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大衛的軟弱(撒上廿一章)

大却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他也有軟弱之處。當他投奔亞吉王時,亞吉的臣僕憶述大衛就是從前打死歌利亞,婦女們唱和「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的那一位。那時大衛十分懼怕,因為恐怕他們記起舊仇而對他不利;所以他就在亞吉面前「假裝瘋癲,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使唾沫流在鬍子上。」(撒上廿一13)

大衛的恢復(撒上廿二章) 大衛就離開那裏,逃到亞杜蘭洞。他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他那裏。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裏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裏,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大衛對摩押王說:求你容我父母搬來,住在你們這裏,等我知道神要為我怎樣行。……先知迦得對大衛說,你不要住在山寨;要往猶大地去。……」(1-5)從以上兩處經文,我們看見大衛的軟弱和恢復。

一個正常的基督徒,難免會軟弱,不過他會恢復過來的;不正常的信徒,就長久不能恢復。

軟弱可分為三方面:

(一)軟弱的光景從 (撒上廿一章),我們看見大衛因被亞吉王的臣僕揭穿他的身勢,就害怕,假裝瘋癲,正常的樣式就改變了。 1.舉動不正常 「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寫和畫可以比作人的舉動;一個軟弱的人,雖然竭力地寫,拼命地畫,不過是胡寫亂畫;沒有意義,沒有目標,雖然幹得十分辛苦,卻徒勞無益,不見果效。 2.言語不正常 「唾沫流在鬍子上」。唾沫比作人的言語。雅各書說「要勒住舌頭」,但一個軟弱的人舌頭是勒不住的;因控制不住,言語隨便,滿口都是批評,論斷和攻擊人的話。

一個正常人的光景,他的舉動是有意義,有目標,也可說是有果效的。他的言語是能鼓勵,幫助,安慰和造就人的。到了軟弱的時候,一切都反常了。這是大衛軟弱的光景,也是信徒軟弱的光景。

(二)軟弱的結果 「亞吉對臣僕說,你們看,這人是瘋子;為什麼帶他到我這裏來呢?我豈缺少瘋子,你們帶這人來在我面前瘋癲嗎?這人豈可進我的家呢?」(撒上廿一14-15)這裏給我們看見,大衛軟弱以後受到迦特王亞吉的鄙視。照樣,基督徒軟弱也受到外邦人的鄙視。

按創世記記載,亞伯拉罕被人看他如王子一樣。王子是尊貴的意思。正常的基督徒,在世人眼中應有尊貴的樣式;因為我們原是從他們中間出來的;世人刮目相看,我們理應與世人有分別。

我在台灣曾到一個地方講道,在散會後乘搭火車回台北,半途機車發生故障,不能開行,搭客紛紛下車。那時的士乘機敲榨,到台北每人要八十元。我們寧願等着,希望能到搭到較便宜的車。忽然有一部大巴士從遠處開來,我就站在路中截車。有人問司機要車資多少,他說:「夜深了,大家都急於回家,不必計較,可隨意給就是了。」有人卻對司機說:「我們寧可先小人後君子,免得到時大家爭得面紅耳赤。」司機於是很客氣地說:「如果我要每位十元,算不算太多呢?」大家都認為這價錢很公道。車子到了某處,有個搭客準備下車,但偏找不到錢付車資。司機對他說「不要緊的,十塊錢於你於我都算不得什麼,夜深了,快回家吧!」那位搭客,實在覺很難為情,詢問司機的尊姓大名和地址,改日奉還。司機說:「不必,不必,你下車吧!」車中有位基督徒對我說,司機一定是個基督徒。他走過去問司機你是否基督徒?司機說「為什麼你這樣問我?」那人說:「因為我看你好像是基督徒。」司機說「基督徒就是基督徒,沒有好像基督徒的。」弟兄姊妹!我們在世人面前,應當讓基督的香氣發出來,叫人看我們是尊貴的,是與眾人有分別的。世人可行的我們不當行,世人可說的,我們不當說:我們應有尊貴的樣式,顯在世人之前。當大衛打歌利亞時,曾說:「你來攻擊我是靠着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着萬軍之耶和華的名。」那時大衛在歌利亞面前,真有王子尊貴的樣式。後來他卻軟弱下去,在亞吉王面前,落到那樣可憐的地步,不但自己受羞辱,神的名也因他受虧損。「讀者文摘」曾載,有一個法國駐蘇聯的大使,中了對方所佈的美人計;當他與一個女人上了不名譽的勾當時,被女人的丈夫發現了!於是他們把握證據來威脅他,敲榨他。結果,不但自己受羞辱,還連累污辱了國家。

