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十六14-15)中主問門徒說:「你們說我是誰?」

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用許多問題來為難主,問應否納稅給該撒,又問人死後復活的情形,又問律法中那一條最大,主都給他們滿意的回答。然後反問他們一問題說:「你們知道基督,是大衛的子孫,但當大衛被聖靈感動時;他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的仇敵作你的腳凳。基督既是大衛的後裔,按理他應該比大衛小,又怎會稱為主?」他們不回答。雖知主來世道成肉身,按肉身說祂是大衛的後裔,但按神性說,祂與神同等,祂是大衛的主。照樣,我們也來向主發問,而忘卻了回答主的問題。我們向主發的問題是複雜的:為何我會有這樣的遭遇,為何會得這病症,為何會娶得這麼一個壞媳婦,又為何會要侍候這麼一個婆婆……。但卻忘了主豈非用寶血買贖我們嗎?祂並不是叫我們為祂要受苦嗎?為何我們的心仍向世界?祂是為我們而死,為何我們仍犯罪呢?主今日向我們發問題,我們該如何回答?從聖經中看看主所發的問題,我們該如何回答呢?

(一)誰能使壽數多加一刻呢?(太六27)

這是主對我們發的問題,主要教我們有信心的過一個靠主的生活。主問說:「誰能使壽數多加一刻呢?」其實思慮只會使你壽數多減一刻,所以不必為衣食、生活等等來憂慮;只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一切都加給你了。

我們常以為主給的恩典不夠用,其實是夠用的。主曾應許過,我的恩典夠你用,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你若將多天來的難處一天當,甚至多年的難處,都放在一天擔,那當然是不夠用,我們常忽略了主的儆告,我們只憑自己的思慮,不但壽數沒加增,反而減少;而且使我們人生充滿憂慮,不能榮耀主!

(二)人子是誰?(十六13-15)

主問門徒人說我人子是誰?門徒答:有人說是以利亞,有人說是耶利米,又有人說是施洗約翰復活了。但主問:「你們說我是誰?」主要清楚知道他們對自己的認識到何種程度。別人的議論並不重要,但跟從主的門徒,就應當對主有深切的認識。今日是科學時代,喜歡用客觀的態度來研究一件事,也留心別人的看法如何。不過主卻要我們對祂要有主觀的認識。聖經已將主介紹給我們,我們雖不像門徒那樣,從肉身上認識主;但可憑神的話去認識,最要緊的是在神的話語中,用心領受。我們不能靠參考書,也不能只根據別人所領受的,必須從聖經真理中清楚認識主。

「你們說人子是誰?」雖有人說是以利亞,是耶利米,或是先知裏的一位;但他們都不是耶穌,只不過在某一點上像耶穌而已。其實主耶穌乃集中所有歷史上、信心偉人之特點,祂是一位完全的救主。請問我們今日是否清楚認識,我們所跟從的主耶穌基督是誰呢?

(三)賺得全世界有甚麼益處?(可八36-37)

我們傳福音時常用此節經文,「生命」原文可譯作「靈魂」。上文是勸門徒要背十架跟從祂,然後才告訴門徒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人還能拿甚麼來換生命呢?」主如此問門徒是何意?乃要勉勵門徒,使他們知道背十架跟從主,是值得的。人生中最有價值的工作,是拯救靈魂;無論作任何事,都不能賺全世界。如今主卻說賺一個人的靈魂,比賺全世界更有價值;我們跟從主,乃是要得靈魂,花時間及精神也是值得的,許多基督徒為自己的工作及為學業花精神;但為神的話語──聖經──而花時間,就以為不值得。所以主要喚醒我們,改正我們的人生觀,活著並非為肚腹,而是為更有價值的人生觀。因世界一切都要過去,唯有為靈魂付代價,才是有永遠的價值的。

(四)要我為你作甚麼?(可十36,51)

這兩處經文同是問一個問題,起初是問雅各和約翰,後來是問瞎子巴底買。雅各和約翰是門徒中最接近主的,三人中的兩個,他們見主這樣問,就求賜將來在主的國度裏,坐在主的左右。主說:你們不知你們所求的是甚麼?他們跟主已久,聽道又多,又為十二使徒之一;對主認識就該比任何人多,可惜所回答的卻不如瞎子!主以同一的問題問瞎子巴底買,他卻答說:「拉波尼,我要能看見。」他能按所需要的回答,他所要的,不是金錢,不是地位,不是其他一切……。他的回答正合乎主的心意,若能看見,那麼甚麼問題都可解決了。為甚麼瞎子比那兩們徒答得更好呢?因門徒仍有虛榮心,追求地位,抓緊機會,要坐主國度的左右。他們為了虛榮心,而錯過了大好的機會!巴不得我們被主問時,能曉得如何回答。我們需要屬靈的眼睛開得明亮,能看見現今時代的需要是甚麼?

