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鮑會園牧師

(西一23),保羅說他也作了福音的執事,從廿四節開始,保羅就解釋他作了執事的工作。整段經文是解釋,他從神所領受的的托負和職份是什麼。在廿五節說:「我照神為你們所賜我的職份,作了教會的執事。」這是說我所做的工作,是從神所領的職份,「職份」這字是相當難解釋的,解經家有各不同的看法,甚至因此字而有完全不同的神學系統產生。

當然此字有時是指神為某時代,所有的特別工作方法,但在中文的翻譯十分正確。保羅在此並非說在神某一不同的職份所領受的是什麼。乃是說他領受的工作,並非出於自己的喜歡,或選擇;而是出於神按着祂那完全的計劃,選派我作此工。如今我所作的,不是出於我自己的意思,因此我不能按我自己的意思去作。保羅這種思想,就直接地說出,我們每一個基督徒應有的生活方式。若我們相信前面所講的,神今天不單是創造了我,且掌管了我們。神在我們每人的身上,都有一個完全的計劃。祂在我們身上有一目的,祂給我們有一責任;無論你今日的工作範圍是什麼,但在神面前都有一本份。這責任並非是我喜歡做什麼,或什麼事的是重要,而是今日神要我作些什麼。神給我的職份是什麼?若神給我的職份是傳道人,若我去做生意就錯了。照樣,若神今日給我的職份是做生意,我却按自己的喜歡去做傳道人,那也是錯了。神既在我們身上有一清楚的計劃,那麼我們各人,就當分別負神給我們的職份。若用此種眼光來看基督徒的生活,那麼每一個基督徒,無論是作什麼,只要你按着神在你身上的計劃而行,你就是做神的工作了。今日許多人有一種觀念,認為某人纔是服事神的人,這意思是意味着說,有些人不是服事神的了。什麼人才是服事神的?讀神學,傳道,長老,執事……若這些人是服事神的人,其他的人又如何呢?他們不是服事神,那麼是服事誰呢?不是服事撒但,或自己吧?我們必須認清楚,神在我們身上的計劃,如果我們真正按神的旨意而生活,這樣就是過着服事神的生活了。因此我們必須追求,在生活上如何來服事神!換言之,我們應當怎樣過基督徒的生活。今天太多的基督徒,把他們的生活分得太清楚了,只以為禮拜天的生活,才是真正有意義的生活。這態度只能在一觀點上看是對的,許多基督徒被這種態度所害了!有一個知名的傳道人(以前他是造鞋的),有人問他的職業是什麼?他說我的職業是為主作見證。我只不過是做鞋來維持生活,這種態度,也只能在一個觀點上看是很對的,但許多時因這種態度而使我們對整個生活,給人有錯誤的觀念。若我們認清楚了,今日我當教員,乃是神給我的呼召,公務員,政治家,文學家,經濟家,傳道人,這一切我們都認清楚是神給我們每人的呼召。並清楚了神在我身上一切的計劃,然則我們在工作時,就會有不同的觀念。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把神給我的職份做得最好。若每個基督徒對本身的職份,都如此看法,就應把作基督徒的態度和觀念,帶到整個生活上。如此,則基督徒生活的影響,就進入整個社會裏。試問你能否想像到,這是實際的情形呢!假如我是個政治家,作政治家不過是維持生活的方法;這工作與我做基督徒生活,完全是無關係,然則我作政治家就隨便馬虎地去應付,這樣的態度對嗎?保羅却不是如此,他說我們在神前領受的職份,這職份不單是指傳道人領受,而且也是每一個基督徒所領受的。神在你上既有一個計劃,你的職份若不是在神的計劃中,那麼就該尋找神給你在祂計劃中的職份。神給每人都有職份,我們應該用什麼態度以盡我們職份呢?保羅告訴我們:

「我也為此勞苦,照着祂在我裏面運用的大能,盡心竭力。」(西一29)

保羅說我知我的職份是什麼?我就勞苦努力去作此工。「勞苦」是表示把你整個的精神,整個的力量放在這工作上,甚至流汗流血去作。換句話說就是毫無保留地,盡本身的最大努力任此職份。今天如果我在神前有所領受,就必須在生活上有好的見證。如果我在屬靈事上有責任,就應該把全副精神去完成這責任。基督徒在屬靈的生活上馬虎乃是常見之事,把生活化成幾部份;一部份是工作,一部份是基督徒。一週內禮拜三查經,禮拜六團契,主日崇拜時就作基督徒;其他的時間,就作另外的工作。這工作與基督徒沒有直接的關係,因此,把整個精神力量放在這工作的一面。這樣就把基督徒的生活,變成可有可無的裝飾品了!鮮花是可愛的,若把鮮花變成裝飾品,那麼就成為可有可無了!保羅覺得這種態度是錯誤的。為了完成這職份,就為此而受苦;把整個精神力量都集中起來,因此基督徒生活就成了必需的。我們在屬靈的事上看得很隨便,可能是生活的目標沒有認清楚;你也許知道這目標,但却因其他的事,把他眼睛遮住了,因而失去了目標。你知道神在你身上有一個計劃,是非常美也是非常好的而你却被許多東西遮蔽了視線,被週圍的一切吸引住了;所以你看不見神給你最終計劃!却自滿足了。我們應該盡心竭力去追求,不要因很着雲彩的景象就滿足,更不要因看見現今的生活就滿足。應該認清楚真正的生活目標是什麼?要達到此目標,必需付代價,如果你真正認清這目標的價值,而肯付出代價去得它有何不值呢?

