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胡恩德先生

主耶穌再來,乃是新約聖經中主題之一,主自己也說得很清楚,所以我們應看為重要,並該存這盼望。新約差不多每卷書的作者都提及主再來(只四卷是例外),可見主再來是何等重要。初期教會根據主的應許,一直盼望主再來,他們對於這盼望的態度,與今日的基督徒對此,實在差別很大。

今日的基督徒不大想到主來,只是想到自己會死;我們怕死,盡量把死推出去;怕主來,也盡量在思想上,把這意念推出去,這是非常的不正常的!是否初期教會的信徒,因為親近過主,與主有感情,而盼望主再來呢?不是的,其實他們也有不少人未見過主,他們卻有喜樂的心盼望主再來。聖經教訓我們要儆醒準備,並嚴重的警告我們;但也教訓我們,要用喜樂的態度等候主來。

(路廿一27-28)「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雲降臨;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

在這段經文中,主警告世人說祂再來時的情境,祂吩咐門徒一有這些事,就該挺身昂首,應當歡喜快樂,因為得贖的日子近了。「死」雖然是可怕的事,但「死」對基督徒來說卻是一件得福的事,因我們要回到天家見主面。主再來更是我們有福的事,因我們的靈,魂,體,都要復活改變,永遠與主同在。主曾作比喻說:天國好比十個童女迎接新郎回來,這是歡喜而高興的事,我們也該歡迎祂再來。我們虔守主的晚餐,是因為主曾說:你們要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直等至我來。主耶穌是教會的新郎,祂再來就是新郎要回來,這是教會歡喜快樂的日子。教會對新郎之情愛,是人間最強烈的愛,最喜樂的愛;這是教會喜樂之日,也是主最喜樂之日,因為祂喜歡看見這唯一的愛人──教會──。祂曾為教會受苦,這是祂愛教會的最高峰;祂再來時,就是愛教會強烈喜樂的最高峰,祂要歡迎教會回到祂懷抱。所以我們雖然沒有見過祂,卻是愛祂,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祂,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祂盼望我們因祂而喜樂,想及祂的名而心裏歡欣。有一詩歌:「耶穌祢名何等甜蜜」,我們是否有此甜蜜呢?

(提多二13)說:「等候所盼望的福,並等候至大的神,和救主耶穌基督的榮耀顯現。」

讀這段經文,使我們看見:(一)我們等候主的福。(二)我們等候主自己。

我們今日盼望主再來,乃是盼望有福的日子來到,並非懼怕哀哭黑暗之日;所以要挺身昂首,要快樂等候至大的神,與主耶穌基督榮耀的顯現。保羅說:「現今我們是憑信心,並非憑眼見。」(林後五7)主榮耀的顯現,是能夠看見的,也是有福的。正如人間的榮耀,雖與自己無關,但我們亦會感到高興和榮耀。我們的主再來時是有榮耀的。猶大書說:「主帶着千萬的聖者降臨。」,有無比的榮耀,不單是光輝,更是榮耀和華美。正如地上的會幕,愈深入則愈華美;是用多種線織成的,上基路伯;裏面還有燈台,有約櫃等,都是包金的。至於聖所和至聖所,一切都是用金裝飾的,所以聖所都充滿了華美!主再來時所顯現的華美,實非我們所能想像到的。試看天然界的日出日落,以及神所造的樹木,花草的華美,可知該是如何了。

(西三4):「基督是我們的生命,祂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祂一同顯現在榮耀裏。」

這裏所說的榮耀,我們也有份;我們等候主得榮耀之日,也是眾聖徒與祂同得榮耀的日子,所以應該成為我們有福的盼望。

(提後四8):「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

如果有人愛慕主顯現,主必會將公義之冠冕賜給他。這種人必然愛主生活必聖潔,也必是與主有密交。假如我們不喜歡主來,我們的生活必有問題,愛主的心必冷淡,看主是不值得愛的?求主赦免我們,也憐憫我們,好使我們有愛慕主的心,下功夫追求,使失去了的愛心,不願見主的心可復興過來,回頭愛主,而且愛慕主的顯現。

假如主來時,自己的人也不歡迎祂,試想祂心中會有何感受!(約一11)說:「祂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只有憎恨祂的人,妒忌祂的人才不歡迎祂,最後還會說:「除掉祂!釘祂十字架!」但祂第二次再來時我們就不能不歡迎祂了,因為我們是祂用血,用重價所買贖回來的。別人可以不歡迎,我們卻不能不歡迎祂。現在我們知主快要來了,卻仍冷冷淡淡地,不當為有福的盼望。試問,這種態度,又怎能不使主傷心呢?如再不改好這態度,那麼恐怕我們難免被撇下了。

有些人是怕主來審判,因為主的審判是嚴格的,是有賞罰的,我這樣的人看來是不能通過的了!主是那麼嚴厲公正!我又怎能逃得過祂的審判呢!瑪拉基書說:「祂來的日子,是如煉金之人的火,又如漂布的人的鹽。」(瑪三1)主來時任何的渣宰,剛愎,頑梗都不能存留,要完全打碎,我又怎能到主面前!我的思想如此污穢,我又怎能不怕?正如(太廿五41)中主說:「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裏去。」那時我當如何!

但假如我們是個重生得救,已有生命的人,就不必存這懼怕的心了,試看(帖前五5-10):「你們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黑夜,也不是屬幽暗的,所以我們不要睡覺,像別人一樣,總要儆醒謹守。因為睡了的人是在夜間睡,醉了的人是在夜間醉;但我們既然屬乎白晝,就應當謹守,把信和愛當作護心鏡遮胸,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因為神不是豫定我們受刑,乃是預定我們藉着我們主耶穌基督得救。」祂替我們死,叫我們無論醒着睡着,都與祂同活。在世人來說,他們是絕不能逃脫,但保羅說我們是白晝光明之子;那屬黑夜的人對主來才會懼怕,所以我們應儆醒謹守做人(不是睡覺的人)。因屬乎白晝,故當穿上白晝的服裝,把信和受當作護心鏡遮胸,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得救的盼望乃是我們的頭盔,主來時我們就完全得救(連身體也得救了)。

所以,只管盼望,不要懼怕,神已預定我們得救。藉着我們的主得救,不是藉我們的善行得救。只管盼望,正如頭盔保護我們的要害處,這盼望也如戰場。當我們做人覺得灰心,困難而想放棄一切時;只要想到主快來,就會堅強起來而繼續下去。我們是得救的人,是永屬主的,我們不是預定受刑的人,我們是藉主的寶血買贖的。祂來時一定接我去,就算是我的生活不完全,也不至於沉淪。根據我們不沉淪這一點,我們就應該喜樂;也因這一點,而知主是愛我的。雖然祂會嚴厲的待我,但我已嘗到祂的愛,祂的恩情,我是祂所愛的,是祂所救的;所以歡迎祂,並愛祂顯現,求主幫助我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