(五)為何只看見別人眼中有刺?(路六41-42)

為何只看見別人眼中有刺,而不見自己眼中有樑木呢?為何你們的眼睛在別人身上如此精明,而對自己又如此昏暗呢?這是主對我們發出的問題。我們喜愛挑剔別人的不是,而作為對別人定罪的根據。若是如此,我們每天都可有挑剔別人的機會;但如果要找別人的長處,當然也可以找到的。主問為甚麼你只看見弟兄眼中有刺,而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呢?因你並沒將自己放在主的光中;讓祂光照你,因你已落在黑暗中,所以看不見自己,何等可惜!

(六)那九個在那裏?(路十七17)

「潔淨了的不是十個嗎?那九個在那裏?」這是主所發的問題。也許他們有理由解釋,主不在固定的地方傳道,得醫治後,主已往別處了。希奇嗎?那一個卻能找到主!許多人遭遇疾病時,有困難時,就迫切求主,還請戚友、牧師代禱;但當病癒後,困難解決後,就不回頭謝恩了!請他到教會嗎?工作太忙,生活困難,沒有時間!砌詞推諉,無怪主問道:「那九個在那裏?」我們是個忘恩負義的人嗎?我們是那九個呢?還是那一個呢?願我們深自反省!

(七)你們有吃的沒有?(約廿一5)

主所發的問題,充滿了慈愛,當門徒整夜打魚而打不著甚麼時,主就向他們顯現,並問他們說:「小子,你們有吃的沒有?」這句話對已撇下世上職業而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的人,是特別有意義的。門徒本已撇下漁船、漁網,為甚麼現在又重操故業?是從前錯了?還是現在錯了呢?當然一般基督徒是帶著職業事奉主,站在基督徒的崗位上,盡他該盡的本份;但對一個獻身于於傳道的人,而再去做生意,則與奉獻的原意恰得相反了!彼得和其餘的門徒,當然有重操故業的自由;不過,終夜勞力卻一無所獲,這是他們收回奉獻的結果。

「小子,你們有吃的沒有?」從這句話可證明,曾與他們在一起的主,過去如何照顧他們生活上的需要;現在復活了,仍然依舊地照顧他們的需要。吃的、用的,祂都沒有忘記。當他們缺乏時,主早已在岸上為他們預備了炭火,有魚、有餅。主像過去活著時,如何看顧他們,並無分別。永不改變的主,祂永不忘記那些為祂勞苦傳道的人。

(八)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約二十一15-17)

這是耶穌向彼得所發的問題,他不但問彼得,也是向我們發問:「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到底主所說的「這些」是指甚麼?從上文看,彼得聽主的指示,把網撒在船右邊,而獲得一百五十三條魚。對一個漁夫來說,的確是筆財富。對那些「沒得吃」的門徒來說,是寶貴的糧食。對那些整夜勞力,而一無所得的門徒來說,是一個奇妙的神蹟。你愛主比這屬世的財富更深麼?比屬靈奇妙的經歷更深麼?主問彼得實在愛打魚更多,還是愛祂更多?彼得毫不猶疑地答:「主啊,你知道我愛你。」但主不因此而感到滿足,祂再三發問,因為彼得在行動上未能表現更深的愛主!他不但沒有去牧養主的小羊,反而合伙重操故業!主曾呼召他撇下所有,作得人漁夫。現在他再拿起所撇下的,而說愛主,豈不食言!所以主要一而再地考問並對他說:「你餵養我的羊。」如果他能夠真心愛主比這些更深,就必須照著主所吩咐的去行。

也許有多少人也像彼得那樣說:「主啊!你知道我愛你。」但可惜行動卻與主的旨意相反!只會追求世界的虛榮,卻未顧念神家的需要,缺乏愛人靈魂的深切!未能顧念軟弱的弟兄……。整天所追求的是金錢、享受,逸樂!口裏說愛主,心卻與主遠離!我們當醒悟!回復起初愛主的心!

對於主所發的幾個問題,我們該怎麼回答呢?是否知道所信的是誰?是否天天信靠主的恩典,不為自己憂慮呢?是否已認識到人生最高價值與工作呢?眼睛是否已看見?是否像那九個忘恩負義者?是否相信永恆不變的主,供給我們一切所需,也體貼我們的軟弱,願主憐憫!教我們明白祂的心意,更了解祂的問題,回答得合適,得主喜悅。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