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民十四20-24)我們看到約書亞和迦勒二人專心跟從神。(士七1-8)我們看到基甸和跟隨他的三百人。以斯帖記我們看到以斯帖。(耶十二7-8)題以色列百姓如同林中吼叫的獅子。(太廿二14)題到召的人很多,選上的人很少。如果某公司要請兩個職員,當廣告登出後,應徵的人,可能是幾個,以至幾十個,但錄取的僅有兩個。耶穌基督在世時,跟隨祂的人很多,但選上的僅十二人,其中再被選上的僅三人。

民十四章載,在以色列五六十萬的羣眾中,被揀選的只有約書亞和迦勒。士師記記載,當時跟隨基甸的,有三萬二千人。神對基甸說,跟隨的人太多。所以基甸向他們宣告,膽怯的,可以回去;於是有三萬二千人回去,只剩下一萬,神說還是太多。到了最後,只留下三百人。以斯帖記記載,從一百廿七省無數的女子中,只選上以斯帖一人。由這三處聖經,我們思想到兩件事:

第一、揀選的需要

  1. 繼承前任 當時神揀選約書亞和迦勒,是因為摩西死了,需要有人繼承;否則以色列人只有停留在曠野,不能進入迦南了。所以,揀選這兩個後繼之人,是要完成摩西未完的工作。「死」有兩方面的解釋,一是身體的死;好像有很多主的僕人作工到了一個地步,體力漸衰,腦力也沒有了,在這樣情形之下;必須有人繼承,否則工作無法繼續。一是靈的死;例如以利當士師時,耶和華已不常有默示,意思是他與神的交通斷絕了;神對這位先知不能再有啟示了,所以神就揀選撒母耳來繼承以利。許多神的僕人工作到了一個地步,或因世界的緣故,或因罪惡的緣故,以致和神的交通斷絕;神對他再沒有啟示,如果後繼無人,神的工作就無法往前。
  2. 扭轉時代 窺探迦南地共有十二個探子,其中十個報告凶惡的信息,說迦南地的城如何高大,亞納族人何等強壯,我們站在他們面前,就如同蚱蜢一樣。以色列人聽了,便大喊大哭,以為摩西帶他們去送死;因此,他們想另立領袖帶領他們回埃及,這真是個倒轉歷史的時代!但約書亞和迦勒,肯站起來替神說話:「有耶和華同在,不要怕他們,他們不過是我們的食物。」(書十四9)因此當時的光景就扭轉過來。

現今的時代是個千變萬化的時代,從音樂和美術來看;古典樂已變為爵士樂,繼而變為搖擺樂,再變為披頭樂。現在最時尚的音樂,是將內裏的不安,痛苦的情緒,表達出來,所以這種音樂到處風行。現代的美術,如果你問:「所畫的是什麼?」答:「以視覺所感受的而命名。」意思乃是你看它像什麼它就是什麼。這豈非莫明其妙嗎?他說,就是莫明其妙。時代是莫明其妙,美術也莫明其妙。唉!這個時代,真是痛苦,不安,莫明其妙的時代!

至於教會,不熱心的人,對教會沒有責任感,以為來禮拜,就算盡了本分。就算熱心的人,也只不過捐點錢給教會,並沒有真誠的事奉。以致教會活不出榮美的見證,叫人羡慕和佩服,形成一片混亂和冷落!

如此社會!如此教會!神非要揀選人來扭轉不可。當時的以色列人,若不是有約書亞和迦勒起來,他們就把歷史倒轉了;因有約書亞和迦勒起來,才把情形及時扭轉。所以從民數記給我們看見,神揀選人的目的,除了繼承死的人之外,還要扭轉時代。

再看士師記,當時米甸人起來要攻擊神的百姓;剝奪他們的鐵器和糧,使他們膽怯軟弱無力交戰。

神的兒女,亦常處與打仗的狀態。傳福音是打仗,要把人從撒但權下救出來。造就有兩個目的,一方面對付外面的世界,一方面對付裏面的肉體;神的兒女要對付內外,這就是打仗,與別人與自己都要打仗。魔鬼所用的方法,就是剝奪你的武器和糧食,使你沒有武器,使你身體軟弱,不能打仗;牠在人身上,從前使用這方法,如今亦然。撒但對付傳道人的方法,一是關閉他的天,使他得不到天上來的啟示和感動,以致無糧可分,無信息可傳。一是破壞胃口,使他對屬靈糧食無法吸收。

基甸起來,要帶領以色列人去打仗。這場戰爭,並非是一人打的。好像摩西帶着以色列全軍,還有戶珥,亞倫,攻擊亞瑪力人一樣。基甸起來呼召,不是一人跟隨,乃是三百人跟隨他。今日的戰爭,既是猛烈之戰,需要很多人同心合力來爭戰。