(三)軟弱的原因 大衛本來是個非常剛強勇猛的人。當他放羊的時候,遇見獅子和熊,啣走了他的羊;他便奮勇追趕,與野獸搏鬥,把羊從獅子口中搶救出來。當他出戰歌利亞時,也可以從他對歌利亞所說的話,看出他的剛強來。想不到日後在亞吉王的臣僕面前,竟然如此膽怯軟弱!參孫在人看來,也是個剛強的人,當人用繩子捆綁他;他把捆綁全掙斷,他的氣力實在驚人!但當他頭髮被剃去時,氣力竟然離開了他。被非利士人捆綁起來,還挖掉了眼睛,把他關在監牢裏。參孫由剛強變成軟弱,是因為是他的頭髮被剃掉,表明他干犯了神的聖潔,所以他就軟弱下來了。至於大衛軟弱的原因,聖經告訴我們:「大衛到了挪伯祭司亞希米勒那裏;亞希米勒戰戰兢兢的出來迎接他,問他說:「你為什麼獨自來,沒有人跟隨呢?大衛說,王吩咐我一件事,不要使人知道。」(撒上廿一1-4)其實,王並沒有吩咐他作一件,不要使人知道的事;是大衛用謊言捏造的。不真實的言語使大衛由剛強落到軟弱的地步。(該一6)末句:「得工錢的,將工錢裝在破漏的囊中。」工錢是工價。因勞力換取工價。工價是勞力的果效,但裝在破漏的囊中,結果都漏光了。許多基督徒,努力追求,得着屬靈豐盛的果效;因工作而得的果效;可惜果效常會漏了出去。從何處漏出呢?我想口是最易漏之處。許多基督徒拼命追求,靈裏卻毫無果效;最大原因,就是全部由口漏掉了!這是基督徒的毛病,也是傳道人的毛病。我們屬靈的經驗和大衛一樣,時而剛強,時而軟弱;有時倚靠神,有時倚靠自己。正常的基督徒雖然也會軟弱,但很快就會恢復過來。

大衛的恢復 「大衛對摩押王說,求你容我父母搬來,住在你們這裏,等我知道神要為我怎樣行。」(撒上廿二3)「等」是基督徒屬靈的功課。大衛恢復以後,看見一條屬靈的路,他學習「等」的功課,預備走上這條路。「等」是很難學習的功課,而且在等的過程中常常出了問題。亞伯拉罕七十五歲進入迦南地,神應許要賜他一個兒子。他等到八十五歲,仍沒有兒子;後來妻子撒拉建議他娶使女夏甲為妾。到他八十六歲時,夏甲生了兒子以實瑪利。從此,亞伯拉罕的家就失去了平安,惹上了無限的麻煩。這是因為他在「等」的方面失敗了!掃羅也在「等」的事上出問題。神藉着撒母耳吩咐掃羅,在吉甲的地方等候,他七天後回來獻祭。掃羅等到第七天,看見太陽已經西下,撒母耳還未到。他不再等了,就擅自獻祭;正當在那時,撒母耳就到了。撒母耳對他說「你作了糊塗事,神已另選合祂心意的人了。」神廢棄掃羅,是因他在「等」的事上失敗,神不能再使用他了。在屬靈的功課中,「等」是很重要的。約書亞攻陷耶利哥城,沒有用一刀一槍;因為攻陷耶利哥城的;不是以色列人的力量,乃是神的大能。希西家王被亞述十八萬大軍包圍,並未用一兵一卒,在一夜之間,亞述軍潰敗了;因為得勝屬乎是神,得勝是神的活動,不是希西家的活動。

神要屬祂的人放下自己的活動,等候祂的活動。各位同工該回想一下,可能你覺得從前講道,不如現在來得動人;但從前得人的果效,會多於現在。因為從前的工作,是聖靈作工,不是肉體作工。在教會,如果我們要發動一件事,雖然要計劃,也需要金錢,但不必去用人的方法;因為這是神的工作,不是人的工作,聖靈自然會負責,經費也必源源而來。

