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胡恩德先生

在聖經中我們知道主再來乃是一件重要的事。特別在新約中,每卷書的作者都提及。主說:天地可廢,但主的話不能廢去。祂說祂再來是一件永不可改變的事。

許多基督徒對主再來的態度很不正常,我們應以愛慕,並歡迎的心,去仰望及等待祂;對主的再來,不應存懼怕,或不理會的心。主再來該成為我們心中之喜樂,因為這是有福的盼望,最大的福份,是我們與主永遠同在(帖前四17),我們的靈魂體都得贖,並且見到主榮耀的真體。身體不再是朽壞的,也再無疾病的痛苦,所以我們應放膽等候主再來。祂不是要我們受刑,乃是要我們得榮;使我們不論是睡了的,或醒着的,都可以與祂同活過來。「睡」的意思是死(帖前四章),但在五章之前所說則是要我們儆醒,放心等主來,這並非靠我們的生活;乃是靠主之救贖,救主之寶血得免沉淪。

主來既是要審判,那就該有嚴肅的另一方面,也就是說我們該加緊準備。我們肯去準備,就是表示我們有歡迎祂來的心意。主是我們所愛的,所以應該準備;最好的準備,是出於愛心。主會說祂來是要施行審判,這審判對愛主的人來說,是一個得賞賜的好機會。正如一個好學生,對考試的來臨,並非存懼怕的心;而是覺得那是一個機會,一個福份,因藉這機會可考取獎學金。所以一個正常愛主的基督徒,對主再來,該認定是個歡喜的日子。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提後四7-8)

當時保羅快要離世時說:「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提後四6)他想及主來的時候要將冠冕賜給他,因他沒有中途背道,美好的仗已打過,工作又積極有進取;又按主之分派,將主道傳開,像攻破城池。攻破了帖撒羅尼迦,雅典……,雖然曾受過不少苦難,卻沒因此退後,灰心。他的助手提摩太,因受不了逼迫而軟弱,保羅自己雖在監牢中,卻反而安慰他說:「你要在耶穌基督的恩典上剛強起來。」最後他說:「美好的仗我打過了,當跑的路我跑盡了……。」信主的人有一條路是要跑的,就是屬靈的路,應一站一站的去跑完它。許多人中途停止了,毫無長進!但保羅並不如此,他有長進,他的長進包括靈性上,工作上和爭戰上,他一切都跑盡了。在保羅所書寫的十多卷書信中,從未見他寫過怕主再來;他一直步步與主聯系,所以他知道有公義冠冕為他存留。他死,不過是去戴公義冠冕而已。

有人認為冠冕有好幾種:即生命的冠冕,榮耀的冠冕,不朽壞的冠冕,公義的冠冕,喜樂的冠冕等。這都是永遠的,是實在的,可與主一同操王權,一同行審判,分享主基督的大權柄。這冠冕不單是給保羅,同時也給與主有正常交通,並愛慕祂顯現的人。

基督徒對將來之審判能有此態度,就是正常的;如果沒有,在他靈程上,許多屬靈的路可能他未走過,屬靈的福份還未得着。有許多屬靈的事物,是要去追求的。倘若沒有追求的心,就不會是個成功的基督徒了。正如老底家教會,自以為富足,禮拜堂華麗美觀,經濟又充足,甚至可差派人去傳道。會友人數增加,主日學可分有若干班數。但可惜的是自以為滿足,失去了追求和渴慕主道的心,對聖經沒有興趣。這正是老底家教會的情形。這種人不會愛慕主再來,就算會,也不過是騙自己而已。我們應有實際長進的生命。試問有多少人能說,主再來我就歡喜呢?或許有人望死亡,因為在世上正處在困苦中,「死」可以解脫了一切。但主再來你喜歡嗎?主的審判你喜歡嗎?主的審判是嚴厲的,主來之日如「煉金之人的火」,(瑪拉基三2-3),「漂布之人的鹼,他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那就是說,主再來時先接教會,然後與眾信徒到地上來。以色列人要經過大災難,在(太廿四21-22)中說:「主曾說因那時必有大災難,是創世以來所未有的,以後亦不會有的,若不減少那日子。……那時的以色列人逃到山上去,城內的不可到城外,在屋頂的……。」以色列人特別受災難,在耶利米書稱之為雅各遭難的時候。在但十二章說那時必有大艱難,那也是指以色列有患難。瑪拉基說主再來時如煉金之人的火,要將利未的子孫煉淨;藉大災難要將事奉神的人煉淨,其實是要整個民族煉淨。因為他們屢次犯罪總不能擺脫。所以神先使他們亡於亞述,再而猶大支派亡於巴比倫。後在巴比倫時讓他們歸回,然後預備主來;神如此利害地將他們連根拔出,他們應該悔改才對。