保羅又說追求屬靈的事,不是靠自己的眼光,知識和努力;而是要照着神在我裏面運用的大能。神應許給我們能力,這運用的大能,是指聖靈在我們裏面工作的力量。歌羅西書與以弗所書,很多方面是相像的,但在此却完全不一樣。以弗所書聖靈的工作,講述得非常清楚,但歌羅西書,就沒有一次直接講及聖靈。他並非沒有聖靈的工作,而是間接的,從暗中的不同方向,把聖靈的工作表顯出來。他說在聖靈的追求上。所倚靠的,乃是祂在我們裏面運行的大能,要靠這能力;認清生活目標,就能作成神叫我們作的職份。在作成這職份時,應在生活的那方面有所表現呢?保羅說,領受職份包括三方面。

(一)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職份

「現在我為你們受苦,倒覺歡樂,並且為基督的身體,就是為了教會,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西一24)

這補滿缺欠,是補滿基督所受的苦,那是什麼的苦?當然不是十字架上完成教贖的苦;因這不是我們所有份的。而且這痛苦是百分之百的完全,毫無缺欠,不必補滿。現今所說的乃是代別人所受的痛苦。基督為我們受痛苦,保羅說我們要受的苦,乃是代替神的教會受的。怎樣才是為別人受苦,而補滿基督的痛苦呢?按保羅的經驗而言,當他往大馬色路上遇見了主時,主說對他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逼迫我?」其實保羅並沒有逼迫主,只不過逼迫基督徒而已。但基督徒乃是主的肢體,整個教會是主的身體;基督乃教會的頭,故基督的身體任何一部份受苦;也等於基督本身受苦。保羅逼迫基督徒,所以主說你為什麼逼迫我!我們是為了教會而受苦,藉着受苦,就完成了兩方面之工作。一方面藉着受苦,使我們生命長大。使徒曾說,藉着受苦可使我們更完全。另一方面,受苦可使我們脫離罪;痛苦是有此作用,能使我們生命漸漸長大。正如樹在山頂上,經過風吹雨打太陽晒;你會說這幼小的樹苗經大風吹它,對它豈不是極大的摧殘嗎?不,經過風雨後,你就會發現樹苗長大了。正因有這樣的摧殘,才使樹的根基越穩,也長得更茂盛。樹的生命經過了這摧殘,就有了抵擋摧殘的力量而生存。當然;若此樹還沒有生命的話,則無論如何的堅固;就算是一棵鐵樹,經過風吹雨打,也許第一天還很穩固,可是經過一段時間,這鐵也會生銹而無用了。但如有生命的樹,經過摧殘,裏面有了抵擋的力量而生存着長大着。基督徒亦如此,為主緣故受了痛苦,靠主的力量而勝過;我們裏面就生出力量,使我們能站立得穩。

受苦的另一原因,我們對於今日的世界,非常的實際。若實際地看這社會,不作夢想,例如說我作基督徒得救了,奉獻作傳道人,為主犧牲了。那麼我這為主奉獻,又犧牲,又聖潔,樣樣都比人好!我傳的是純正的道理,是救人的福音;世界會歡迎我嗎?若你是存了此態度去工作,定會非常失望!雖然你態度很好,目的好,所傳的也好,但世人却不接納你,反而毀謗你逼迫你!你為了主緣故,甚至會要犧牲你的性命。你該認清楚,世人對基督徒對屬靈的事,就是如此,他們認為屬靈的事是愚拙的,無價值的,他們會反對基督徒,逼迫為主工作的人。如果我們能認清楚了,存了這樣的態度,那麼就算遇見逼迫,反對,也不至於灰心失望。這就是羅馬書一章保羅所說的原因:「我不以福音為恥。」保羅好像的太消極了吧!為什麼他說不以福音為恥呢?應該說以他為榮耀才對,這原因就是保羅對這世界,這社會及人的心,認識得十分清楚。若我們有此實際的認識,就算有困難也不會灰心失望。主說:世人怎樣逼迫了我棄絕了我;照樣也要逼迫你們,棄絕你們!僕人不能大過主人,所以我們若為了主的的名而受逼迫,棄絕,也不至於灰心。相反的,若不信主的人,對我們基督徒的態度及見證,表示完全歡迎,沒有一種惹起別人反感的生活;每人都覺得基督徒的生活百分百是好的,那就該要小心,恐怕我們的見證有了問題。保羅在此提醒我們,應當受苦,不過並非說非受苦不可;或是越受苦越好,這觀念是錯誤的。乃是說,如果為了完成我們的職份,而需受苦,或要完成我的見證,而需要受苦;或要完成我的見證,而需要受苦;那就該因此而歡樂!我感謝主,祂給我職份,教我配藉着我的生活,而為主受苦。

