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基督徒,相信沒有一個人,想成為被主責備的人,而是想得主的稱許。那麼,怎麼才可得主的稱許,而又不受責備呢?最簡單的方法,是看四福音內,主責備何種人,並稱許些怎樣的人;就可知所儆惕,和知所效法了。

「凡說話干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你們或以為樹好,果子也好;樹壞,果子也壞;因為看果子,就可以知道樹。毒蛇的種類,你們既是惡人,怎能說出好話來呢?因為心裏所充滿的,口裏就說出來。」(太十二32-34)

(一)毒蛇的種類──「你們既是惡人,怎能說出好話來呢!」這是句很厲害的責備說話。主在當時竟用這樣的話,責備法利賽人,究竟是甚麼緣故呢?這是因為他們犯了褻瀆聖靈的罪。許多信徒都擔心自己,會犯此褻瀆的罪!但主責備犯這罪的人,乃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說他們是毒蛇的種類。因為他們懂得道理、見過神蹟、聽過主講道、明白聖經。當主降生時,幾個博士去尋找耶穌,這些人都曉得先知的預言及基督降生,是在伯利恆。可惜他們卻沒有去尋找主、相信主。他們是明知而不信,故犯了褻瀆聖靈的罪。他們並非天國之子,他們是毒蛇的種類。主說:「你們看樹就可以知道他的果子了,樹好則果子也好;樹壞,則果子也壞。」他們為何要褻瀆聖靈呢?乃因這樹壞,果子也壞。主明說:「你們心裏所充滿的,口裏就說出來。」法利賽人所犯褻瀆的罪,非口頭上偶然之過失;而是裏面充滿了,口就說出來,是從毒蛇的生命中,流露出來的。故凡是褻瀆聖靈的人,儘管聽了道理,或者相當明白道理;但並沒有基督之生命在他裏面,因他們是毒蛇之種類。我們知道,主所說犯褻瀆聖靈和犯褻瀆聖靈的話是不同的。參看別的福音可知道。馬可說:「人所講一切的話可得赦免,唯獨褻瀆聖靈,永不得赦免。」一切褻瀆的話是否就包括褻瀆神的話呢?是的;因「瀆」字之詞意,是用在神方面,毀謗神就是「瀆」,但主把褻瀆聖靈,和褻瀆之話分開;因為褻瀆聖靈不單是在話語,非偶然之錯失;更是敵擋聖靈之態度,故意輕視神的作為之態度。這種人早就常消滅聖靈之感動,常抗拒聖靈之工作,他們才敢褻瀆聖靈。在此段上文說及主趕鬼,醫治一個被鬼附著又瞎、又啞的人;他們就說主靠鬼王別西卜趕鬼,其實他們早知道主,是靠神的能力趕鬼的。他們是毒蛇之種類,心裏所充滿的,口就說出來。主所責備的,乃是那些懂得許多道理,看過主的作為,但全不願受感動,而誠心去悔改的人。他們在教會裏已有相當時間,慕道已久,但總不決心相信;甚至有些人用屬靈的知識,以圖謀屬肉身的好處。這些人就成為聖經所說的假師傅,也是主所責備的,我們在世上會犯錯失,當聖靈感動我們心的時候,就切不可消滅聖靈的感動。雖然聖靈是永存在我們裏面,我們也實在是祂的兒女;主賜聖靈作我們的印記,直至見祂面時。但主既責備這種褻瀆聖靈的人,也就是那些常消滅聖靈感動的人,我們不該消滅聖靈的感動了。

(二)妄用屬靈權柄──主與門徒經撒瑪利亞上耶路撒冷去,撒瑪利亞人不接待她;因主面向耶路撒冷。(參路九54-56)這句話有雙重意思:一方面主是往耶路撒冷去,因撒瑪利亞人本與猶太人沒往來。主面向耶路撒冷,所以撒瑪利亞人不接待她。另一意思是:主面向耶路撒冷,乃是要去預備迎接,等待著祂的十字架;祂專心走此十架道路時,世人不歡迎祂。門徒見撒瑪利亞人不接待主,就生氣地說:主呀!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降下來消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麼!主就責備他們: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不知道,我來並非滅人的性命,乃是救人的性命。從此可知兩門徒存心如何,他們是要炫耀自己本領,你們不接待嗎,那麼就讓我們求主顯些本領給你們看看,讓你們知道利害。門徒是妄用了屬靈權柄,他們不知道屬靈之權柄,乃是為對付魔鬼;而非炫耀及表現自己比別人強。這樣的存心,實在是一種愛世界的虛榮心,是愛世界的另一種方式。當然,主是可以吩咐火從天降下,消滅他們;但主從不亂用屬靈權柄。祂不是曾用五餅二魚使五千人得飽嗎?但祂卻不願為自己,將石頭變成食物而充飢;祂曾為別人行過許多神蹟,但祂從不行一個神蹟使自己得飽。因祂不胡亂使用神所賜的權柄。如果神給我們屬靈的恩賜,我們該如何去使用?是用自己的名譽、地位,謀肉身的好處嗎?又如果神將我們放在祂家裏,給我們在聖工上有職份,給我們在教會上有地位,那我們如何去運用呢?是利用地位、權柄以炫耀自己嗎?若如此,則我們與這兩個門徒犯同一的毛病,主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不知道。」