他們自主前五三六年歸回,直至二十世紀一九七三年;他們雖不像以前的日子拜偶像,但他們裏面腐化的情形,卻比前更甚!所以主耶穌說:「那人身上的鬼被趕出去了,但另外帶了七隻更惡的鬼來,那人以後境況就更不如前了!」以色列人也是如此,神的兒子來了,他們不但不接待,反而把祂釘在十字架上,如此狠毒,他們的罪惡經被擄後仍未除去,並且更加倍利害,所以主耶穌為他們哭。主升天後三十多年,即紀元七十年,羅馬軍隊圍攻耶路撒冷,猶太人雖經死守頑抗,但大勢已去而敗亡。

至主後一三○多年猶太人又起義,但未能成功。羅馬人將他們擄去,並將他們散開到天下各地。至二十世紀,他們的罪仍未清。今日神的時候到了,讓他們返回聖地,重建一個國家,這是一個奇異的神蹟!但,這並非因他們已悔改,他們內裏的罪還無法除掉!神會用到最後的辦法,就是煉金之人的火,在教會被提之後;大災難就來到,特別有以色列的一份被煉淨。他們的心知道主要來,果然主來了!他們就大哭悔改,然後承認接受主耶穌是基督是彌賽亞,以後就再不背道了。神與他們立下永約,永約是新的約生效的約。由此可見,主再來要我們站得住,就要利害地煉淨我們,可知這審判不易通過。我們本來應受審判後到地獄的;因我們是罪人,我們的思想,行為,動機都要表露出來。主說:「到時一切都要供出來,我們有甚麼辦法能救自己呢?神是完全的,祂的眼睛鑒察世人無微不至,祂不會將祂的律法標準降低。神是完全的,祂的要求也要完全,所以我們不能救自己。世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神的話一點一畫都不能廢棄;我們有甚麼辦法成為完全的呢?這是不可能的事。但神卻用大能者──祂的獨生子完成了這件我們不能的事。榮耀偉大的主死在十字架上,才能使我們得救。那就是說,我們得救,是主救我們要脫離那使我們下地獄的審判。」

主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信我的人有永生。」「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這一切祂已做妥了,難道今日我們隨隨便便地過基督徒生活就行了嗎?不能的,彼得說:「我們為人應該何等敬虔。」基督徒不能以為對「滅亡」和「永生」的問題已解決了,已經出死入生了,隨隨便便地就算。我們應憑着祂的靈去追求上進,像保羅一般;跑完那應跑的路,打那美好的勝仗。基督徒另外有一個審判,是關乎工作賞賜的。試看雅各和保羅如何提醒我們:在(雅五8-9)「你們也當忍耐,堅固你們的心;因為主來的日子近了。」弟兄們,你們不要彼此埋怨,免得受審判,看哪!審判的主站在門前了。」這是對信主者而言在(羅十四10-12):「你這個人,為什麼論斷弟兄呢?又為什麼看輕弟兄呢?因我們都要站在神的台前。」經上寫着:「主說我憑着我的永生起誓,萬膝必向我跪拜,萬口必向我承認。這樣看來,我們必要將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說明。」又在(林後五10),說:「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所以我們應何等地聖潔,何等地敬虔的度日以待主再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