(二)把奧秘顯明出來的職份

「這道理就是歷代所隱藏的奧秘,但如今向祂的聖徒顯明了。」(西一26)

當時歌羅西的一般異端說,有一奧秘這是真正的奧秘;這奧秘是從歷世歷代一直隱藏着的,可是今天不再隱藏了。如今已向眾聖徒顯明了,這是奧秘的真正意義。奧秘是過去神計劃裏,一個隱藏的真理,人無法明白,用盡方法也不能知道;但神的時候到了,祂把這真理啟示出來。

這奧秘是什麼呢?在(西一27)告訴我們,叫我們知道這奧秘,在外邦人中有何等的榮耀。基督在你們這歌羅西人心裏,在你們這不是亞伯拉罕後裔的外邦人底心裏;在你們這些過去,在神恩典並沒有份的人心裏,基督在你們裏面成了榮耀的盼望。我們傳揚祂,是傳揚這奧秘的意義;我們領受了這奧秘,這奧秘沒有辦法知道人,人不能用自己的方法去明白。但神啟示我們明白了,今日我們要藉着我們的生活,叫世人知道神的奧秘,並彰顯出來。這是我們的責任,藉我們的生活和工作,叫人知道外邦人,可以在基督耶穌裏蒙恩。基督成為我們榮耀的盼望。這奧秘在過去不能啟示出來,其原因乃是:

(1)在過去主耶穌還沒有來──這奧秘乃是基督在我們裏面成為榮耀之盼望。所以在基督未來之前,這奧秘不能啟示出來。

(2)在過去的人,靈裏未長大成熟──未長大成熟,所以神不能告訴他們。就算告訴了他們,他們也不懂;神若告訴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人說,我要叫香港的人蒙恩,這是不可能;他們不明白這事,神必需按人所能明白的,程度,將真理啟示。我們的屬靈程度長進一些,神就給更多一點真理我們;當我們屬靈的程度成熟了。神的時候到了。祂就把這奧秘啟示給我們。

(三)禱告的職份

「我願意你們曉得我為你們和老底嘉人,並一切沒有親自見面的人,是何等的盡心和竭力。」(西二1)

「盡心竭力」這四個字是特別的字,極難翻譯且是當時的圈子裏,成為一專門的學問。是指比武時,在場上互相較力掙扎之意,甚至人與獸鬥時拚命,在掙扎時所用的字。保羅在此說,我為了你們的緣故拚着命在掙扎,就如在戰場上遇了強大的敵人;拚命爭鬥以保存自己的生命。保羅當時是在羅馬坐監之時,可以顯明知道,他在肉體上不能與人較力;既如此,那麼就是靈裏的較力了,他聽到歌羅西人遇到困難,和各種試探和引誘,亦聽到了許多人已被引誘走上異端;他就如同遇見了敵人,面對面地與他較力一般。為你們的緣故,我在靈裏拚命地掙扎戰鬥,這是禱告的生活。他知道歌羅西人遇見了困難,走上了錯誤的道路,就拚命為他們禱告;這對我們是何等大的激勵。聽見別人走上異端,或是有何困難,我會如同遇見敵人,像較力般拼了命的去禱告,爭戰。保羅未到過歌羅西,在個人方面而言,他不認識那兒的基督徒,但他知道歌羅西的基督徒是主的肢體,知道他們如何如此情況,雖然在個人方面無得失,但却是遇了敵人般在交戰,拚命的為他們禱告,這教我們何等的激勵!今日有些基督徒聽到別人有困難時,心裏毫無感動,靈裏也毫無負擔;聽見某教會有困難,或者有紛爭,或分裂,打官司告狀,或誰犯了罪,就心裏很興奮;向這邊說說,那邊談談,心裏毫無難過和為他禱告的心!這是否就是成為我們教會軟弱的原因,保羅不是如此,他不認識歌羅西的基督徒,沒有個人友誼的存在,却因他們是基督徒,是主的肢體,保羅就立刻為他們禱告。好像是對敵人說,你死我活的一樣,如果我失敗,就等於那些基督徒失敗了,故拚命為他們禱告。我為這事情得勝就如同我自己的生命得保存一樣!為他們盡心竭力。而今日的世代,是多麼需要有保羅這樣的心,這實際上就是主所給基督徒的職份。我們有職份為主所受苦,有職份為這奧秘傳揚出去,亦有職份為眾信徒留下良好的祈禱的態度。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