有一次有人帶小孩到主面前,門徒要攔阻。主責備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裏來,不要禁止他們。」為甚麼門徒要攔阻,不許這些人帶孩子來呢?因為他們覺得主是大人物、是奮興家,和小孩子講話是不相稱的;甚至連他們這班門徒也會丟臉!若是對大人物、對名人講道,我們作門徒的,就增加幾分光彩了。主要糾正他們的心。主在世上偉大之處,並非是祂能對大人物講道,而是祂能接待小孩子。我們對事常有錯誤之觀念,何為高貴,何為偉大,何事值得人尊敬,我們都不曉得分辨;而很易受到世界的潮流與及人的看法所影響。但主要責備我們,不應有這種的眼光,更不該利用屬靈的權柄、地位、恩賜以及才幹,為自己謀好處;而又炫耀自己的聲望與地位。所以主責備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不知道。」

(三)不儆醒禱告──「你們不能儆醒片時麼?」(可十四37-38)這是主對門徒的責備,主在客西馬尼園禱告。門徒很疲乏,時已夜深,他們因困倦而在禱告時睡著了!主這樣責備他們合理嗎?困倦時睡了,本是平常的事,為何主要責備他們呢?請注意!主在這時候,何嘗不困倦呢?可能比他們更困倦,主尚且能儆醒,門徒卻不能,究竟何故?主也是人,和我們一樣,有血肉之體,也需要睡覺,為甚麼祂要儆醒禱告呢?因為主看見前面有最大的爭戰,有最大的危機,有一大黑暗勢力;前面擺有十字架,祂要面對這十字架,迎接這戰爭。祂看見這場戰爭關係及全人類,於是祂所有的困倦與睡意都消失了。可惜門徒卻沒有看見,他們怎能不睡呢!這就是客西馬尼園中,主耶穌與門徒分別之處了。主責備門徒不儆醒!按「儆醒」之意,是眼要明亮些,要看清現今是否應睡覺的時候?更叫我們曉得,我們所面對的戰爭,是何等厲害;我們對這世代所負之責任,又是何等的重大!現今是怎麼時代?是我們睡覺的時候嗎?先知以利沙責備他的僕人基哈西說:「這豈是受銀子、衣裳、置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僕婢的時候呢?」(王下五26)換言之,這豈是買房子享清福的時候呢?以利沙看到當時自己所負的使命是何等重大!基哈西只貪愛乃縵的財物,所以招咒詛,反而得了乃縵的大麻瘋。這是以利沙與基哈西所不同之處。

(四)百夫長的信心──百夫長為他的僕人而去求主,主正想去他家的時候,他就對主說:「主呀!不要勞動,你到我舍下,我不敢當;我也以為不配去見祢,只要祢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因為我在人的權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對這個說去,他就去,對那個說來,他就來。」(路七8)他相信只要主說一句話,他的僕人就會好的。主稱讚百夫長的信心。百夫長的信心有何特點呢?因他的信心能使他對屬靈的事情,有更深的領悟;能影響他待人接物的態度,而且影響他對神的看法。真的信心,誠然會影響到我們的人生觀!百夫長之所以有屬靈的領悟力,是因他的信心影響到他的生活。上文說,百夫長為僕人代禱,求主醫治。以他高貴的身份願降卑為僕人求,可知他深切愛僕人,對僕人尚且有愛心,從此亦可聯想他對妻子,他的兒女亦必定有愛心了。所以他的愛心影響到他的家庭生活。當時有幾個猶太人的長老,來替百夫長求主說:「你給他行這事,是他配得的,因他愛我們的百姓,給我們建造會堂。」(路七4-5)百夫長必不是以色列人,但他卻管理以色列人;他非大官,但他卻是百姓的父母官。猶太人的長老能為他作見證說:「他是配得的,因他愛我們的百姓,給我們建造會堂。」可見百夫長的信心,影響到他在工作上,職份上的忠心與愛心。所以他對神的事,有領悟力;因他的信心,而影響到他對神的態度。如果我們要得主的稱讚,我們的信心,也必須影響到我們的生活哩!