以斯帖時代,以色列民在哈曼權下。有一天「哈曼對亞哈隨魯王說,有一種民族,散居在王各省的民中……與王無益;王若以為美,請下旨滅絕他們;我就捐一萬他連得銀子……於是王從自己手中摘下戒子給……哈曼……說,這銀子仍賜給你,這民也交給你,你可以隨意待他們。」(斯三8-11)哈曼就利用他的權力要把以色列民全然剪除,戮殺滅絕,並奪他們的財產為掠物。

今天神的兒女,也是落在撒但的權下。(耶十二7)說:「將我心裏所親愛的,交在仇敵的手中。」或者我們不明白,為何心裏所親愛的,還忍心交在仇敵手中,但第八節解釋:「我的產業向我如林中的獅子,牠發聲攻擊我,因此我恨惡他。」聖經以獅子和羔羊描述耶穌:「猶大支派的獅子」「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耶穌在世時,凡指着祂所說的,也是指着我們說的,因祂是我們的標本,是我們的榜樣。祂既像獅子,羔羊,我們也應如此。獅子是向着撒但而言,羊羔是向着神而言。耶穌把自己當作羔羊,軟弱交在神的手中,向着撒但應當像獅子,向着神應當像羊羔。但今天神的兒女,適得其反,向着神像林中的獅子倔強,與神抵抗;向着撒但像羊羔,軟弱地順從牠,被牠拉住我們的鼻子跟牠走。難怪神將祂心裏所親愛的,交在仇敵手中。昔日神把以色列民交在撒但手中,今日也把祂的兒女交在撒但手中,今昔相同。

神興起以色列,要把在撒但權下的人呼喊出來,拯救出來。照樣,神給祂的兒女打擊,磨煉,目的要叫他們的心軟化,神興起人來向他們呼喊,叫他們從撒但權下出來。從民數記看,揀選的目的為了繼往開來,為了扭轉時代。從士師記看,因有一場猛烈的戰爭,需要很多人參與。從以斯帖看,有許多人在撒但的權下,神揀選人把他們呼喊出來,這些都是神揀選的需要。

第二,揀選的條件 民數記載,約書亞和迦勒專心跟從神。專心就是心不受任何事物所影響:

  1. 世界不能叫他變心 新約的底馬,因貪愛世界,離開保羅到帖撒羅尼迦去了,因世界叫他變了心。四福音題到猶大,用卅塊銀把耶穌賣了,世界叫他變了心。亞伯拉罕與羅得從米所波大米出來同走到迦南地,但他們的結局卻不同。神對亞伯拉罕說:「論福,我要賜大福給你,叫你的子孫要像天上星,和海邊的沙。」(創廿二17)。至於羅得,結果家散人亡,身敗名裂,而且犯了亂倫之罪,留下孽種的後代。他何竟落到這地步呢?乃因他貪愛平原,把棚帳漸挪移靠近所多瑪,世界使他變了心。許多神的兒女怨像羅得一樣,世界使他變了心。
  2. 遇難不灰心 馬可本與保羅同工,出門傳道,可惜他半途而廢離開了保羅,因他遇到難處就灰心。許多人在工作開始時,非常熱烈,遇到難處,就心灰意冷!在神的工場上,我們面對仇敵撒但,牠會製造種種難處,擺佈障礙,使我們心灰意冷。以致許多人變了質,半途而廢,這是因為不專心的緣故。
  3. 受打擊不灰心 我們看大衛王,當時掃羅妒忌他,到處追尋他的命。他如喪家之犬,四處逃亡,幾乎喪命;甚至國內無他立足之地。他便向國外尋找安身之處,遂投奔亞吉王,孰料亞吉王的臣僕妒忌他,不能容納他。雖然亞吉慕大衛之才想容納他;但為了要安撫自己的臣僕,只好忍痛辭退大衛。大衛無可奈何,又折回洗革拉,看見家園被毀,家眷失散,遭亞瑪力人洗劫。這時候,跟隨大衛的人,怨聲四起,因為他們跟隨大衛多年,至此一切皆空。甚至竟無立錐之地,激憤之餘,要用石頭打死大衛;大衛處此境地,所受打擊何其大!國內國外的人既不能容他,連跟隨的人,不但不諒解他的遭遇,反歸咎於他。聖經告訴我們:「大衛倚靠耶和華他的神心裏堅固。」(撒上卅6下半)

能專心者,即使世界也不能叫他變心,艱難也不能叫他灰心,打擊更不能叫他灰心。當時這些人被揀選,神為他們見證說:「因為他們專心跟從我。」在這世代中,專心的人才有用處。我們常看見有些人,一面要跟隨基督,一面手扶着犁頭向後着。神所要的,是專心的人;因為專心的人才能在任何境況中,始終屹立不動。

