻不動怒。精神雖痛苦,但仍然是溫柔而平靜的。這是基督的性格,溫柔而謙卑。

(二)基督是不爭競也不喧嚷的──(太十二18至21)

「祂不爭競,不喧嚷,街上也沒有人聽見祂的聲音。」

這好像是形容祂的動作,其實乃是基督的性格,難道主基督在街上沒有聲音嗎?祂在街上也有講道的,怎會在街上沒有人聽見祂的聲音呢?祂不爭競、不喧嚷,是描寫祂的性格是隱藏的;不愛出風頭,也不愛到處引人注目的。為甚麼當時的人們,提到主基督時總愛說:「這不是那木匠的兒子嗎?祂的兄弟不是在我們中間嗎?祂的妹妹們不就在這裏嗎?他們就嫌棄祂。」(可六3)為什麼他們只見到祂是木匠的兒子呢?乃因祂沒有那神氣十足的派頭,不像法利賽人,在衣服上繡上有經文。主基督是與普通人一樣,故世人憑外貌不認識祂。「智慧如同深水,惟明哲人才能汲引出來。」(箴廿5)。主就像深水,祂並非愛顯露自己,連祂的兄弟也不了解祂。有一次過節的時候,祂的兄弟對祂說,如果人要顯揚名聲,就該趁這機會了。他們實在不明白耶穌!主所到的地方,有許多人跟從祂;但並非祂故意要顯揚自己,不過無法隱藏而已。如果我們有主豐盛的生命,就不必擔心別人會不注意你,也不必擔心你有無神氣的架子;因為自然就有人發現你,你要隱藏也不可能了。正如一個好醫生,也有真工夫,就算沒有掛牌行醫,總會有人找尋他求治病的。工夫好連門也不必裝修,不必用廣告宣傳,也會有人找上門來。我們的主是不做門面工夫的,街上也沒有人聽見祂的聲音;不吹號也不打鑼,更沒有替自己宣傳。雖然如此,但還是隱藏不住的!但願基督的生命,充滿在我們裏面,讓我們有基督的榮美,有基督的生命吸引人。

(三)基督是注意實際的──(太十二7至8。)

「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主責備當時的人說:如果你們明白這話的意思,就不會將無罪的當作有罪了。憐恤是神的性格,是一種恩賜,也是一種品德。祭祀乃是宗教的禮儀,是叫人認識這一位應該敬畏的神。祭祀是告訴我們,神要刑罰罪惡,祭祀亦教導我們認識神,祂是滿有憐恤的。我們雖然有罪,但神要藉祭牲擔當我們的罪,故祭祀教導我們認識神的公義和神的憐恤。主耶穌基督就是神所打發來的救主:「看哪!神的羔羊,背負世人罪孽的。」這就是神憐恤的記號,教我們認識基督乃是救主,在整卷舊約中,祭祀之教導是教我們認識基督,乃是神為憐恤我們,而為我們預備的救主。但當時會幕內的人,不明白憐恤的真正意義,因從前猶太人已漸漸注重祭祀的禮儀,而忘記憐恤的意義。故神對以色列人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我所喜愛的是實際的品德,而不是宗教之儀式,我要的是憐恤的性格,而不是裝模作樣的一套,所以基督是注重實際性格,非注重外表。基督教是有儀式,但儀式的地位,並不重於實際。

(太15章中。)有一次門徒吃飯時不洗手,法利賽人批評說:為甚麼要違反古人的遺傳,而用俗手吃飯?主說:你們為何因遺傳而違背神的誡命?神說當孝敬父母,而法利賽人說,我所供養父母的都已將之奉獻給神了。這藉口多麼好聽,他們就利用這作藉口而不須孝敬父母了。故神說:「這百姓嘴唇尊敬我,而心卻遠離我,拜我也是枉然。」主說這敬拜是假的,神是要心靈誠實敬拜祂。主耶穌注重內心之實際,而非外表之藉口。在(太9章)記載稅吏馬太請主耶穌吃飯,他們就批評主與罪人吃飯。這有甚麼關係呢?是否同罪人吃飯,就變成罪人呢?主與罪人吃飯,不但沒有成為罪人,而且更使他成為主的門徒。這可見法利賽人,只重外表而已。他們不與罪人吃飯,乃是要表示自己的清高;其實,與你吃飯後,能變成何種人才是最重要的。假如吃飯後仍然依舊,那就算多吃幾頓飯也是一樣的。法利賽人請主吃飯,而不與罪人吃飯,是要表示他們與主同等。主耶穌是注重實際的憐恤,見別人生病了、飢餓了,難道不給他們吃,不醫治他們而再留待明天嗎?所以主耶穌的性格是重實際而非裝成屬靈的外表。但願主的靈充滿我們,使我們有主的性格。

(四)基督是恨惡假冒為善的──(太23全章,參廿一12至14。)

(太23章)乃是主在世時最嚴厲之責備,責備法利賽人假冒為善。可見主乃誠信真實的主,祂雖溫柔,但恨惡罪、恨惡虛假、斥責虛假。祂溫柔,但並不容讓罪惡;祂是公義的,但沒有把公義作為暴躁生氣。主耶穌是公義的,但也是絕對溫柔的。試看當祂入聖殿時,見有賣牛羊的、兌換銀錢的……他就推翻桌子…… (太21章),又在(太23章13至31節)中說法利賽人的七禍,可見主基督之性格,非常憎惡假冒為善。

我們作基督徒的應記著,如果做一個真正的基督徒,就要真正的像主,要實實在在的,不可有私毫裝假。最實在的人就是最屬靈的人,因為這才最像主耶穌。

(五)基督是良善的──(太十九16、十16、十四27-31、十七27。)

在(太19章)中有一少年官見主,稱主為良善夫子。主曾教導我們說:我差你們去,如羊進入狼羣,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我們的主雖然靈巧像蛇,滿有能力智慧;但祂是馴良的,充滿了良善的性格。

(太14章中),主在海面行走,門徒未看清楚,以為是鬼怪,後來清楚知道是主。彼得就請求也要在水面行走,但當他見了浪大而沉下,並喊叫主救他時;主就立刻拉住他,然後責備他。請注意主耶穌並非先責備他才拉起他,而是先救起了才責備他。主是良善的,門徒是無知,把主當作鬼怪,又沒有信心,但主的性情是良善的。

(太17章中),收稅的人向主收稅,主問彼得說:「世上君王誰收稅?向外人抑或向兒子?」彼得說向外人,意思是說主是萬有神的兒子,可以免稅了。但主對彼得說:「恐怕觸犯他們」,為甚麼?難道是怕嗎?是的,祂是怕別人不了解以至生氣,而至對主有懷疑,甚至使人跌倒。可知主有良善的性格。

我們今日是主的門徒,是否有主的性格?我們對人記恨在心?找機會報仇?別人有禍就快樂?我們是主的門徒,應該跟從主,是從主而生,在我裏面有主的性格及性情;祂的心,祂的靈,在我們裏面活著。今天查考聖經,不但讓我們多知,而且要多像祂,活著有基督的性情。有人說:我生來是如此,江山易改,品性難移。你如未信主,可以如此說;但你是信徒,有主在你裏面,又怎會不能改?有主的榮美在裏面,就應該活出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