(五)迦南婦人──(參太十五28)關於這迦南的婦人的事,我們可能有些疑問,為何主會用這樣的態度對待她呢?好像故意與她為難,才答應她所求的。主起初不理睬她,後來又說些難聽的話:「不好把兒女的餅給狗吃。」好像是罵她是狗,然後才答應她所求。這樣看來,是否主輕看她呢?乃要試驗她的信心。這婦人之所以得到主的稱讚,是因為她的信心經得起試驗;如果不經這試驗,就不能將信心的特色,和可貴之處表現出來。例如神試驗阿伯拉罕,是否神要試驗了才清楚知道一切?祂早已知道一切了,但阿伯拉罕經此試驗,他信心之偉大就完全顯露出來,證明他實在是信心之父。(在太十五)先說迦南的婦人在主後面,主不理會她,然後對她說:「不要將兒女這些餅給狗吃。」然後婦人說:「主阿,不錯,但是狗也吃他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於是耶穌就稱讚她。假如將上文略去,而只記婦人來求主,主就立刻稱讚她的信心是大的,那麼這稱讚就不合理了!所以試驗並非為主,而是為這婦人;使她寶貴的信心,能顯露出來。如果主容許我們受試驗,那麼必定是給我們配受,而又是我們受得起的。正如小學三年級的學生,教師不會教他讀中三的課程。所以主若讓我們受試驗,必定先看出我們的信心有特點,而將我們信心的特點,顯露出來而已。

(六)一件美事──(太廿六10-13)我們讀此經文時,覺得很奇怪,為何馬利亞用香膏膏主的事,可以值得普天下傳福音的人,都要提及呢?主給這伯大尼的馬利亞如此高的稱讚,就是一件美事,普天以下,無論在甚麼地方傳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行的,作為紀念。

馬利亞膏主,和主來世之主要使命,有密切關係。主來世,是為人死,祂曾三番四次地告訴門徒,祂要上耶路撒冷,在文士、祭司長之手下受辱,甚至被殺,三日後復活,但門徒卻聽而不聞,又不明白,這對主來說,乃是一種痛苦。正如你有大的心志,卻沒有人明白,甚至你最好的朋友也不明白一般。如今主要為人死和復活,門徒好像完全不知道,也不明白;但馬利亞卻用香膏來膏主,這是表明她實在明白了。所以,主為祂作見證說:「她是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我身上。」(可十四8)意思是說:以後就算用香膏,要膏我也沒有機會了。馬利亞知道主要到何處去,更知祂要作的事;所以她不但用香膏膏主,更要讓主知道,在這裏,還有一個明白主心意的人,使主的心得到安慰!這也教導我們愛主是怎樣的一回事;不單是將最好的獻給祂,更是要明白主的心意如何。所以主稱讚她並吩咐在普天下,無論在甚麼地方傳這福音,也要述說這女所作的,以為紀念。

一斤名貴的真拿達香膏膏主,在馬利亞方面而言,因她知道主快要死而把握這最後機會,所以不惜付上任何代價。但在門徒而言,他們沒有預感,知道主的死,所以對馬利亞反感!馬利亞是個冷靜的人,她早已有心理上的準備,她並非預備人稱讚;而是等著別人的批評和議論。所以當猶大和其他門徒責備她時,她能默然無聲,靜候主的判斷。

假如你像馬利亞,把最美的香膏獻上,將最真誠的愛獻上,那麼你就該有馬利亞一般的心理準備;不是預備要得人的稱讚,乃是預備人的攻擊,為主受辱!你該像馬利亞一樣的安靜,等主來為你分訴!我們該知道,馬利亞的香膏何能顯出價值來呢?乃是在主還未死之前;如果在主死之後才獻上,那是太遲了!若等祂復活才帶到墳墓去膏祂,那就更遲了!如五餅二魚的神蹟,若在眾人都吃飽了,才拿出來,那就全無價值。所以,時間是要緊的,馬利亞能把握機會獻上最寶貴的。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