我們再從士師記來看揀選的條件。當時有三萬二千人跟隨基甸,後來膽怯,一批批退去。神指示基甸,用喝水的方法來試驗,最後留下三百人,這三百人用舌餂水,表明儆醒,是合格能用的。其餘有九千七百人,跪下捧水喝的,這是代表靈性鬆懈的,神不能錄用他們。因為他們跪下時,要把戰衣解開,把武器放下,才能方便下跪俯首喝水。

大衛做王時,約押帶兵上前線打仗,大衛在後方睡到日頭平西才起來,表明他靈性鬆懈;因而魔鬼有隙可乘,使大衛跌倒至嚴重的地步。彼得告訴我們:「魔鬼好像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靈性鬆懈的人就被吞吃了。我們處於魔鬼極度活動的時代。在舊約時,撒但是條蛇;在新約時,撒但是條龍。蛇固然厲害,龍更厲害;可見撒但作工,變本加厲。神的兒女,一旦鬆懈,撒但便有機可乘來攻擊了。

以斯帖具備了被揀選的條件:

  1. 尊重長者 她沒有把自己的身份告人,這是末底改囑咐她的,可見這位年青人尊重年長者。許多家庭兩代之間,常有歧見,造成很大的難處。年輕的以為年長者固執,自高,持守傳統,誠然有很多缺點;但我們不能因噎廢食,歧視年長的;因年長者也有很多長處,很多經驗。不過他們因持守傳統,墨守成規;所以與年青人與他們成了兩代鴻溝,這邊過不去,那邊過不來。年長者雖有錯誤,但他們卻有豐富的經驗,可作為年青人的借鏡,可作前車之鑑,以免重蹈覆轍。如果年青人把年長好處抹煞;那麼,他們必會遭受許多無謂的虧損。
  2. 隱藏自己 以斯帖沒有把身份告人,表明她隱藏自己。我們事奉神,不在於工作如何,乃在於動機如何。主耶穌說:「一杯涼水也不能不得賞賜。」保羅說:「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也算不得什麼。」難道人的身體還不及一杯涼水嗎?這是因為給人一杯涼水的動機是對的,而捨己身叫人焚燒的動機是不對的。我們服事神,動機若是為着自己,就算犧牲身體被燒,在神的眼目中,也沒有價值。如果小小一杯涼水,動機是為着神;人雖看為微少,但神卻看為可貴。從前的法利賽人,並非他們的教規教理不對,而是他們的動機不對,為要炫耀自己。
  3. 別無所求 以斯帖除了希該所派給她的分,她別無所求。大衛王逃避押沙龍時,米非波設因為瘸腿不利於行,所以留在耶路撒冷。米非波設的僕人洗巴在大衛面前說讒言,說他主人幸災樂禍,忘恩負義。大衛聽了,很是傷心,因為大衛為報答約拿單,所以待他的兒子米非波設如同自己的兒子。大衛聽了洗巴的讒言,信以為真,要把米非波設的財產,分一半給洗巴。到了大衛回耶路撒冷。米非波設下去迎接王的時候,王問他說,為何沒有同王去。經米非波設解釋,誤會才冰消。大衛提到他和洗巴均分地土的事,他說:「王既平平安安的回宮,就任憑洗巴都取去了也罷!」米非波設別無所求,惟獨要王。這樣的人是多麼可貴,他的心多麼單純。如果我們向主的心,不求名,不求利,甚至不求人的稱讚和看重,除基督以外,別無所求;這樣的心,在神面前何等可貴!但神的兒女如此者有幾?
  4. 甘願犧牲 以斯帖說:「我違例進去見王,我若死就死罷。」她為了全民族,個人的得失,在所不計。在哈曼權勢之下,作了驚天動地之大事。
  5. 軟弱變剛強 以斯帖也有她軟弱的時候,當末底改吩咐她去見王時,她說:「若不蒙召,擅入內院見王的,無論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現在我沒有蒙召進去見王,已經三十日了。」(斯四11)她雖有軟弱,神還是用她,因她能及時從軟弱中剛強。人難免有時軟弱,只要肯從軟弱中起來,他仍有用。許多神的兒女,因為在軟弱中不能起來,以致失去他的功用。

求主給我們看見,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被神選上是要具備條件的。約書亞和迦勒,專心跟從主。跟隨基甸最後留下的三百人,他們時刻儆醒。不敢鬆懈的以斯帖選上,她具備了很多的條件,其中最寶貴的,就是她能從軟弱中起來,所以才成為那時代被神重用的人。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