大衛恢復以後,他看見一條屬靈的路,他要學習走這條路;他停止自己的活動,完全讓神活動。大衛本有機會可以殺掃羅:一次在隱基底洞內。大衛入洞,發現掃羅在洞裏;掃羅卻不知道。第二次是在西弗的曠野,神叫掃羅和他的軍兵沉睡,甚至大衛走近他身邊都不察覺。兩次很好的機會可以殺掃羅,但大衛沒有這樣做,並且阻止跟隨他的人殺掃羅。當時掃羅追尋大衛的命,迫使大衛走投無路。既有機會,為何不殺掃羅?因他走上了屬靈的路,他知道掃羅被廢是神的旨意;自己必作王,也是神的旨意,他不必用血氣的手來幫助神。亞伯拉罕要得一個兒子,本是神的旨意,他錯用血氣的方法,就惹上了無限的痛苦。很多基督徒,僅知道神的旨意,而不等候神的時間;每逢有事,就靠着自己的聰明,憑着自己的衝動,沒有憑着聖靈的感動,也沒有等候神的安排。肉體的活動,不但在靈界無濟於事,反而給靈界製造麻煩。今日屬靈的境界,並不是沒有工作,為何這麼冷淡,這麼脆弱?因為其中的工作,出於人的活動,並不是神的活動;憑着人的聰明安排,並非出自聖靈的安排。大衛恢復以後,清楚看見屬靈的路;所以他要等神的吩咐,等神的啟示,等神的帶領。出於神的,在靈界中才有益處,否則毫無俾益。

大衛恢復的原因 「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裏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裏;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大衛既然作了他們的頭目,便負起責任來帶領他們。大衛之所以迅速恢復,是因着他負有責任在身。我用兩個很簡單的比方:小孩子肯用功讀書,是因為要爭取榮譽,榮譽迫使他用功。人為要享福而努力奮鬥。照樣,基督徒屬靈的恢復,責任是他恢復的原因,責任的需要叫他趕快恢復過來。從前摩西帶領了百多萬的以色列民眾,如果他沒有力量,沒有本事,怎能負此重任呢?摩西清楚知道,力量和本事均非他所有;然而責任迫使他四十晝夜在耶和華的聖山上,親近神,追求神。有責任在身,才會想到責任的重要。很多基督徒軟弱一直無法恢復,是因為缺乏了責任感,沒有責任感就沒有力量迫使他恢復。如果我們對主的工作有責任,就不敢軟弱下來。如果我們軟弱,怎能作羣羊的榜樣呢?怎能挑擔重大的責任。我一旦軟弱,主的名便要因我受虧損。我們應當趕緊恢復!叫主的名從我身上恢復榮耀。大衛當時有責任,他挑擔家庭的責任,挑擔那批痛苦人的責任。如果我們對家庭有責任,對痛苦人有責任,我們就不敢軟弱。很多責任需要我們去挑擔,「家」是我們的責任,對家人應負牧養的責任。這樣可推展教會的工作,也可減輕教會的負擔。要挑擔社會的責任,貧窮的,苦惱的,我們要把他帶起來,以減少人間之痛苦。如果我們不這樣做,社會的人要恥笑基督徒是寄生蟲,是社會的毒瘤;他們說:這班人對社會不負責任,沒有貢獻,對社會無所俾益。有一次,內子去探望一個傷心的女人,這女人的丈夫在日本因患破傷風症死去,她傷心欲絕,覺得前途茫茫;自己既無本事,兩個孩子幼小,實在無法維持下去。她暗暗買了安眠藥,準備一死了之。當我內子探訪她時,她正哭泣,極力安慰她,她還是不停的哭。後來內子被她的哭所感動,也陪她同哭,足足哭了半天。在太陽下山之前,她忽安靜不來;拿出一包藥片交內子。說:「吳師母,我不用死了,因我現在找到人間的同情者。」如果她自殺了,兩年小孩子,不是要成為社會的累贅,給社會平添了負擔嗎?還有一次,我們到一間寺廟傳福音,有個大漢前來,表明他的身份是某大流氓集團的頭目。我們大吃一驚,以為他來找麻煩。沒想到他的態度很好;他告訴我們,他歸主之後,把流氓組織解散了。因他的恢復,社會減少了邪惡劫殺的事。所以基督徒要負責任,因為責任迫使我們恢復,責任叫我們不敢軟弱。可是有很多基督徒,對家庭,對社會,對肢體一概沒有責任,以為軟弱只關係自己,與別人無關,與神的家無關。他不想人從他身上得什麼,也不想神在他身上作什麼。無怪這樣的人很難恢復;偶有恢復,只不過是血氣的衝動和肉體的活動。這樣在神的家中沒有價值,反而叫神的家受虧損。

弟兄姊妹!我們要恢復,要真正的恢復,才能看見屬靈的路,走上屬靈的道路。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